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青春小说 > 中校大叔我不嫁全文阅读 > 番外 花好月圆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青春 作者:超越极限 书名:中校大叔我不嫁

章节名:第一百章向郎中山“致谢”第一百章向郎中山“致谢”夜里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在家中的金凤拨通了夏连海的手机。当电话一接通,金凤就气愤愤的问道:“你在哪里啊,还不回来睡觉?家里一大摊子的事情全让我担着,你这个一家之主就没有一点责任心吗?”虽然夏银萍的话勾起了她对夏安安的愤恨,但毕竟自持有身份,金凤想着曲线整治夏安安,也不会一上来就跟夏连海吵架。“我们这就回去。”夏连海倒是没有多想,自己出来之前跟没有跟金凤打招呼,天气又这么晚了,他反而理解金凤生气的原因。

也就解释了一句说道:“这不是安安回来了,我跟玉峰过来接她,马上就一起回去了。”金凤原本压抑着的怒气,顿时就一下子控制不住了。她对着话筒吼道:“夏连海,今天结婚的是你的二女儿,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小女儿。还有,我告诉你,家里来的亲戚住满了,你们都别回来住了。”“那我们就住酒店了!”夏连海懒得跟金凤吵架,说了一句后直接就挂了电话。给乡下的父母兄妹准备的房间,夏连海心中有数。知道夏玉峰和夏安安两个人的房间并没有被占用。 但既然金凤这么说了,他生气金凤对夏安安的冷漠,干脆就不回家了。

“夏连海,我还告诉你,夏安安把银萍的脸都给划伤了,你说这让明天做新娘子的银萍怎么办啊?”金凤跟着吼了这一句之后,才发现夏连海的手机已经挂掉了。再拨过去,手机已经关了。气愤的金凤马上就拨通了夏玉峰的手机,但她没有想到,夏玉峰的手机在出来前看到电量不足,放到书房充电去了。所以在拨打了数遍之后,见没有人接听,她一摔电话,坐在沙发上气得直喘粗气。酒店这边。 挂断金凤的电话后,夏连海直接关了手机。看了一眼面前三个面色微变的晚辈,夏连海明白刚才金凤的话让他们听到耳朵里了。

如果只是自己的两个儿女在跟前还好说些,现在还当着一个未来的女儿女婿。他心中不觉对金凤更多了几分不满。但再不满,他现在也不能说什么。也就沉默了一下掏出钱包里的身份证,和几张钞票,夏连海递给夏玉峰说道:“去,再开两个房间,今天晚上我们就住在这里吧。”两个房间,一个给夏安安住,一个他们父子两个人住。金凤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赌气的一句话,夏连海父子还真因此而一夜未归。 对于夏连海,由于这段时间夫妻两个人经常有争执,金凤到还是没有什么。

对于儿子夏玉峰,她可是被气得够呛。这个儿子从小跟夏安安交好就让她心中不舒服,现在还跟着夏连海一样跟她唱反调,跑去接夏安安。就算是自己说了赌气的话不让他们回家来,这个小子连个电话也不给自己打,还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金凤不说她自己做的太过分,夏玉峰在听到她的电话后心中也早已经恼了她的偏心。再说,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夏玉峰也没有带着手机,还真不方便给她打电话。 不说金凤这一夜过的有多么憋屈。第二天早上,夏安安起床后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由于这两天一直在路上坐车,再加上昨天晚上将近一点多才休息,夏安安这一觉睡得太过踏实了,直到阳光透过关闭的不是太严的窗帘照到了她的脸上,她才醒过来。等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八点多了,她顿时从床上跳了起来。冲进卫生间一通洗漱后,回到房间,夏安安从行李包里翻出来了一套紫色的连衣裙准备穿上。这一路上,由于总是坐车,夏安安穿的不是休闲装就是运动短装。 今天就要去参加夏银萍的婚礼了,她要穿的上些档次。夏安安知道,因为在金凤的影响下,前来参加婚礼的金家人和一些夏家人并不喜欢自己。

现在她就要用穿着、装扮告诉那些人自己过的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孬。心中翻腾着,夏安安将身上的睡衣脱下来,拎起连衣裙的时候突然也就愣住了。她记得自己收拾行李的时候特意看了啊,拿的那件连衣裙是以前上学时候自己买的一套衣服啊,怎么现在一看竟然是去年跟陆宇轩在酒店滚了床单后,陆宇轩送的那套衣服呢?这两套衣服颜色一样,样式也有些相仿,可布料和做工相差的就很远了。 想着可能是那天晚上没有看清楚就拿上了这套衣服,夏安安顿时就有些郁闷了。

