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是夜,江承雨,寒澈影已经睡下,花无心却是了无睡意,明日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心里有些不舍,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多少还是有些留恋……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院子里,白虎,灰狼黑豹无比忠诚的守在了竹屋的门口。月,悬挂在天际,漆黑的夜空下,繁星点点,如同一颗颗闪耀的宝石,发出迷人的光芒。耳边,一阵清风吹拂,带来一丝凉爽。花无心仰起头看着夜空那一轮皎洁的圆月,想到了父母,嘴角微微的勾起,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无心,那么晚了怎么不睡。

”身后,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花无心回过头看着朝自己走来的雪鸣凰,月光下,一袭雪白长衫的雪鸣凰如同从月光中诞生的精灵,俊美不凡,脱俗出尘。每次看他都会被惊艳一次,他跟君焕风,在相貌上真的是不分上下。“睡不着。”雪鸣凰微微一笑,眼里有着浅浅的忧伤。她明天就要走了,让自己怎么还能睡的着。花无心点了点头。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陪我去一个地方吧。”半响,花无心打破了沉默。明月当空,两道身影漫步走在满是星辰的夜下,一路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响。

来到林间,借着月光的银辉,他们来到了一处小小的坟墓前停下,花无心看着面前的坟墓,这是自己为那孩子做的衣冠冢,若不是这个孩子的牺牲,她今天还会继续受到蛊毒的侵害,自己的重生,也是因为这个孩子。她蹲下身子,轻轻的抚摸着那一堆土,脸上的神情满是悲伤,她的孩子,自己连见她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无心,别伤心了。”雪鸣凰的声音在身旁轻柔的响起,虽然,这样的安慰很无力,但,他不想看到她难过的样子,因为,那会让自己的心也跟着难过。

“真想是一场梦。”花无心微微的闭起了眸子睁开看着那一堆土,想到这几个月来,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梦,醒了,才发现什么都没有。“是呀。”这五个多月来的相处,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个梦,但,梦再美,也都会有醒的一天。雪鸣凰眸光忧伤的看着那堆小小的坟墓,想到那个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杀的,但,自己也是看着她,变成了血汤,那个种滋味,真的是很复杂,毕竟,只是一个五月大的婴儿。可是,他没得选择,自己无法再看着她痛苦下去。 这,对那孩子,其实也是一种解脱,就算能挨到十个月才生产,也很难说那孩子有无心那么好运活到十多岁,更何况,她还是早产,早晚,也都会死。

她的死,也等于是成全了无心的重生,真正的重生,以后,她都不会再受到蛊毒的折磨,但,也表示,自己,再也没有借口可以呆在她的身边。越想,心口越痛,他一手抚上了心脏,眼里,满是悲伤。花无心一个转头便看见他一脸痛苦的捂着心口,当下有些担忧的开口,“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不,没什么。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却还是朝着花无心微笑,所幸,黑夜下看的不真切。听他怎么说,花无心也就放心了,毕竟他自己都是个大夫,都能够照顾自己。

“明天,你就要离开了。”久久的,雪鸣凰的声音在黑夜里幽幽的响起。闻言,花无心点了点头,她抬头看向了天空那一轮圆月,自己离开家那么久,他们一定很想自己吧。“我给你的笛子还带在身上吗?”花无心楞了下,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见他伸出白皙的手掌,她从怀里掏出笛子放在他的手心里,他这是想要回去吗?雪鸣凰心里有些意外,握着还有着她体温的竹笛,他没想到她一直随身携带着,这让他的心,感到了愉悦。 他看着花无心,勾起嘴角,在她疑惑的目光下开口,“我教你吹吧。

”花无心听言又是一怔,顿时有些明白了,便点了点头。夜色下,两人席地而坐,而这一夜,悠扬而动人的笛声在林间久久的挥之不去。月下,一抹黑色的身影看着这一幕,眸光暗沉。听着从林间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黑衣人的面具下眉头皱起,最后看了眼花无心便消失在黑暗里。笛声听下,花无心微微咪起眼睛望去,便见从黑夜里,走出一抹火红的身影,那一袭大红衣袍,如同黑夜中燃烧着的火焰,想让人忽略都难。 君焕风,他还没走呀。“你还没有走呀?”花无心从地上站了起身,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给他。

