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区陌言的归来,令人意外……花无心突然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的感觉,对这个男人,自己的心里很复杂,彼此之间隔着条鸿沟,以前不可能,以后,更加的不可能。看着他那一双淡泊的黑眸望在自己的身上又快速的闪开,见他被父母围绕在一起,那双眼里才有了丝丝的暖意。或许,他们早就已经成了两条地平线,再无交集。这个时候,自己还是默默离去比较好,不然,真的会很尴尬。看了区陌言一眼,越过他的身体朝着厅外走去,区陌白一直注意着她,自然没错过她眼底露出的退意,任何人在面对前夫,那感觉总是不自在。

区陌白跟着花无心出了厅,见她停住,一脸担忧的开口,“无心,你还好吗?”“你回去吧。”区陌白刚要开口,却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抿了抿唇,看着她的身影离开了区府,自己,一定要为她做点什么,想着他转身进了厅。跟区陌言的见面,却是无言。花无心深深的叹了口气,仰头望向天,天空仍然是灿烂,心,却是染上了层隐晦。花无心站在飞雨楼的店门前,这酒楼毕竟是大酒楼,区陌白虽然将它包下,但,也只是住几天,这一天的日常饮食,就已经比普通人多出了两倍。

自己,难道还需要一个男人为自己做那么多。她,不该在跟区家有什么关系。心念一定,花无心进了飞雨楼,朝着店掌柜走去。虽然,区陌白是尚书之子,但,他的银子平时进出,都是由侧夫蓝飞雨掌管,毕竟是未出阁的男子,而因为花无心,他已经透支了不少,一千两毕竟不是小数目,可是,为了能让花无心住的好一些,他也就觉得值得了。而当飞雨楼的掌柜找到了他告诉自己花无心他们已经搬了出去,心里便是一惊。她现在是有家归不得,能去哪?在得知花无心曾向飞雨楼掌柜询问了新的住所,花无心离开飞雨楼的第二天之后,区陌白便赶了过来。

从离开了飞雨楼,花无心他们便搬进了一处新宿,将仅有的银两给了店掌柜,才有了这一个地方。房屋虽然简陋了些,但,桌椅皆备,也够大,对住惯了大宅子的他们来说,一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太适应,但,见花无心毫不在意的拿着抹布擦拭桌椅的身影,那种感觉,很是心酸。若是没发生那么多事,无心就算是傻,她也是衣食无忧,而如今。“我们也动手收拾吧。”心疼的看了眼花无心,水千澜朝着一旁的江承雨点头说了声便加入打扫卫生的行列里。

南宫夜本想帮忙,但,怀里的孩子一离开自己就会啼哭,无奈,只能边哄着,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区陌白刚到屋子前,便闻到从屋子里散发出好闻的饭菜香。他迟疑了会,伸手敲响房门,前来开门的正是花无心。屋子被打扫的很整洁,本来,这也是一家被废弃了的宅院,原来的主人还是当地一个有钱人,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全家二十口都吊死在屋子里,死过人的屋子不管有多好,也是不吉利,没人敢住,久而久之,也就被遗忘,但,对这屋子的历史还是知道的人一打听便能打听的出来,区陌白在得知店掌柜竟然将凶宅告诉了花无心,只差没将飞雨楼给拆了。

“可以吃饭了,一起吧。”区陌白的到来,还是让水千澜他们很是喜悦,毕竟,在他们困难的时候拉上一把的人,没有人会不热情招待。院子里,露天摆着一张圆桌,按着顺序坐着水千澜,江承雨,雪鸣凰,南宫夜。多了一个人,就多了双筷子和碗,看着桌子上摆放着的菜肴,虽然简单,但,却散发出很是诱人的香气,令人食指大动,随意的询问,才知道,是那有着仙人之姿的雪鸣凰做出来,真令人惊讶。区陌白安静的坐在花无心的另一侧,看着静静用着膳的他们,想要告诉他们这宅子的真相,不知为何,却是说不出口。

