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敌军军阵缓缓行进,半刻钟过去,两军的距离不过缩短到一里。两边人人闭口,金鼓不鸣。战场上,只有连绵的脚步声在回荡。静默的压力下,空气愈发的紧绷,赵瑜只觉口干舌燥,心跳又急又重,胸口宛如有块巨石压住,呼吸不畅,就如他第一次跟随赵橹参加海战时一样,也像他在镇鳌山头俯视昌国县城时的情形——他在紧张!“大当家!”赵瑜闻声扭头,只见陈五正紧张地盯着他。‘啊!’赵瑜惊觉,自己的脸色肯定很难看。他歉然一笑,脸色恢复如常,旋即一指走得越加缓慢的敌军,没头没脑的问道:“他们是在保存体力吗?”陈五会意,放下心来,回道:“也许仅仅是怕走得快了队形会乱掉!”“是吗?”赵瑜转回头,再看向敌阵,说了两句话,心情已然轻松许多。

相距三百步。敌阵中号角声响,前军阵列稍稍加速,队形也渐渐分散开来,刀盾手走在最前,与中军拉开一段距离。“早了些罢?”陈五皱眉问道。敌军分明是在做防箭的准备,但神臂弓的最远杀伤距离是在一百五十步啊!“大概是在船匠庄见识过了!”赵瑜猜测着,“不论是新兵还是匠户,拿着神臂弓只会乱射一气,说不定有不少箭矢飞到三百步外。”如果把神臂弓斜斜举起射击,只要风不作怪,六寸短矢的确有机会飞出三百步。但弩矢不同于长箭,弓箭大角度曲射后,凭借自身重力,在落下时仍能造成杀伤,而弩矢太短太轻,下落时易横飘,只宜直射。

但三十步外,神臂弓能射穿皮甲,而常见的榆木弓却很难做到。正如赵瑜所料,敌军中军、后军进入三百步后,也开始散开密集的阵列,而此时敌阵前军,已进到两百步内。一列列横队扭曲着,越走越长,一直散开到道路两旁的空地上。赵瑜有些后悔,早知道有今日,就不会把道路两旁的明沟改成暗沟了。看着越来越近的敌军,陈五突然叹道:“要是武头领看到烽火,带着火炮来救援就好了。”自从前些日见识过那次试射,衢山的各个头领都开始迷信起火炮的威力,陈五也是一样。

赵瑜说得极冷淡:“没有我的命令,赵武若是敢私自把火炮带出作坊半步,不论有功没功,我都不会饶他!”陈五心惊,不敢再说。前军已至一百五十步。陈五趋前一步,他是主寨都监,这四个都都是他的手下,赵瑜无意越俎代庖,故而战斗指挥还是由他担当。他抬起右手,高声命令;“各都预备!”司号手短促的连吹两下。各都的定军小鼓开始轻轻敲响,节奏舒缓。敌军滚滚向前,定军鼓的节奏也在应时加快,衢山军卒手中的神臂弓都已举到眼前,食指扳住牙发。

敌军已近至一百二十步。陈五右手高举,却还在等待,第一轮射击,他要等到敌军冲进一百步之内。但这时,前军中一支四五十人的分队抢前突出阵中,放弃队形,一拥而上,几次呼吸间已冲进了陈五预定的射击范围。赵瑜定睛细看那支突前分队,人人着甲持盾,弓腰前冲,头身皆缩在盾后。赵瑜登时惊觉,“是诱箭之军!”但他的提醒还是迟了一步。陈五右手一挥而下,号角一声长鸣,定军鼓几下急促的鼓点后,重重敲响了最强音。四百具重弩弩弦齐响,劲矢飞蝗般直扑冲在最前的敌军。

箭矢如雨落入敌群,却大半落在甲盾之上,只有区区十几人应声到地,分队攻势只稍稍一顿,便继续向前。而拖后的前军主队则齐声欢呼,疾步冲锋,却是打算在神臂弓重新上弦前,抢先杀进阵中。中军、后军也开始加速,把没有跟随前军冲锋,仍留在原地的大纛护起前行。一击失误,陈五脸色微变,提起高声:“前列弃弩取枪!后排上弦待命!”号角两短一长,三声连响。衢山军的前排三列士卒丢下神臂弓,弯腰拾起脚下长枪,后排则继续蹬弩上弦。‘太早了!’赵瑜微微摇头,其实还可以再射一轮再取枪。

但陈五命令已发,也没法儿再改。的确,敌方前军速度虽快,但衢山军上弦速度也不慢,他们刚冲进七十步,后排军卒已纷纷再次举起弩弓。陈五两次失误,赵瑜有些心焦,不禁转起替陈五来指挥的念头。不过这念头一起即收,他是在旁观战,方才看出陈五的失误,要是亲身指挥起来,不一定比陈五强。五十步!陈五右手再挥,“后列射击!”左手抬起,“前列举枪!”弩弦再响,参与这一轮射击的弩弓只有前次的一半,但杀伤力却高了不少,瞄准都是刀盾手后只穿着纸甲的长枪兵,敌军又失了阵型,乱哄哄的挤成一排,一下便射倒了二十余人。

