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而这个人,还是他。*///*南宫夜。看清水里的人,花无心只觉得心里的怒火窜窜的往头顶上冒。“南宫夜,你怎么在里面?”南宫夜那张俊脸被热水泡的通红,墨发湿漉漉的贴在了脸上,头上身上还沾着花瓣,他边半靠在浴桶边喘着气,看向花无心,却仍然一脸笑眯眯,“无心,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喜,没有,意外,倒真是令她意外。花无心的脸色,难看的要命。她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进来的,但,他的行为,让她很不悦。除了凤弄雪,颜若水,他就是自己最想休的人。

而如今,在她的休书写了不到两天,他竟然如此大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以这样的方式。这个南宫夜,前世今生,她都看不透他,甚至,她从来都不知道这张笑脸下究竟隐藏着什么?但,他的无情,冷酷,在他看着自己死的时候,自己对他的喜欢,好感,通通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怨恨。“南宫夜,你有必要这样吗?”南宫夜微歪着头,如弯月般的眸子闪过抹幽光,嘴角边的笑深沉,“妻主,让夜伺候妻主你沐浴难道不好吗?”房间里,气氛一片诡异。

坐在浴桶中的男子,墨发垂肩,俊美如玉般的脸上噙着迷人的笑颜,而站在浴桶前的女子,绝色的容颜,却是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云密布,满脸的冰霜,随后,她突的一笑,就如同抚去了乌云,露出明媚的阳光,灿烂无比。“南宫夜,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花无心连掩饰也懒的掩饰,她脸上笑得一片灿烂,声音却是冰冷。南宫夜轻笑,他一手捧起水中漂浮着的花瓣递到嘴边,轻轻吹了口气,模样有着不出的诱惑,但,看过他丑陋一面的花无心,却没有丝毫的感觉。

“妻主,为夫只是想跟你培养感情。”南宫夜似真似假的开口,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一分。闻言,花无心挑了挑眉,这若是换成过去的南宫夜,他会这样吗?不会?“南宫夜,你是不是怕我休了你呀。”若不是娘有那么多的顾虑,若不是她在他们的眼里只是个孩子,那自己休夫,是不是容易点。就因为自己傻,自己连娶谁的权力都没有,休夫,她也同样没有权利为自己做主。她的人生,就因为她傻,而被所有人摆布,玩弄手掌。怕,他怕什么?他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就像是找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在他还没有玩够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的放手的。“妻主,为夫没有做错什么,就算休,怕郡王主父都不会同意。”南宫夜一脸的笑眯眯,出的话却让花无心不怒反笑。他的没错,这些人里面,除了颜若水,凤弄雪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其他人,自己的确找不到理由休了他们。前世的悲惨,今生有多多,她才能避免前世的路。她没有忘记,自己在掉入忘川河时所发的誓言。活着,就为了休夫。她看着占了她的浴桶的南宫夜,星眸里的寒光闪过,她笑的灿烂,人也毫不犹豫的转身朝着门口大声喊。

想要伺候她,那还要看她愿不愿意。听到花无心的声音,门外守着的青竹连忙推门走了进来。一进门,房间里的一幕便让她呆住。“参见夜主子。”青竹没想到花无心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而且还是南宫夜。她的头趴的低低,不敢多看一眼,心里却暗暗奇怪,自己明明一直守在门外,这南宫夜是怎么进去的?南宫夜见状,刚要从浴桶里起身,但,想到自己浑身湿透,若是让人见了,自己还丢不起那个脸。“妻主,让她出去吧。”他的身体压在浴桶内,弯月般的眼眸朝着花无心眨了眨,希望她不会傻得将他赶出去。

他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有自信的。但,他错估了花无心。“青竹,找几个人将他抬出去。”话一落,房间里的两人皆是一愣。青竹一脸迟疑,她看向了花无心,怕这孩子心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的郡主会错了话,做错事,便一脸心翼翼的开口,“郡主,是不是应该让夜主子换身干净的衣服。”就怎么让人抬出去的话,让府里的下人们看见了,南宫夜的脸,就丢大了。花无心见自己的话竟然遭到质疑,脸上的神情更加的不悦,“青竹,本郡主的话你都不听吗,是不是你觉得我是傻子所以不听我的话。

