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闲王府,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是茶几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lingdian“你什么,是真的吗?”花莫冰双眼因为愤怒而显得凶狠,她死死的盯着房间里站着的女人,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凤弄雪,他怎么会去找花无心,怎么会?“是的。”女人低垂着头应了声,眼里的鄙视一闪而过。“花无心,花无心。”花莫冰气的整张脸都有些扭曲,神情更是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恨,双拳握的死死的,花无心,你将所有本该属于我的荣誉都夺走,还害我被母皇罚禁足,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她若是不把这口气出了,她就对不起自己。“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尽快告诉我。”女人听言朝着花莫冰微福了下身,转身,出了房间门,听着从身后传来的声响,嘴角,冷冷的勾起。花莫冰将心里的愤怒,不甘发泄了一通,整个人如同虚脱了般的坐在了地上,拿起地上的碎瓷片,握在手里,尖利的瓷角刺入手心,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白色的瓷片里滴落在地。花无心,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让你更加的痛苦。她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眼神越加的冷酷。

吃了个闭门羹。凤弄雪这辈子,还从没那么狼狈过,他丢下面子亲自上门来找花无心,她竟然,敢将自己挡在门外。他愿意回到这里,是给她面子,瞧得起她,可她却是这样对待自己。凤弄雪看着那紧闭的朱红色大门,妖娆的俊脸一片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沉吓人,周围的群众对着他指指点点,但,碍于他神色太过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冷,只敢在暗地里吃吃笑笑。

花无心,算你恨,但,我不会放弃的。凤弄雪冷哼了一声,袖子一挥,转身坐上了马车离开。“青竹,他走了吗?”在他走后,门内,响起一道清脆的声音。青竹将门打开一条缝,朝着外面看去,见马车已经不见了便回过头朝着花无心开口,“郡主,凤弄雪已经走了。”这男人还真不要脸,都已经被郡主休弃了还敢上门,若换成其他男子,早就羞愧的自尽了。想到这,青竹一脸的鄙视。闻言,花无心点了点头,如星般的眸子一片暗沉,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郡主,你这凤弄雪是想做什么?”心里鄙视了一番凤弄雪,青竹忍不住疑惑的开口问道。

这人明明都已经被休了,以凤弄雪的脾气和对郡主的厌恶,他怎么就会来呢?真是令人抓摸不透呀?青竹皱着眉,怎么也想不通。见她一脸的困惑,花无心只是转过身,却没有回房间,而是朝着那个人所住的方向走去。还未走进,便听到一阵忧伤的琴声从房间里传来。花无心微蹙了下眉头,示意了眼身旁的青竹。“郡主到——”房间里,正弹着琴的区陌言动作一顿,如玉般洁白的脸庞似乎闪过抹什么,一旁伺候着的兰已经前去开门。区陌言没想到花无心会来的那么快,或许应该,他没想到她还愿意来自己这里。

花无心一进房间,便看到坐在窗户边弹琴的区陌言,虽现在天还没有暗,房间里还是有些光亮,但,窗户却是紧闭,门也关着,房间里的空气,有些闷,难道,他都没有出来晒过一次太阳吗?难怪皮肤会那么白。花无心皱了皱眉,手摸了摸鼻子,一旁的青竹见状,连忙将房间里的所有窗户都打开,空气,阳光,渗入房间里,带来新的气息。区陌言有些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他伸手遮挡了下眼睛,直到眼睛适应了光亮才缓缓的睁开。“窗户都不开,难道还想闷死自己吗?”花无心神色淡漠的朝着他走去,房间里的兰跟青竹已经退了下去,此刻,房间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有什么关系吗?”区陌言嘴角苦涩的扬起,他觉得自己活的一点意思都没有,若真被闷死了,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坐在琴案前,纤长的手指轻挑起弦,声音淡淡。“你若真想死也不要紧,但,你可别死在我的府里。”花无心嘴毒起来,也是毫不留情,毕竟,对他的心结还在,看到他就会想起前世的惨死,想让她对他温柔的跟千澜,不可能。不可否认,区陌言的心还是被她的话刺到。他苦笑了一声,抬眸看向了花无心,过于***的脸有些忧伤,“郡主,可以告诉我嘛,为什么你那么讨厌我?”就算自己不愿意跟她行房,就算自己曾经咬过她,那也是意外,为什么,她就对自己那么的冷淡,若不是主父的要求,她甚至,连见都不愿意来见自己。