但身边人的中箭倒地,却半点没影响到前军的突进,一百五六十人的前军,到现在为止也不过损失了四分之一,且多半只是受伤——神臂弓虽强,但射穿一寸多厚纸甲后,也只能给敌人造成一点皮肉伤了。冲在最前的刀盾手再次低头,把狰狞的面孔藏在圆盾之后,出现在衢山军眼前的是高举的战刀和盾牌上绘制的狮纹。“后列各队自行射击,阻断敌军中军!”陈五扯着嗓门叫道,又由各都都头传达下去,这个命令太复杂,没法儿打手势。“前列……”陈五在等,直等到敌军前锋冲进十步之内,甚至能感到他们呼吸的臭气喷到脸上,“突击!”他用最大音量吼道。

吼过这声,他退回赵瑜身边,剩下的战斗轮到都头和队正们自行指挥。号角几乎在尖叫,战鼓也重重擂起,和着鼓点节奏,衢山军第一排的长枪兵们挺起长枪,齐声大喝,一步踏出,几乎同时向前全力刺出,相同的角度,相同的时间,力量、速度无可挑剔。几年来,悉心的教导,从不间断的训练,失误时人人挨过的皮鞭,方凝出这猛力一击。近百条长枪如毒蛇之牙,深深扎进敌军阵列,虽然有一些因斜斜刺到盾牌上而滑开,但大部分都准确的命中了目标,锋利的枪尖挑过纸甲的甲叶,刺入人体之中,换来一阵凄厉嘶嚎。

不待前排收回长枪,第二排枪兵疾步冲前,穿过他们之间的空隙,又是齐齐一搠,向紧随前列刀盾手的敌军扎了过去。再无盾牌阻隔,长枪入肉的闷响配着临死前的惨嘶,比前次更加刺耳。被刺穿的敌军,抛掉了手中的兵器,死死抓出枪杆,张大了嘴,冒出来的不仅仅是不敢就死的惨叫,还有一注脓血。敌军最前面几个残余的刀盾手,鼓起余勇,用力挥刀砍向无法换手的长枪兵,可是衢山军的精铁兜鍪、缀铁皮甲皆坚硬无比,把头颈胸腹等要害护得严严实实。

寻常铁刀砍在渗过碳的精铁板上,反而卷了刃口。被攻击的衢山兵理也不理,听着队正们的号令,用力将枪杆拧过,抽枪撤步,只让刀锋在肩甲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划痕。第一排枪兵收回长枪,枪刃离体后带起一蓬血水,合着内脏碎片,从伤口处喷薄而出,猛如泉涌,一阵血雨腥风。中枪的敌军长枪还在体内时,尚能挣扎呻吟,但枪刃离体,却如同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缓缓倒地。近百军卒滚到在路面上,一汪汪血水在青石板上肆意流淌,青灰的石板底色衬着鲜红,化成不祥的深黑。

两次惊天一击,仅存的几十个敌军前锋胆气被一扫而光,犹疑着不敢上前。这一犹疑,就决定了他们的命运,第三排枪兵抢过第一排撤步后留下的空档,对着他们排枪齐刺,又是一轮腥风血雨。三轮突刺一过,敌军前阵百多人被一鼓荡清,只有少数几个命长的在血水中打滚惨叫,虽是没伤到要害,但无人救助,仍是必死无疑,反而比一枪毙命的袍泽更为痛苦。衢山枪兵听着号令,退回原位,收枪而立。看着眼前的战果,他们眼中闪烁着的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恐惧,又或是难以置信。

但严格纪律让他们不敢把自己的心情表露出来,只能在心中慢慢品味。“这就是枪阵的威力?”陈五惊讶的张大了嘴,只见过长枪刺穿草人和沙袋,怎么也难以把漫天飞舞的稻草和砂砾与猩红的血水联想在一起。赵瑜缓缓摇头:“不是枪阵的威力,是组织的力量。常年组织化的训练,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他们用大斧、铁锤、长剑,都是一样的结果,就算用着柴刀,也不会有什么区别。”看见前军瞬间毁灭,敌军中军、后军迟疑停步,似是要互相壮胆,逐渐聚拢在一起。

四百人既不愿退,却也不敢进,只停在衢山军的箭雨之下等待,唯有几十把弓弩在尽人事般的回击,但那种轻飘飘的箭矢,甚至无法越过五十步的距离。终于,在箭雨中付出了几十条人命之后,他们做出了决断。阵型再次变换,收拢士卒,不再分散避箭,聚集在大纛下,缓缓攻了上来。衢山军后列弩手不停地随着号令,射出箭雨,延迟敌军前进的速度。而前排战兵则挺起长枪,冷冷的把枪尖对着敌军,他们心中都有同样的念头,‘就等着你们来送死!’赵瑜眯起眼,视线越过敌军阵列,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正有一支队伍悄然出现。

他嘴角向后勾起,淡淡微笑,眼前的战斗已然必胜。他回首向西,主寨上的烽烟仍在直上云霄。虽然不知为何敌军主力还未出现,但他已经有足够的信心面对。此战必胜!。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