”花无心的话,让房间里的温度一瞬间冷了下来。青竹从没看过花无心会发那么大的火,当下也怔住,见她不悦的瞪着自己,连忙应了声退了下去。“花无心,你真要那么做吗?”南宫夜脸上的笑容也维持不住,她真是个傻子,自己送到她面前,她竟然这样对待自己。“南宫夜,我讨厌你,讨厌你明明不喜欢我还笑的那么虚伪恶心。”花无心朝着他冷冷的呵斥,出的话让他为之一惊。青竹领着两名侍从走了进来便听到怎么一句,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一人一边的欲抬起浴桶。

“花无心,你敢。”南宫夜不笑的脸上带了丝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冷的气息,他盯向了花无心,若是真让人抬了出去,他以后还要不要在下人的面前做人。闻言,花无心脸上的笑越加的灿烂,她走向了南宫夜,看着他那张脸,抬手,啪的一声响。不止是青竹她们惊了,连南宫夜,也被打楞了。“南宫夜,本郡主再傻也是你的妻主,不经妻主的同意擅自闯入妻主的房间,这,只是个的教训。”脸上一片**,南宫夜从到大,从来都没有人打过他。

他一手摸上脸,脑海里,却不仅想起那一夜,自己意外得知风弄雪跟别的女人私会而好奇的跟了出去,结果,在亭子里看到互煽的一幕。那时候,自己是有点幸灾乐祸,但更多的,是对花无心的好奇。因为,她竟然可以看那两个本该对她最重要的人互相伤害对方还能面带笑容。那一刻,他觉得她很不一样。而后,就是她写了休夫,让他对她更加的好奇,更加的觉得她有趣,想要靠近,才会想出了这个主意。没想到,她竟然这样对待自己。花无心懒得看他,朝着青竹她们示意了眼,南宫夜,就如同来时,被抬进来,也难堪的抬了出去。

南宫夜从花无心的房间里被抬出去一事,由于花无月的事后竭力压制才没有闹到人尽皆知,否则还不知道现在会被传成什么样?这一日,阳光正灿烂。房间里,水千澜正为花无心挑鱼骨,而花无心只是张着嘴等着他喂自己。她的嘴里咀嚼着鱼肉的鲜美,看着水千澜俊美如画般的容颜,心里升出丝满足。阳光从房间的窗棂里撒了进来,照在他们的身上,一股难言的温馨在他们两人之间流转。“无心,你为什么会想要休他们?”细心的挑掉鱼骨将鱼肉送进花无心的嘴里,水千澜犹豫了半响还是开口问道。

花无心咀嚼的动作微微顿了一秒,咽下,她看向身旁的水千澜,声音里没有一丝的起伏,“澜,你不开心吗?”水千澜闻言一怔,看向花无心的眼神,一时间,他是沉默的。若他不开心,那绝对是假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妻主是他一个人的,只宠他,疼他。可是,这世间,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少之又少。就连他的母亲,虽然只是商人,但,她也是三夫四侍。更何况,他嫁的人还是郡主。本来,他的婚姻,就不受家人的祝福,之所以郡王会同意迎自己进门,也不是因为花无心喜欢他的原故。

若不是自己的执着,他根本进不了郡王府。一世一双人,他根本想都不敢想。////她会休夫,也是他的意料之外,那时候,他们几人怒气冲冲的找到郡王主父,手里,都拿着张写着休夫二字的宣纸,自己看到的时候,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会收到同样的休书。“澜,我不喜欢他们,一点都不。”花无心伸出手握住水千澜挑着鱼骨的手,一脸认真。前世,是她傻,所以她看不懂他的好,也看不出他们心思的歹毒。而现在,她只是不愿意让错误继续下去。花无心的认真让水千澜一时间怔住,他从没看过花无心那么认真的神情,这让他的心里升出了丝异样,有时候,他总是会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真的傻还是装的,他压了压心底的疑惑,看向花无心,声音微沉,“那,你喜欢我吗?”虽然男儿家问出这样的问题很羞人,但,他还是想知道,想知道花无心是如何的看待自己。