这人不是来去如风吗,她还以为被她揍了一拳之后他就消失了。见花无心那么的冷淡,君焕风也不在意,他若有若无的瞥了眼雪鸣凰,从身后拿出一樽酒壶摇了摇,勾唇魅惑一笑,“我明天就要走了,就当为我送行吧。”花无心皱了下眉头,抿唇不语,倒是一旁的雪鸣凰开了口,“那就喝一杯吧。”见雪鸣凰都开口了,花无心虽然不悦君焕风的出现,也没有在说些什么。 “没有酒杯怎么喝。”花无心的话音刚落,君焕风伸出五指,三只玉瓷酒杯稳稳的出现在他手指缝隙间,见状,她咪起了眸子,心下了然。

敢情他是早有准备。“只有一壶够喝吗?”看着他手中的酒壶,花无心挑了挑眉开口。闻言,君焕风笑了笑,抬起手拍了拍,便有黑衣人为他拿来两樽酒壶。“喝不够,还可以再拿。”君焕风看向花无心,笑的迷人。花无心撇了下嘴拿起一樽酒壶,不由的想起那一次他带自己夜入皇宫酒窖里盗酒喝,那时候,自己心里,其实是喜欢他的。 想到这,她的眸光暗了暗,一手掀掉上面的红纸,仰头就是一口,酒的辛辣直呛入喉咙,花无心喝的太猛,一时间,被呛的咳嗽了起来,身后,两只手轻拍了拍她的背脊。

缓过来的花无心不由的一楞,她看向了雪鸣凰,而他已经收回手,神情仍然一如既往的清冷。“小心点喝,要没人跟你抢。”君焕风的声音很温柔,虽然是责备。“不要你管,喝不喝。”花无心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摇了摇手中的酒壶。“当然。”君焕风微扬起嘴角,手撑着壶底,仰头喝下。 看了他一眼,花无心转头看向坐在自己另一侧的雪鸣凰,见他酒壶上的红纸都纹丝未动,挑了挑眉。“鸣凰,你怎么不喝?”听到她喊雪鸣凰的名字那么亲密,而自己却是连名带姓,君焕风的心底有着不满,他一脸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雪鸣凰,“是呀,怎么不喝。

”自己可是知道,他一喝醉,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雪鸣凰微蹙起眉,眸光冷冷的瞥了眼君焕风,犹豫看着手中的酒壶,感觉手中的温度都热了起来,让他有种将酒壶丢了的冲动。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能沾酒。 而花无心见他死盯着酒壶,疑惑的皱了下眉,将手中的酒壶递到他的面前,“喝一口吧。”“无心。”雪鸣凰怔了下,他看向了花无心递过来的酒壶,好看的眉头的皱了下,强忍住心底的眩晕,光是闻到酒味他都觉得自己快醉了。“是男人就喝。”君焕风继续挑衅。

闻言,雪鸣凰心里暗暗气闷着,却不接话,他知道他在使激将法,但,这对他没用。但,他错了,对他没用,可是花无心却不是那么认为。“鸣凰,喝给他看。”这君焕风实在可恶,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她将酒壶递到他的嘴边让他喝下。 不就是酒吗?她认识了雪鸣凰那么久,都还没有看过他喝过酒呢。雪鸣凰闻到酒味袭进了口腔,惊的瞪大眼想要开口,更多的液体直入喉咙,到最后,不用花无心喂,自己双手捧着酒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没一会,一樽酒壶见了底,见他喝的那么快,花无心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将未打开的酒壶掀开,递到了他的面前。

雪鸣凰再次接过,仰头喝下,很快,酒壶再次见了底。这次,花无心真的是吃惊了,她一脸惊讶的看向了雪鸣凰,见他的神色如常,没想到他那么能喝。 “你等着看吧。”耳边温热的声音传来,花无心楞了下转头看了眼似笑非笑的君焕风,刚想说些什么,便见一旁的雪鸣凰样子有些不对劲了起来。“好热。”雪鸣凰难受的皱起眉,手也胡乱的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微红的脸颊,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迷人。“鸣凰,你还好吧。”见他这样,肯定是醉了。花无心有些懊恼了起来,自己不应该让他喝的。

