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武侠小说 > 陶花朵朵开全文阅读 > 第6章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武侠 作者:披着羊皮的红.. 书名:陶花朵朵开

一阵炙热的呼吸掠过脸颊,薛杨神智猛然一紧,仓皇的睁开眼睛,然而视野的一片漆黑让她不安到了极点,偏过头急声问道:“谁?”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细密的视线一直放在她的身上,带了点好奇、不信,更多的是浓浓的杀意。是的,是杀意。抓着躺椅把柄的手指渐渐用力,薛杨整个人往右边偏去,微微颤抖。“我想想……你叫,薛杨?”耳熟的女声一如既往的冰冷讽刺,炙热的呼吸抽身而去,薛杨仍然敏锐的察觉她的视线是放在自己身上不曾撤去的:“黄姑娘?”“除了我,你以为还能有谁?”黄瑞雪冷笑一声,随手拉来矮凳坐下,左手撑着头看过来。

今日她难得没有画上艳丽的浓妆,仅着一身大红色劲装,腰间系有一串丁玲作响的铃铛,长长的头发做妇人打扮,别的正是九哥送给薛杨的那根简朴的木簪子。“这么个穷乡辟岭,也真难为阁主能呆得下来!”薛杨愣了愣,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她叫阿九为阁主了。阁主,阁主。阿九只告诉她,他们是逃难的夫妻,在逃难之前,他是什么样的人她从来没有问过,他也没有说过。而原来,他竟然是什么地方的阁主吗?黄瑞雪转过头看看青山,眼内闪过一丝莫名的流光。

她抿抿嘴,又回头看向沉默不语的薛杨,一点嘲讽的笑意染上嘴角:“听说你失忆了?”不待她回答,她已经饶有兴趣的开口:“那么,我来说个故事吧。也许……你会有印象呢。”这一日,阳光大好,院中还有鸡鸭欢畅的叫声,里屋隐隐传来吴大夫的唾骂声,薛杨半躺在椅子上,满头青丝散落,有些甚至垂落到了地上,那张漂亮到有些精致的脸上带着一抹认真,整个身子不自觉的前倾,衣袖微微拢起,露出她纤细的手腕来。正在说话的黄瑞雪不经意的一个眼神过去,视线便被她腕间狰狞的疤痕吸引。

她的声音顿了顿。视野里的女子一身孱弱,离得稍远都能闻到她身上挥之不去的草药味,而她记忆中的她,虽然跟美丽沾不上边,却是个健康到活蹦乱跳的人儿。哪会像现在啊……她无时无刻不在怀疑,是她吗?是她吗?现在的薛杨浑身无力,每日必须服下大量的药水,容不得男子靠近,视力全失,便是空有一脸绝世,却一身薄命。最近她看着,看着,总是常常想。若是她没有将陶花强掠到浮生阁,若是她没有让陶花跟子臣遇上。……又若是,她永远是薛杨……她一直以为是一场梦。

梦中有时候出现的是两男两女,有时候在一起跳舞,有时候在一起野炊,更多的时候,是在一间明亮的房间里,圆桌边坐着一个笔直的人影,只手拿着书卷翻阅着,阳光在他身后止步,温暖却一直袅绕在他四周。她从一个很奇特的视角看着他,之所以说奇怪,因为平时她都是以站立的姿态看着,可是换到这个房间里,她就好像是躺着的,可是即使是在睡梦中,她也能清晰感觉到自己嘴角往上轻扬,甚至控制不住的有想哼曲的冲动。一切一切都很快乐,而这种快乐又因为看不到他们的面容带了一点悲伤,可是等她走近一步想看清他们长相时,才会发现所有人的面容都笼罩在一层薄薄的云雾之下,她努力靠近,努力去挥开,却怎样都没办法看清那些人到底长的什么模样,只能像个旁观者,看着他们嬉笑打闹。

然后到今天。黄瑞雪讲的故事里出现了一个数字九,一个陶家庄,如何名立江湖,如何败于一名女子。她明明看不到任何东西,却感到她的视线一直缠绕在她身上,带着淡淡的讽刺。她整个人晕晕沉沉。有什么一闪而过。晚上闭着眼睛陷入沉睡中,神智模模糊糊,她似乎到了一间黑色的房间里,一个漆黑色的棺材放在正中央,白幔飘飘,隐约可见地上跪着一名女子,明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却能感受到她散发出来的悲伤绝望,刹那间,竟有种撕心裂肺的痛感。棺材里面的人是谁,是谁?胸口下的心脏一阵猛缩,带来挥之不去的针刺之痛。

