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青春小说 > 中校大叔我不嫁全文阅读 > 番外 花好月圆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青春 作者:超越极限 书名:中校大叔我不嫁

夏安安自从开学后就没有去打工了。除了她手中有了不少钱之外,她还在认真的修改着网络上的小说,这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而李丽这边,由于受到了陆宇轩的资助,并且还承诺她,如果要是帮助照顾好夏安安,会考虑帮助她解决工作问题。李丽虽然还是不太清楚陆宇轩的家世,但只是他本人的气度,就知道是个说道做到的人。要是能解决了工作问题,李丽就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她当然也就将陆宇轩的话当成了圣旨去遵循。陆宇轩不想夏安安辛苦,李丽也就不提打工的事情。

并且还总是在夏安安看书辛苦之际,拉着她出去散步,聊天。这是上学几年来最为轻松的时光,不再整天为了生活费而发愁的夏安安和李丽两个人,终于能跟一般的学生一样,不再赶场一样的奔波着打工,而是安心的在学校上课了。可让她们两个没有想到的是,由于放假前在南方餐厅发生的事情,她们两个已经成了学校里的名人。许多曾经见证了夏安安力辩南方餐厅工作人员的场面的男同学们口口相传,都不觉对夏安安的冷静、锐利和不屈服的个性暗自竖大拇指。

但由于她们两个的名气越来越大,也有一些看不得身边的人好的人心中不平衡了。尤其是一些女生,当发现平时两个整天忙的跟蚂蚁一样的女生突然变得悠闲,并且还受到了包括她们男朋友或者是梦中情人的称赞,这些人顿时气愤起来。人就是这样,他们可以崇敬跟自己远距离的人是英雄,是好汉,却不喜欢自己身边的人超越自己。如果发现这样的人物,他们就会拼命诋毁、打击,仿佛跟人家有仇一样。这天在图书馆看书的过程中,夏安安拉了李丽一起去厕所。

她们两个人前脚刚出图书馆的门,后面一个跟她们一个班上,素有“事儿妈”外号女生,大名叫王芳的就跟身边的女生说了起来:“哎,知道吗,”她指着刚刚走出去的夏安安和李丽的背影说道,“那两个人就是现在被传的神乎其神,好像是侠女转世在南方餐厅跟人家作对的学生。”作对一次,一下子就将当时发生在南方餐厅的事情的性质转了个。事儿妈以前在夏安安和李丽跟前,只觉得比她们高级一截。但随着夏安安和李丽不去打工后,个人的时间充裕了,也就注重了衣着打扮。

尤其是夏安安,本来她的衣服就比较上档次,人长得也漂亮,好好收拾一番后,整个人一下子好像从丑小鸭变回了白天鹅。而事儿妈因为嘴碎,平时得罪人不少。现在猛然见一个以前为了生活费不得不去努力打工的人一下子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还受到了不少人的称赞,她顿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了。就总想着给这两个以前还不如自己的同窗闹些难堪,让她们闹个灰头土脸自己好看笑话。这不,终于让她逮到机会了。一想着能在这么多人跟前给夏安安和李丽抹黑,事儿妈就特别兴奋。

事儿妈不敢跟自己的同班同学聊这些,怕让人戳老底,找的是一个同届的不相熟的人说的。“跟南方餐厅作对?”旁边的女生赶紧去看门口夏安安和李丽,转而一脸不相信的说道:“难道就是她们两个,不是说是两个人高马大,气势逼人的学生吗?”她的想象中,也只有浑身肌肉的人才不怕打架。“人能不能整事一定看块头吗?”事儿妈一听这个女生这么说,直觉的这个女生会问,也就一脸神秘的说道:“我当时也奇怪呢,就她们两个人那样的身材怎么能跟一个大餐厅作对呢。

