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星际之宗师全文阅读 > 得天眷顾(下)全文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墨千榕 书名:星际之宗师

()永久网址,请牢记!岳君泽年纪渐大了之后,虽然仍旧奋战在科学院研究所的第一线,但是每年的假期会变的越来越长。【】三个孩子都各自成年,秦岳和冬阳甚至已经在准备孕育下一代,秦桑开始跟着岳君泽满宇宙的跑,一起去那些神奇的星球看稀奇。偶尔会远远想起曾经在末世的哪段日子,记忆在长长的时间里被稀释的越来越模糊。想到那时世界纷乱一团,满世界都是异类,深处闹市内心荒凉,全部的伙伴朋友,每天在一起互相取暖,多得是琢磨着过一天算一天。

而如今,即便开着一艘不大的飞船独自在无界的宇宙航行,也觉得安稳。岳君泽端着一杯红酒凑过来,把下巴搭在他肩膀上,“美吗?”舷窗外是一场大规模的流行雨,不同的石头碰撞出瑰丽的光尾,寂静无声又盛大到让人心惊。“壮丽!”秦桑借着岳君泽的手喝一口酒,慢慢咽下去,“每一次看到都是惊喜,唔,你知道吗?我来的那个时候,小女孩子们,喜欢对着流星许愿,说是许了就会实现。”岳君泽笑起来,“即便是她们弄明白了那只是燃烧的时候,也会选择相信可以愿望成真,人类是有感情的生物。

这一点跟目前发现的智慧生物都不同。”“唔,我特别小的时候,也相信来着。”秦桑也笑起来,回忆起来有点儿蠢。话题到了这里,岳君泽仔细回忆,秦桑好像没有跟自己特别仔细地说过,他上辈子的那些事儿,仅仅是一些浅层的,来自末世,父母相继变成丧尸之后,被孟绍卿机缘巧合救到,一路跟着去了一号基地,因某些人的阴谋身死。即便没听过细节,岳君泽也知道,那不是什么好回忆,数十年前两人在地球考察队挖出的那些东西,没有一样指向美好的日子,全部是惨烈的真相。

所以,秦桑不说,岳君泽就从来不问,昨日之日不可留,已经换了一个身体,过去的不幸忘记最好。然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窗外飞火一般的流星忽然引起了秦桑对生命的某些想法,他难得起了谈性,“我好像没有跟你说起过,以前的我,生在一个美丽的地方,当时的华夏地大物博,有特别多著名的城市,我家被叫做春城。四季如春,满城鲜花似锦,终年不断。”岳君泽很愿意听他的过往,招了机器人铺一个软软的大沙发,拉着他一起躺倒,握着手,“嗯,你小时候挺开心?”“末世之前我都过得挺开心,我爸爸经营一家竹子工艺品的店铺,妈妈是个老师。

唔,说起来,已经有四五十年了吧,现在仔细想想,已经不太能记住他们的样子。末世来临后的一星期内,他们就相继离开我。唯独能记住我妈妈的话,好好活下去,到首都找舅舅。”秦桑安抚地拍了拍岳君泽握的更紧的手,示意自己没关系,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末世十多年,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很多事情都淡了。“我当时,挺勇敢,”秦桑闭上眼睛想了想,“或者是说,当时的那个环境,没有给任何人难过悲伤的机会呢,我就跟着一个认识的大哥哥和人群一起逃,每天漫无目的的找食物兜圈子,只有活下去一个目标。

我想,我不能这样下去了,我要去找舅舅,虽然内心知道,他说不定也死了,但是活在那样的情况下,总要有个奔头。我就背着一个书包上路了,只要见到前进的队伍,我就不远不近缀着,晚上人家也不介意旁边睡一个小孩子。”秦桑拉开光脑,找到资料库里久远的华夏地图,放大,指着上头的某条路,“喏,我记得特别清楚,我跟着不同的队伍,沿着这条路,走了十天,可能是我那辈子里最辛苦的十天,白天拼命赶路,不敢走一点儿神,晚上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生怕大部队走了把我扔给丧尸。