花无心一脸好笑的看着水千澜,“澜,你真是个傻瓜,我不喜欢你这傻瓜喜欢谁?”若是她不喜欢,她就会写六份休书了。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这样动人的情话,这,将会成为,他心中的唯一。虽然,他清楚,也许,在她的心里,喜欢,不一定就是代表了爱情。但,能让她喜欢自己,那就够了。水千澜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温柔,为她挑鱼骨的动作也更加的细心。“可惜,没有休成。”见她一脸沮丧,水千澜微微一笑,继续为她夹菜,挑鱼骨。“无心,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虽然,那会让自己难过。但,他不希望为此而让这个家失去了平静。毕竟,她所娶的,都是有身份的公子,休夫,本身就不容易。闻言,花无心的脸微微一沉,她低着头,自己夹着菜往嘴里送,前世的痛苦,太深,深到让自己想要对他们好都会鄙视自己。区陌言,寒澈影,他们两个人给自己带来的伤害虽轻,可是,他们毕竟是背叛了自己,这一疙瘩在心里,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消除。而且,自从休书下了之后,他们两个人,都不见主动,她也懒的去打听他们的动静。

“区陌言是个很温柔的人,个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比较优柔寡断,寒澈影虽然冷了些,但,也是一个豪爽的好男儿。”水千澜虽然跟他们认识没多久,但,他们的个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他早就摸透。他身在商人之家,年少时,爹叫教他学会看人,因为他的父亲只是一名妾,他的上边还有两位大爹爹,妾的身份低,若是学不会看别人的脸色,那只会落了个被欺凌的下场。

男人间的争夺,其实比朝廷上的女人争夺的还要激烈,他们在妻主的面前是兄亲弟恭,暗地里,没少给对方设过绊子。他还算比较幸运,起码他的几位爹爹对他跟父亲都比较好。但,也是因为他的娘没有袒护任何一个人的原因。因为他的婚事,娘跟爹都气的不愿意理他。若不是郡王,他的出嫁,会更加窘迫吧。水千澜无声的轻叹,不想让自己那些事让无心不开心。“那要怎么样?”花无心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眼里的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云没有散去。

休夫没休成,她不整死他们两人就不错了,还想让她怎么做?见她似乎不想谈,水千澜只能沉默,两人一时间,默然的用餐,谁也没有再开口。门外的红色,一闪而过。这些天,花无心都会到第二空间跟多多学习写字,认字,毕竟,女人不识字,比男人不识字还要丢脸。这几日,花无月不是没打算过让他们几人轮流着陪着她,但,除了水千澜,其他人,都被花无心拒在了门外。她要为自己的计划做准备,没有时间理会那些不重要的人。眼看距离太后的寿宴也不到半月的时间。

花无月,柳宣根本就没有想过让花无心在太后的面前表演,对此,花无心只能保持沉默。这天,刚用过早膳,宫里来人,是女皇传召景王,郡主入宫晋见。皇宫,花无心不是没有去过,以前,她就随花无月进了几次皇宫,但,每次去,基本上都是带着伤回来,只是,伤的地方都是在身上,那些皇女的欺负很有技巧,都只对她的身体打,却没有人伤她的脸。对于皇宫,花无心都有一种恐惧在里面,若是能不去,她还真不愿意踏足。皇宫,人人向望。可是,要有谁知道,在这金碧辉煌的围墙里,藏匿了多少的肮脏与丑陋。

随着宫里的人,花无月领着花无心坐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马车上,花无心掀起车帘看着车外匆匆而过的行人,马车,过往的记忆,如潮水般的涌进了脑海。落在身上的拳头,捏掐,殴打取笑,仿若昨天一般的清晰。这一次,还能见到他吧。马车,在花无心的沉思间缓缓的停下。女皇花弄情,自己只看过她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她很怕看到她,宁愿在外面等待,也不想进去见到那身穿凤袍的人。“心儿,你乖乖的在花园里等娘,千万别乱跑知道吗?”千篇一律的提醒,花无月仍然是一脸的不放心,直到身旁的宫人催促的声音传来,她才转身离去。

御花园里的花开得正艳。碧蓝色的天如同水洗过般的蓝的清澈,天空,漂浮着朵朵的白云。风,轻轻的吹拂,带来满满的花香。花园里的花,万紫千红,在风的吹拂下,摇曳着细腰,在这片花园里,绽放着它的美丽。身后,早已不见跟着的宫人,在这皇宫里,她受过的歧视嘲讽,多的数不清,连的宫人也不愿意呆在她的身边。花园内,百花争艳,姹紫嫣红,暖暖的阳光洒下,徐徐的微风中送来阵阵的花香,哪怕在讨厌这皇宫,但,这片花园,却是她最喜欢的地方。