后来才知道,人家是大有来头的。”事儿妈这么一提高声音,她身边的人立刻就看向她。要么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安心看书,不喜欢八卦的人立刻就站起来重新找地方,而另外一小撮女生则很快的就聚拢到了她身边。一看有不少人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事儿妈只觉得自己特别成就感,也就干脆将书放下,一副要好好的扒一扒的神情。“我可告诉你们,我听说了,人家背后有大人物当靠山。”事儿妈故意左右看看,做得好像四处都布满了夏安安的耳目一样,说道:“你们想想啊,如果就单凭咱们一届学生的身份,敢跟那些开饭店的闹事吗?你看人家,不仅工资不少给,南方餐厅都被她给整垮了。

”“她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吗?”有人表示怀疑,说道:“南方餐厅可是经营了好几年的饭馆啊?”“不是她是谁啊?”事儿妈白了质疑的女生一眼,说道:“她刚被南方餐厅赶出来,南方餐厅当晚就被封了,要是没有靠山她敢啊!?”马上就有人迎合说道:“那倒是,要叫咱们肯定是不敢。”“她有那么大的本事吗?”但也有人问到:“听说她是南方人,在这里没有根基啊。”“没有不会找啊?”事儿妈一听,不满的那个说话的人一眼,说道:“难道你们没有听说,她的靠山好像是来头不小啊。

我可是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一辆悍马送她回学校的。你们想想,一般的人家有开悍马的吗?”“那是,”有人点头说道:“要是没点底气,谁敢那么闹?”“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一个女生说道:“前一段时间我男朋友看到她在咱们学校门口拿着高跟鞋追着打她原来的男朋友。样子看上去特别厉害。你们说是不是他男朋友发现了她红杏出墙的事情,反倒被她给收拾了?”这人们就是这样,舌头一伸缩,事情就能颠倒黑白。“这么彪悍?”一个女生撇撇嘴说道:“这女人也忒过分了,竟然能撒泼到这个程度。

难道她们家里的人就不管不顾了吗?”“怎么会呢。”另外一个女生一笑,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说道:“我听我男朋友的朋友说,暑假放假前,她出去跟人鬼混回来的晚了,在学校门口被堵着她的老爸揍了一巴掌呢。”这条消息一爆出来,这些人顿时觉得爽透了,一个个挤眉弄眼的笑着,比自己中了五百万都兴奋。“像这样的人该打。”“不打以后会更出格,连带的让咱们也跟着丢人!”“可惜她们家距离学校太远了,”事儿妈叹息一声,显然是感觉夏安安只挨了一巴掌心中不解气。

“少说两句吧。”突然一个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事儿妈,一抬头,见是班里的宣传委员,也是她们这一届校花的林慧珍正看向自己。校花林慧珍是谁啊,正是那个被王炜拒绝后给他扣上“书呆子”绰号的人。自己在班中的名声如何,事儿妈哪能不清楚呢。不想让班委盯住,事儿妈马上就赶紧低头不语,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这边校花的动静毫不影响不是她们班里学生的别的女生。其中一个女生眨巴着眼睛说道:“你还别说,我看了看那个个子高些的女孩,还真是个聪明。

人家能借用一个长得不如自己的在一边给自己当陪衬,肯定是一个特别有心计的人。”“她叫夏安安。”旁边有人小声介绍道:“给她当陪衬的女孩叫李丽。”这个人跟夏安安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她们忘记了当初李丽刚来的时候,周围的同学都嫌弃她土气而不理睬她的现实。到现在有人提出陪衬一词,立马就被她们给接受了。“她们整天出双入对的,”一个女生暧昧的一笑,说道:“不会是其中有不好说出来的隐情吧?”“啊!”事儿妈一听,顿时顾不得躲藏了,惊讶的抬起头。