雪鸣凰抬起那双迷迷蒙蒙的眼睛望着花无心,只是一个劲的喊热,见状,花无心有些担忧的皱起眉头将他从地上扶起,“我带你回去吧。 ”身后,君焕风看着花无心扶着雪鸣凰的身影离开,邪魅一笑,眼里含着不明的意味。一路扶着雪鸣凰回了竹屋,刚一进屋,门口的白虎,灰狼黑豹想闻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味道,一下子全躲在了角落里,那模样,想是受了惊的小可怜,怎么也不像是猛兽。花无心也没有在意那几头猛兽的怪异,而是扶着雪鸣凰朝着他的房间走去。

这几个月来,她跟承雨他们住在了这里,占了他的地方,而他便只睡在拥挤了一点的书房里,她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书架上放满了医书,扶着雪鸣凰走向了那一张木质的床上,刚要将他放平,原本还晕晕乎乎的雪鸣凰却猛的睁开眼,死死的盯着她。 花无心扶着他的动作一顿,一脸怔楞的看着面前的雪鸣凰,见他死死的盯着自己,心下困惑不已,他是怎么了?“雪鸣凰,你还好吧?”他的样子,真的是,很奇怪。她的话刚一落,身体猛的一僵。她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微楞的张开唇,一条笨挫的舌头伸进嘴里,带着浓烈的酒香气。

花无心回过神来连忙将他推开,皱眉疑惑的开口,“雪鸣凰,你喝醉了。”这个人,真的是雪鸣凰吗?那么主动?“花,花无心,我喜欢你,很喜欢。”雪鸣凰的脸颊酡红,双眼迷离,他的两只手紧紧的握住了花无心的肩膀,一脸认真的开口。 闻言,花无心呆住,一脸的惊异,他在说些什么?没有听到花无心的回答,雪鸣凰的心慌了,他握着她肩膀的力道更用力了几分,肩上的痛楚也让花无心深觉得此刻不是梦。“无心,我喜欢你,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对你很有好感。

”雪鸣凰似乎怕她不相信自己,更加坚定的开口。花无心楞了楞,这,是酒后胡言吗?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他会喜欢自己。毕竟,他是那么的出色,宛若仙人般高不可攀。“你喝醉了。”花无心无声轻叹,伸手就要扯下肩膀上的手,身子猛的一个反转,她怔了下才发现自己被他压在了身下。 “我没有喝醉,我喜欢你,很喜欢。”雪鸣凰像个孩子一样的大声喊,那一贯清冷的脸上没有平时的疏离,反而有种别扭的可爱。这两种反差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这刺激可不是普通的大。

以致花无心忘记了挣扎而是怔怔的看着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雪鸣凰。以前的他,清冷而疏离,只是,对相处久了的人才会有一些人味,而现在,却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可爱却迷人。这个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雪鸣凰,怎么反差那么大。想着,唇上的柔软袭来,她怔怔的看着笨挫的吻着自己的雪鸣凰,眨了眨眼。 “喜欢,喜欢你。”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爱意,雪鸣凰的身子一歪,倒在了她的身边。花无心怔怔的看着床板,听着身边传来细微的声响,她支起手坐起身看着床上如仙人般的俊美男子。

他,喜欢自己?是真的吗?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他对自己的无微不至,她第一次怀孕,身体有些接受不了,他会在深夜为自己研究药草,让自己不那么难过,她怀孕之后非常挑食,他所做的饭菜,几乎天天变个样来满足自己。她有了身子,睡不得竹床,他会将床铺的柔软,所有他们没有想到的,他都为自己想到了,甚至更多。 只是自己,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喜欢自己,是自己的情感太迟钝,还是他隐藏的太好,以致自己什么都没有觉察出来。花无心眸光深深的看着雪鸣凰,心里满是复杂,他喜欢自己,那她呢,喜欢吗?第一次见他,是惊艳,因为她从没见过像他那么俊美脱俗的男人,他的气质,令人见了忘俗,想不被吸引都难。