你不记得了吗?不记得了吗?黑暗的房间渐渐扭曲而去,一双银白色的长靴伫立在她眼前,她的视线顺着用金线勾勒出绵绵海水的衣摆往上一点点探去。俯视下来的琥珀色双眸带着淡淡的怜惜和痛苦,眉目悠远,薄唇轻抿,一张漂亮到模糊了性别的脸孔挂着温暖的笑意,耳际垂落的两屡青丝随风飘动着。她渐渐瞪大了双眼。“陶花。陶花,如果……”细细的抽泣声响起,正在磨药的九哥浑身一震,连忙站起身奔回里屋。床上的人儿睡得很不安稳,细眉皱起,脸色惨白,眼泪一直从紧闭的双目中流出,甚至染湿了下方的被褥。

她看起来很痛苦,双手握得死紧,唇瓣微动,似喃喃有语,靠近了却什么也听不见。一株罕见的硕大桃树伫立在天地间,女子身着一身粉色长裙围绕着它翩翩起舞,身姿妙曼,舞姿动人。另有一名白衣男子抱琴坐在不远处轻抚,音律动听响彻天际。桃花纷飞。那名女子慢慢转过脸来。薛杨在那一刹那间紧紧闭上眼,浑身大颤。虽然闭上了眼睛,耳朵便更显敏锐。她听到一道温软的笑声:“怎么,跳累了吗?”这个声音……她一点点松开手。背对她坐着的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微微仰高头,便露出半张脸孔来,然后伸出右手,浅笑着开口:“那么坐下来休息休息吧……”“……陶花。

”薛杨睁大了眼睛,耳际轰鸣。她看着那名跳舞的女子偏过头微笑着答了句什么,然后将手自然的放入他的掌中。血液几乎在那一刻凝固,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而她,也终于抬起了头。纷扬的桃花瓣突然朝她涌来,漫天遮住她的视野。“姐姐!”一道清脆的声音打在她的心上,她错愕的回身。桃花散去,满满的阳光倾洒在庭间。远远跑来一名绿衣女子,年岁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头上绑着两个包包头,流苏状的耳饰戴在耳朵上,整张脸还未长开,可是已经能依稀看出她美丽的影子来了。

她欢快的跑过薛杨的身边。薛杨浑身僵硬的转过头去。她看着小小的她扑入一粉衣女子怀中,可是大概冲击力太大,又或者她本身身体就很孱弱的缘故,居然连连后退了几步还止不住去势,两人嘴中都有些惊呼,整个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后倒去时,自她俩身后大步跨过来一名玄衣男子,眉头深皱,大手撑在粉衣女子背上,这才免了二人的摔倒。“清儿!你怎么老是这么不轻不重的!?万一让你姐姐受伤了怎么办!?”那名男子冲绿衣不悦的呵斥着。“嘿嘿,二哥,不好意思啦,我又不是故意的。

”被叫清儿的姑娘根本不以为意,冲他办了个鬼脸,便亲热的拉着粉衣女子的手,兴奋的嚷嚷:“姐姐,姐姐,大哥他今天打败了那个鬼大叔哦!听说那个鬼大叔的武功跟当今武林盟主相差无异呢,这是不是证明,咱们大哥比武林盟主还厉害!?”那名粉衣女子垂目,小脸还有些惊惶,却也连连附和她:“真的吗?大哥他这么厉害啊……”“是啊是啊……”“清儿你偷跑出去看大哥比武!?”二人身侧的男子抬手敲了她头顶一记,清儿连忙躲进姐姐怀里:“哎呀二哥,别打别打,我这不是怕姐姐在庄里闷吗?”“你……”二哥无奈的按着额头,长叹口气转过身来。

正正对上薛杨!胸口处猛然一阵尖锐的疼痛。于是视野中的画面再度转换,满满的阳光被挡在屋外,一盆月季花盛开在门厅处,薛杨看着他单手托着托盘,上面放置着一碗冒着热气的药碗,明明脸上在笑,然而眼中却带着浓浓的阴霾。“陶花……”薛杨呼吸一窒。“……大哥他……暂时不能来见你。”“……为什么?”疑惑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她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谁。她仰高头颅,瞪大双眼看着他面上越来越多的无奈和阴霾,心中微微抗拒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陶花,我们不做那个薄命的红颜,我们活得长长久久的好不好?”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很想张开嘴叫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可是她喊不出来,只能看着他嘴巴一张一合的说出下一句让她坠入地狱的话来。“陶花,大哥他……喜欢你。”“以一个男人之身,爱上了你。”微弱的烛光下,床上的人已经大汗淋身,整个人痛苦的蜷缩在了一起。九哥面上的淡漠第一次被打破,露出一脸的仓皇,他轻拍着她惨白的小脸,低声呼唤着她的名字。“薛杨,薛杨……”她慢慢蹲在了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自己。