想着一路上方便,她主要拿了两套行动便利的休闲装,就这么一套能在宴会上拿得出的衣服。要是现在出去买是不是有些太过了?但说实话,这套衣服她也只是那天穿了一次。一看到这套衣服,她就会想起那天跟陆宇轩在一起的尴尬。思量了半天,夏安安咬了半天牙,最后还是穿上了这套衣服。照了一下镜子,她不得不服气,这套衣服就是看着高贵、大方,衬托的自己整个人都多了几分淑女的雅致。 从房间里出来,迎面就碰上了陆宇轩。陆宇轩也新换了一套衣服,穿的是米色T恤,灰色休闲裤。

虽然很简单的服饰,但穿在有着一身让人不可忽视的气质的陆宇轩身上,也愣是穿出了明星的派头。两个人走近,还没有等夏安安说话,陆宇轩先开口了:“嗯,我的眼光真不错!”陆宇轩是在赞美夏安安的整体美,可听到夏安安耳朵里,却认为他看出了自己穿的衣服是他买的。“哼,”夏安安本来就对当着陆宇轩的面穿这套衣服心中有些不乐意,此时一听他这么,马上就拉下了脸,说道:“不就是你买的衣服吗?用得着这么给自己贴金吗?要不是拿错了,我才不会穿它呢!”陆宇轩原先并没有想起这套衣服跟自己的关系,这么一听,顿时乐了。

他知道昨天晚上自己没有跟夏安安商量就把结婚证让夏连海和夏玉峰两个人看了的事情,让她生气了。他不禁心中暗道,傻丫头,去年你老爸就已经知道咱们的关系了。但这样的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也就嘿嘿一笑说道:“你要是不提醒我,我早忘记这衣服是我送的了。”这还成了自己提醒了?一想起自己是在被他拿下的情况下才换的这套衣服,夏安安转身就要回房间换下去。“慢,”陆宇轩一把拉住夏安安,轻声说道:“你穿这套衣服很漂亮。再说,你不是对衣服有气,是对我有气。

不行你就打我一顿解气好了。”“你说的要我打你的!”夏安安看看陆宇轩,冷哼了一声说道:“但我不会动手,你等着,我会用别的方法惩罚你的。”“惩罚的事情回头再说,现在肚子都饿了,咱们还是先出去吃饭吧。”见楼道里来来往往的人,夏安安不好再说什么,两个人就一起向楼下走去。走着的时候,陆宇轩告诉夏安安,夏连海和夏玉峰两个人已经回家了。夏连海让他转告夏安安,夏银萍的婚礼就在这个酒店里,中午十一点的时候到二楼参加婚礼就可以了。

他会告诉家里人他们两个是刚赶回来。夏安安一听这话,心中明白夏连海是为了自己好,一是让自己好好的陪着陆宇轩,再一个,他是怕金凤当着老家人跟自己闹难堪。这样也好,由于昨天晚上听到了金凤在电话里所说的话,夏安安还真的不想回夏家了。吃过饭后,陆宇轩提出两个人干脆一起出去走走,夏安安也就答应了。经过大门口的时候,夏安安看着酒店的员工正在准备着的各种婚礼用具,当听到有人说郎中山也要在这里举行婚礼的时候,她站住了。 很好,今天出了夏银萍外,原来郎中山的婚礼也在这里举行。

只不过一个是在一楼,一个是在二楼。原本如果要是没有碰上,夏安安还不想再理睬郎中山。但经过昨天晚上警察查房的那件事情后,夏安安还真不想让郎中山在结婚这么那么舒服。反正他就在这个酒店举行婚礼,也不用去费尽心思的去找了。此时,陆宇轩也看到了电子屏上滚动的人名,见夏安安在看到郎中山的名字的时候有些走神,也就揣测到了她的心思。“安安,”,陆宇轩贴着夏安安的耳朵说道:“要说起来,郎中山还是咱们的中间人,咱们是不是也该好好的跟人家‘致谢’呢?”一看到陆宇轩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夏安安知道他跟自己想到一块了。

便点点头说道:“很应该。我看一会在他们迎宾的时候当家大家好好的‘感谢’他一番吧。”两个人的目光一碰,都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走出去后,兜兜转转之后,两个人到了附近的一个商场。在那里,陆宇轩拉着夏安安坚持让她买几件衣服。夏安安原先不肯,但一想自从去年跟金凤算是撕破脸皮后,家里就没有给自己买过衣服了。反正自己身上也有钱,也该为自己买几套衣服。想着她就郑重的跟陆宇轩说要自己买衣服,坚决拒绝他掏钱。见夏安安这样,陆宇轩苦笑。