“无心,怎么是你?”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花无心脸上的神情一怔,身后的人已经走了上前。阳光下,他一身紫金色锦袍,眉眼如画,唇红齿白,略沾朱粉的脸,更衬的他脸色红润,漂亮无比。他,是女皇凤弄情的儿子之一,花落尘。女皇只有四名皇女,三名皇子,其中一个刚出生便不幸夭折,他是花弄情的大儿子,却深受女皇宠爱。花落尘是这皇宫里比较特殊的存在,因为他的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情很好,很温柔,也从来都没因为她是傻子而欺负伤害过自己。

所以,在这皇宫里,自己对他,不但不讨厌,甚至是很有好感。但,他却爱错了人。前世,他因为爱上自己的姐姐而被远嫁朱雀国,嫁给太女当太子妃,花轿却在半路折回,他,死在了轿子上。这样一个男人。什么人不爱,偏偏爱上了花莫冰。那时候,她常常会听到娘对爹发出这样的感叹。今生,他是不是还会走同样的路?“无心,你在想什么?”花落尘好看的眉头微微的蹙起,修长如玉般的手朝着花无心摇了摇,一脸的不解。花无心楞了下收回神,笑的一脸天真,“我一个人好无聊,你陪我玩好不好。

”明媚的阳光下,花无心的笑,虽带了丝傻气,却无损她的美丽。花落尘被她的笑容的惊艳了下,脸上的笑容也温柔了起来,他刚要开口,远处,便传来了一道冷嘲热讽。“皇兄,你怎么可以跟这傻子一起,有**份。”花无心微微皱起眉,星眸里的不悦一闪而过,她看向来人,见他身穿招摇的七色彩衣,头戴蓝金冠,原本还算俊美的脸抹上了层厚厚的白粉,唇涂得艳红,虽然美艳,但,粉抹的太多,出的话太毒,美感顿时全无。他,是国后白玉朗之子,花子奇,从深受众人的追捧,养成他今天的骄纵任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自己以前也没少受他欺负。

这两人,虽然是兄弟,但两人的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x.jpg情差别实在是有如天与地。花落尘蹙起眉,眼里有些不悦了起来,“皇弟,这话可就不对了。”花子奇听言冷笑的扯了扯嘴角,脸上的粉似乎有掉落的迹象,他看向花无心的眼神满是不屑,“皇兄,她本来就是个傻子,别皇弟没有提醒你,跟傻子在一起,可是会变傻的。”“我不是傻子,你是丑八怪。”花园里,一阵冷风吹,气氛有些僵,没多久,花园的上空响起一声暴怒。

“花无心,你这个傻子,看我不打死你。”花子奇原本还算好的脸一片扭曲。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他,竟然他丑,简直是气死他了。花子奇一脸气势汹汹的冲上前,一旁的花落尘见状,连忙挡在了花无心的面前,出声道,“皇弟,她是无心的。”“皇兄,你让开,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花子奇一脸的愤怒不已,周围的宫人们自动的退后,她们可不想惹祸上身。“皇弟,别忘了,她可是郡主,你也不希望母皇听到些什么吧?”花落尘眼微咪的压低声音提醒,若他执意,他就只能将这事告诉母皇。

花子奇冷冷的咪起眼,狠狠的瞪了眼花无心,虽心有不甘,但,他也不想因为花无心这个傻子而坏了他跟白落尘的情分。“花无心,看在皇兄的面子上,本皇子这次就饶了你。”他不屑的仰高了下巴,冷哼了声带着众宫人转身离开了御花园。花无心,你就给本皇子等着吧。花子奇的眼里,满是恶毒的read.guanhuaju/images/tihuan/y.jpg冷。这一点的插曲,花无心还没有放到心上。她看着花子奇离开的背影,眼里的暗沉一闪而逝。

他们来到了花园里的亭里坐下,宫人们端上了精致的糕点,便退到了一边。“无心,为什么就你一个人,景王人呢,她怎么没有派人跟着你。”花落尘一脸的关切,想到花子奇,若是没有他在,无心估计就被他欺负了。“娘让我在这里等她。”花无心拿起盘子上精致的糕点往嘴里送,声音有些含糊。回想起以前,自己每次被欺负都是在她只有一人的情况下。“无心,以后入宫身边要带几个人。”花落尘不由的叮嘱了声。“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花无心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他不像大殿下袖手旁观,也不像花子奇般的欺负自己,为什么,对她那么好?花落尘怔了怔,如琉璃般的眸子里浮出一丝迷惑,他皱起眉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皇姐们欺负她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的站了出来,就像二皇姐一样,将她保护在身后。