她禁不住先向着林慧珍的位置看了一眼,却看到林慧珍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坐到了离这边有些距离的位置。事儿妈一阵狂喜,心知这是不管自己了。八卦当前,事儿妈一马当先。此时一见林慧珍暗自纵然自己的行为,事儿妈也就更猖狂了。她觉得夏安安和李丽两个人要是同性恋会是个爆炸新闻,也就一掩嘴巴故意提高声音惊讶道:“难道她们是同性恋?”有人鄙视的目光看过来,事儿妈还当成了对自己消息灵通的夸奖,身板挺得更直了。“双性恋也说不定。 ”一个长得肥胖的女孩说道:“现在的人变态的多的去了,你们忘记了,网络上有母女被一个男人给包养的,说不定她们两个……”“你这么说还真有可能。

你们知道她为什么现在阔气起来了吗?”事儿妈一副消息发言人的模样说道:“我听说这个暑假她们被男人用车接走,那她们肯定在一起是日日酒肉,夜夜笙歌去了。”有人直接接了一句,说道:“看你说的那么文雅,不就是整夜被人压去了。”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暧昧的低声笑了起来。“胡说,”笑声中,花花皱着眉头说道:“那天来接她们的是她哥哥,是夏安安亲口跟我说的。 ”花花有些听不上这些人的言论,想着为夏安安说句话。“她的话你也相信?”事儿妈一听,白了花花一眼,冷笑一声说道:“哪个人会告诉别人自己当了小三啊,这些人说起自己的情人的时候不都是喜欢以哥哥的身份介绍嘛。

”花花还想争辩几句,可那些希望把夏安安抹黑的女生那肯给她说话的机会,都理都不理她一下,七嘴八舌的说着话。由于她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许多图书馆里的人都对这些人侧目相对。但人们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见这些人又都是各个班中的极品女,不想被她们惦记,也就更没有人出头了。 再说以事儿妈为首的人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白眼,继续胡言乱语的编造着夏安安的事情。坐在距离事儿妈为中心的流言团队不远处的书呆子王炜听了一会那些人的胡编乱造,一双剑眉早竖了起来。

到最后气得将手中的书重重在桌子一拍,说了一句:“把无聊当有趣!”然后站起来就向外走。他的话说的声音不小,足以让那些传流言的人听见。听到这些话的人果然有些诧异的看着王炜。平时书呆子不爱美女爱书本已经成了大家公认的事情,此时一听他的话里有维护夏安安的意思,所有人的目光里添加了几分探寻的意味看着带了几分怒色的王炜。 曾经追过他的校花林慧珍更是用掺杂了愤怒和妒恨的目光看着他。王炜鸟也不鸟她们一眼,快步向着门口走去。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王炜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夏安安恬静而娇俏的小脸。

还有她那双水光潋滟、似乎是会说话的大眼睛。他不觉就肯定,像那么一个能不怕苦坚持打了三年工的女孩子,绝对不会为金钱而卖了自己。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让夏安安她们再回这里,省的听到这些渣子的话生气。可王炜在距离门口还有几步的时候,夏安安和李丽走了进来。 一见她们两个进来了,王炜想了想也就迎着走了过去,说道:“安安,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王炜的话一出口,图书馆里认识他的女生立刻有几个捂住了嘴巴。尤其是林慧珍,她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在夏安安身上狠狠剜了几下后又飞快的低下了头。

在她们心中,王炜,那么优秀帅气的男人,怎么会主动去对一个曾经那么穷困潦倒到需要打工维持生活,现在名声又这么狼藉的女人这么好。她们心中实在是不服气!夏安安也没有想到王炜会当着这么多人跟自己打招呼,也觉得他今天跟平时不一样。 当扫到一群女人仇视的目光,她惊异了,没有想到王炜的女性人缘这么好。她倒是没有想到事儿妈那些人在背地里的恶语中伤,只是以为自己被仇视是因为王炜跟自己说话的缘故。“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吧。”夏安安不想当公敌,也就一笑道:“我想我们还没有熟悉到有话要背人的地步吧。

