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听着楼下的喊价声,花无心刚想开口,便听到楼下一阵骚乱,一名身穿淡锦色衣袍的俊美男人大步走了进来……“本殿下出一万两。”男人的声音哄亮,配上他那张俊美出色的容貌,足以吸引无数狂蜂浪蝶。“是二殿下。”鸨母一见是北堂锦,那张肥胖的老脸笑的跟花似的,这北堂锦对红霞的心思,整个艳红阁的人都知道。北堂锦一个飞身,修长的身影来到了台上,一手轻搂住了红霞纤细的柳腰,一脸认真的开口,“本殿下出一万两,还有谁要跟本殿下争。 ”“殿下。

”被他搂在怀里的红霞红着张俏脸,一脸羞涩的看着男子俊美的脸。花无心双手环胸,微咪起眼看着台上相拥的男女,站在一起,的确是很配,男的俊,女的美艳。“三皇兄可是艳红阁的常客,可惜,红霞是青楼出身,想要在一起,也不是那么容易。”身旁,北堂诺的声音轻飘飘的传来。花无心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了台上的北堂锦,谁都知道这北堂锦不受皇帝的宠爱,整日除了逛花楼喝花酒,一无是处,但,就算再怎么不济,他是王爷这个身份是不会改变。 “小侍卫,美人已经心有所属,你该不会是想要去破坏吧。

”北堂诺的声音带着戏腻。花无心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看向了台上的北堂锦,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她转头看向了北堂诺,朝着他微拱了下手,声音淡漠,“今日多谢殿下盛情,时候不早,国师若是没看到奴才,怕是会生气。”“既然如此,那下次,本殿下再去找你。”花无心没有看向他,而是转身朝着门口走去。见他走出了房间,北堂诺站在窗前看着他走下楼,那举步优雅的少年,淡漠的气质,还没有人像他这样吸引自己的目光。 自己,不就是想要证明他的身份,为什么,现在,想法有些改变了。

艳红阁的中央舞台上,老鸨一脸喜滋滋的做下了决定,当红花魁红霞的初夜权便归二殿下北堂锦,今夜过后,这红霞就是王爷的人,而这,也就彻底打消了一些人的念头,毕竟,没有人愿意跟王爷抢女人。自知是争不过王爷的男人们在北堂锦出现后就已经开始抱起其他女人亲亲我我,搂搂抱抱。北堂锦一手搂着红霞,淡漠的看了眼台下的男人们,目光无意间的一瞥,看到了走到门口的背影,就一眼,他的心,猛的一跳。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北堂锦跳下了台朝着门口冲去,看着大街上,已经没有了那道身影,北堂锦的眼里满是失望,他握紧了双拳,无心,你究竟在哪里?二楼之上,看着北堂锦突然间冲了出去,北堂诺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心下有些疑惑了起来,他刚才,是看见了什么吗?在脑海的思索了一番,将北堂锦跟残心联系在了一起,莫非,他们认识?虽然这个皇兄处事低调,流连花楼,但,谁又能知道他的心在想些什么,也许,他跟自己一样,只是为了野心,隐人耳目,若是这样的话,自己,要对这皇兄,多点心了。

一抹幽暗之光从眼底闪过。而花无心出了艳红阁便施展轻功朝着国师府飞速前去,这鬼鲛今天的出现,她不杀她,也只因为是她将自己从湖里救了起来,自己欠她人情。而今,她没有完成任务,阎罗宫主肯定会派其他杀手对付白陌尘,自己身上的巫心毒,还要靠他帮自己解。夜色深沉,国师府,一片寂静。花无心的身影刚出现在院子里,只听,门,吱的一声打开。一袭黑袍的俊美男子坐在了房间里,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花无心,夜下,他的声音清冷无比,似乎还有着隐隐的怒气,“你去哪里了?”他等了她很久。