安静的用过膳,其间,花无心一脸的心事重重,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为水千澜,江承雨他们夹菜,但,细心的人,都不难发现花无心眉间的阴郁。因为这宅子死过人,周围也没有多少户人家,这显得宅院很是安静,诡异,不远处,还有一处树林,风吹过的时候,都会发出沙沙声,哪怕现在是白天,他也觉得阴冷不已,阳光的温暖都照不到他的身上。跟着花无心出了屋子,区陌白小心的看了眼周围,犹豫了下还是将这屋子的历史告诉了花无心。“无心,你还是跟我回去吧,这屋子,可是凶宅,住不得的人。

”而且,还有小孩,这样的地方,怎么可以让他们住。区陌白皱着眉头一脸忧虑。闻言,花无心摇了摇头,看着区陌白脸上时不时流露出对这屋子的恐惧,微微一笑的开口,“陌白,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不想欠你。”她也是死过一次的人,对于那些精怪也不觉得恐惧,有时候,人比鬼可怕的多。“无心,你是我选的妻主,夫郎为妻主所做的,都是应该的。”区陌白见她有意无意的跟自己撇清关系,心里就不悦,难道,自己就有那么差吗?为什么她要跟自己计较的那么清楚。

看着那双美眸里的幽怨,花无心就知道他误会了。“陌白,我现在是罪臣之女,跟我在一起,苦的只会是你,而且,我也不符合你选妻的条件。”花无心一脸认真的表明自己的态度,眼前的人对自己的妻主选择条件有多苛刻自己也是有所耳闻,光凭一世一双人,自己就无法满足他。既然无法满足,自己专门能拖着他不放。“无心。”区陌白咬了咬唇,低垂下头,袖下的双拳握的紧了紧,的确,他想嫁的妻主,一辈子就只能爱他一个,他无法接受女人纳夫妾,也不准她们逛青楼,其实,这些,说到底只是一个借口罢了,对他而言,若是找不到心动之人,他会抱着这些遵则孤独过一辈子,而如今,自己已经喜欢了花无心,他更不可能离开。

“我要跟你在一起。”风,吹起,树叶摇曳,斑驳的阳光透过了树叶撒落,点点的光亮照耀在他们的身上,周围,一片寂静。花无心看着他一脸的认真坚定,脑海里,响起了多多的声音。接受他吗?花无心心下怔了怔,看着他那张在阳光照耀下更显俊美的脸,不由的伸出手轻抚上他的脸,将他的头拉下,在他呆滞的目光下印上自己的唇。在区陌白还没从这个短暂的吻里回过味来,花无心已经松开了手。“你已经被我下了烙印,以后,除了我,谁都不能碰你。 ”她的语气霸道充满了占有,区陌白只觉得心里甜甜的,抚唇,看着她,只是笑,很是满足。

多招惹了一个,而且,还是前夫的哥哥,这样的结果,是无心自己也没有预料到,但,既然自己对他也有好感,接受,也不是那么难,只是,该跟家里那几位怎么说呢?送走了区陌白,花无心回了屋子,看着阳光下的房屋,哪怕是白天,仍然透着丝丝阴冷,就连多多在自己住进来的时候也说过,这府里死去的都是冤魂,但,有多多在,它们也不敢乱来。自己竟然要他们住在这样一个地方,真真是失败,一定是以前的日子过的太好,无论遭遇了什么,都有人为自己扛着,头一次深深的觉得,没钱没权,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就比如现在,他们仅有的银子都给了飞雨楼的店掌柜,若是不想办法,就会断水断粮,这种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自己,怎么能让他们受这样的苦,而且,就算大人能吃苦,也要为孩子着想。刚刚才得知澜竟然怀了孩子,还没来得及喜悦,却被雪鸣凰告知很有流产的危险,因为他的身体弱,经不起折腾,她有点后悔,住在这样的地方,可是,他们真的没有银子了。水千澜正洗着碗,身旁一个影子闪过,他怔了下回过头去,便见花无心朝着自己走来。跟着花无心回了房间,水千澜便被拉到了床边坐下,看着花无心,水千澜的脸有些红,“无心,现在可是白天。