可是,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他就像天上的那一轮月光,只能仰望,却不能触摸。而如今,他却跟自己说喜欢,自己心里想不震惊都难。她轻轻叹了口气,起身,若是他明早醒了,可能,会后悔自己说的吧。 一个喝醉了的人说的话,自己,还是不要相信的好。花无心将一旁的被褥盖在雪鸣凰的身子,看了眼睡着的他,转身,走出了房间。一出竹屋门,一抹火红色的身影站在了院子里,那目光,似乎有着忧伤。花无心楞了下,他怎么会在这里?站了多久?心里一连串疑问,花无心微皱了下眉朝着他走去。

听到了脚步声,君焕风转过头来在看到花无心的时候眼神微微窒了下,她怎么那么快就出来,她,没要了雪鸣凰吗?“你怎么出来了?”自己可是做了很大的让步,雪鸣凰那个笨蛋,到底都在做什么?“他都醉了。 ”花无心一脸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过,想到之前雪鸣凰的样子,心下微微一动。闻言,君焕风微挑了下眉,他当然知道,那个人根本不能沾酒,一喝醉,他就会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以前,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一喝酒,就会抱着人乱亲。虽然没被他亲到,但那以后,自己也绝不跟他喝酒。

而他也知道自己喝酒之后会犯糊涂,便从此不沾酒。自己上次跟他喝酒,还是他喝酒,而他喝茶。“明天,我就走了。”花无心微垂下眼帘,她看着君焕风那张倾世的脸,问出一直以来都想问的问题,“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对你的来历都不知道,除了你的名字,还有你是幽冥宫的宫主,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那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幽冥宫的宫主现在是你。”君焕风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凤眸里有着隐隐的暗芒,“而其他的,以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不是告诉她的时机。

“为什么?”他来去如风,而自己对他的了解竟是少的可怜,而自己的一切,却是被他了解透彻,这算什么?见她一脸的追问,君焕风突然笑了,笑的魅惑而倾城,在花无心惊讶的目光下,缓缓的,一字一句无比认真的开口,“若是你做了我的新娘,我会告诉你。”话落,红色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漫漫的黑夜里,让花无心一个人站在院子中,看着他离去。 这算是什么答案?想到他走时在自己唇上亲了下,花无心微咪起眼,仰头看着无边的黑夜,久久的,不曾离起。

而她所不知的是,一处房间里,站着一抹白衣身影,正看着她,眼里,有着忧伤。翌日的清晨,竹屋门前停放了辆马车。在这里生活了五个多月,要离开,心里很是不舍。院子里,江承雨,寒澈影跟着白虎它们告别,而花无心,看着雪鸣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今日依然一袭白衣,翩翩如仙。昨夜的一切,对他们而言,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花无心却无法再单纯的将他当做了朋友,只是,澜还没有找到,她暂时也不会去想太多。 就当做是一场梦。醒了就散。

“雪大哥,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江承雨来到了花无心面前看着雪鸣凰,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他真舍不得他。闻言,雪鸣凰摇了摇头,“这里是我的家,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你们保重。”他的目光落在花无心身上要快速的离开,仿佛没有看向她一样。江承雨还想说些什么,便听到了寒澈影的催促,他看了看花无心,又望了眼雪鸣凰,眸光闪了闪,转身出了竹屋。“鸣凰,保重。”花无心张了张唇,吐出一句,垂下眼帘,转身,跟上了江承雨的脚步。 “保重。”他跟出了竹屋,看着花无心坐上了马车,雪鸣凰的心里满是苦涩,他握紧了双拳,眸光满是忧伤,在心里默念了声,我喜欢你无心,是真的。

------------国庆节快乐,亲们有票的投票,有钻投钻O(n_n)O~,新的一月开始,舞不想那几栏都是零,╭(╯3╰)╮请牢记:gread.guanhuaju.com。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