花无心见他没有事,心下松了口气,便听见他的质问,想到白天的他,努了努嘴,“国师,本姑娘的事还轮不到你管。”白陌尘的身影一闪,一眨眼,便出现在了花无心的面前,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尽是嘲讽,好看的眉蹙起,“你在生本座的气,是不是因为白陌尘说了你。”见花无心不说话,白陌尘便明白自己猜中了。一提起白天的白陌尘,花无心心下觉得不快,她一脸不满的盯着面前的人,“不会做诗是不是很糟糕。”她就是不会诗,谁规定女人就一定会诗的。

闻言,白陌尘脸上的神情微微一愣,失笑出声,见她狠狠的瞪着自己,只能摇头一笑的开口,“我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因为这个,白陌尘爱诗,可是,我爱的是美人。”说到最后一句,白陌尘看向花无心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的深沉。花无心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敷衍她吗?“你就那么在乎吗?”白陌尘的声音有些低沉,她就那么在乎白陌尘的看法吗?花无心微垂下眼帘,皱眉思索,好像,自己,一点都不在乎,会觉得生气,完全是因为觉得自己被看不起,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曼陀罗的二殿下花莫冰,让她觉得不爽。

她摇了下头,白陌尘的嘴角刚扬起抹笑,便见花无心突然抬头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怎么了?”被盯的有些疑惑,白陌尘不仅蹙起眉头。“你会解毒的是不是,我体内的巫心毒,你现在就给我解。”花无心盯着面前的白陌尘,星眸闪过抹幽深,若是让现在的他来帮自己,那么,她就不必一直呆在国师府,也不必去理会他们的斗争。“本宫下的毒,无人可解。”白陌尘楞了下连忙将花无心挡在了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身影。月色下,男人一袭金色锦袍,衣襟和袖口上都是用金线勾勒出一朵朵充满了黑暗神秘的曼陀罗,脸上戴着的金色面具,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你是谁?”白陌尘的眸光冰冷,一脸冷冽,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感觉,就仿佛来自了黑暗,冷酷嗜血。“阎罗门宫主。”阎罗宫主嘴角勾起抹邪肆的笑容,黑眸盯着白陌尘身后的花无心,面具下的神情,阴冷无比。他的世界,不容背叛。花无心被这眼神盯的心里发冷,袖下的双手,握的紧了紧,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找来了。白陌尘眸光锐利,一脸的冷峻,墨发用了根丝带束起,风一吹,发丝微扬,在黑夜下,多了抹邪魅的气息。“阎罗宫主,久仰大名。 ”阎罗门,是朝廷里最头痛的杀手组织,死在他们手里的人,多不胜数。

而被他们盯上的人,也逃不过死亡的命运。院子里的气氛,沉甸甸的如块石头压在心底,夜晚的寒气,也比不过此刻,围绕着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寒气。三人的对峙,一触即发。“残心,背叛本宫主的人,你可知道会有什么下场。”阎罗宫主声音阴冷,那双如墨般的眸子在黑夜里闪过冰冷的杀意。花无心听言,嘴角勾起抹冷笑,她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白陌尘,星眸盯着阎罗宫主,同样的冰冷,“阎罗宫主,我从来就没有说过会效忠于你,也不会,效忠任何人。 ”她只忠于自己,而其他人,不在自己的世界里。

“是吗?”花无心眼里的冰冷,让阎罗勾起了嘴角,露出了森冷的笑,他从袖子里抽出根翠绿色的长笛,递到了嘴边,轻轻的吹响,修长的手指的在上面灵巧的跳跃着,悦耳动人的曲声,无比的动听,而在花无心听来,却如同索命的音符。一声痛苦的哀嚎从花无心的喉咙里压抑的发出。她的身体跌坐到了地上,满头的冷汗,身体在黑夜里发着抖,她死死的咬紧了下唇,眉头紧皱,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被万虫啃咬,痛不能自己。 花无心死死的咬着下唇,脸色苍白,她伸手搂紧了自己的身体,强忍住身体里一阵阵撕裂般的痛苦。