“你是二皇姐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听言,花无心的眸子微微一闪,吃着糕点的动作没有停顿,原来,是为了花莫冰。“无心,你有没有觉得,二皇姐最近怪怪的。”犹豫了下,白落尘还是将自己心里的疑惑问出口。花莫冰的父亲早逝,这点跟自己是一样的,虽然,人人都她好色花痴草包,但,她在自己心里,是不一样的。尤其看到她那么护着花无心,总是保护着她。他,也想在她不在的时候,保护好花无心。因为那样会让自己觉得他们靠的很近。

但,她被雷电击中以后,看他的眼神,总多了丝异常。想起她那时候醒来,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还调戏了自己,他的心里,就觉得怪怪的。因为她不是过去的花莫冰。花无心看向他的眼神茫茫然,心下却是冰冷一片。“看来,你也不知道吧。”自己真是傻,怎么能指望她呢?“莫莫,她好久没找我玩。”花无心声音有些含糊,但,花落尘还是听出了些,虽然,他身在皇宫,却也知道雪苑是什么地方。花落尘沉默了下来,脸上的笑容也消失,微垂下的眼帘将他的思绪藏在了眼底。

见他如此,花无心眸光沉了沉,心下叹息,她该怎么告诉他,如今的花莫冰,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以前的花莫冰会保护自己,而现在的那个人,却不会。时间,在这沉默中,一点点的过去。正当花无心难受的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亭外,走来一名宫人打扮的女子。“参见大皇子,郡主。”宫人低着头朝着花落尘恭敬的福了下身子望向了花无心,“郡主,郡王正在前面等着郡主。”白落尘不疑有他,朝着花无心温柔一笑,“快点回去吧,别让郡王担心。 ”花无心点了点头,转身,跟在宫人的身后走去多多,我该帮他吗?空间里,多多听到怎么一句,轻轻的摇了摇头,感情这东西,他们能帮上什么忙,只能靠他自己。

在这皇宫里,他是自己唯一觉得不讨厌的皇族中人。她,真的不希望他落的那般的下场。走着走着,花无心渐渐的觉得不对劲,前面的宫人带自己左拐右弯,周围的环境也越加的偏僻。她想带自己去哪里?花无心微微的咪了起眼,嘴角冷笑的扬起,很好,她倒要看看,他们想做什么?冷宫她抬头看着灰蒙蒙的牌匾上写着,冷宫二字。 这个地方,很少会有人走动,若是出了点什么事,也没有人会发觉。“傻子就是傻子,容易骗。”一道不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花无心皱了下眉,发觉自己被几名侍卫打扮的女人围了起来。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花无心眸光狡黠一转,一脸的害怕。“花无心你这个傻子,竟然敢骂我是丑八怪,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花子奇一脸得意的走了过来看着花无心冷笑。果然是他。早就知道他是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的。“你,你想怎么样?”花无心的声音弱弱的开口,脚步往后退,如星般的眸子里尽是一片冰冷的寒意。 花子奇见她一脸的害怕,笑得越加的得意,他朝着身旁的几人示意了眼,声音冰冷,“你们好好招待我们的郡主,记得,别打脸。”不给这傻子一点教训。

他心里一口忿气难平。花子奇双手环胸,一脸冷笑的靠在树上等着看花无心被那些人揍。花无心这些日子里在空间内学了不少武功的招式。这些人,她还不担心。“你们别过来,不然,会后悔的。”花无心的声音怯弱,可是,有谁会将一个傻子的话放在心上。她的话,只是引来更大声的嘲笑,但下一刻,她们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花无心在她们大笑的瞬间,嘴角一扬,脚一个上前,人已经来到她们的面前,在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前,拳头向上一挥。碰的几声响。原本气势汹汹的侍卫,口吐白沫的躺到了地上。

