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青春小说 > 中校大叔我不嫁全文阅读 > 番外 花好月圆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青春 作者:超越极限 书名:中校大叔我不嫁

梁丽自从离开后,一直到聚餐结束也没有再回来。而谭参谋长自从在饭桌上转了一圈后,一直到乘车离开,也没有再去跟女兵说话。当然也就没有答复女兵对梁丽是否还留下做教官的问题。女兵们原本想着在这次聚餐中,一定要让领导同意停止梁丽在新兵训练中的职务。其实除了让牛盈盈带头说话外,她们还有着另外的准备。如果要是领导不相信调查的时候,牛盈盈和另外几个女兵就会亮出被梁丽抽到身上的皮带印子和用皮鞋踢得青紫的胳膊或者是腿。领导暧昧的态度让女兵们心中都有些失望。

但无论如何,这顿饭没有梁丽在一旁,大家一直压抑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不少。“作为仗义执言的牛盈盈,女兵们不觉都对她多了几分好感。吃过饭之后,有不少女兵跑过来称赞她的举动。当听说牛盈盈是抱着豁出去被退回家的心态站起来说话后,这些小女兵更是激动的拍着胸脯保证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大家一定会集体上书保住她。在这个时间,面对共同的目标的时候,女兵们都团结在了一起。而牛盈盈,在受到大家的关注和热情后,突然感觉做好事,能为大家付出也是一种幸福。

从此后,她真的开始转变了,从一个自私自利的女孩子开始向着积极向上转变,当然,这就是后话了。夏安安这边,由于心中早已经有了数,所以对聚餐上的事情也不算是意外。吃过饭后新兵们整理队伍,准备先回宿舍,然后再去小礼堂去看演出。在队伍中,夏安安看着夏连海和许红军还有祈果三个人又一起结伴离开。当看着夏连海和许红军两个人边走边聊,说的很投机的时候,夏安安的嘴角不觉牵起了一丝笑容。夏连海此时脸上也带着笑容,她是真心的希望父亲此次来军营之行是完全放松和开心的。

可突然夏安安又有些疑惑。以前不管家中有什么事情,夏连海从来不肯耽误上班时间管家事,这次他怎么会在这边呆这么长时间?想起前几天夏连海突然提起要离开的事情,这两天又闭口不谈了,夏安安还真有些奇怪他比较反常的表现。带着一脑子的为什么,直到去了部队小礼堂夏安安才不再胡思乱想。小礼堂里张灯结彩,到处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前排领导们落座后,紧跟着是新兵们的位置。大家按着队列有序的进入晚会现场入座。还是惯例,先女兵入座,然后才是男生。

夏安安做好后,看着刘云飞随着队伍走了进来。他进来后,显然是在寻找着夏安安的位置。当两个人目光相碰,夏安安突然想起下午他跟许平平两个人的事情,想着他们两个人有可能很狗血的亲到了一起,不觉就莞尔一笑。她一笑,顿时只见刘云飞的脸色就拉了下去,并且迅速将目光转到了别处。好巧不巧,刘云飞的目光和一边许平平的目光又碰到了一起。当看到许平平平静而冷淡的表情,他的心中一股高兴。这个比较严肃的人应该是夏安安吧?刘云飞刚想着对着她点点头,没有想到许平平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了。

她甩了刘云飞两个卫生球,然后伸出两手对着他做出了一个鄙视你的动作。额的神啊!刘云飞一见恨不得直接将眼闭上。这家伙,也太恐怖了吧,她们两个到底谁是谁啊?上天能不能不这么玩人,让两个脾气性格迥异的人长得这么相像。一个是天使,一个是恶魔,偏偏里面有一个是自己心中属意的爱人,这也太考验人了吧?眼看着刘云飞神色带着仓皇的走到后面的位置,再看看旁边瞪着他,目光随着他转的许平平,夏安安禁不住在心中暗笑。最近这段时间刘云飞在自己跟前十句话有八句话不离许平平,骂她是个恶魔,是个母夜叉,显然是许平平在他心目中逐渐根深蒂固了。

而许平平明明处处关注着刘云飞,却整天对他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这两个人简直是一对欢喜冤家。夏安安的心中突然升起了撮合他们两个人的念头。由于新兵几百号人,后面又有上千号老兵,入场需要一段时间。夏安安正在心中盘算什么时候提点一下刘云飞和许平平的感情的时候,坐在她后面的牛盈盈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胳膊。两个人虽然都是从北京一起过来的,但由于路上的不愉快,这一个来月还从来没有单独说过话。此时扭头见是牛盈盈动自己,夏安安不觉有些诧异。

”夏安安,“当看到夏安安看向自己,牛盈盈先是不好意思的一笑,然后才凑近她轻声说道:”我跟你道歉!我知道自己在来的路上抢占你的卧铺和刚到这里的那天早晨想着将你绊倒的事情是我错了,希望你能原谅我。“没有想到牛盈盈特意叫自己是为了这件事情,夏安安不觉一笑。其实在今天晚上聚餐的时候,牛盈盈站起身来说那些话的时候,夏安安就决定原谅她了。夏安安不是圣人,面对有人欺负到门上当然也会生气,也会郁闷。但当看到牛盈盈愿意为了大家而承担可能遭遇的不公平的时候,夏安安突然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自私。