“残心。”白陌尘看着花无心一脸的痛苦,眼里满是焦急,他瞪向了阎罗,朝着他伸出手。他绝对不会让他伤害了残心。阎罗轻松的躲过了一击,眼角瞥了眼满脸痛苦之色的花无心,这,就是背叛他的代价,没有人可以背叛自己。一旦被下了巫心蛊,便一生只能受他控制,对付一些不听话的人,就只有让他们体会一下痛苦,他们才不会有背叛自己的念头。阎罗停止了吹笛,优雅的身形一闪,笛子轻松的挡住了白陌尘的攻击。 他勾唇一笑,声音满是嘲讽,“国师,也不过尔尔。

”闻言,白陌尘危险的咪起了双眸,一脸的冷冽,“是吗,那你大可试试。”话落,出拳更加的犀利。没有了那魔音入耳,花无心只觉得身体里的疼痛好了些许,看着院子里,那两道身影,虽然白陌尘的内力给了自己,可是,他的武功却没有丝毫的减弱,但,阎罗,看他的动作如此的灵活,就知道白陌尘的武功对他没有丝毫的用处,再这样下去,白陌尘是非败不可。花无心咬了咬唇,一抹杀意从眼底略过,与其受其控制,倒不如,搏一搏。 花无心握紧了双拳,猛的朝着阎罗袭去,有了花无心的加入,原本已经开始落入下风的白陌尘出手也快速越渐犀利。

阎罗没想到花无心这个时候还会反抗自己,若是换了其他人,早就已经放弃了反抗,诚服自己。真是一只爪尖锋利的小豹子。阎罗的嘴角勾起抹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笑容,多了点真心。夜色下,三道身影从院子里,一直大到了屋顶,动作极其的快速,若是现在有人看到这一幕,只会觉得眼前只是闪过了几道光。花无心的武功不弱,轻功也是绝顶,再加上身上有了白陌尘十多年的内力,跟阎罗打起来,虽没占什么便宜,却也是不分上下,她现在,绝对不会给他机会吹笛,她要将那笛子毁灭。

想到这,花无心眸光冰冷的盯向了阎罗手中的竹笛,伸手猛的朝他手中的竹笛攻去,而阎罗也察觉到了花无心的意图,一边与白陌尘交手,手中的竹笛挥向了花无心的心口,将她击飞了出去。花无心受这一击,强忍住疼痛,身形一转,一脚踢向了屋顶上的瓦片,直击阎罗。一块块的瓦片朝着阎罗飞去,躲闪间,手里的竹笛被一旁伺机而动的白陌尘抢过,而自己的脖子也被飞来的瓦片划了一道小口子。血丝,顺着白皙的脖颈滴落。“还不错。”阎罗见竹笛被抢,不但不在意,嘴角的弧度反而上扬了几分,他伸手轻抚向了脖颈,看着手里的鲜红,伸出舌头轻舔,动作邪魅无比。

花无心的身影傲然的站在了屋顶之上,一头乌黑的墨发在打斗间散落在肩,绝美的脸上一片淡漠,如星般的眸子里尽是冰冷。“阎罗,我是不会做你的手下,你死了这条心吧。”风,轻轻的吹拂,墨发轻扬,衣诀飘起,月色下,她就如同坠入了地狱的天使,美丽,却又透着神秘的黑暗。做他的属下就有那么差吗?阎罗的眼里闪过抹幽光,低低一笑看向了花无心,“残心,你以为,他真的能够救你吗,他也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巫心毒,除了我,世间无人能解。

”话落,金色的身影,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除了这一地的碎瓦,一切,平静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花无心的眸光暗沉,身形一跃,落到了地面上,看着来到身旁的白陌尘,伸手夺过他手里德竹笛,想到他用这个来控制自己,花无心只觉得心里一阵愤怒。啪的一声,竹笛断成了两截,她将它扔在了地上,转头看向了白陌尘,一脸急切,“你会为我解毒的是吗?”她不容许别人控制自己,更不愿意被人利用,就算利用,也要自己心甘情愿。白陌尘看着花无心一脸的急切,他现在,才知道她中了巫心毒,可是…他的眼里有着深深的歉意,“残心,他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白陌尘骗了她,他真的,不会解这种毒。这一句话,无疑是将花无心心里残留的一点希望打碎,她猛的伸手掐住了白陌尘的脖子,星眸里尽是怒气,“你再说一遍。”她一脸的愤怒,她不敢相信,那有着仙人外表,人人尊敬的国师,会欺骗自己。白陌尘知道她的失望,可是,他不想骗她,在见到她的痛苦之后,他不能帮那个白陌尘撒谎。“巫心毒,其实,是一种蛊毒,中了此蛊,想要解毒,就只能让下蛊之人喂其鲜血,在交合的瞬间,将体内的蛊虫引出。

