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傻妻训夫全文阅读 > 番外也是正文 最终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轻舞旋风 书名:重生之傻妻训夫

“哥哥,你去哪了?”南宫夜一进房间,便听到南宫玉的质问……他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对这个弟弟已经无话可说,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此刻,他连笑容都懒的装,不笑的脸看起来是那么的冷漠。见他理都不理自己,南宫玉心里更加的不满,那张精致的脸此刻有些扭曲,从小到大,自己无论要什么从没有得不到过,但,因为南宫夜,自己失去了一个靠近她的大好机会。而现在,他竟然对自己视而不见。简直是太过分了。“我问你话,你究竟去哪了?”越想南宫玉越是气闷,口气也变的越发恶劣了起来。

南宫夜神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似乎没看到他的不满,声音清冷的开口,“你在郡王府也有些时日,爹该想你了。”话落,也不理会他有什么反应,人也跟着躺到了床上。南宫玉听言不爽的咪起眼瞪着他,他竟然在赶自己走,休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他愤愤的朝着床上的南宫夜大步走去,伸手猛晃他的身体,很不满自己等了他一夜他竟然给自己睡觉。自己累了一夜被这样的摇晃,怎么睡得着,他睁开那双眼,用从未有过犀利的眼神瞪向了面前的南宫玉,声音无比的冰冷,“明天,我会让人送你回家。

”被他冰冷一瞪,南宫玉脸上的神情一僵,他从来,都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以前无论做错了什么,他总是一脸笑眯眯的,而现在,为什么变了?他看着南宫夜神情疲惫的睡了过去,却再也不敢伸手摇晃他。想到他之前的话,他想赶自己回去,绝对不可能,虽然上次因为南宫夜的破坏而失去了一个好机会,但,下次他一定会成功的,他就不相信自己爬不上花无心的床。他的眸光狡黠一转,仰起下巴高傲的看了眼床上的南宫夜,冷哼了一声,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门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关上,床上原本闭目假眠的南宫夜在门关上的瞬间猛的睁开了眼,房间里,出现一道黑影,他的声音在房间里淡漠的响起,“飞云,你给我盯紧他。”“是。”他看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轻叹了口气。而南宫玉出了房间便朝着花无心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他有些迟疑了起来,若是自己见了花无心,他该跟她说什么呢?想到那夜,若不是哥哥的破坏,说不定自己就成功了。他皱起眉头思索了好一阵子,眸光一转,脚步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棂撒进房间里,将房间里的每一处照的通明。房间内,一声低吟声响起。花无心一手遮住了双眼,房间太过亮堂,她也睡不下去,也已经睡够,她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紫雕花的天花板,花无心揉了揉有些发晕的额头,从床上慢慢的坐了起身,被子下的赤露让她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切。她从不知道澜也会有那么热情的时候,一次次的索取,直到自己实在是累的动不了,他才放过自己。想到这,花无心的嘴角勾起抹淡淡的笑,她看了眼身旁的床铺,微垂下眼帘,已经走了吗?她走下床随意的套了件衣服穿上,闻着衣服上浓烈的酒气,皱了下秀眉朝外吩咐了声,便有下人准备好浴桶端进房间。

屏退下人,将自己的身体浸在温热的水里,花无心舒服的轻叹了口气人也趴在了木桶的边缘闭目假眠,正舒服的泡着澡,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花无心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朝着外面应了声,听是水千澜的声音,脸上的不悦消失取之代之的是一脸的温柔。“进来吧。”门外的水千澜听到花无心的回应,便推门走了进来,他看着此刻正沐浴着的花无心,脸微微一红,就要转身。“澜,过来给我擦背。”水千澜闻言红着张脸,应了声朝着花无心走去,看着她白皙的美背,拿起一旁的手巾浸湿扭干擦拭起她的身子,背上淡淡的抓痕,让他擦拭的动作一僵,他不是初经人事,他知道那些代表了什么。

