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眼见着衢山航标烽火遥遥在望,郑家的两艘船只相继在海上划了个弧线,轻巧如一叶扁舟,无声无息的把船头改向了东北方。站在船上,如果闭起眼睛,忽视掉海风,根本感觉不到船向发生了改变。“不愧是衢山船坊的船,打着马大工的字号”郑凌抬脚踩了踩甲板,“操舵转向比起泉州打造的那些货色强了不知多少。”“哼!”郑庆冷哼一声,“四千五百贯一艘,要是再差了,还有的人买吗?”他是不忿气,在泉州,普通的新造千五百料海船顶天了一千八百贯,若是换了樟木、格木等上好木料加以精雕细琢,也不过两千五的样子。

但这衢山船倒好,下水两年,跑了两趟南洋的二手货都敢报出四千五百贯的价码,且是实打实,不待还价的。亏了这两艘船是在泉州挂牌的,要是在兴化军老家里,郑庆早提刀子把那趁火打劫、漫天要价的船牙子砍成两段了。郑凌抚摸着船舷。长条船板厚厚的钉了三层,钉孔和船板之间都被油灰封住,抚过去,平滑一片,就如新磨的铜镜一般,他赞叹着:“这手工,四千五百贯钱花得值啊!再说,要是驾着家里的福船来昌国,就太扎眼了!”“……嗯!说得也是!”郑庆点头。

郑凌说得确是没错。这两年,两浙外海上跑的新近海船,都是仿着衢山船的式样,船身修长,桅杆高耸,形制同旧式海船差了不少,与福船的区别一眼就能看出。要是突然有两艘福船行在一群衢山船中,就如一群白羊中混了两只黑羊进来,的确扎眼,说不定就会被赵家的眼线盯上。虽然按郑凌早前的猜测,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但这点风险不值得冒。“不过,”提起衢山船,郑庆便想起一直想问却又忘了问的事,“衢山船那么多,何必一定要买衢山船坊的,其他船坊出品的衢山船应是便宜不少罢!家里公帐也只剩三四万贯了,买这两艘船一下去了三成。

”郑凌笑了一下:“既然要买就买好的,不上不下,钱花的却冤枉了。庆叔你不知道,前些日子,我潜去衢山探查的时候,也曾顺道去两浙路的几家大船坊走了一趟。在那几家船坊,与我们脚下这两艘形制相同的衢山船,作价也要两千五百贯,但做工还不如泉州的精细。跟衢山比起来,差得更远。”他摇头感叹:“明州船场传承几百年的老字号,毕竟不是那些新起的暴发户能比得上的。”“四千五百贯也太贵了,衢山船坊,这型号新制海船却也不过三千五!跑了两年的旧船,竟然比新的还要贵上一千贯!”提起这事,郑庆就是一肚子火气,福建路上从来都是郑家拿刀斩人,现在却给中介旧船买卖的船牙子血淋淋的反斩了一刀,他郑庆几曾吃过这等冤枉亏。

“没奈何!”郑凌很无奈,“衢山船坊的订单都排到四年后了,哪里等得起!?不过……只要攻下衢山,夺了船坊,到时要船有船,要钱却也有钱啊!”说着,他阴阴笑了起来。空中一丝残月映照,郑凌脸上的阴影扭动,一片狰狞。衢山船坊每年出产各式大小海舶一百五十余艘,其中最好的两成留作自用,其余的则向外发卖。两浙路的船主们对此趋之若鹜,争先抢购,就算要排队等上几年也毫不在意。当年浪港寨的几次海战,以及良乡船行的顺利运作,早把衢山船坊和马大工的名号打出去了。

船速快,载货多,抗风浪,易操纵,同时还经过了海战的证明,极是坚实耐用,哪个船主不喜欢这样的船?郑凌笑声一收,又扳着手指算道:“我找人计算过衢山船坊的成本,材料人工都加上,平均一艘船仍能净赚上五百,一年发卖一百二十艘,那是整整六万贯!我们家不惜坏了名声,拉下面皮,辛辛苦苦的在海上来回跑着,每年也不过挣上七八万贯!衢山单单一家船坊就快赶上家里全年的收入了。何况他们是净入,而家里还要贴上老本去喂那些饿狼!……实在差得太远啊!”郑庆连连点头,这些数字他听郑凌说了多次,但每次再听,心中依然会升起一团热火,灼得口干舌燥,眼中都冒着金光。