”白陌尘的声音有些艰难,眼里却是痛苦,他知道,自己一说出这话,只会让她,更加的绝望。花无心的手,一松,脸色更加的惨白,本以为,自己看到了希望,原来,自己却被他利用,是她太天真了。“除此之外,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她不相信,不相信自己连一条活路都没有,她不相信。花无心握紧了双拳,眼里尽是不甘。白陌尘看着花无心,许久,轻轻一叹,他毕竟跟白陌尘同用一个身体,他的想法,虽然一直被压抑着,可是,自己却是知道的清楚。 “还有一个办法。

”白陌尘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闻言,花无心一怔,看向了白陌尘,死寂的眸子瞬间重获光亮。看着这样的人儿,白陌尘,又怎么舍得她出事。“将你体内的蛊毒,过继到我的身上。”只有这样,她才有一线生机。花无心楞住,看着面前的白陌尘,眼里,满是惊讶?“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白陌尘微微一笑,一脸的认真,看着花无心一脸的惊讶,伸手轻抚向她绝美的脸,声音轻柔的开口,“我说过,我会将命交给你,这句话,是真的。 ”他不想她为此恨上了那个白陌尘,因为,他早就已经决定,将命给她。

“不必了,我自己会想办法。”久久的,花无心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她转头,飞身离去。白陌尘想要开口,看着花无心消失在黑夜的身影,眼眸微暗,人也跟着追了上去。飞也似的离开了国师府,花无心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来到了一处屋顶之上,花无心的手里,已经多了一壶酒,她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喝酒,可是,喝酒,能让她的心情好上许多。明明她不在乎任何人,可是,为什么,只是听到这一句话,她就迟疑了呢?在阎罗宫里,充满了杀戮,在哪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为了生存,每个人都将自己心底的善良剔除,只因,善良的人,都是活不长久。

她在阎罗宫的十多天里,这样的事情,她见过了许多,一对姐妹,在面对野兽的时候,妹妹挡在了姐姐的面前,保护她的姐姐,她没有被野兽杀死,却被自己的姐姐刺了一刀。人性,在生死存亡的面前,什么都可以抛弃,亲情,爱情,都算不了什么。花无心撕开酒壶上贴着的红纸,仰头,饮了一口,酒的辛辣直呛口腔,而她还嫌不够,一手撑起了酒底,将酒朝着自己的脸上倒去,晶莹的液体,如同眼泪般,顺着脸颊滑落。不远处,一抹身影紧紧的跟随着,看着自顾饮酒的人,一脸的忧伤。

夜,万籁俱寂。明月悬挂天际,满天的繁星下,两人成影,却是各自悲伤。风的吹拂,带来一阵阵冷意。花无心摇了摇手中的酒壶,空了,便随手一扔,发出啪的声音响。这一声响,惊醒了府邸里的人。看着府邸的房间亮了起来,听着脚步声朝着她所在的方向跑来,花无心一脸不在意的笑了笑。“你是什么人?”火光照耀,一群侍卫打扮的男子出现在了院子中,一脸戒备的盯着站在屋顶上的花无心。“我是什么人关你们什么事。”听到这声音,众侍卫疑惑的看了眼对方,这是个姑娘。

“这是二殿下府邸,劝你最好离去。”一名还挺好心的侍卫劝道。闻言,花无心的眉头一挑,看了眼四周,嘴角勾起抹笑,原来,这是二殿下的府邸,还真是巧。“若我说不呢。”想到了那个在青楼里寻欢作乐的人,花无心的眼里没有一丝的暖意,声音微沉带着丝嘲讽。闻言,众侍卫皆是一怔,似乎没预料到她的回答。花无心的身形一跃,出现在院子里,一双冷漠的星眸扫了众侍卫一眼,她现在的心情,很不爽,而这些人,碍到她了。“姑娘,你若不离开可别怪我们了。