一双银白的长靴伫立在她眼前,那道温软的声音第一次参入了痛苦。“陶花。陶花,如果……”不要说!不要说!!“如果你不是妹妹,你不是她,该有多好,该有多好!!”那双总是温和的琥珀色眼瞳里印入她的人影,涟漪着痛苦、挣扎和爱恋。是爱恋吗?是爱恋吗?他是她的大哥啊,大哥怎么会爱上妹妹!?是谁的错,是谁的错!?是……她吗?“陶花,不关你的事。感情的到来谁也控制不住,他只是没办法不爱你,可是又没有办法爱你。也许现在离开才是对的,他看到不一样的世界,才会有更好的未来。

”她躲在珠帘后面,看到大哥一身深蓝色官服跪下接旨,眼泪止不住的落下,身后的二哥轻声安慰着。会更好吗?会更好吗?“陶花,大哥他……死了。”一年后,也是二哥推开她的房门,站在桌边看着她狼吞虎咽,用着一样轻缓的声音低低的敲碎了她的世界。不会更好了!因为他死了!是她害死了他!是她害死了他!!“啊——”小嘴发出尖锐而痛苦的尖叫声,她明明用尽全力嘶喊,出口却如猫儿叫。她霍然睁开了眼睛!“……薛杨,薛杨……”低低的呼唤声近在耳边,又似乎远在天边,她呆呆的转过头。

“薛杨?……薛杨是谁?”她无意识的呢喃,没注意到顶上的呼吸一窒。“陶花呢,陶花是谁?”“而我,又是谁呢?”*橘黄色的烛光洒满了整个房间,映照在白色的窗纸上的两个剪影姿态亲昵的紧紧靠在一起。浓郁的血腥味开始缠绕在他周边,冰冷的血色染上琥珀色双眸,很快就淹没了他整个眼眸,他面无表情的转动了下手中薄薄的匕首,身影快速的掠入院中。他的脚步如猫儿落地无声,只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身影鬼魅飘动接近小屋,就在这时,一抹红影从另一个纸窗里跳出,手中长长的黑鞭朝他急速挥过来:“什么人!?”他没有答话,身影一动,擦过长鞭掠进她身,手中银光点点,在她难以置信中插入她的腰腹,然而她的反应也不慢,急忙抽身往后退去,左手急点自身几大穴道翻身落地。

黑影没有追,手持短短匕首侧身冷冷看着她。那双红色眼眸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气,带着刺骨的死光。她重重喘息,身子轻颤不止,甚至差点握不住手中的长鞭。这个人,这个人……她咬咬牙,躬身正准备再度上前,一道呵斥声硬生生止住她的脚步:“红妆退下!”她抬头。房门口处站着一身布衣的九哥,一头青丝未束而随风轻动,他双眼定在黑衣人身上,话却是对黄瑞雪而说:“你不是他的对手,退下。”“阁主!”“敢问阁下,是何人,来此为何事?”九哥半眯着眼睛,淡声问道。

那双红眸慢慢转动了下眼珠,然后一点点看向里屋的窗栏。不必说九哥也明白他为何而来,又是何人了!双眸精光大盛,身影如风中柳絮快速飘了过去,一掌挥向他的胸膛,另一只手自空中夹住一片落叶,内力翻腾将它送入他的体中!黑影明明注意着窗栏处,身影反应却很快,身若无骨扭曲了个诡异的姿态,明明感觉落叶入了他体中,然而却没有见到任何血腥,九哥何等人物?不做任何迟疑抽身而退。果然他步伐刚起,一柄薄刀直直的定在了他原本站立的地方。

“红妆,保护他们!”九哥只来得及作此吩咐,便和来者纠缠在了一起。黄瑞雪很想上前帮忙,可是她根本插不进手,只得咬咬牙,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走进屋去。吴大夫面色雪白的看了她一眼,难得好脾气的招招手,颤抖的自药箱中挖出一颗白色药丸,有气无力的开口:“吃下去,解毒,止血……”她没有客气,接过来便往嘴里塞,身影顿了顿,视线放在了里屋。“你、你会武功,你去看着薛杨,我帮你照顾你丈夫!”吴大夫慌慌张张的抱着药箱躲入房中,引来黄瑞雪的瞪视也不管,明眼人都看得出那个一身黑的男人是冲着薛杨来的,他这把老骨头哪儿抵抗得住?当然推黄瑞雪去送死!黄瑞雪跺跺脚,双眸担忧的看了看莫恨的房间,这才转身踏入里屋。

撩开帘子,她抬起头来。一身劲装的男子站在里屋,一手持剑,一手揽着一卷被子,被子裹着一个人,正是脸色苍白晕迷不醒的薛杨!http://。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武侠小说 陶花朵朵开 全文阅读,陶花朵朵开最新章节,陶花朵朵开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