“无心。”他想要问,可是,却发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问不出口。“怎么了?”花无心转过头来朝着水千澜瞥了眼,见他一脸的欲言又止,微蹙起眉头疑惑的问道。水千澜摇了下头,将手巾浸到水里,扭干,脸上的神情却是犹豫,许久,他才开口,带着试探,“无心,你觉得,南宫玉这个男子怎么样?”想到他对自己说的一番话,他的眼神暗了暗。一提起南宫玉,花无心便想起他那夜的引诱,那个看似单纯的少年可没有他外表那么简单,她转过身,疑惑的看向了面前的水千澜,笑了笑,“你怎么提起他?”“我看那个少年挺可爱的,随便问问。

”花无心皱了皱眉也没有多想,只是点了点头“哦”的一声。“我觉得,他好像,喜欢你。”正当花无心靠着木沿差点睡着,水千澜的声音在旁边传来。闻言,花无心怔了怔,听着他声音里透出了丝丝的酸意,嘴角勾起抹淡笑转过身,伸手搂住他的腰肢,笑的一脸邪气的看着他,“你是在吃醋吗?”水千澜看着花无心绝美的容颜,见她笑的那么勾人,俊美的脸庞一红,声音低低的开口,“才没有。”这话,感觉更酸了。花无心脸上的笑意渐浓,从浴桶里站了起身将他的脖颈拉下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声音温柔,“我只是把他当成弟弟而已。

”南宫玉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她可没有什么兴趣。水千澜从突如其来的吻里回过神,听言,见她一脸的认真,原本心里还有些担忧,此刻,也都消失,原来,她对他没有兴趣。“真的吗?”花无心有些失笑,一脸认真的看着他开口,“当然是真的。”她怎么可能会喜欢南宫玉。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水千澜放下心来服侍她更衣,为她梳洗了下,便一脸温柔的开口,“无心,我去给你准备些吃的。”花无心微笑的点头应了声便看着他走出了房间,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肚子也有些饿了,她伸手抚向了小腹,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如星般的眸子里闪过抹幽深,这件事,是瞒不住的。

自己该怎么他们说?花无心眸光幽幽,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水千澜出了花无心的房间,正要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便被一直等待着的南宫玉拦住了脚步。他一脸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水千澜,声音满是急切,“澜哥哥,姐姐,姐姐她怎么说?”他的哥哥不帮助自己,但,他知道,花无心宠爱水千澜,若是由他来开口,那自己嫁给花无心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花无心点头,他自然有办法让自己的父母答应这门亲事,到时就连南宫夜也管不了他。所以,他才会想要找他来当说客。

此刻,见眼前的少年一脸期待的目光,水千澜只觉得心有不忍,作为一个男人,他是不希望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分出去,可是,他不想被当成妒夫,就算心有不愿,他也会笑着去面对。但,如今,看着面前一脸希翼的南宫玉,他有种后悔的感觉,自己,真不应该答应他的请求的。水千澜一脸的犹豫迟疑,让南宫玉的心直跌谷底,他一脸失望的看着水千澜,声音里满是委屈,“你没有跟她说的是不是?”南宫玉小脸满是委屈,那双大大的眼睛里泪光闪闪,嘴一嘟,可怜兮兮的模样让水千澜也不由的心软了起来。

“不是的,我跟无心提过了,可是她…”水千澜一急想要解释,可是,看他这样,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比较好。“她怎么样?”南宫玉大大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水千澜,手也不仅握住他的手,一脸的焦急。“她说,她只把你当做弟弟。”水千澜实话实说。弟弟,他不要做她的弟弟,为什么,自己那一点不好,他长得也不差,家底也厚实,为什么她不喜欢自己?南宫玉一脸的受伤。“南宫公子,你是一个很可爱的人,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妻主的。”水千澜也只能这样劝他,殊不知,他这样的劝解,只是让南宫玉的心里越加的不平衡。