他都觉得自己好像是透明人,无论在自己的娘家,还是她,他的存在,就像是多余一样。区陌言一脸的忧伤,眼里深深的悲苦只是让花无心挑了挑眉,她看着他,红唇紧抿,袖子下的双拳慢慢的握紧,她是该恨他的,但,前世,他却有着想埋葬她的念头,比起寒澈影,颜若水,南宫夜,凤弄雪,他在这几人里,还算有那么点良心,尽管,他最后还是没有把自己安葬。她对他,就算在前世,也没有什么交集,因为他讨厌女人,那时候自己那么傻,当然不会想要跟他靠近,自然会去选择看起来友好和善的南宫夜,还有凤弄雪。

寒澈影,也是跟自己没有什么交集,就算是现在,也依然如此。现在想想,这两个人,比起跟男人在一起的颜若水,是不是还要好上许多。但,那伤疤依然是存在心里,只是,对他们的恨,却没有那几人那么强烈。“你想太多了。”花无心的声音平静的听不出丝毫的情绪。只有她自己心里才清楚,那种矛盾的感觉。“是吗?”区陌言微垂下眼帘,一脸苦涩,他想太多了吗?可是,那种感觉,却是那么强烈,若她不是讨厌自己,为什么,都不在意自己?见他神色那么的忧伤,花无心微别过眼,“刚才的曲子,太过忧伤了。

”听言,区陌言楞了楞,随即嘴角扬起一抹笑,点了点头,轻抚上琴弦,“郡主弹的,一定比陌言还要好的多。”他想起那时候她在船上弹的曲子,唱的歌,都比他好的太多了。“那也是。”自己好歹是多多教的,怎么也不会差。花无心站在他的身旁,一手轻挑起弦,区陌言在听到熟悉的曲子时,脸上的神情一怔,他看着花无心,只是一只手,就已经弹出他之前弹的曲子,只是,他弹的时候,是哀怨的,忧伤的。但,花无心弹出来的味道,却是不一样,让人感觉,看到了希望。

明明是同一首曲子,不同的人弹出来,却是硬生生的多了与众不同的味道。实在是,让人惊叹。也许,花无心根本就不傻,可是,她一直在他们面前装傻,究竟是为什么?但,无论是什么,他感觉,自己的心,被她征服了。花无心弹起琴,神情很认真,区陌言是第一次那么近的看着她,感觉到她身上的气息,暖暖的,是阳光的味道,久违的阳光。他一直,都很渴望有一天,能跟自己的妻主一起弹琴,一同编造自己的未来,如今,她跟自己心里面的梦,重叠在了一起。

想到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那种心情,是激动,是喜悦,却也是害怕恐惧。lingdian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过了自己那一关。一曲完毕,花无心收回手,琴音顿,房间里,一时间,静了下来。他们一站一坐,谁也没有先开口,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琴音中。花无心感觉到气氛有些怪,让她浑身有些不自在,果然,这几个夫里,她还是跟千澜呆在一起比较自在。想到这,花无心转身就要离开。见她要走,区陌言楞了下连忙出声拦住她,“郡主,你要离开吗?”不是,今晚,她会留下来,陪自己的吗?被他这一喊,花无心也想起父亲告诉自己的,她皱了皱眉,难道,她真要跟这个男人共处一夜,还是算了吧。