”一名为首的侍卫就要伸手拔剑,一脸的警告。“动手吧。”花无心看了他们一眼,一脸的淡漠。“上。”为首的侍卫朝着身旁的人示意了眼,拔出剑朝着花无心冲了过去。花无心的眸光淡淡,这些人,太弱。轻松的躲过了一剑,花无心的嘴角扬起抹冷笑。听着远处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白陌尘皱起了眉头,刚要上前,像想到什么,连忙撕下自己的衣袍一角,快速的遮住脸。轻轻松松的将一干侍卫解决,花无心看了眼地上的侍卫,拍了拍手,这火发泄了出来,心情也好了许多,若是在阎罗宫,这些人,就不是被自己揍那么简单。

想着,她转身正要离开,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这是怎么一回事?”北堂锦听到声音走了过来便发现院子里的侍卫倒了一地,他皱起眉头声音冷冽。一名侍卫青着张脸从地上爬了起身,颤抖着手指向了花无心,“殿下,你快走,有刺客。”闻言,北堂锦看向了院子里站着的身影,只见她一头墨发轻扬,心下一怔,这身影,怎么那么像是无心。花无心神情淡漠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足尖一点,飞身上了屋顶,便听到身后一道声音响。“无心。”花无心没有回头,而这一眼,对北堂锦来说已经够了。

北堂锦的心满是激动,是她,真的是无心,失踪了近一个多月的人,就在眼前,见她要走,心一急,连忙施展轻功追上。白陌尘本想无声无息带走花无心,没想到,北堂锦却跟在了身后,他的眸光一转,决定跟在他们的后面。而花无心,见那北堂锦竟然追了上来,心下冷哼,她的轻功,还没有人能够追得上,想着,动作越发的快速,一个眨眼间,她的身影在屋顶上消失。北堂锦一路紧追着,看着四周,没了花无心的身影,脸上的神情一怔,明明她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还是把她给丢了。

“无心。”北堂锦一脸的痛苦,声音在黑夜里悲伤的响起。白陌尘跟在了北堂锦的身后,听到他喊着的名字,微蹙起了好看的眉头,无心,是谁?想到了残心,他是认错人了吗?他看向了北堂锦,这个不受宠的皇子,是不是真如自己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而此刻,花无心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大街上,深夜,街上的行人不多,周围,一片寂静。花无心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她现在是在哪?察觉到自己竟然迷路了,不仅皱起了眉头。漫无目的的走着,花无心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回国师府,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她的眉头就皱的跟堆小山似的。

白陌尘,自己本来是要杀他的,而现在,她却不想让他死了,可是,自己,也不想回到阎罗宫,那里,是她一生中最不愿去回忆的噩梦,只要记起,似乎还能闻到那股浓郁的血腥味,脑海里浮起满地的死尸,在那里,人性的黑暗,丑陋,暴露无遗。想到在阎罗宫里德一切,花无心伸手揉了揉额,还是找个地方喝酒吧。她有些烦躁的甩了甩头,漫不经心的想着。“没想到,这里还有小馆,长得真俊。”面前,一道女声兴奋的传来。花无心楞了下抬眸往声音的方向望去,便见一名身穿华丽的女人两手搂着名俊美的男子从一家店里走了出来。

在看清那人,花无心微蹙起眉,那个人,不正是花莫冰。她怎么会在这里?见她对着男人搂搂抱抱,心下疑惑,这女人,不是对白陌尘有意思,这会,竟然抱着其他男人,不过,北堂国也会有伶人馆吗?花无心疑惑的皱了皱眉,正思索间,花莫冰搂着两名男子就要坐上马车。杀气。杀手,对周围的一切很灵敏,感觉到了那股杀气,花无心一脸的戒备,但,她知道,那不是针对自己而来。只听,嗖的一声响,伴随着重物落地。正开心跟男人调笑着的花莫冰一惊,满脸错愕的看着脑袋被箭刺穿的车夫,惊恐的瞪大双眼。