他低垂下头,什么话也没有说。水千澜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他轻叹了口气,想着花无心还等着他,便出声告辞转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阳光下,南宫玉缓缓的抬起头盯着水千澜离去的身影,脸上的恨跟他外表的可爱一点都不相符,他握紧了双拳,眼里有着不甘,有着愤怒,嫉妒,凭什么他可以得到花无心的宠爱而自己却一点机会都没有,不甘心,他不甘心。花无心,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他一脸沉的转过身朝着来时的方向离去。 而房间里的南宫夜听着从飞云那里得到的消息,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南宫玉的子他太了解了,从小到大他要什么有什么,完全被爹娘给宠坏了,一旦他要的得不到,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看来,还是要尽快的将他送走才行。

南宫夜才刚这样想,门便大力的推开,他怔了下望去,便见南宫玉沉着脸走进了房间。“哥哥,你别想赶我走,在我没得到花无心之前,你别以为我会离开。”南宫玉一脸认真的说完,便甩袖转身大步离开了南宫夜的房间。 南宫夜一脸头疼的揉额,这个南宫玉,自己该说他什么好。南宫夜躺回床,看着天花板,想着花无心,那双如月牙般的眼睛里闪过抹忧伤。时光飞逝,十天的时间如手中流沙悄然而过。花无心这些日子里,除了去雪鸣凰那里,便在区陌言的房间里度过,从那天他发病之后,次日,他便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忘光了,可是,花无心没有忘,他那时候的绝望,她到现在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雪鸣凰虽给区陌言重新开了些药,但,他的心结若是一天不解,他一天都不会好起来。 花无心手里端着煮好的药走进了房间,将碗放在了桌子上,听着这哀伤绵绵的琴音,秀眉皱起,这琴音,是他此刻的心情吧,那么的悲伤。一曲完毕,区陌言纤细修长的手指按在了琴弦上,那双如水般的眸子幽幽,脸上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忧伤。“该喝药了。”花无心将药端起朝着区陌言的方向走去,而区陌言,只是用那双平静的如同死水般的眼睛望着她,浑身上下散发出的绝望,让人的心没来由的一痛。

“你该休了我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却更是让人绝望。 花无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将手中的药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回过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这不是你的错。”前世的事情,虽然自己不能忘,但,她也不是抓着过去不放的人,有些人,有些恨她忘不了,但,有些人,也许无法爱,却是恨不起。区陌言就是属于这一种,无法恨,却也无法去爱。一句话,让区陌言这些日子以来压抑的泪水倾泻而下,他像个孩子般的坐到了地上,低声哭泣了起来,外面的兰听到了声音一急走了进来便见花无心朝他挥手。

这十天来,区陌言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眼泪都没有,而今天,他哭了,也许,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一种发泄方式。 花无心没有劝他,而是等着他哭够,便将药端到他的面前,“喝下它吧,对你的身体好。”区陌言红着双眼,白皙的脸颊上布满了泪痕,他抽泣着抬头看着面前的花无心,为什么,她还要对自己那么好。以前,她不是要休了自己的吗?而如今,他失去了贞洁,她不是更应该休了自己吗?为什么,这十天来,她总是往自己的房间里跑,而且,还天天给自己送药,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她每天都会来自己的房间。

她为什么还要对自己这个不贞之人那么好。“我不值得。 ”区陌言悲伤的别过脸,声音里尽是颤抖。“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只要我说你值得便是值得。”花无心将药递到他的面前,一脸认真的开口。区陌言犹豫了下,还是伸手接过,一饮而下,口腔里,充斥着苦涩的味道,就如同他的心一样,苦涩无比。见他喝下药,花无心微微一笑的朝着他伸出了手,“地上凉,起来吧。”手一伸出去,花无心就有些楞住,她暗暗摇了摇头,自己怎么忘了,他是不能碰触女人的身体。

想着,她便要将手收回来,而另一只略带冰冷的手握上她的手,花无心心下一怔,当她回过神,区陌言已经站了起身,手也很快的缩了回去,低垂下头。 明明知道自己不愿意碰触女人的身体,但,在看到她伸出的手,自己也鬼斧神差般的伸手握住,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的心,却在这一刻跳了起来,默默的将手握紧,心下却奇怪,为什么,这一次,他没有呕吐的感觉呢?因为区陌言的沉默,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花无心看着他,率先打破了沉默,“陌言,我以后再来看你。