”此时图书馆里静悄悄的,听了夏安安的答话,那些女生都抽了一口冷气,不觉为王炜打抱不平。虽然王炜被称为书呆子,但他是女生心中完美、冷峻的情人王子。平时是他不屑跟搭讪的女生说话,怎么在夏安安跟前好像是翻了一个个啊?“果然是个狐狸精,”事儿妈一见,终于忍不住说道:“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勾引‘书呆子’的。 ”“嗯,嗯,”有人马上跟着说道:“看她现在故意做作的模样就恶心。这个女人真让人讨厌。”立刻有人就盖棺定论,说道:“看来刚才说她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了,这样虚伪的人还真好意思在公众场合出入啊!”看着以事儿妈为首的几个女孩子恶意的目光,听着她们的话语,夏安安此时心中哪里还不明白王炜想喊自己出去的目的。

她有些感激的看了看王炜,说道:“谢谢你!”“不用!”眼见自己的用心已经浪费了,王炜轻轻叹了一口气,站在了一边。 他不认为夏安安会吃这个亏。果然,只见夏安安不顾李丽的拉扯,直接就走向了事儿妈。夏安安这段时间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了事儿妈对自己的敌意,刚才又是她先挑头说话,夏安安当然要针对她。几步走到事儿妈跟前,夏安安冷声问道:“王芳,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事儿妈见周围的人都关注着这边,也就一梗脖子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做了丢人的事情,我说说怎么了?”“我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夏安安一皱眉头,逼视着事儿妈说道:“你今天跟我把话说明白,要是说不明白咱们一会教务处见,我告你诽谤。 ”“我,我,”事儿妈没有想到夏安安不仅不怕别人的指点,还要自己当众说出来,不觉就有些发慌。那些事情她当然没有亲自看到,只不过是追风捕影、夸大其词的说人家别人说过的话罢了。但她又不愿意当众跟夏安安道歉,那比打她的脸还厉害。想着她不觉低下了头,眼珠乱转,想着脱身的计策。

她这样的人就是在别人背后乱说话、放臭屁的人,根本摆不到桌面上。“你什么啊你?”夏安安冷冷的不给她喘气的余地,说道:“你以为道听途说,胡乱在背后给别人造谣不犯法吗?诽谤罪的处罚就是给你这样的人准备的。 ”“谁诽谤你了,我没有。”事儿妈一听,顿时脸色就变了。让她在背后中伤人还行,要是面对面对质,她自觉撑不起场面来。她将手中的书一合就想跑。可她身边的一个女生将她一拉,就让她坐回了凳子上。“怎么了,你做都做了还怕人说?”那个女生冷冷的说道:“王芳被你唬住了,可我不怕。

”这个女生是刚才说出夏安安和李丽名字,并说李丽是给夏安安做陪衬的人。她跟夏安安她们一班,叫雷红英。她拉住事儿妈当然不是要帮助夏安安,而是为了多留住一个同一战壕里的战友。 雷红英之所以这么仇恨夏安安,要从她跟男朋友闹矛盾说起。她的男朋友叫郑飞,是她的同乡加同窗。前两天两个人吵架,雷红英一气之下说要分手,没有想到一向珍惜两个人之间感情的郑飞一气之下竟然一口答应了。这让根本就不想分手的雷红英愤怒了,非要问郑飞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了别人。

郑飞被追得烦了,恰巧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不久前同学说给他的夏安安在南方餐厅里的事情,也就随口说了一句,如果分手后就去追夏安安。郑飞本来一句敷衍的气话,却让雷红英耿耿于怀了。 一见有人跑上来喊着要顶缸,夏安安当然不能不给人家机会。她冷冷的看着雷红英说道:“我没有想让你怕我,只不过你要是说不出一个名堂来,我照样会告你诽谤。”“那好,我告诉你。”雷红英咬牙切齿的刚要说话,在一旁的郑飞匆忙奔了过来。他此时才知道自己的一句玩笑话让雷红英恨得发狂了。