“救命,死人了。”两小馆见死了人,吓的大声尖叫,一边推开花莫冰,人也朝着店里面跑,没跑几步,又是两声嗖嗖的声音响,两名小馆当场死亡。花无心看着眼前这一幕,双眼一凛,一脸戒备的看向了周围,这花莫冰是曼陀罗派来的使者,也是王爷,若是在北堂里遇刺,那么,这两国表面上的和平,就会被打破。要不要插手呢?自己可没有那么好心。想着,她决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正欲转身,一支不知好歹的箭朝着她的方向射来,险险的划破她的脸。 花无心的双眼危险的眯起,盯向了屋顶,那个不长眼的。

花莫冰一脸惊恐的看着原本是娇滴滴的美男此刻成了冰冷的尸体,心里满是恐惧,她看了眼地上的三具尸体,连滚带爬的想找个地方躲避,看着一支箭射到了自己的面前,躲慢一点就刺穿自己的脑袋,她更是恐惧,她还年轻,还不想死。她看着马车,一喜,躲在里面,一定安全的多,想着,她就要朝着马车底下爬去,正在这时,几支箭,划破了夜,朝着她呼啸而去。花莫冰瞪大着双眼,一脸惊恐的看着,等着自己成箭靶子,猛的,面前出现了一抹身影,是个女人。

花无心挡在了花莫冰的身前,伸出手握住了箭,看着更多的箭朝着她的方向射来,花无心声音冰冷的开口,“还不快躲起来。”花莫冰闻言,也顾不得看清眼前人,连忙爬到了马车底下,身体徐徐发着抖。夜色下,箭就如同雨点一样,朝着花无心射来,若一个不小心随时有成箭猪的危险。花无心的身影很灵活,如同在黑夜里漫步的精灵,优雅的旋转,一支支箭被她击飞。屋顶上的一名弓箭手看到这一幕,心知今晚是完成不了任务,眼一凛,手一抬,“撤。 ”见屋顶上的那些人想要撤退,花无心勾唇冷笑扔去手中的长箭,只听啊的惨叫声,重物落地,伤了她的人,想走,没有那么容易。

花无心慢慢的朝着马车走去,看着底下的人冷冷的开口,“可以出来了。”一国王爷躲在马车底下,也有够丢人的。原本躲在马车底下的花莫冰,听言,见没有危险,这才慢慢的爬了出来。“多谢姑娘相救。”她一脸的感激,自己还没有玩转天下美男,若是这样死了,那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重新穿越。“不用。”花无心声音淡漠,她本来是打算见死不救的,毕竟,那跟自己无关,只是,那有前提,别惹到她。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花莫冰一脸怔住,在看清面前那张熟悉的脸,双眼猛的睁大,失声喊道“花无心,你还没死。

”闻言,花无心的脸色有些不悦的沉了下去,“你死本姑娘都没死。”这话堵的花莫冰哑口无言,她楞了好久,才开口,“花无心,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你怎么没死?”那郡王都为她举行了衣冠冢,对曼陀罗里的人而言,花无心已经等同一个死人。花无心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花莫冰,花无心究竟是谁,她怎么一提起这个名字,眼里满是厌恶?“花无心,是谁?”花无心不仅疑惑的开口。 这下,花莫冰是彻底的楞住了,看着明明是花无心的脸,可是,却不同花无心的傻气,反而,一脸的冷酷。

想到在那么多箭下如水般自如的人,花莫冰这一刻,也不确定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花无心,那个傻子。花无心见她直愣愣的瞪着自己,本来就对她没有什么好感,此刻,她也没有什么耐心留下,便转身就要离开。见她要走,花莫冰回过神来连忙伸手拦住了她,看着那双锐利冰冷的星眸,莫名的,心里打了个寒颤,她一脸小心翼翼,“你,真的不是花无心吗?”“残心,我的名字,残心。 ”花无心的声音冰冷,对她的行为感到非常不悦。被她瞪的脸上直冒冷汗,花莫冰一脸干笑的扯了扯嘴角,“残心姑娘,可,可不可以送本王一程。