牛盈盈充当了自己的挡箭牌,她还有什么理由再不原谅牛盈盈的不礼貌呢?”我原谅你了!“夏安安轻轻一笑,对着牛盈盈点点头。她能看的出来,牛盈盈是诚心道歉的。有错就改,改好了就是好同志嘛!”谢谢!“牛盈盈也点点笑笑说道:”我现在告诉你我错了,如果不告诉你,我还真怕过了明天就会被遣离部队,再也不会见到你了。“这是她的真心话。见夏安安对着自己一笑,她也放心了。如果真要离开,牛盈盈也不遗憾了,起码自己在这些战友面前保持了堂堂正正的面貌,这让她很满足。

”你不会走的。“夏安安的笑容一顿,说道:”我们都会站在你身后的。“牛盈盈曾经那么自私的一个女孩子在部队的大家庭能改变的这么好,大家这么说绝对不会是一句空话。如果要是真有领导为难牛盈盈,夏安安绝对会第一个站起来为她说话。”谢谢你们!“牛盈盈点点头,眼眸中带着几分泪光。她是真感动了。以前上学的时候,因为自私,牛盈盈经常被人孤立,现在被所有的女兵都当做好姐妹看,还真让她有些受宠若惊。跟牛盈盈的交谈结束后,夏安安转向了舞台。

在越过领导席位的时候,她的眼睛一亮。夏连海和许红军还有祈果等几位家属竟然坐在了前排。看来也是过来看节目的。有父亲陪着一起看节目,虽然座位没有挨在一起,夏安安心中莫名的兴奋。自从记事开始,夏连海的工作总是很忙,他从来没有陪着任何一个孩子一起看过节目。夏安安记得好像是有过一次。那次是在她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学校举行三十年校庆,父亲也被邀请过去了。当时学校准备了精心的节目。只不过夏安安记得,当时父亲是作为老校友坐在台上看的。

在节目开始的时候,他还跟学校和几个都是从这个学校一起走出去的成功人士轮流讲话。那个时候,坐在台下的夏安安没有感觉到父亲是在跟自己看节目,而是感觉到他也是在演节目,只不过他的节目是演讲罢了。想想夏连海已经来到这里四五天了,夏安安突然很满足。夏安安也明白,夏连海自从去年知道她的大学学费都是她自己打工赚来的后,就一直想着补偿自己。到现在为止,夏安安已经知足了,如果要是可以,她愿意告诉夏连海,不用他内疚了,自己已经感受到了他浓浓的父爱。

想着夏连海可能是怕自己受不了训练中的艰苦才会在这里陪着她,夏安安心中充满了幸福。她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和夏连海好好谈谈,让他还是早点回家。她相信父亲人在这里,心中也会牵挂着他自己的工作。晚会结束后,当看到时间刚过七点,夏安安连忙找了现在管着女兵的李慕华请假,希望能陪父亲一起回招待所。等李慕华答应后,她就直接去门口找夏连海。走到门口,见到夏连海和许红军还有祈果三个人正站在那里。”安安,“当看到夏安安,夏连海一笑对着她说道:”你去找到平平,我们一起走好不好?“见许红军和祈果点点头,夏安安并没有将夏连海越位的事情放在心上。

她还以为是许红军和祈果不好意思直接麻烦自己夏连海才会主动让自己这么做。看着夏安安转身跑进礼堂的大门,祈果突然轻声喃喃说道:”安安,我的安安真的好乖巧啊!“这一段时间,通过观察,祈果发现夏安安比许平平安静了很多。不张扬,不虚伪,夏安安身上没有任何现在女孩子的坏习惯,这让祈果除了对她内疚之外,就更喜欢这个小女儿了。”对,是我们的安安。“许红军有些歉意的看看夏连海,当看到他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快流露的时候,才转身拉住祈果的手。

他心中比谁都明白,在没有认下夏安安之前,祈果的心中充满了焦急和迫切。她总是担心会有什么情况,让她们母女不能相认。为了安抚祈果,许红军挽住祈果的胳膊,轻声说道:”果儿,不要着急,安安去找平平去了,等我们回到招待所就跟两个孩子将事情都说开。“”红军,“祈果一听许红军说的话,反而更加紧张了,她一只手抓住许红军的手,带着几分难过说道:”你说安安会不会生我的气?毕竟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去看过她,没有管过她,她还会不会要我这个妈妈?“听着祈果充满心酸的话语,夏连海轻轻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整个口腔都是苦涩的。

祈果担心夏安安不肯认她,他又何尝不担心许平平不肯认自己这个爸爸呢!如果要是许平平责问自己为什么会抛开她们母女不管这么多年,他该怎么回答呢?人生真的一步也不能错,错了一步就要走很多步来弥补。等夏安安找来许平平,大家一起回到招待所。当走到许红军和祈果的房间的时候,许红军看看夏连海,见他轻轻点点头,也就对着夏安安说道:”安安,走,一起过来到我们房间来,我们三个大人有话要跟你们说。“一旁的祈果紧紧看着夏安安的反应,她的手紧紧抓着许红军的手,只觉得自己的心现在绷的紧紧的,随时会随着夏安安的拒绝而断裂,破碎。