最初,死了很多人,所以食物是不缺的,竟然也没饿着。”岳君泽心里发紧,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父母双亡,独自在危机四伏的末世里要到数千公里外的地方去找一个可能已经不存在的亲人。这种,生命仅仅是活着而已,所以要找个目标的状态,仅仅是想象一下,也觉得心里发疼。“嗯,第十一天就遇到老大了,不要那么郁闷,如今想起,我已经能平静的像是对着别人的事儿了,”秦桑凑到岳君泽的鬓角吻了吻,顺着手劲儿窝到他怀里,“据说治疗感情创伤的最好药物是爱,所以我早好了。

唔,继续说,那时候,老大是跑到我们家那边度假的研究生,他的家也在首都,要回家。半夜的时候丧尸赶上来,稀里糊涂的我被人踩掉了一只鞋,有人搡了我一把,差点儿就跌进丧尸群,是他揪着我的领子拽起来的。”“你那时候怕吗?”岳君泽摸摸秦桑的后背,仰头眨眨酸涩的眼睛,舷窗外壮丽的流星雨已经接近尾声,庆幸现在这个人安稳在自己身边,失落那样的岁月里,没能参与保护他。“大约骨子里最深处是怕的,但是知道怕也没用,剩下的只剩决绝了,不过老大说,我当时看起来像恶狠狠的小狼,浑身的毛时刻炸着,”秦桑轻笑起来,浅浅地叹了口气,“我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还不错,尤其他在路过超市扫荡东西的时候,给我找了新鞋子。

我当时好像想,这个人,有点儿善良,且他也要去首都,一起走吧。”“末世的时间更久之后,人心渐渐变得更险恶了,换成三个月后我要是独自上路,会被吃掉也不一定。我很庆幸,孤独的日子只有那十多天,后来我们一路遇到了明达和其他伙伴,跋涉了一年多,才到达已经成了一号基地的首都。”“你的亲人?”岳君泽敏锐地感觉到他微微低落的情绪。“很庆幸的舅舅和外公姑姑几家一共还有六个人活着,”秦桑咕哝了两声,“但是他们见到我的第一面就果断的表示,你既然有能力一路找过来,也肯定可以自己养自己吧,当时我13岁多,姑姑直言,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他们养不起。

这就是我找了一年多的目标,”秦桑耸肩,“好啦,不用继续安慰我,别说过去那么久了,就是当时,我也没有为这个难过几天。”“毕竟,如果不是为了这个目标,我就不会独自上路,进而遇到老大他们。也算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吧。当时默姐陪我去的,她是孟绍卿的姐姐,也很可怜,被男朋友伙同小三骗走了家里的存粮,一个人带着阿姨撑了很久。我姑姑话说完,默姐拉着我就走,干脆地丢下一句,这么好的孩子,你们既然不要,从此就跟你们没关系了,以后这是我孟家的弟弟。

你看我多幸运。”“之后我就一直跟着他们,直到被追杀死去。挺凄惨了吧,结果再一睁眼,换了个世界,重新获得了生命,被虫族追杀好惨哪,很快就遇到了你。”想来想去,秦桑只能得出个结论,“我一定是前世积了什么大德,一辈子一辈子的,到哪儿都幸运。”不说别的,仅就这一世,两人相遇到如今,互相陪伴已近三十年,感情却越来越深厚,这一点就已经是聚散离合中特别难得的事情。联邦发展到如今,每个人都愈发独立,人与人之间的依赖度和感情都淡的多,合则聚不和即散,再寻常不过。

两人相伴这些年,周围的朋友多的是换过两个或更多婚姻对象的人,或因空间距离或因兴趣性格改变,种种原因不一而足,他们俩这样数十年几乎日日相对仍旧在一起的,算得上屈指可数了。岳君泽被他灼灼的目光注视,胸口就渐渐涌起热热的气息,一团火一样往下走,索性翻个身把人扣紧,凑上去就吻。秦桑也不拒绝,仰头去配合他的吻,如今人类寿命大大延长,两人可算是正在壮年时候,岳君泽身材仍旧一流的好,做什么都是享受。吻到呼吸都急促了,秦桑低笑着去揪岳君泽的头发,“喂,把舷窗关闭,这样感觉不太好。