”她都快吓死了,来北堂才不到两天就有人要杀了自己,她吓都吓坏了。花无心听言双手环胸,一双眼锐利的打量了她一番,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本姑娘为什么要送你,有什么好处。”这下,花莫冰可以确定,这个人肯定不是花无心,那个傻子,才不会有这样的态度。“本王,本王可以付你银子,一千两够不够。 ”花莫冰一脸的低声下气,在没有安全回府之前,她是缠定这个女人了。花无心看了她一眼,眼眸一转,转身,向前走去,走没几步,她停了下来,看着花莫冰还傻站着,声音有些不悦,“王爷,你还站着做什么,走呀。

”花莫冰楞了下回过神来应了声,一边躲过地上的长箭,一边追了上去。而此刻,一处院子里,一名黑衣人放飞了手中的鸽子,转身,消失在夜间。天,蒙蒙亮。房间里,黑暗散去,金黄色的阳光笼罩着大地。“你真的不是花无心?”房间里,花莫冰问了第一千零一次的问题。 花无心的神色很不耐烦,看着问了自己一路,而现在,还是很不相信的花莫冰,第一千零二次回答,“本姑娘残心,明白吗?”自己只要告诉她这个名字,而其他的,跟她又不熟,为什么要回答。

见她老是问这个问题,花无心挑了挑眉,反倒一脸疑惑,“那个花无心是什么人?”她想起北堂锦似乎也提到了这个名字。闻言,花莫冰的眸光闪了闪,看着花无心一脸疑惑,还是想再试探一番,“你以前,是不是忘记过什么?”花无心一脸的淡漠,心下却是一怔,她的确,忘记了一些过去的事,但,看着一脸急切的花莫冰,不知为何,她摇了摇头,“我就是我。 ”见她一脸的淡漠,这女人跟花无心给她的感觉差别太大,也许,只是人有相似。“王爷,残心该离开了。

”不想再留下,花无心站了起身,反正,也送她回来,银票自己也拿到了,自己有必要还留下来被当犯人询问。已经在心里确定她不是花无心那个傻子的花莫冰连忙出声挽留,“残心姑娘,你都累了一夜了,不如,就留在这里住下吧。”这云苑,是招待他国的使者,而花无心,若不是花莫冰所带进来,她是进不来这里。“不必了。”花无心淡漠的瞥了她一眼,打开门,离开房间。 花莫冰连忙跟了出去,看着花无心离开的身影,眉头疑惑的皱了皱,她,真的不是花无心,可是,真的好像,这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像的人?她摇了摇头,将心底的困惑挥去,她现在,还是去找个美男来压压惊,昨夜的事情,实在是太恐怖了。

离开了云苑,花无心一脸的疑惑,到底,是什么人要杀花莫冰?她一脸的思索,身影在阳光下,快速的在屋顶之上跳跃着,动作之快,如同一阵风,她一边寻找着,最后还是凭着依稀的记忆,终于找到了国师府。 一进院子,便看到了那抹身影,见他一袭雪白的锦袍,墨发束起,俊美而淡漠的五官,挺拔如松的身姿,站立着,等待。花无心的眸子沉了沉,唇抿了抿,尽管,他是想利用自己,可是,自己却也没法真的怨恨他。为什么会这样?她想不通?“回来了。

”白陌尘微勾起嘴角,转身看向了出现在身后的绝色女子。看着他,他等了很久吗?想问,却没有问。花无心点了点头。见她身上散发出的酒香气,白陌尘只是轻皱了皱眉头,“本座让下人准备水给你沐浴。 ”话落,他就要离开,走了几步却停下,“皇上有召见,待会随本座一同进宫。”闻言,花无心一脸的不愿,想到了上次在皇宫里遇见的刁蛮公主,心里就觉得厌倦。谢谢猫小崽的礼物。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