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皇宫女皇一身凤袍站在城墙上看着远处,想着侍卫的汇报,何家庄塌了,原本住在里面的人也失去了踪影,风眸幽深,直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女皇的眸光微微一瞥,声音幽幽,“事情如何了?”宫人双膝跪下,一脸战战兢兢的禀告,话落,头也不敢抬,周围,静的只剩下风声。“李清,她好大的胆子。”女皇的声音愤怒的响起,浑身上下散发出慑人的寒气。“女皇请息怒。”周围,宫人跪了一片。女皇一脸的冰霜,她要谁死,她就只能死,一个小小的将军,竟然敢抵抗皇命,她还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杀她留她,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句话。

女皇发怒,周围,更是一片死的寂静,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声,除非她不要命了。“陛下,这是怎么了?”远处,传来了一道柔和威严的声音。阳光下,走来名身穿雪色锦绸,头戴玉冠,面容俊美的男子,一双如墨般的黑眸微微闪了闪,嘴角含笑,款款走向了女皇。“陛下,何事让陛下生那么大的气。”“国后,你怎么来了。”女皇心头火气未消,声音也冷上了许多。多年的夫妻,白玉朗要怎么会不知道此刻的花弄情还在气头上,当下,一脸小心翼翼的开口,“陛下可是在因为郡王的事烦恼。

”本来,明日才是花无月处刑的日子,但,因为有人夜闯了刑部,为了不夜长梦多,花弄情才让刑部提前行刑,而如今,却因为李清而误了时辰。虽然花无月跟女皇打拼江山,但,功高盖主,更何况,这花无月一直不愿交出手中虎符,也难怪女皇会对她有所忌惮,会落得这般下场也是她自己不识时务,而太后,他也是个蠢的,免死金牌谁不给偏偏给了那个傻子,如今,那傻子早就落到湖里喂鱼,怕早就尸骨无存。国后的眼里闪过抹恶毒,看向女皇却仍然是一片忧虑,似乎真为女皇担忧似的。

“朕本以为那个李清也是个识时务的,没想到,她却那么的愚不可及。”女皇冷哼了一声,眸光冰冷。“陛下消消气,玉朗听说这李清曾经在郡王府里住过些时日,如今,这郡王要被斩首,她去看望也是人之常情。”闻言,女皇挑了挑眉,声音淡淡,“国后这意思,倒是显得朕小气了。”白玉朗本就是个聪明的,一见女皇的神色,便知道她消了怒火,他微微一笑,“陛下,玉朗也是为了陛下着想,如此有情有义之人,若是为陛下所用,必将尽心尽力。”李清倒是个有用之人,若是能收服了她,对青然那也是一大助力。

女皇想了想,这话也是有几分的道理,对这李清,自己还是很欣赏,虽然黑了些,但是,她的能力自己却不怀疑,若是今天她对花无月冷眼相对,避之而不及,这样的人,她反而更加不会留。“虽是这样说,但,扰乱刑场秩序,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传令下去,将花无月押入刑部改日再斩,让李清来见朕。”女皇冷声命令了下去,转头看向白玉朗,“花青然也不是个省事的,你身为国后,也应当好好的教育。”“是。”白玉朗微垂下眼帘,一脸的温顺。看了眼白玉朗,想到了自己这几个皇女,花弄情就一脸的烦躁,这几个皇女,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袖子一挥,女皇转身大步的离去。“恭送陛下。”白玉朗朝着女皇福了下身,抬起头来,阳光下,那双漆黑的眸子在光芒中折射出冰冷的刀刃。刑场上,因为李清的出现而延误了时辰,女皇的命令到来前,这邢台上的争锋相对也让人的冷汗直流。周围,想要接近的刽子手都被李清一脚踢下台,此刻,李清一脸冰冷的盯着花青然,不做丝毫的让步。郡王是她的恩人,她有今天,也是因为她们,自己绝对不能看着她们枉死。花青然一脸的阴郁,这个李清,不过是小小的将军,竟然敢如此大胆,真不知道这花无月给她吃了什么药,别人都怕惹祸上身,她倒好,还在这个时候凑上去,真是个蠢货。