花无心看了下自己的手,火龙环真是个好东西,她已经渐渐感觉到,火龙环的威力慢慢的揉入她的体内。站在一旁看好戏的花子奇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几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他看着地上口吐白沫,昏迷不醒的侍卫,瞠目结舌,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呐,该你了。”花子奇一脸惊恐的瞪大眼看着笑着向他走来的花无心,眼一黑,昏了。 见他竟然昏了过去,花无心挑了下眉头,嘴角一撇,还真是没用。看了他的脸半响,花无心邪邪的勾起唇角,以前,他可没少帮着他的皇姐们欺负自己,那自己怎么也要讨回一份利息才行。

回程的马车上,花无心只要一想到花子奇的模样,就不由的笑出声,等他醒来,一定会气疯了吧。“心儿,想什么那么开心?”花无月疑惑的看向花无心问道。以前,她出了皇宫虽然也会很开心,但,她现在,跟以前,有那么点不太一样。“娘,女皇她找你什么?”花无心傻笑着转移了话题,她不想让花无月因为她的事操心,她现在已经会自己解决麻烦。 一提起这个,花无月便满脸的愁容。“心儿,娘给你请师傅好不好?”花无月一脸询问的口吻,但,心里却已经做了决定。

女皇想让无心在太后的寿宴上表演为太后祝寿。自己想要拒绝,可是,皇命已下,她无法违抗。难道,自己要让无心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出丑,被人嘲笑,她这做娘的,于心何忍。花无月越想越觉得对不起无心,可是,她却无可奈何。“娘,为什么请师傅。”花无心一脸的懵懂,心下却已了然,这,才是女皇的目的吧。明明知道,她什么都不会,却要让她,成为所有人的笑料,前世,不整是如此吗。 “心儿,你长大了,也该学点东西,懂了吗?”花无月紧紧的握紧花无心的手,若是可以,她难道想让自己的傻女儿成了那些人的笑柄,可是,她没有办法呀。

花无心回以傻笑应了声。马车,在各自的思绪中回到了郡王府。前厅——一道不敢相信的声音响起。“十天,月,你没有搞错吧,十天你就想让心儿变成才女,那怎么可能。”柳宣没想到,她们一回来就给他带来怎么可怕的消息。十天,距离太后的寿宴,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连半个月都不到。那么短的时间内,想让无心学会那么多东西,简直比登天还难。 厅里,柳宣一脸烦躁的走来走去,平时的温柔斯文通通都被他丢到了九霄云外。花无月早就料到他的情绪会失控,她走过去将一脸烦躁的柳宣搂在怀里轻声安慰,“宣,我们的心儿的琴不是弹的很好吗,上一次,她在雪苑里还表演过一次。

”雪苑跟其他青楼不一样,那里的消息也传的快,也准,在加上那一次的游湖,他们的心儿不也表演了一番。虽然,他们没有亲眼所见,但,水千澜总不会骗了他们。柳宣气的瞪了她一眼,抚额,一脸的头疼,他摇了摇头,叹息,“那只是侥幸罢了,我们的女儿你什么时候见到她弹琴了,这是侥幸。 ”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无心会无师自通,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嘛。更何况,那是太后的寿宴,多么大的场合,一点点的差错都可以让他们诛九族,他不敢去冒险。花无心坐在椅子上,见他们两人一脸的烦躁,他们的话,也提醒了自己,她虽然有多多,可以在空间里学习,但,他们不知道。

更何况,谁会相信一个傻了那么多年的人突然会琴棋书画,这连自己的父母都不信,外人更加不会相信。“宣,我们只能多请几个师傅,这十多天里,心儿能学多少就学多少。”花无月也是迫于无奈,只能是硬着头皮抗下去。 见自己的妻主都那么,他还能些什么,郡王府一百多条人命,都掌握在他们的手里。厅里的气氛,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这是怎么了?”听到这声音,花无心的眸子一冷,她转头看向了走进前厅的人,眉头微皱。花莫冰,她来做什么?“参见二殿下。

”“参见二殿下。”花无月,柳宣的声音齐齐的响起。花莫冰身穿一袭白衫走了进来,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名年轻的男子。花无心在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时,心下一怔,他,不正是李清的弟弟,李陌染。 他怎么跟花莫冰走在一起了?“郡王,主父,这李公子可是郡王府的人。”花莫冰笑的一脸温柔的看向了李陌染,声音带了丝疑问。“回禀二殿下,这李陌染是心儿前些日子在街上救下的男子。”花无月替花无心做了回答,她看着李陌染望向花莫冰的眼神,心下划过抹了然。