”这太羞人了。花无心愣了下,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水千澜红了的脸颊,好一会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不仅一笑,而听到她的笑声,水千澜的脸更红。她看着水千澜晕红的脸颊,这些日子没少折腾,他瘦了不少,下巴也尖了,虽然更加迷人好看,可是,怀孕了的人如果胖不起来,生产的时候更加的危险。花无心心疼的伸手搂住了他,磨蹭着他的脸,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在他的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吻。“无心。”水千澜的声音有些低哑,他伸手搂住了花无心的腰肢,很久没做,身体,经不起撩拨,**,来的又急又快。

接受到他的邀请,花无心微扬起了嘴角,吻上那两片薄薄的唇瓣,压着他,倒向了床铺。纱幔落下,屋外,阳光灿烂。房间里,却是一片春色。激情过后,花无心伸手轻柔的抚着他的小腹,透过多多,感觉到了里面正在孕育的小生命,看着水千澜疲惫的睡了过去,自己真的是把他给累坏了,**来的太快,自己也控制不了,原本还想跟他说孩子的事情。见他睡的那么熟,花无心微微笑了下在他的脸上轻柔的印上了吻,看着自己脖子上挂着的月牙项链,伸手轻轻的摸索着它的冰凉,眸光一转,伸手将链子解开,戴到了水千澜的脖子上,看着白皙的胸膛上,那闪耀着光芒的月牙,依依不舍的在他的唇上落下吻,这才起身。

无论如何,现在,该是她为这个家努力的时候了,为了保护照顾自己爱的人。此刻,夜幕降临。夜黑风高,正是做贼的好时候。待众人都睡了,花无心找来条黑布蒙上脸,足尖一跃,离开了宅院。漆黑的夜空,银月高挂,满天的繁星点点。屋顶上,出现了抹黑影。花无心趴在了屋顶上,想着自己今晚的目标,眸光一闪,朝着一处府邸的方向而去。闲王府房间里的大床上,因为床上的人激烈的运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响。房间里,响起数道娇喘的声音。 花无心掀起着瓦片看着房间里的激烈战况,暗暗咋舌,她怎么觉得,这花莫冰对男人的需求,反而更大了。

真是令人不爽。花无心厌恶的瞪了眼花莫冰,将瓦片放回原位,还是先想想这钱财会放在哪里?花无心皱起了秀眉,思索了番,足尖一跃,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眸光无意间的瞥向了一处,面纱下的嘴角勾起,速度快如风来到了屋顶之上。房间里,灯火摇曳,昏暗的光芒将房间的每一处照亮。风弄雪进了房间,吩咐下人退去,这才脱下了衣服,露出他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双腿,他此刻正要沐浴,不得不说,这凤弄雪真是性感的尤物。 房间门,轻轻的推开,一个人影慢慢的走向凤弄雪。

凤弄雪舒服的泡在了浴桶中,水面漂浮着片片花瓣,一头乌黑的墨发垂落在脑后,他抬起双手捧着水浇到自己的脸上,半边脸颊的刀痕,多少将这美男沐浴图生生的破坏了几分美感。听着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凤弄雪没有回头,嘴角扬起了抹笑,看着那双伸进水里在自己身上挑逗的手,凤弄雪闭上了双眼,很是享受。“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会来。”“怎么会,花莫冰现在正乐着,我怕你寂寞所以来陪陪你。 ”一提起花莫冰,凤弄雪的眼里浮起抹冷意,她想求女皇将区陌白赐给她,没想到,却被女皇呵斥了几句,现在,更是将小馆往府里带,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听闻,花无月被判通敌卖国之罪,就要处死刑,这,是不是你做的。”凤弄雪想起这一事,转头朝着身后的女人看去,声音疑惑。屋顶上,花无心闻言,双眸危险的眯起,看着房间里,那一道身影,有些熟悉。“这,要怪她自己,谁让她占着虎符不交,功高盖主,母皇早就对她动了杀心,本王不过是顺水推舟。 ”花无心听到这里,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前世会被诬陷,惨遭灭族之祸,还有她的份。亏她一直以为,她还是这几个皇女里唯一一个好的,原来,隐藏最深的,最可怕的,竟然是她。