他的本意还真是想着自己给她买衣服的。可这个丫头,一直跟自己分得这么清楚。但不想惹夏安安不高兴,陆宇轩也就听从了她的意见。由于惦记着跟郎中山“致谢”的事情,两个人踩着点,在十一点回到了酒店。婚宴一般都是十一点半准备开始,十一点的时候,正是各路宾朋好友报到的时候。还没有走近门口,老远就看到夏银萍和高山,郎中山和牛秀芹两对新人各站在门口的一边,迎接着自己家的亲朋好友。夏安安还看到了一个见过两面,却让她一直惦记着的人——郎中山的大嘴巴妈。

去年十一她到夏银萍的订婚礼上想着抹黑自己,却被自己给闹了一个没脸。此时自己去跟郎中山讨债去,看看她还有什么可蹦跶的。此时,夏玉峰走了过来,悄悄的告诉夏安安和陆宇轩,说是夏连海让他在这里等他们的。父亲这么关心自己,一想到看到夏连海有些异样的面色,夏安安就心中难受。她想着回头跟家里的人商量一下,催促着夏连海早点去医院做检查。但这话,夏安安没有想着告诉夏玉峰。虽然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还在上大学,有心没力。再说,她也不想让夏玉峰着急。

想着,夏安安也就点点头,先上去和夏银萍和高山打了一个招呼。夏银萍找的化妆师不错,脸上的抓痕在各种化妆品的掩盖下还不算是太显眼。如果不是仔细看,看不出来什么。但当看到夏安安,一想到是因为她自己才会被人抓伤,夏银萍就恨不得上前抓花夏安安的脸。她倒是忘了,那些警察原本是自己找来想着让夏安安出丑的。虽然心中恨透了夏安安,但毕竟是在外面,夏银萍顾忌着形象,不会给夏安安难堪。两个人在外人眼里看上去也跟平常的姐妹没有什么区别。

但让夏安安和夏银萍两个人心里都不痛快的是高山看向夏安安色眯眯的目光。就是一旁的陆宇轩也看了出来,他直接上前将夏安安拉走了。正好两家都有一群人前来喝喜酒,夏安安和陆宇轩也就选了这个时间走向了郎中山。这边,由于是在阳光下,牛秀芹虽然用了最好的化妆师和化妆用品,但老态还是遮不住。可她为了和身边的郎中山般配上,却穿了一身大红的婚纱,高跟鞋。一边的郎中山西装革履,比平时显得意气风发。他亲昵的挽着牛秀芹,谈笑风生,一副踌躇满志的模样。

当看到夏安安挽着陆宇轩两个人走了过来,郎中山的表情明显的一顿。站在郎中山旁边的大嘴妈今天的精神非常好。不说昨天晚上她得到的二百万的巨款,就是今天能跟市长家的女儿一起在这个酒店举行婚礼,她就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抬高了身份一样。此时郎母一时没有认出夏安安,见是一对帅哥靓女走到自己儿子的跟前,两个人的风度超群,又是刚才夏副市长的女儿跟前走过来,她还以为是自己儿子郎中山巴结上的高贵人物,顿时也就先笑着迎了上来。“美女,帅哥,”这郎母还是蛮流行的。

她想着拉住夏安安的手,但被夏安安给推开了。但她并不在意,还是满脸带笑的说道:“谢谢你们两个来参加婚礼。是我们加中山的朋友吧?”郎中山一见,放开了牛秀芹,他不想让自己这个金主老婆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连忙上来将母亲挤到了一边,对着夏安安低声说道:“你们来干什么?夏安安,咱们已经两清了,你就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他虽然不知道陆宇轩的真实身份,但知道肯定是自己惹不起的人,所以也就带了几分祈求。一听郎中山的话,郎母一下子明白了来的人的身份。

郎中山有顾忌,她可没有,一想到去年在夏银萍订婚礼上被夏安安堵得那股恶气,她就恨不得扑上去对着夏安安撕打。“儿子,你起开,我来对付他们。”郎母说着就卷袖子,想着冲到夏安安跟前。“妈,”郎中山一把拉住她,说道:“你别在这里添乱了,赶紧去给秀芹介绍亲戚什么的吧。”当见郎母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他贴着她的耳朵说道,“你要是在婚礼上闹事,那二百万就不给你了。”“别别,”一听这个,郎母马上就蔫了。连忙转身走了。冷眼看着郎母离开后,郎中山重新面对自己了。