也就一边陪着笑跟夏安安说道:“夏安安同学,这段时间红英睡眠不好,有时候出现幻觉、幻听,你千万别跟她一样。”说着就拉起雷红英要走。“你放开我,”雷红英一听郑飞当着人说自己神经病,那里肯依啊,她一边对着郑飞拳打脚踢,一边说道:“咱们不是分手了吗?谁要你管我。 ”“姑奶奶,”郑飞一听,也不顾周围的人看着,低声在雷红英耳边说道:“你就别当炮灰了成不成,赶紧跟我走吧。”说着强制拉着她就走。雷红英见郑飞此时出手阻拦自己,也就知道他心中还有自己,两个人分不成手了,也就半推半就的跟着走了。

夏安安看着雷红英离开,扫一眼事儿妈几个人,见她们都一副脑袋要扎到地上的模样,知道这些人都是嘴巴大,胆子小的人,也就冷冷一笑说道:“还有谁想跟我说说啊?今天我也把话放到这,要是对我有意见就当面提,我欢迎,但在背后中伤,别怪我不客气!”说完她拉着李丽返回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继续看书。 王炜扫了一眼,见那些跳梁小丑都老实了,也就摇摇头。当他看到夏安安和李丽所在桌子旁边还有一个位置,也就拿着书直接走了过去坐下。眼看着王炜坐在了夏安安旁边,林慧珍的脸色一冷。

握在桌子下面的手被自己都攥的都发疼了。如果不是顾忌到旁边的男朋友和自己是班委会成员的身份,她真的想拉住王炜问一声为什么这么维护夏安安。林慧珍为什么一定要跟夏安安过不去呢?这还要从王炜身上说起。自觉比别人聪明、美丽的林慧珍也是北京人。人长得虽然漂亮,家也在北京,但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父亲在前几年还下了岗。 这让随着年龄增大,看到的花花世界越来越多的林慧珍心中很是不平衡,经常暗自叹息自己是小姐身子丫鬟命。尤其是自从她上大学后,家里的开销逐渐困窘,不能为她添置她期盼中的高档服饰和奢侈品之后,林慧珍更是急需找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做自己的金主。

但林慧珍也算是一个有心计的女孩,在进入大学后她并没有着急实施自己的抓金主行动,而是先通过自己的交际能力进了班委会当了一个组织委员。然后同过手中的权利,详细研究了班中男同学的家庭状况,最后才将目标锁在王炜身上。 王炜家有着不小的企业,更有官场上很有身份的亲戚,这正是林慧珍理想的人家。说也巧,林慧珍上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了王炜一个远方叔叔家的妹妹圆圆。圆圆比林慧珍小一届,由于两个人都参加过同一个兴趣班,算是见面能认识。

圆圆所上的大学在医学院旁边的经济学院,林慧珍也是在一次偶然中碰到在路上相遇的王炜和圆圆在说话,才知道他们的关系。有这么好的条件,林慧珍哪舍得浪费。在确认了自己要拿下王炜后,林慧珍也就很努力的拉拢圆圆。然后捡着几次王炜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打电话给圆圆,创造出了几次跟王炜的偶遇。 在这其间,王炜拒绝了不少女孩子的感情,这让一向高傲的林慧珍看到了曙光。她还真认为几次跟着圆圆与王炜相遇后,王炜简单的跟她打招呼是对她的一种青睐。

所以也就压抑不住自己的喜悦,主动是王炜示爱了。但没有想到,王炜对她的表示理都不理,羞怒交加的林慧珍也只好说王炜是书呆子来给自己遮脸面。后来,林慧珍也就答应了同班一个南方多金男同学的求爱,但她对王炜并没有死心。毕竟现任男友以后肯定是要回老家的,到时候人家家里接不接受自己都还是个未知数,就是接受了,还要离开首都北京,这是林慧珍所不愿意的。 嫁个有钱人,虽然知道豪门的日子也不好混,但许多女孩子还是前仆后继的勇敢向前冲!林慧珍何尝不是如此。