只是,他们什么时候走在一起?“只可惜,花无心死了,这免死金牌,都救不了他们。”花子然的声音满是嘲讽,眼眸阴冷,她曾经派人寻找都没有找到,想来,那免死金牌也跟着花无心的死而消失。但,她那里知道,花无心从小藏东西就最厉害,尤其是免死金牌那么重要,她便藏在了人人都不会想到的床底下的墙壁内。 花子然低头亲上凤弄雪的白皙的肩膀,手就要往下,却被一把抓住。“我累了,你先回去吧。”凤弄雪摇头拒绝。“怎么了?”“你还是先回去吧,若是让人发现,那可就麻烦了。

”花子然眸光暗了几分,声音低沉,“好吧,那我先走,下次再来找你,别忘记你答应过本王的。”“那是自然。”凤弄雪勾了勾嘴角,朝她魅惑一笑,待她满意的离开了房间,脸上的笑容也跟着隐匿嘴角。花无心,为什么一提到花无心自己就失去了以往的兴致。水有些冷了,凤弄雪皱了皱眉从水里起身拿过一旁的衣服披上,正要休息,察觉到身后陌生的气息,他怔了下回过头,还没来得及大叫便被点住了穴,人也跟着被按在床上。 他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面前蒙脸的女人,呜呜的叫。

“不要叫哦,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些什么?”花无心危险的咪起眼,声音在他的耳旁轻柔的响起,却透着浓浓的威胁。凤弄雪被捂着嘴,只能连连的点头,看着嘴上的那只手离开,不知为何,心底有些失落。“你,你是花残心。”凤弄雪认出了花无心的眼睛,还有,她身上独特的味道。花无心眉头微皱,面纱下,嘴角冷冷的勾起,没想到,他竟然认出了自己。见她没有回应,凤弄雪便知道自己猜对了,真的是她,花残心。 “你是来找我的?”凤弄雪一脸雀跃的看着花无心,只要一想到她来找自己,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来。

花无心都不明白他在开心什么,以前自己都没有那么好待遇,现在换个名字,戴着面纱就引起他的好奇了,想到他现在跟花子然在一起,就已经说明这人不是个安分的主,她真的很好奇,前世,他真的会那么老实的跟花莫冰在一起一辈子?而事实上,他们在一起真的没好多久,花无心被灭族之后不到一年,凤弄雪便弃了花莫冰另寻她人。“我,是来偷东西的。 ”花无心冷笑了声,将手伸进他的衣服里,碰触着他的两点,在手里轻揉慢捏,时重时轻,看着他情动,心里的讽刺更浓,这身体还真是敏感,看来,他被调教的很好。

凤弄雪强忍住兴奋,咬了咬下唇,不让自己申吟出声,却还是控制不住的低吟,看着近在咫尺的花残心,若不是被点了穴,他真的很想看她的真面目。她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你,你要什么?”凤弄雪只觉得身体很热,很难受,若不是他不能动,怕此刻他早已将花无心扑到。他一脸渴望的看着花无心,凤眸迷离,双颊酡红,无比的魅惑,就连脸上的那道疤痕,也在此刻被忽略。 花无心伸出手捏住他的下巴,看着他吃痛的皱起眉,心里感到了阵痛快,她微低下头,两人的距离,只是隔了那薄薄的黑布,彼此的气息,近在咫尺。