李陌染上前朝着花无月,柳宣花无心几人福了福身子,一脸的谦卑。“郡主,陌染若是没有郡主出手相救,现在,已经被母亲卖入青楼,请郡主成全。”李陌染突然跪在了花无心的面前。她救了自己,也卖下了自己。 他知道,做人不可以忘恩负义,可是,他只是个男人,只想要幸福而已。李陌染的话,让厅里又是一片安静。“你这是做什么?”花无心皱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李陌染,眼里有着不解。“郡主,陌染,已经有喜欢的人。”李陌染看向身旁的花莫冰,眼里的爱意藏都藏不住。

花无心沉默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这个男人,仍然是走向了花莫冰。见他们都一脸沉默,李陌染咬了咬牙继续开口,“郡主,求你将卖身契还给陌染,让陌染能够拥有自己的幸福。”“陌染。 ”“陌儿,你在胡什么?”厅外,两道不敢相信的声音传来。黑着脸的李清扶着老父走了进来,她一脸不悦的瞪着跪在地上的李陌染,“陌染,你在做什么,给我起来。”李陌染就像是吃了普陀般铁了心,他猛的朝花无心磕头,一脸的恳求,“郡主,请你将卖身契还给陌染,陌染以后就算做牛做马都会报答郡主的恩情。

”李清如黑炭般的脸更加的黑沉,她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从一起长大的弟弟,“陌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若是没有郡主,他们一家就全完了。 而他,没有报答郡主的恩情不,还逼她要卖身契。比起李清一脸的愤怒,花无心的心里从最初的惊讶,到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无心,陌染跟本殿下情投意合,无心,我们是朋友,你会成全我们的对吧。”花莫冰看着花无心一脸认真,心下却冷笑,只要是她在意的人,她一个个都会抢过来的,这,不过是第一步。

李清不知道他是怎么认识二殿下,她现在只想听他的解释。“陌染,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爹,姐姐,二殿下从流氓的手里救下陌染,陌染,喜欢二殿下。 ”李陌染微微的低着头,声音里却是认真。李陌染的话让李清又急又气,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弟弟,才出去不到一天,他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人。“姐,陌染真的想跟二殿下在一起。”知道自己的父亲姐姐不谅解,可是,当自己差点被两个女流氓抓住的时候,是她救了自己,他喜欢上她,没有来由。

李清的父亲李王氏这些日子以来得到郡王府的照顾,身体已经好上许多,脸色也不像刚过来的时候蜡黄。他把花无心当做了恩人,甚至也起过想让自己的儿子伺候花无心的念头,但,他想不到,自己的儿子竟然,竟然喜欢上一个才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陌儿,你这孩子在胡些什么?”就算是报答,也不是这样报答,李王氏的脸色有些苍白,他真不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自己的儿子嘴里出。“爹,陌儿想跟二殿下在一起,求求你让郡主将卖身契还给我吧。”李陌染一脸的坚决。

他只是想要属于自己的爱情而已,他没有做错什么。“无心,那时候你是花了五百两买下他们,那我给你一千两要了他的卖身契,可好?”花莫冰一脸温柔的将跪在地上的李陌染扶起,声音里满是认真。“心儿,那就将卖身契给他吧。”一旁的柳宣见状走向了花无心一脸温和的开口,他看了眼被花莫冰扶在怀里的李陌染,自己本来对这男子很有好感,但,被花莫冰怎么一,若是心儿不答应,反而是心儿拖累他了。 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坐在椅子上的花无心,都等着她的回应。

花莫冰的心,从没想现在那么舒心过,她看向了静静坐在椅子上的花无心,嘴角微微的勾起,她现在,一定很难过吧。她要的,就是她难过。但,还远远不够。想到凤弄雪他们,花莫冰的眼里是势在必得,他们那样出色的人,花无心这样的傻子只会糟蹋他们的美,自己,一定要将他们都抢过来。“李陌染,你真的喜欢莫莫吗?”久久的,花无心的声音才在厅内响起。李陌染在花莫冰的怀里重重的点头,虽然,在他们的眼里看来,自己的喜欢是快了些,但,他相信,一见钟情。

李陌染的坚定,让花无心无话可。她对李陌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因为他跟花莫冰在一起有些不舒服,但,他们今生还是走在了一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