这三年来,王炜一直没有谈女朋友,这让林慧珍又看到了希望。王炜对所有的女同学都是一副冰山模样,林慧珍不害怕,而今天一见到他这么关心夏安安,林慧珍顿时气愤了。她即恨王炜没有眼光,会看上一个没有自己漂亮也没有自己有能力的女孩,又气愤夏安安没有自知之明。当然了,林慧珍是不知道夏安安的爸爸是一个市长,要是知道的话,也许就不这么说人家了。 眼见着王炜跟着夏安安她们去了一个书桌上,林慧珍坐不住了。她咬着牙挺了不到十分钟便从图书馆走了出来。

心中憋闷的林慧珍匆匆走到一片林子后,一拳打到了了面前的一棵大树上,手背上的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夏安安,”她看着自己手背上的血,咬牙切齿的说道:“敢抢我的男人!”在林慧珍的心中,王炜已经等同于是她的人了。“林慧珍,”一声轻呼从后面传来过来。林慧珍一愣,转身看到班上的副班长江云就站在了自己身后。一想两个人虽然同是班干部,但关系并不亲密,林慧珍眉头一皱,连忙将自己流血的手藏在了身后。 江云假装没有看到林慧珍的小动作,眼光一沉说道:“你是不是跟我一样想着让夏安安栽个跟头?”见江云一张口就这么说,林慧珍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你不用怀疑我的用心!我们都是看不惯夏安安的人。”江云心中清楚林慧珍为什么恨夏安安,但毕竟王炜没有答应林慧珍的求爱,江云也只能这么委婉的表明两个人是一个战壕里的人。尤其看到刚才林慧珍的举动,江云庆幸自己找对了人。她说道:“夏安安纠缠我的男朋友被我发现了,对待这样到处勾引男人的骚狐狸,我们都不能姑息。 ”实际情况是,江云的男朋友也是当天晚上在餐厅吃饭的学生之一。当时第一个跳出来为夏安安打抱不平的男生就是他。这段时间江云经常在听别人讲到那晚上事情的时候提到她的男朋友先出头的事情,一次两次她还没有什么反应。

听得多了,江云不觉就对男朋友产生了怀疑。再加上男朋友好像是很享受别人这么说自己一样,这让江云认为他肯定对夏安安别有用心,才会去帮助她的。江云一有了这样的怀疑,就开始在暗地里观察起了男朋友。此时她就跟失斧疑邻里的那个丢失了斧子的乡下人一样,怎么看怎么觉得男朋友的心好像是飞到了夏安安那里,这让江云怎么受的下去。 但江云这个男朋友家世好,江云以后还想着让他帮助自己找工作,当然也就舍不得放弃。她不敢跟男朋友计较这件事情,也就将帐算到了夏安安头上。

所以当今天,在图书馆她发现了林慧珍的愤怒后,就留了心。等林慧珍从图书馆出来后,她就跟了过来。当见到林慧珍一拳打到树上,并且还说了那句话后,江云心中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江云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委婉,越委婉就越会让人怀疑自己的用心,所以话说的很直接。此时林慧珍已经相信了江云来是想跟自己合作的。 但她还是有些谨慎,也就轻轻说道:“可我们都是班干部啊?”“我们又不是要杀人放火做违法的事情,”江云一听林慧珍的话,不屑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算了,你要是能咽下窝囊气,那我就走。

”说完她作势就要离开。她比林慧珍家庭条件好,不觉就释放出了自己高林慧珍一头的气势。“别,别,”林慧珍一听,马上就拦住江云说道:“我听你的。”“什么叫你听我的。”江云一听,瞪了林慧珍一眼。她只觉得这个人平时看着挺聪明的吗,怎么现在这么愚笨。 也就说道:“是咱们一起商量。”“对,对,一起商量。”林慧珍心中明白江云是怕以后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让她一个人担责任,心中有了两分不快,但看在两个人共同的目的上,她还是顺从了江云的话。“怎么才能打击夏安安让她回到原来的地位呢?”江云皱了皱眉,她马上有了主意,也就神采飞扬的说道:“要让她出丑!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原来是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人才好。