夏安安一笑说道:“郎中山,你着什么急啊?我们是来感谢你的!”“就是啊,”陆宇轩接过话来说道:“要是没有你,我们就不会认识。还真应该好好的谢谢你呢。”夏安安和陆宇轩两个人,女的靓丽,男的英俊,他们身上无形中透露出来的气质更是让人无法忽视,这一下吸引了牛秀芹的眼球。她也以为他们两个是真心来祝贺自己两个人的,也就不顾郎母的阻拦,走了过来。说道:“中山,你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还没有等郎中山说话,陆宇轩已经走到了牛秀芹跟前说道:“我们是要感谢郎中山为我们牵线的。

我也是从北京来的,咱们认识一下?”“好好,”一听陆宇轩这么说,牛秀芹当然高兴了。也就笑着跟陆宇轩站到一边说话。郎中山一见,心中郁闷,刚想着上前阻拦,但早被牛秀芹一个眼神就钉在了原地。此时,站在旁边的夏玉峰站在了夏安安身边。陆宇轩在旁边说话,他就要保护夏安安。这让旁边的夏银萍更是气恼这个跟自己不一心的弟弟了。“你要干嘛?”此时郎母见牛秀芹不让自己和儿子走过去,也就对着夏安安说道:“你就见不得我们家中山幸福吗?你也不害羞,被人家踹了还这么缠着人家,也好意思啊?”“阿姨,看着你好像没有得老年痴呆啊,怎么说话这么颠三倒四的?”夏安安一笑说道:“你的眼睛也应该没有问题吧?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男朋友比你儿子强了很多倍吗?”原本她不想说这么难听,可郎母这么明着挑衅,她要是再不说好像自己真的理亏一样。

“就是,大妈,你去年在我二姐的订婚礼上颠三倒四的编排我三姐你就忘记了?”一旁的夏玉峰也开口了,一想起去年郎母的可恶,他恨不得揍这个老太太。夏安安的话早噎住了郎母,又看到市长家的儿子对自己怒目而视,郎母心中不觉就有些退缩。一旁的来宾看到这边的情景,其中有去年参加夏银萍婚礼的人,也就禁不住说起了当时郎母的表现,大家看向他们母子的目光也就都带上了鄙视。“夏安安,就算我错了行不行?”郎中山一见,心中就是咯噔一下。

他再不要脸,可今天的婚礼要是有什么不快,牛秀芹可不会饶了他的。再说,他见陆宇轩和牛秀芹说着话,牛秀芹的眉头就锁在了一起,知道肯定不是好事。现在郎中山只想着将这两个瘟神给请走。他继续说道:“你放过我吧,难道咱们同学几年,就没有一点情谊吗?”见郎中山打温情牌,夏安安不禁怒了。她冷冷的看着郎中山,低声说道:“你这样的人我可是高攀不起。要不是你,昨天晚上能有警察查房吗?”夏安安这么一说,郎中山顿时明白她什么都知道了。

在看到夏安安和陆宇轩两个人出现的时候,郎中山就知道昨天晚上肯定没有抓到他们有什么问题。反观应该高兴并且该感谢自己的夏银萍,一看到自己的时候,就用一种分外恼怒的眼光看着自己,郎中山虽然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明白,夏银萍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见夏安安看都不在看自己一眼的模样,郎中山暗自愤恨,怎么她的运气就这么好,自己想尽了办法不禁不能伤害到她一点,反而是自己这边总是连连失利。夏安安这边,懒得再理郎中山,调头看着陆宇轩跟牛秀芹说完了话走了过来。

便直接迎了上去,两个人挽着手进了大厅。回身看到牛秀芹也跟着走进来,后面的郎中山跟个孙子一样追在她的身后。夏安安不禁问陆宇轩道:“你跟她说什么了,看着她很生气啊?”陆宇轩一笑说道:“没说什么,只不过告诉了她一些事实罢了。”不用给郎中山添油加醋,他做的事情就让人鄙视。这一点夏安安是明白的。冷眼看了一眼满脸愁闷的郎中山,夏安安心道,这只不过是简单的“致谢”罢了,如果要是牛秀芹知道了你所有的事情,她要是不直接撕了婚纱才怪!感谢莉莉宝贝57的两朵鲜花!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青春小说 中校大叔我不嫁 全文阅读,中校大叔我不嫁最新章节,中校大叔我不嫁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