“我还有点事。”她也该去看一下紫瞳这只狼学习的怎么样了。话落,花无心也不在做停留走出了房间。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区陌言心一急连忙追了出去,目送着她的身影在自己的面前离去,心一阵失落,眼泛着忧伤,她,会来吗?离开了区陌言的院落,花无心听到了一阵啪啪响,眼里闪过抹疑惑,这隔壁,就是寒澈影的房间。不如,去看一下吧。想了想,花无心的脚步,也朝着隔壁的院子走去。一进入院内,便看到一抹黑色身影在院子中挥舞着长剑,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光是看着,就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花无心双手环胸一脸认真的看着舞剑的寒澈影,不得不,寒澈影长得的确俊美,却也够冷,在这个世界,这寒澈影可是男人中的另类。神州大陆除了曼陀罗国,朱雀国是女尊国以外,苍龙国,北堂国这两大强国便是男子的世界。若寒澈影生在男尊的世界里,他一定会得到女人的喜爱吧,可是,他却投错了胎,偏偏生在了女尊国,女尊国的男人都会生子,怕是别的国家里女人所无法接受的。虽他是女尊里的男人,可是,他们的身高,都比女人还要高出一些,也有一些是身形比较娇的男子,至少,她所娶的这个男人里,一个个都要比她高,害得她还需要抬头去看他们,这让她很不爽,却也没有办法。

谁让她已经过了长身高的年纪,想想花子然,她的身高,起码一米七,而花青然,也不过比花子然稍微矮了些,花莫冰跟自己的身高就差不多,但,男人长的比女人高的毕竟也只是少数。可是,为什么她所遇见的男人,一个个都比自己高呢?想到这,心里就觉得郁闷。女人长的比男人还要矮,是很没有面子的。想到这,花无心转过身,便要离开,身后,寒澈影的声音冷飕飕带着丝不满传来。“来了怎么就要走。”听到这一道冰冷的声音,花无心想到他上次还想要伤害自己,原本正欲离开的脚步,也停了下来,如星般的眸子闪过抹冰冷,她转过身,看着他神情淡漠。

自己的气势决不能输给他,若是让他以为自己怕了他,那自己岂不是更丢脸。一阵冷风从他们的身边吹过。花无心只觉得跟寒澈影靠近如同身处冰窖,周身寒的彻底,那个花莫冰前世怎么就瞧上他了呢?难道,她都不怕被他的冰冷冻死,若是自己,她才不会想要抱着一块冰块睡觉。“你觉得我有留下来的必要吗?”寒澈影那双如寒星般的眸子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他缓缓的举起手中的剑,对准了花无心。见状,花无心的眼危险的眯起,他竟然还敢用剑指着她。 “跟我打一场。

”他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想着那天的花无心,虽然,自己是在被挑拨的情况下对花无心下手,但,也没有想真的伤害她,可是,她却完全出乎自己的意料。那种窒息的感觉,令他回想起来身体还会忍不住的颤抖,但,更多的,是惊喜。没错,他在这人人眼里的傻郡主的身上,看到了惊喜。他曾经发誓过,只要那个女人能打败自己,他就要嫁给谁,但,娘跟爹的告诫,让他只能将这个想法硬是压下,后来,女皇更是将自己赐婚给花无心这世人眼里的傻子,这令他更加的不甘,才让他失去了了解她的机会。

若不是南宫夜,他怎么会知道,这傻妻主,其实才是扮猪吃老虎的那一个,这样一想,他就更不准备放手了。休夫,他也不会给她机会。若她用这个为借口,他最多是切磋,谅景王也不会拿他怎么样。后路,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刀剑无眼,伤到了就不好。”花无心神情淡淡的伸出两指将面前的剑移开,声音冷漠。“好。”寒澈影不在乎的勾起唇角,剑朝着一旁扔去,发出碰的声音响。花无心挑眉看了他一眼,这个男人怎么就不会像别的男子一样乖乖的呆在房间里学习琴棋书画,果真是投错胎了。