”岳君泽眯着眼睛一下一下舔他的唇,“古语不是有句,以天为被,以地为庐,现在四面都是星河,不好吗?”“不安全~嘶!”秦桑仰起脖子,纵容某人在自己胸前作乱,“感觉不安全。”岳君泽低笑,秦桑仍旧喜欢在密闭空间里这样那样,抬手关了舷窗,船舱内的光线变得柔软暧昧,金属墙面映着两个翻滚的影子。★★★从秦岳也开始做了爷爷之后,秦桑就算是退休了,连岳君泽也进入半退休状态,除了每天关注一下简报,一个星期听一次会议,完全不去研究院了。

秦桑重新开发了个种花的爱好,按照他的说法,这是地球上以前的老年人年纪大了必做的事情。虽然他就是嘴头说养一养,每天去看几眼,剪枝施肥浇水,一整套都是岳君泽的活儿。不过只要他喜欢,岳君泽就不介意,甚至因为这爱好,改良了联邦常用的花肥配方,几十年如一日,两人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儿,去看看花。时光太快,岁月总是短,渐渐就变成了,岳君泽推着秦桑的轮椅去看花,并没有什么病症,只是正常老年之后的衰竭。秦桑精神一向很好,老了也豁达的很,偶尔还跟岳君泽开玩笑,“喂,等我不在了,你不能去找隔壁院子的张老头。

”岳君泽敲他脑门一下,“张老头个鬼,他长得太丑了。”秦桑就嘿嘿笑,“哦,那么你是想找一个帅的吗?必须不能比我丑。”岳君泽侧过头眨眨眼,两人年龄相差六七岁,但是他是天生的S级别体质,练功也比秦桑快些,以前不懂得,近来却总会想,精神力修炼那么好,也没什么用,比秦桑活得长这个后果,其实挺讨人厌的。“喂,我开玩笑好了,”秦桑就拽拽他的衣襟,“只是我最近想,你看我如今这样,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呢?那些古早传说里的故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什么奈何桥上等三年之类的话,又有些太心酸了吧?一辈子太圆满,没有遗憾和执念,死后会很快消散吧。

”岳君泽听不下去了,呆在一起百十年,实际对生死看的已经很通透,但是这么说来说去,真是、揪心!秦桑看着他转到屋里的背影,无奈地仰头看看蓝天白云,难得首都星有和地球母星一样的光谱,所以天空仍旧是蓝色的。通透辽远,和小时候所见并无不同。刚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今生了无遗憾,无论回忆哪一点,心胸里都满是欢喜,伤春悲秋未免太过小家子气,若说有哪一丁点遗憾,无非与岳君泽一世不足,并不难过早一步,只是,我若不能在,你该如何呢?得天眷顾已两世,还能继续更贪心吗?“君泽~”秦桑低声喊。

号称气走了的岳君泽应声过来,眼角微红,“不要再说这种话,即便想得通,我也不乐意听。”“好。”秦桑抬手,环住他的脖子,“我想孩子们了,叫他们回来。”三天后,秦桑在几代儿女的围绕下,躺在岳君泽怀里微笑闭眼,最后一句话是,“我一直不知自己因何而来,如今看来是为你,下一次还能见到我的话,也要对我这么好。”秦岳等人涕不成声,岳君泽倒是镇定,抱着人坐了半天,便安稳地跟着儿女处理后事,之后安稳的过日子,每天早晨起来去看花。

秦岳担心,带了冬阳来陪他住,见他日复一日,终究担心,仅开口喊了一句父亲就被岳君泽止住,“你要是想跟我谈谈你爸的事儿,就不用说了,我好着呢,等日子到了我就去见他。”一年后,岳君泽在睡梦中离开,秦岳按照父亲的嘱咐,把他和爸爸的骨灰送往地球,撒在秦桑的出生之地,终结即是开始。全文终作者有话要说:TAT,已经哭成狗,蠢作者不是后妈,不知道怎么情节就走到这里了。大家不要骂我,TAT,果然应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就END。

时隔四年,又一次给一个长文完结,心情有点儿复杂,更新期间遇到网站调整各种事儿,庆幸自己能坚持没有断更,更感谢过来看文的妹子们,我认识有好几个ID几乎每章都留言,特别感谢,今天下午给看到的熟悉ID都发了红包,不多,一点心意,谢谢大家的支持。新文打算下周五或周六早晨发,看提纲整理进度,一旦开始仍旧日更。如果姑娘们喜欢窝脑洞里的这个世界,还请多多关注。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星际之宗师 全文阅读,星际之宗师最新章节,星际之宗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