还没等她发怒,便听到远处传来了宫人的声音。“圣旨到。”远处,屋顶上,出现了两抹身影,她们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来的花无心,青衣。花无心在看到李清,心里从未如此的放松过,一阵冷风吹过,她这才察觉到自己的后背都湿透了。天晓得她有多么的害怕,害怕自己晚了一步,害怕看到父母冰冷的尸体。李清,自己果然没有看错她。看着骑马冲向邢台的宫人,听着圣旨,虽之间离的有些远,但,在这一片寂静的街道上,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知道爹娘逃过了一劫,花无心深深的松了口气,这一路上,整个人的精神蹦的紧紧的,一下子松了下来,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虚脱了一般。

“还跟着吗?”一旁的青衣冷冷的开口,他还要回去向少主复命。“你先走吧。”反正,她已经将那条路记在了心底。青衣冷漠的看了她一眼,飞身离开。花无心一路跟着她们来到刑部,看着那道朱红色的大门在自己的面前关上,袖子下的双拳紧紧的握起,目光,落在了门口的李清,星眸里,闪过一道光。是夜,万籁俱寂,街道上,人影稀少。一抹身影出现在将军府的门前。花无心看着面前的牌匾上写着将军府的大字,眸光沉了沉,看了眼周围,从怀里掏出面纱遮住脸,足尖一跃,来到了屋顶之上。

房间里,李清携下了军服,换上了平常穿的服饰,一身灰衣,简单朴素,此刻,她站在窗户前,蹙起眉头,一脸的忧思。郡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郡王也被人冤枉落入大牢,只有一晚的时间,一到天亮,就真的是无法挽回了。想到自己今天被女皇召进宫,她虽然没有说些什么,可是,她的心里明白,她闯法场误了时辰,这事一定让女皇很不悦,但,就算如此,她也无法坐视不理,明明知道郡王是被冤枉,可是,跟这有关的人都死了。自己只是一个将军,没有权利调查,这该怎么办才好?李清皱起眉头,黝黑的脸上满是焦虑。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李清压下心里的烦躁打开门,看着门外站着名美丽的男子,声音淡漠,“什么事?”对左相送来的男子,李清没有什么好感,自从被女皇封为将军,朝上不少官员为了拉拢自己不是送男人就是银子,能推拒就推拒,不能推拒的就只能接受,有的男子一送入府就被自己打发离开,只有这个莫儿是丞相的人,自己不好打发。“将军,你一晚上没吃过东西,莫儿亲手炖了碗粥,将军你尝尝看。”莫儿一脸期盼的看着李清,那双美丽的大眼满是温柔。

“还有事吗?”李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语气生硬的让他将粥放下,便让他离开。莫儿的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但,还是关切的叮嘱了几声才福身转身离开。离开李清的房间,莫儿脸上的温柔垮了下来,声音幽怨,“将军她是不是不喜欢我呀。”他好歹还是丞相所送的人,可是,她却对自己冷冷淡淡,真是气死人了。“主子,来日方长,以后将军会明白主子的好。”想到一脸冷漠的李清,莫儿心里头战火燃烧,他就不信了,凭他的容貌还收服不了李清。他的眼里散发出自信的光芒,朝着身旁的随从吩咐了声,便大步的离开。

将眼前的一切收尽眼底,花无心微垂下眼帘,朝着他们离开的房间方向而去。李清在房间里来回的走着,想到了明天,一脸的焦躁,她到底该如何帮助她们?耳边,一道风袭来。李清的眼一冷,迅速的反应了过来,躲过了一击,看着房间里,出现一名蒙面的女子。“你是何人,竟敢夜闯将军府?”李清的声音冰冷,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看来,这些侍卫也太没用了。“为何帮助花无月,你跟她们有什么关系?”花无心刻意将声音压低,听起来粗哑无比。 李清愣了下,黑眸一沉,看来,自己今天的举动得罪了某人,只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与你何干,是谁派你来的,三殿下吗?”想到了花青然,李清的声音更冷了。房间里,空气凝结成冰,杀气蔓延。“我是谁派来的重要吗,你若不说为什么要救花无月,今天,本姑娘就要你死。”花无心的声音阴冷,星眸里是冷冽的杀气。她一出手,便是毫不留情,李清虽然武功不弱,但,跟花无心交手还是弱了些。李清险险的躲过了一掌,一脸愤怒的瞪着面前的蒙面女子,声音冰冷,“郡王是本将军的恩人,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会救她的。 ”她有今天都是因为郡王,就算是要她死,她也不会弃他们不顾。