“出手吧。”花无心如星般的眸子里闪过抹冷冽,那就让他见识一下好了,省的让他以为自己很没用呢。花无心的话音刚落,寒澈影便朝着她挥出双拳,一白一黑的身影,在院子里交起手来。花无心看了他一眼勾起了嘴角,眸光一沉,足尖轻点,脚一伸。碰的一声响。夕阳下,一抹黑色的身影就如失去线的风筝坠落在地。“你输了。”花无心神情淡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人,连伸手去拉他一把也嫌麻烦。她下手可算是手下留情,若是把他打残废了自己还得要照顾他那才是真的麻烦。

听着她淡漠无比的声音,寒澈影楞了下抬眸望去,见她在自己的面前转身,白衣诀起,墨发轻扬,寒澈影刚想开口,后背的痛楚让他不仅皱起眉。自己,竟然输了,输给了花无心。那种喜悦的心情,是什么呢?他输了,可是,却觉得,很开心。他从地上面前的站了起身,虽然身体上还有着些许痛楚,但,这点痛,却比不过他此刻的喜悦。他的妻主,原来,也不弱的。可是,她不喜欢自己,怎么办?寒澈影站在了院子中,看着花无心早已远去的身影,想到她对自己,全无好感,心里,不仅担忧了起来。

他该怎么办才好?寒澈影原本冷峻的脸,此刻,满是懊恼,他一手挠了下发丝,久久的,那双如墨般的黑眸里闪过一抹光亮,有一个人可以帮助自己。他的话,花无心一定会听。做了决定的寒澈影微微的勾了下嘴角,冷硬的线条因为他嘴角的弧度而显得柔和了几分。而此刻,不知道寒澈影想法的花无心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而原本是跟着她的青竹,此刻,也不知去想。花无心皱了皱眉,也没有多想。她朝着房间走去,还没有走进,便听到里头传出细微的声响。 不会是紫瞳在发脾气吧?这样一想,花无心一急连忙将门推开,房间里的气氛,一触即发。

因为花无心的突然出现,原本对峙的两人都齐齐的望向站在门口的人。花无心看着面前的一幕,不由的楞了楞。一抹火红色的身影,墨发张狂的散落,倾城妖颜绝色魅惑,此刻,却是冰冷到了狠戾,是君焕风,消失了许久的人,在一次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但,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花无心看着房间另一处,四肢着地,如同野兽化了的紫瞳,那双眼,是危险,而布满了杀意。 这两个人,怎么就对上了?花无心回过神来连忙将身后的门关上,看着房间里对峙的两人,刚想开口,君焕风那张倾城妖颜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

“他是谁?”君焕风一手握住花无心的手,勾魂的凤眸危险的眯起,神情满是不悦。他不过离开那么一会,她竟然要给自己招惹人了。这质问,听的花无心不仅挑了下眉,还没等她回答,一旁的紫瞳一跃而起,自己的另一只手臂被他紧紧的抱住。“心。”紫瞳会的字量很少,但,这个心,他现在已经能够非常清晰的喊出。 花无心看着自己的手臂被这两人紧紧的拉扯住,秀眉皱的死死的,她觉得,自己这些日子来,皱眉的次数多的是数不清了。“放手。”花无心挥舞着手臂想要挣脱他们两人,却发现,自己竟然挣不开,一个是野兽般的蛮力,而另外一个,武功比她还要强。

这两个人,想干吗?“君焕风,紫瞳放手。”她的话这两个人似乎都听不进去,只是将她的手臂抱的更紧。“放。”紫瞳死死的盯着君焕风的手,双眼冒火,两只手臂紧紧搂住了花无心的手,那独占的**,看的君焕风眼神一阵冰冷锐利。 “你先放。”君焕风算是跟紫瞳扛上了。“先。”紫瞳狠狠的咬了咬唇,意思是你先放。他痛恨自己话的无力。“你先。”“你。”花无心站在中间,听着他们的一言一语,一来一回,敢情,她是他们争夺的玩具不成?这一想,花无心脸上的神情越加的愤怒。