”说着她一拉林慧珍,两个人叽里咕噜的在那里头碰头说起了悄悄话。“好,这样的主意行!”听了江云的话,林慧珍顿时高兴起来。 依照她自己的想法,只觉得动粗的等各种手段根本不可用,先不说林慧珍自己根本没有可以指使的人,就是有她也怕以后万一暴露了会断了自己的前程。而江云这个办法呢,既不用担心以后留什么后患,又能让夏安安和李丽两个人丢脸,在她看来还真是一个好主意。“那好,你按我说的去办。”江云看了一眼林慧珍,继续说道:“至于班长那里,我当然会极力让他顺着咱们的计划行事。

”“好!”林慧珍用力点点头,表示自己肯定能做到。“那王炜那里呢?”江云听她这么肯定,反倒有些不相信了,说道:“他可没有女朋友,你不怕他站到夏安安那边。 ”“没问题,”林慧珍一笑说道:“他有个表妹在隔壁的学校里,到时候我请她过来就行了。”“也是个办法。那我先走了。”江云说完,在走之前瞥了一眼林慧珍因为高兴已经忘记了的血手说道:“还是先擦一下你的手吧,小心让别人看到了害怕。”说完转身就走。“不碍事!”林慧珍一笑。但当她看到手背上几个关节处都被蹭去一层皮,几个流血的地方血已经凝固住了,这才感觉到手疼的厉害,连忙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

从图书馆出来,一直快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看看王炜已经不在身后了,李丽才悄悄的说道:“安安,你以后还是跟书呆子保持一定距离吧,刚才在图书馆,对咱们有着敌意的女生太多了。 ”“那又有什么?”夏安安一笑,说道:“她们追人家不上难道还嫌我跟人家交往吗?”今天在图书馆,眼见着事儿妈吓成那样,夏安安心中很痛快。她也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只要自己做的事情问心无愧,就不怕任何人。当时看到那么多女生幸灾乐祸想着看自己的笑话,夏安安才不会同情她们呢。

再说,感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要是别人因为这而记恨自己,那就让她们来踢自己这块铁板来吧。夏安安的心里想法李丽可想不到,她所担心的是是夏安安会喜欢上王炜。 不管是从感情还是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李丽还是力挺陆宇轩和夏安安两个人能走到一起的。看过陆宇轩对夏安安的真情流露,李丽相信夏安安跟着陆宇轩一定会幸福的。想着,李丽小心翼翼的看着夏安安问道:“安安,你不会是喜欢上书呆子了吧?”一听李丽这么问自己,夏安安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转而一笑说道:“难到你对他动心了,要么怎么会这么着急?”她是好奇李丽怎么会这么关心自己的感情,这不是李丽平时的作风。

“你,”李丽一听苦笑不得,这怎么说道了自己头上?她有自知之明,在金安小区的时候,王炜跟她们两个人打招呼,看向自己的目光很少,她知道自己的长相只是一般,没有吸引人的地方。 能让平时对女生冷淡的书呆子主动说话的人,那也只有夏安安了。但此时一听夏安安这么说话,李丽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太多了,也就自我打趣说道:“喜欢书呆子的人多得去了,我可不敢冒那个大不违去追帅哥,省的别的女生把我戳到地底下去。”“别这么妄自菲薄,”夏安安一听顿时乐了,说道:“你要是真喜欢他,要么我帮助你去传个信什么的来试试。

”“行了,”李丽一听,好笑的掐了一把夏安安说道:“你就别拿我打趣了。”她们两个一路说笑着向着宿舍走去。 在她们宿舍的楼层口,碰到了秦燕,她身后跟着两个拎着行李箱的男人。两个男人穿着黑色西装,在楼道里还都架着一副宽框墨镜,一副标准的保镖装扮。秦燕自开学后就没有回学校报到,虽然同宿舍里相处的不是太亲密,但毕竟在一起住了三年多,相互之间还是蛮关心的。夏安安和李丽曾经给她打过电话,但没有打通。没想到现在碰到了。看看走廊里站在宿舍门口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同学们,再看看秦燕,夏安安和李丽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就站在了原地。