看着李清一脸的认真,眼里的真诚让花无心心里的防备松了下,“李清,你没有让我失望。”听着这似曾相识的嗓音,李清脸上的神情一怔。花无心朝着李清微微一笑,看着她一脸的疑惑,伸手将脸上的面纱拉下,不意外的看到她满脸的震惊之色。“郡主?”李清一脸的瞠目结舌,眼里满是震惊,竟然是花无心,她,她没死。“是我,我没有死。”看着李清的脸上虽然震惊却难掩惊喜的神色,其实,她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很担心,担心这个人在荣华富贵的面前变了心思,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可以来找她却犹豫着,若不是看她在刑场的时候对待自己父母的态度,也许,她还不会想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李清在看到花无心解下面纱,心里便明白了之前是她的试探,没想到,多日不见,这人人眼里的傻郡主,不但变聪明了许多,而且,武艺竟然如此之高,看来,她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一定经历了许多事。“参见郡主。”李清想明白了连忙跪下,一脸的恭敬。花无心将她扶了起来,笑的有些苦涩,“李清,我已经不是郡主了,你不必如此。”“在李清的心里,郡主是李清的恩人,没有郡主,就没有李清的今天。”她父亲一直教导她,有恩必报,点水之恩不敢忘,更何况,她的今天都是她们给的,就算要她的命,她也会毫不犹豫。

她的忠心让花无心很满意,想到了自己的父母还在狱中,她的神情也变的凝重,“李清,你有没有调查到关于我父母的事情。”她不相信娘会通敌卖国,可是,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虽然心里明白跟女皇有关,但,为今之计,就是先解除面前的危机。一说起这事,李清一脸的忧虑,“郡主,跟这事有关的人都死了,李清也无能为力。”这案件已经被女皇批下,自己也没有那个能力为她们翻案,今天,自己被女皇教训了一顿,还罚禁闭,虽然只是小惩,却也让自己明白,自己的命,只不过是女皇的一句话。

花无心一脸的深沉,本就没有证据,如今看来,只有进宫这一条路可走。“李清,若是我以后需要你,哪怕是你的命,你还会帮我吗?”李清没有丝毫的迟疑,她单膝跪下,眼神坚定,“郡主,李清誓死效忠。”花无心点了点头,眼里闪过抹笑意,她朝着窗户边走去,身影如风般的消失,声音留在了房间里,“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离开了将军府,花无心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那一轮明月,想到了还在狱中受苦的父母,今夜,是唯一的一个机会。皇宫内——御书房,女皇看着今天才送到自己手里的请帖,打开,金光闪烁,她微微的咪起眼拿着请帖看了一次又一次,一脸愉悦的笑出了声。

书房内伺候的宫人看着女皇笑的愉悦,递上杯茶一脸恭敬的开口,“陛下,是有喜事吗?”女皇微笑的点了点头,“的确是喜事。”总算有一件让自己舒心的事,自己的儿子果然够争气,才嫁了没多久就有了女嗣。朱雀国女皇女嗣单薄,若是自己的儿子登上了后位,那朱雀,还不是自己的手中囊物。这样的喜事,她该跟自己的父后分享。命宫人将请帖送到了慈宁宫,女皇脸上的笑还没有褪去,便有宫人端上牌子走了上前。“陛下,今晚是要那位贵妃伺候。 ”女皇随手掀起了一名男子的绿牌,声音淡淡,“就他了。

”“是。”宫人们领命退了下去。此刻,慈宁宫内,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院子里,他仰头望着天空那一轮皎洁的圆月,淡淡的月光撒落,照在他的身上,带着一层朦胧之感。不堪是第一美男,哪怕是上了年纪,可是,还是让人会不自觉的受到吸引。“太后,这是女皇陛下命人送来的请帖。”喜奴从宫人的手里接过请帖,一脸恭敬的来到太后的身边,双手递上了金光闪闪的贴子。明月掀了掀眼皮,淡淡的应了声随手接过打开看了下,微微的咪起眼,花落尘有孕了,真是想不到,自己当初本想将他嫁给花无心,却没有想到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本来自己想让花子奇和亲,却因为国后的破坏而变成了花落尘。