“都给我放手。”花无心整张脸都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沉了下来,如星般的眸子里燃烧起簇簇火焰,他们若是再不放手,那她,可就不客气了。长期跟野兽一起生活的紫瞳对人的情绪转变很容易便察觉的出来,他看着花无心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冷的神情。 虽然心里非常不愿意放手,但,他不想让花无心生气,抱着她的手臂也松了下来,可是,却没有完全放手。

而君焕风,挑了挑眉,一脸的邪魅,握着花无心的手,欣长的身影如同无力般的靠在花无心的身上,就在花无心被气冒火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虚弱无力的在她的耳边响起,“娘子,为夫受伤了。”魅惑的俊颜因为脸色的苍白而让人不由的心疼了起来,花无心原本还生气着见君焕风突然间一脸病怏怏,竟忘记了生气。一旁的紫瞳见状,脸一沉,抱着花无心的手臂也越加的用力。 “骗。”紫瞳的声音艰难的在花无心的旁边响起。这家伙,骗人。从他虚弱的神情里反应过来的花无心,见自己还是被他们两人夹在中间,眉抽了抽,脸上的神情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了几分。

“你那里受伤了?”花无心微转过头看向了虚弱靠着自己的君焕风声音微沉的开口。君焕风一手按住了心,一副可怜兮兮的看着花无心,“娘子,为夫的心受伤了。”够了,这两个人。花无心垂下了眼帘,深深的呼吸几口气,才勉强的让自己心里即将爆发的火山压下。 “要我替你医治吗?”花无心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响起,她笑的很美丽的看向了君焕风,若他还不放手的话,她绝不跟他客气。见她真的是要发怒,若是把自己看上的女人给气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娘子,只要你亲为夫一下,为夫就好了。”君焕风仍然一脸的可怜兮兮,凤眸朝着花无心眨呀眨,那勾人的模样,看的人心里发颤,但,花无心,却是快被气炸了。“君,焕,风。”花无心一字一句的念着他的名字,识相的话,这手早就该放了,但,这人,偏偏是君焕风。 “娘子,为夫知道这名字很好听,所以娘子直接叫我焕就可以了。”君焕风一脸的邪笑,看她生气,自己就会觉得很愉悦。闻言,花无心的双拳紧握成拳,绝美的容颜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沉一片,如星般的眸子里,跳跃起两簇火光。

脸颊上柔软的触感,让她一时间怔住,她回过神来,见君焕风笑的如得逞的狐狸,刚要发怒,一旁的紫瞳,也有样学样的朝着花无心另一边脸颊重重的啵了一口。心,是他的,谁都不能抢。 紫瞳看着君焕风,一脸挑衅的仰起精致的下巴。君焕风见状勾唇冷笑,想要跟他争的人,先垫垫自己的斤量。他的出手,快又准,出其不意的攻击,紫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的身体,已经是动不了。“君焕风,你干什么?”花无心看着被点了穴道的紫瞳一脸不悦的开口。

“无心,我只是不想有人妨碍到我们。”君焕风勾了勾唇角,趁她要看紫瞳之际,伸出手在她的背后轻点。被点穴了,身体动荡不得,花无心一脸的愤怒,如星般的眸子里燃烧起熊熊的火焰,好你个君焕风,竟然偷袭。 花无心刚想要开口,却惊觉自己发不出声音。花无心纵然心有不甘,此刻却是无可奈何,只能生闷气,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连她的哑穴也一起点了。“娘子,委屈你了。”君焕风虽是这样,却是一把抱起了花无心,凤眸冷冷的盯了眼被定住的紫瞳,一脸邪魅的一笑,这世界,从来都没有人可以跟他君焕风争。

见那火红色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紫瞳俊美的脸上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沉一片。被君焕风从府里抱出来的花无心,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虽然心很气闷,但,此刻,她却决定不委屈自己,毕竟,把自己身体气坏了,可是得不偿失。 月下,风儿起,一抹大红的身影穿过了月光,朝前飞去。这,就是轻功。花无心听着耳边风吹过的声音,闻着夜晚清新的空气,愤怒,在这飞跃中,慢慢的消散。不知道在天上飞了多久,他们来到了一片树林里。