“是不是我要什么你都会给?”离开了闲王府,花无心背后的包裹满满的,随着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今晚,倒是有点收获,还得到了一些,她以前不知道的黑幕。花无心站在屋顶之上,看着这曼陀罗里最大的地方,皇宫,那个地方,真是可怕,阴谋诡计,层出不穷。从皇权里长大的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因为她们,自己还有她的父母,便是这皇权争夺下的牺牲品,越想越不甘,她的国都灭了,曼陀罗不灭的话,自己心里的恨难平。 无心,灭国的话,百姓也会很惨的。

脑子里,多多的声音响起。闻言,花无心冷冷一笑,改朝换代,这是不可避免的,哪怕是死亡。只是,要让什么人坐上去呢,她可要好好的想想。花无心离开了屋顶,朝着原来返回,刚回到宅院,便看见院子里的上空,漂浮着白色的浮云,花无心皱起眉头,她知道,这些是死在这所宅院里的冤魂,因为亡死,一直围着宅院不愿离去。虽然她不怕鬼,但,她可不愿它们骚扰自己的家人。花无心的身影快速的朝着那白影的方向而去,而那群亡死的鬼魂,也发现了她,一条条白色的影子,朝着花无心飞去。

一时间,鬼哭狼嚎,在黑夜里,更添上了几分的诡异可怖。一张张惨绿的脸,漂浮着的身影,围绕在花无心的身边,因为它们的靠近,花无心才明白,害怕不害怕是另外一回事,自己要不懂的捉鬼驱鬼,想要把它们打跑一点办法都没有,多多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可是,驱逐它们,却没有办法。花无心忍不住的想要咒骂,人倒霉真是连鬼也欺上门。“需要本座的帮忙吗?”身后,一道妖娆的声音响。原本围着花无心的众鬼魂,哀嚎了声竟多了份怯意。见血天出现,群鬼朝后退了几步,花无心疑惑的看着面前一脸怯意的众鬼,想不到,鬼还怕妖狐?这是她太孤陋寡闻了吗?“一群小鬼,胆敢做乱,信不信本座让你们连鬼都做不成。

”血天妖异的红眸闪烁着,一股森冷的寒气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花无心感觉到了一股冷意,抖了抖身体,疑惑的看向一旁的血天,他难不成还会捉鬼?“小主人,你要替我们报仇呀。”众鬼在一瞬间变幻成原来的模样,一个个看起来眉清目秀,比起之前的鬼样,现在的他们好了许多,尤其是出声的那一个中年女子,长得憨厚老实,慈眉善目。她在喊谁?花无心转头看向了血天,见那群鬼对他的恭敬。“你不用看本座,本座不认识这些人,不,这些鬼。 ”血天淡淡的瞥了眼众鬼,声音淡漠。

花无心听言更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在看到她们是在望着自己,眼里更是震惊?“小主人,奴才终于等待你了。”见那出声的女鬼率先跪了下来,其他的鬼也跟着跪下,花无心一脸的呆怔,这,这要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觉得,自己被搞糊涂了?“小主人,是指我吗?”花无心手指了指自己,心里还是很不确定,毕竟,这事,是不是太玄乎了点?为首的女人朝着花无心连磕了好几个响头,一脸的愤慨,“小主人,你要为主人报仇雪恨。 ”所有人都以为她们是自杀,但,她们是被叛徒害死,还被扮作自杀的模样,她们恨哪,没有等到主子,却等到了死神,为了主人的命令,她们死也不离开这个地方,一直一直的等着,终于,老天不负她们,十七年后,她们终于盼来了小主子。

“你们,在等我,主人是谁?”花无心越听越迷糊,为什么,她都没弄明白?为首的女人正要开口,身旁响起了道痛苦的哀嚎。------------谢谢凌墨尘,zuohongxia的礼物么么。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