“安安,李丽,”秦燕先开口了,她抬头一笑,眼睛里的复杂的神情一闪而过。“秦燕,”夏安安叫了一声,但她没有接着说下去,却拿目光在秦燕身后的两个大汉身上看了一圈。秦燕漂亮的脸颊稍有些苍白,她在努力的笑,可夏安安却看到了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快走吧,”一个大汉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少爷吩咐了要速来速回的。”“那好,我走了。”秦燕咬了一下唇,跟夏安安她们擦肩而过。夏安安其实以前挺讨厌秦燕的,整天把钓金龟婿放到嘴边。 现在看来她的愿望是实现了,可整个人并没有显得特别高兴的样子,夏安安甚至在她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时候,感觉到了她身上流露出来的无奈和伤感的气氛。

也许是错觉。夏安安和李丽站在楼梯口,看着秦燕和两个西装男走过了拐角看不到背影后才匆匆走回宿舍。一进宿舍,只见另外一个舍友常虹正在整理东西。见她们进来一指秦燕狼藉的床铺说道:“人家走了,说她剩下的东西咱们捡着有用的留下,其余的就全扔掉。”“什么?”李丽先吃了一惊。她看了看秦燕床铺上放假前打包好的被褥和电脑桌上的电脑等物件有些吃惊。 秦燕一些小物件不拿走能说得过去,可连电脑也不要了,这不是败家子还是什么啊?“别看了,”常虹一笑,说道:“秦燕如愿找了一个有钱的人家,据说她老公的身价上亿,这些东西人家怕拿回去占地呢。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答案,李丽还是吃了一惊。她知道,秦燕的这台电脑可是去年刚买的,还崭新着呢。不觉就伸手摸了摸。“电脑归你了。”常虹一见,虽然有些心不甘,但她自己也有一台电脑,总不好意思跟一个没有电脑的人去抢吧。再说,在夏安安和李丽回来之前,她也抢先拿了一下自己有用的东西,心里上稍微平衡了些。 此时也就干脆痛快的说道:“别的东西大家一起收拾一下吧。”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白得到了一台平时想也不敢想的电脑,李丽一下子激动起来。

但想起再有不到一年就要毕业了,她不禁说道:“秦燕怎么不推迟一下结婚时间呢,这差了半年多就拿不到毕业证了。”“老公家那么有钱人家还在乎什么毕业证吗?”常虹笑笑,羡慕之情不觉流露。“秦燕的男朋友没有来?”一旁的夏安安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还是问出了这么一句。“没有,来的是他老公的保镖。 ”常虹摇摇头说道:“秦燕说她老公在家忙着准备婚礼的事情呢。”这一句一说完,她顿时愣了一下。结婚之前的男女,通常都恨不得黏在一起。现在他们还没有结婚,老婆去拿东西男人已经不乐意陪在身边了。

一时房间内的三个人相互看了看,都停住了手中的动作。“那个,我看秦燕回来拿东西的时候,特别小心翼翼的。”常虹看看夏安安和李丽轻声说道:“我想她已经怀孕了。”奉子成婚,夏安安脑子里顿时出现了这四个字。她们两个在这边聊着,李丽则是在惊喜的摆弄着已经成了自己的电脑。 她甚至早想好了,如果要是能知道秦燕在哪里,她一定要给秦燕一些钱作为补偿。可惜的是,随着秦燕离开后,她的的消息再也没有人传过来。底下许多同学在猜测,秦燕只是给人家做了小三,过上了跟金丝雀一样的生活。

也有人猜测,她要嫁的男人是个老头子,虽然多金,却是一只脚快踏进棺材里去了。不管怎么说,随着时间的流逝,秦燕也就渐渐淡出了同学们的脑子里,只有李丽在对着电脑时候就会想起她。【】,。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青春小说 中校大叔我不嫁 全文阅读,中校大叔我不嫁最新章节,中校大叔我不嫁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