听到许红军的话,夏安安有些奇怪,他们会有什么话要跟自己说呢?当她抬头看到几个大人都站住看着自己,不觉有些莫名其妙。此时招待所的军人服务人员打开了许红军他们的房间后又为夏连海打开了房间,然后转身离开,他手中拿着的挂着钥匙的圆盘一晃,所有的钥匙就碰在了一起,叮叮当当的响着。这些响声听在夏安安耳朵里,像是在敲击她的心脏,她突然就紧张起来。”走吧,“夏连海看了看祈果,见她只不过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因为等待夏安安的回答,脸色都变了。

便示意许红军进去,然后伸手拉住了夏安安的手。看着夏连海覆在自己手上的大手,夏安安摇头一笑,反手挽住了夏连海的胳膊。好吧,她不是故意不回答许红军的话,而是想知道他们会跟自己说什么。看这几个大人着急的。而许平平也有些莫名其妙,她只感觉今天的父母和隔壁的夏伯伯有些神秘兮兮的。但她懒得去管他们,现在她的脑子里满是关于刘云飞的身影。一想起刘云飞她就火大,这个人简直是自己的克星,如果要是不给他点教训,她感觉实在对不起自己的初吻。

所以平时比较话多的许平平今天特别安静,只是跟着大家进去,心中却是一直在琢磨着该怎么收拾刘云飞。走进房间后,夏连海折身回去将房门锁上,然后才坐到房间里两张沙发的一个上。另外一张沙发上许红军坐了下来。而祈果和许平平则邀请夏安安一起坐到了床上。”安安,“夏连海见大家都落座后,看看夏安安,说道:”你和平平是亲姐妹。“说着他一指祈果说道,”她是以前的唐梅,也就是你的亲生母亲。“有些往事就跟伤痕一样,如果想要治愈,必须就要撕开对症下药。

而要撕开伤口是痛苦的,但长痛不如短痛,慢慢的让人受折磨,不如一下子撕开挤破,让脓血都流出来。”平平,“许红军接着夏连海的话,指着夏连海对着许平平说道:”这个是你的亲生父亲,叫夏连海。“”这不可能!“许平平比夏安安的反应大了不少。许红军的话一落,她的脸色马上变了,但马上她转向祈果求证道:”妈,我爸爸怎么这么说,他是不是发烧了。“”平平,你爸爸说的是真的。“祈果对着许平平说着话,但目光却是转向了夏安安。在这一刻,她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只怕夏安安这个小女儿一甩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但让祈果和夏连海还有许红军松了一口气的是,夏安安根本没有大的表情变化,她只是紧紧抿住了嘴,一言不发。而许平平听了祈果肯定的话,气得直接跑进了卫生间。知道许平平的情绪容易激动,但过一会就会冷静下来,祈果倒是不太担心。她转向夏安安,紧张的看着这个小女儿,有些难过的说道:”安安,当年妈妈也是情不得已才将你留下,你不会是不想认妈妈吧?“”安安,当年都是我的错。“夏连海也看着夏安安,有些痛苦的说道:”你要是恨就恨我吧,不要责怪你妈妈。

“许红军看到他们说话,犹豫了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向卫生间。准备去劝导许平平。说不恨不怪夏安安做不到,虽然自己已经不再夏家了,可一想到自己曾经被金凤母女压制的死死的,她心中就怨恨眼前的这两个人。如果他们两个有一个曾经关心够自己,那自己以前也就不会过得那么苦。但看着夏连海灰暗的面色上满是悔恨,还有祈果流着眼泪自责的模样,夏安安还是心软了。她可以恨他们,怪他们,可他们毕竟是给她生命的人。想着,夏安安平静的说道:”“可是平平说过,她的生日比我大了一个多月。

她是九月二十六号出生,而我是十一月十二号出生,我们怎么可能是姐妹呢?”就是这个疑问才让原本有怀疑的夏安安不再怀疑两个人之间是否有关系。“傻孩子。”祈果一听,泪眼朦胧的看着夏安安说道:“你们两个人都是农历九月二十六出生的。也就是十一月十二号那一天。”她一边说一边哽咽着,“当时我们到了东北给平平上户口的时候用的是农历的日子,可等出来后才知道错写成了阳历的形式。后来我干脆就将九月二十六号当成了平平的生日,我实在不想用农历九月二十六这天了,它总让我想起是那一天我们母女生生的被分开。

”听着祈果的话,夏安安紧紧咬住了嘴唇。原本以为在跟亲生母亲相认的时候,自己肯定会激动万分,甚至于痛哭流涕。可现在她只觉得自己有些难过,不想跟这里的任何人说话。而祈果和夏连海看着夏安安将头扭向了角落,不言语,也不看他们。两个人顿时心里有些急躁,相互看了一眼后都暗自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个都亏欠这个女儿的太多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青春小说 中校大叔我不嫁 全文阅读,中校大叔我不嫁最新章节,中校大叔我不嫁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