如今,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太后,怎么一脸的不开心。”喜奴一手扶着太后来到贵妃椅上坐下。太后半斜靠在椅上,将手中的帖子交给他,“你自己看着吧。”喜奴闻言一脸小心翼翼的接过打开看了眼,脸上浮起抹笑容,“太后,这可是大喜呀。”皇子有了太女的女嗣,那他以后的地位就会越加的尊贵,这不是大喜吗?太后轻叹了口气,眼里有着不放心,“落尘是个好孩子,只是,嫁到了他国,哀家一直还想将他留在身边。”喜奴微微一笑,他伺候太后也不是一天两天,太后对大皇子的疼爱自己也是看在眼里,说到底,不就是想要留他在身边罢了。

“太后,皇子是有福之人,他一定会过的好的。”太后站起身,点了点头,“当愿吧。”他走到了书桌前,拿出一直珍藏着的画像,眼里有着叹息,心疼,万种思绪交织在眼底。“喜奴,花无月他们被推出午门斩首,可是哀家,却救不了他们。”太后的声音透着丝丝痛苦,眼里闪过点点的泪花。“太后,你已经尽力了。”后宫不能干政,哪怕是太后,也是有心无力。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喜奴思忖了下一脸恭敬的开口,“太后,今天李将军入了宫,听说是拦住了刽子手,导致错过了时辰,郡王他们已经被押入刑部,而李将军也被女皇罚了禁闭。

”太后怔了下,看向了喜奴,“如此说来,那花无月还活着。”“是。”处决犯人一般都会选择在午时三刻进行,而一旦误过了这时辰,便不吉利,只能延迟,这样说来,这李清还真救了花无月他们一命。只是,明天,他们还是难逃一死。想到这,心里刚升起的喜悦也随之消失。见太后一脸的忧心忡忡,喜奴声音关切,“太后,不要想太多了,夜深了,该休息了。”太后点了点头,由着喜奴服侍更衣来到了床上躺着。喜奴将被褥盖上,转身将房间里的琉璃灯吹灭,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

房间里,一片漆黑。银色的月光透过了窗棂撒了进来。原本该是熟睡的人睁开了黑眸,翻起被褥从床上起身朝着一处角落走去,他谨慎的看了眼四周,身影在角落一处消失。屋顶上,出现了抹白衣身影,淡淡的月光照耀,月下人儿的轮廓清晰无比。皇宫虽然戒备森严,但,对她来说,还是来去自如。在多多的牵引下,花无心寻到女皇的房间,而此刻,女皇召了她的宠妃朱云天正在房里进行激情的戏码。该怎么样才能拿到她的头发?花无心皱起眉头,暗自思忖,看来,要等他们睡着了。

此刻,已是三更时分。花无心听着房内没了动静,看了眼房间,见里面一片漆黑,拿起面纱往脸上戴,足尖落地,尽量不发出声响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过后的糜烂气息。她皱了皱眉头,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地上散落一地的衣裳,目光,望向了那张足以躺上七,八人的大床,从怀里掏出了把匕首,蹑手蹑脚的朝着大床靠近。看着床上的花弄情,花无心眸光冷了几分,强压下对她的恨意,小心翼翼的捧起她的发丝,匕首一挥,一绺头发便握在了手心。

将发丝揣入怀里,这样就放过她了心里总觉得很不甘,花无心冷冷一笑,握紧手中的匕首,挥向她的发丝,眼里的嘲讽越发的浓烈。一声喷嚏,花无心一惊,看向了瞪大双眼的男子。“啊——”一声尖叫响起。花无心的手一挥,朱云天昏迷了过去,他的尖叫声却也惊扰到了宫里的侍卫。花无心暗咒了一声便听到了一道冰冷的声音。“你是谁?”花弄情一睁开双眼便看到了站在自己床前的蒙面人,一脸阴沉。听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花无心朝着门外冲去,宫内的侍卫手持着刀剑朝着花无心砍来。

花无心足尖一跃飞身上了屋顶。“竟敢行刺朕。”花弄情一脸愤怒的披上衣衫走出了房间,看着围在自己身边发愣的侍卫,声音冰冷,“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给我追。”“是。”逃离了凤仪宫,花无心发现自己竟然迷了路,多多也真是的,关键时刻给自己掉链子。皇宫内,曲曲折折,复杂无比,不熟悉皇宫的人都难免会迷路,而此刻,还是夜深,这让花无心的离开造成了一定的难度。无心,前面。脑海里,传来多多的声音。花无心闻言朝着前方望去,见院子的周围没有多少侍卫把守,思忖了下朝着那方向而去。