君焕风抱着花无心,不愿意放手,抱着她,就在草地上坐下,但,花无心可不愿意还被他抱着,虽然开不了口,但,眼睛却是朝他眨了眨,难道他是想让自己当哑巴不成。“若是解了你的穴,你这张嘴,也该咬人了。”了然于心的君焕风邪邪一笑的了声。 听言,花无心原本已经消失了的怒火再一次的回来了,星眸因为怒火而显得更加的灵动,看得君焕风心里暗笑不已,她生起气来,眼睛真的是,非常的美。被看穿了,她真的很想再一次的尝尝他血液的味道。气闷不已的花无心是想动也动不了,想骂也骂不了,干脆,闭起眼睛,来个眼不见为清。

见她闭起了双眼,这,是在做无声的抗议吗?“娘子,你是在邀请为夫吗,那为夫,可就不客气的享用了。”君焕风见她仍然紧闭着双眼,嘴角邪邪的一扬,修长莹白的手指伸向她的衣衫内…肌肤上略带冰凉的触感让花无心猛的睁开双眼,眼里满是愤怒,可恶,恶魔,这男人一定是恶魔。 她怎么就惹上了这恶魔,到底自己什么时候惹上这麻烦的家伙?她不明白呀?“你看,很美吧。”君焕风脸上的神情柔和了许多,他看着面前波光粼粼的湖水,声音幽幽的开口。

闻言,花无心只觉得自己的位置做了改变,他坐在自己的身后搂着自己,这位置虽然比之前的好了些,但,更加的亲密,他的气息,也是更加的靠近自己,感觉到他的热气喷在脸上,热热的,痒痒的。那种感觉,很奇怪。还没弄清心底的怪异,眼前的一幕,让她不由的瞪大眼。 黑夜中,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只只闪烁着绿光的精灵在空中飞舞着,点点的绿光,满眼皆是。好美。这,是萤火虫吗?闪烁着绿光的萤火虫们如同黑夜里的精灵,渐渐的离去,花无心的眼里闪过抹失望,她还没有看够。

见状,君焕风抬起手一抓,在花无心的面前展开了手掌,点点的萤光,两三只的萤火虫在花无心的面前慢慢的飞向了天空。他,为什么会带自己来这里?他,要为什么失踪了那么久?对身后这男人,她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一时间,他们之间是一片沉默,风儿吹过,带来湖水的腥味周围,一片静悄悄的,虽然安静,却还是能听到远处青蛙发出的呱呱声,还有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声,给这黑夜带来不一样的气息。 宁静,安详。花无心看着满天的星辰,点点的星光镶嵌在漆黑的夜幕中,闪烁着,发出如同宝石般的璀璨光芒。

身上的穴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花无心也没有挣扎,而是靠在了君焕风的肩膀上,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温暖,还有,安心。很奇怪,前一刻自己还恨的牙痒痒的男人,自己,竟会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安心的感觉。“君焕风,你到底是什么人?”意识到自己已经可以开口话的花无心,声音轻轻的开口。“你觉得呢?”花无心没有回头,她看不到他此刻的神情,她仰头看着天空,幽幽的开口,“幽冥令,是你给我的吧,魔教教主也是你吧,我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来自哪里,靠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只能,你从我身上,得不到什么的。

”幽冥令,是他给的,除了他以外,她想不出会有谁。“它给了你,就是你的。”君焕风没有否认,他的确是幽冥宫宫主,魔教教主,想到她那时候险些遭受到的伤害,眼里的一抹冷光闪过,一个地下城,就算她不毁了,自己也会将它毁灭。不过,那个人,怕是很快就会找他算账吧。“没想到,你还真的是魔教教主,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我连你是哪里人都不知道?”花无心脸上的神情有些茫然,声音低沉。多多跟自己过,这个男人,很危险,让自己离他远一点,但,他却总在自己几乎要忘记他的时候出现,他的气息,更是无处不在。