”区陌言没有出声,而是静静的看着她转身走了出去,想要挽留她,却,终究什么也没有开口。他是不洁之人,真的,还配站在她的身边吗?想到了用卑鄙的手段夺去他贞洁的花莫冰,区陌言的手越握越紧,低垂下的头,眼里的冷光越来越甚。 这仇,这恨,他迟早都会报,绝对。出了区陌言的房间,花无心没有犹豫的朝着雪鸣凰的房间走去,这些天,她还是会去到他的房间,之前是为了缓解体内的血咒,而现在,却也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一手抚上了小腹,眉眼间有着忧愁,她一定要想办法,保住这个孩子。

刚来到雪鸣凰的院子,他,已经在等着她。阳光下,他一袭雪白衣衫,墨发随意的用了根白绑带扎起,飘渺的气质,俊美而脱俗的俊美容颜,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息,能让人心神宁静。 一头雪白的老虎趴在他的身边,如忠诚的守卫者。只要一看到他,就算心情再怎么烦躁,也会不由自主的平静了下来。“来了。”花无心微笑了下点了点头,风,轻轻的吹拂,白衫飘起,阳光下的他,颇有几分仙人之感。“区陌言他怎么样了?”“已经好了很多。”想到他碰了自己的手都不再呕吐,也许,假以时日,他也能从那痛苦的深渊里走出来。

雪鸣凰听言,微垂下眼帘,如琉璃般的眸子,闪过一道淡淡的异样,“我要离开了。”花无心心下一怔,目光看向他淡漠清冷的脸,心莫名的不舍,她知道,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只是,她没想到会那么快,“非走不可吗?”雪鸣凰清冷的脸扬起一抹笑容,宛如同莲花盛开般,美丽,而高雅。 “我们还会见面的。”他也舍不得离开,但,她体内的血咒,不能在耽误下去,他要尽快的找到师傅,只有找到她,花无心还有她的孩子才有一线生机。人生里有聚有散,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道理她懂,自紫瞳离开之后,现在,轮到他了。

“还会再见吗?”雪鸣凰一脸认真的看向了花无心点了点头,“会的。”“再吹奏一曲给我听吧。”雪鸣凰没有再开口,掏出竹笛递到了嘴边,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在上面跳跃着音符,悠扬动人的笛声,传了很远很远。 笛声在院子里,回荡了许久。他低头看着手中翠绿的竹笛,将它递到了花无心的面前,见她一脸的怔楞,微微一笑,声音如冰泉般动人,“送你。”花无心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竹笛,她伸出手,略带冰凉的笛子放在她的手心里,竟有着炙人的温度,她将笛子握紧,看向了雪鸣凰,半响,微笑的开口,“我会一直将它带在身上。

”雪鸣凰“恩”的应了声,仰头望向了蓝天,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似是愉悦。院子里,两道身影站在一起,画面竟是那么的和谐,美丽。 久久的,花无心才转头看向了雪鸣凰,他送她礼物,自己也不能空着手,可是,一时间,她也不知道送什么好。她看着雪鸣凰俊美的侧脸,眸光一闪,忽然伸出手搂过他的脖颈,在他略带惊讶的目光下,朝着他白皙的脸颊上,轻轻的碰了下,脸上的笑容灿烂如同阳光般耀眼,“这是回礼。”话落,朝着他晃了晃手中的竹笛,她微笑着转身离开,而雪鸣凰,只是站着,目送着她的身影离开,他的手抚向了被花无心碰过的地方,勾起了唇角,眼里的坚定更甚。

就算她有了那人的孩子要如何,他也一样不会放弃。离开雪鸣凰的院子,花无心刚想往回走,只觉得,眼前一道影子闪过,还没看清,眼前突然一黑。------------有米有请牢记:gread.guanhuaju.com小说城。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重生之傻妻训夫 全文阅读,重生之傻妻训夫最新章节,重生之傻妻训夫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