她抬头看了眼殿门外的牌匾,好像写着慈什么宫。听着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花无心顾不得多想便朝着房间里冲去。一进房间,周围黑漆漆的,她皱了皱眉,一脸疑惑,这会是谁的房间。正想着,只觉一股杀气袭来。无心,小心。灵巧的身子一闪,躲过了一击。“你是谁,竟然敢闯哀家的房间。”花无心还没有开口便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传来,她心下一怔,哀家,难道他是?“太后。”明月刚从密室里出来便听到了自己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本以为是刺客,没想到,对方一出声,竟是那么的耳熟。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太后。”见那身影快速的躲了起来,太后危险的咪了咪眼朝着房门外不悦的出声,“发生什么事?”“有刺客行刺陛下,太后你没事。”门外的侍卫没有得到命令不敢进来只能在门外喊着。花无心有些担心,他不会让她们来抓自己吧,若是如此,自己,要先下手为强。她握紧手中的匕首,星眸冰冷一片。“哀家没事,还不快去抓刺客可别让她逃了。”听着门外的脚步声远去,花无心暗暗的松了口气,若是被发现,那也是很麻烦。 “还不出来。

”太后将琉璃灯点燃看着椅后站出来的蒙面女子,声音冷漠。这个人,真的是那个笑容慈祥的太后吗?一脸的冰冷,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杀气,跟记忆里的那个人完全不一样。花无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到底,太后明月是什么人?前世的时候,他是不嫌弃痴傻的自己,今生,他对自己也是极好,而此刻,他却是满脸冰冷杀气,究竟,他是什么样的人?花无心走到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大概看出自己没有杀气,明月没有动手。一时间,房间里,一片诡异的寂静。

“你是谁,为何闯入皇宫?”明月一手伸向了背后,袖子中,一把匕首掉出,在灯下闪烁着寒气,他一脸的威严,黑眸闪烁,似乎正在随时等待着时机。花无心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做法是不是正确,但,她还是伸手将脸上的面纱扯下,看着他一脸的震惊。“是你。”明月怎么也没有想到会看到花无心,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太后请恕罪,无心也是迫不得已。”花无心连忙跪下说道。还没缓过神来便见花无心跪下,明月怔了下连忙伸手将花无心扶了起来,“无心,怎么会是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了?”太后一连串的疑惑让花无心有一瞬间以为她们是失散多时的亲人,若不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早已经死去,她还真以为太后是自己的亲人。

只是,看着他一脸的关切,也不像是装出来的,花无心的心一暖,“太后,求太后救救我的父母,花家一百多口人都是无辜的。”明月自然是清楚花无月是无辜的,只是,她让女皇生了猜疑之心。一旦上位者生了猜忌,那死亡,就是不可避免。见花无心还要跪下,明月连忙扶住她,“好,无心,哀家一定会帮你。”闻言,花无心一脸的感激,看着明月,“多谢太后。”没想到他竟然肯帮助自己,花无心的心里很意外,却也欣喜。明月温柔一笑,拉住花无心的手往一旁坐去,“无心,你先告诉哀家,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窗外,夜色正浓。

房间里,只响起花无心的倾诉声,和明月的叹息。翌日的清晨,太阳刚刚升起,皇宫内,响起了一片惨叫声。“陛下,陛下饶命呀。”“饶命呀陛下。”凤仪宫内,侍卫宫人跪了一地,一个个脸色苍白,神情惶恐,身子抖的如同风中飘絮。地上,一名半露的男人心口破了个大洞,双眼瞪大,满是不敢相信。房间里,充斥着浓烈的血腥气。众人一脸惶恐的低着头,谁也不敢看此刻盛怒中的女皇,她连自己的宠妃都杀了,那么她们的性命,岂不是更危险。“没有抓到刺客。 ”花弄情一脸的阴狠,声音就如同来自地狱的恶灵,令人不寒而栗。

“陛下饶命。”昨夜守卫的众侍卫一个个脸色苍白,眼里满是惊恐。饶命,花弄情低低一笑,听的众人更加的惊恐不已,这身体抖的更厉害。“昨夜的守卫失职,拖出去杀了。”此话一出,凤仪宫内,求饶声,惨叫声四起,女皇却是一脸的冷酷。女皇的头发被刺客剔光,一怒之下,杀了自己的宠妃,将守夜的侍卫都推出去杖毙。一时间,皇宫里,人心惶惶。------------舞会调整好心态,亲们不要抛弃舞呀。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