想到自己,可能一直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种感觉,让自己很不舒服。“无心,你只要记住,我不会伤害你,那就够了。”也许,她以后会恨自己,但此刻,他只想与她沉沦。君焕风的声音就像带了股魔力,他微垂下眼帘,修长的手指抬起花无心精致的下巴,看着她怔楞住的目光,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感的唇瓣缓缓的印上那两片柔软,轻柔如羽毛的吻着,渐渐深入。花无心本有点抗拒,但,不知为何,也许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过温柔,也许是天上的月光太过迷人,让她一时间,忘记了反抗,慢慢的,沉浸在他的吻中。

喉咙低吟了声,看着他的身体朝着压了下来,微咪起双眸。树林间的草地上,动人的乐曲在满天的星辰下缓缓的吟唱。而此时此刻,在另一处,也正上演着激情的画面。房间里,男人被人扶着,脚步似乎有些踉跄,他倒在了床上,双颊酡红。“无心。”男人的衣服,慢慢的被解下,露出他***的身躯。女人邪笑着,看着床上诱人的男子,迫不及待的脱下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纱幔落下,桌子上的油灯被风吹灭,隐隐的,还能看到床上纠缠的身影。一夜缠绵,直到天蒙蒙亮。

君焕风才抱着疲累睡去的花无心回到了郡王府。一进入房间,已经解了穴的紫瞳双眼通红的看着抱着花无心的君焕风,喉咙间发出如同狼般的低吼。虽然他不知道他们都去了哪,做了些什么,但,他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紫瞳眼一暗,身影朝着他扑了过去,君焕风担心盛怒的人会伤到了花无心,优雅的转过身,花无心已经稳稳的躺在了床上,感觉到来自身后凌厉的杀气,君焕风唇角一勾,轻松的躲过了一击。一手抓住了紫瞳挥过来的拳头,声音懒散,“你太弱了。

”紫瞳狠狠的瞪着君焕风,“放,开,我。”君焕风摇了摇头,脸上带了抹嘲讽,“连话都不好的人,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斗吗?”想要跟他君焕风争女人,那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能力,若是没有,他不介意将那个人的自尊骄傲彻底打碎。“有。”“是吗?”君焕风优雅一笑,手轻轻用力,只听啪的一声响,是骨头断裂了的声音。紫瞳吃痛的皱眉,却是死死的咬紧了牙光,血,从他的嘴角流下,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整条手臂的骨头都断了,但,他不能喊出声,无心,还在这里。

冷汗,顺着他的脸颊滑下,一张脸,苍白如纸。可是,他却硬是一哼不哼。如此的忍耐力,让君焕风眼里闪过抹赞赏,但,也是一瞬间罢了。他的眼一转,手一个用力一扯,又是一声啪的声音响,君焕风冷不防的松开了手,紫瞳一手捂着手臂退了一步。他苍白着脸,惊讶的眼神看着他,他竟然,把手给自己接上,为什么?他不明白。“你可要变强,若不然,下次,我扭断的,就不是手臂那么简单。”他是一个冷血残酷的人,凡是他觉得碍眼的东西,他都不会让他存在,而花无心,却是为数不多让他觉得有趣的存在,也是自己第一个女人,虽然,对自己不是她的第一个心有些不爽,但,他不会再让其他人得到她。

凡是不自量力想跟他争夺的人,就要做好死亡的觉悟。君焕风冷冷的警告,红色的身影瞬间在房间里消失,但,他冰冷而充满杀意的目光,却深深的印在紫瞳的脑海里。他的没错,他还太弱。但,他也别想瞧不起他,他,是绝不会退缩的。狼,一旦爱上,便是一生,同样,狼,也是对自己的领土有着非常强的意识。君焕风,放过了一匹狼,到了那一天,当那匹狼足够强大的时候,便是他们对决的时候。谢谢悬崖上的西兰花你不懂的华丽倾恋羽裳亲送的鲜花,舞写不到一万二,泪奔,也许可以考虑二更。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