为这些钱,就算再次下海做贼都值了。他望着远处,夜色下那条如蛟龙般细长的阴影,只看得一群肥羊在上面跳动。衢山并不仅仅是一家船坊,衢山港、良乡船行、还有一些杂用作坊,都是日进斗金的买卖。衢山牌的牙刷牙粉,自从郑凌在衢山走过一趟后,现在郑家上下日常都在用着。现在谁还能记得,在五六年前,衢山前身的浪港寨,却仅是个穷得叮当响的乡下破落户,郑九当年每每听人把他跟昌国的穷鬼赵橹相提并论,总是不屑的吐口口水。但风水轮流转,从五年前开始,浪港寨就日渐兴盛,渐渐把郑家甩在了后面,尤其是赵瑜当家后,衢山岛上仿佛变成了金山,去过当地的客商都大赞着岛上的富庶,反观郑家,郑九虽是升了官,但财一点没发,家计反而日渐窘迫,一点棺材本都快蚀光了。

两厢对比,郑庆不由得感叹着:“赵二郎还真是有些点石成金的本事啊!”心中的感慨脱口而出,他立刻惊醒,这话不该在郑凌面前说的。郑凌、赵瑜两人年岁相当,郑凌一向把赵瑜视为假想敌,对赵二郎的成绩并不服气。当然,这只是郑凌私下里的想法,只有亲近之人方才知晓,若是公开出来,却只会惹人讥嘲。临危出阵、大败官军的浪港赵二,在江湖上的评价,比背信弃义的郑九还要高上许多,遑论没什么名气的郑凌。郑凌轻摇头,对郑庆的失言并不在意。

平日里,若是有人这么说,他定会怒气难耐,但今天,赵瑜的一番心血眼见着都要化为流水,给郑家做了嫁衣裳,他又怎会再生闲气?他自负而笑:“赵二郎武功过人,又有经济,实是一等一的人才,只是说起谋略,还差了那么一点。”见郑凌自夸,郑庆随口附和了几句,心下却隐隐有些忧虑。郑凌恐怕没有想过,几乎把郑家陷入绝境的买路钱,可是衢山当先奉上,而福建路上酒店驿站中的那些传言,也不会凭空自生,如果这些都是有人暗中操作,除了衢山,还会是谁?若是赵瑜如此深谋远虑,那这次偷袭真的会如预计中的那般顺利吗?不过,这些想法也只能放在心底,大战当前,作为首领,慢军心的话不能乱说。

所谓一言成谶,故老相传,开战前,若是将领说些不吉利的话,战斗时往往就会实现。这虽是迷信,但郑庆却也不会去故意犯那忌讳。衢山渐渐近了,原本海平线上的淡淡阴影已成了一团浓墨,郑庆算了下风向船速,大约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到衢山船坊港。他扭头对郑凌道:“凌哥儿,该把孩儿们唤起来了!”郑凌点头:“庆叔说的是。”他唤来远远地站在一旁的两个亲卫,吩咐了几句。一个亲卫奉命下舱,而另一个则奔到船艉楼上,从怀里掏出火折子,燃起后,在空中划了两个圆,又挥舞了几下。

不一刻,后面的那艘海船,也亮起一点火星,在空中舞着,做出回应。底舱下的振动传了上来,一阵一阵,郑凌用脚底板感受着,笑道:“还是衢山船能载人。一条船里挤了四百兵卒,带着兵甲弓弩,若是同样大小的福船,三五天内就要有疫病了。哪比得衢山船,还有空地儿装食水。”郑庆深表赞同:“确实如此。”吊床是个好东西,而衢山船的船舱布置则更加精妙,要说起船只设计,马林溪的确是大宋数一数二的名匠师。密集的脚步声在甲板下响起,渐渐移到舱口,一批百人的郑家子弟兵着甲持兵,跟着几个头领,分队成列,行了上来。

在郑庆、郑凌身前,整队排列,齐齐低头行礼。他们是此战先锋,而其余三百士卒还在底舱守候。郑庆颔首回礼,立在众人面前,一指远处的衢山阴影,厉声道:“衢山就在那里,金银财帛也在那里!能抢到多少,就看你们本事!若不想再过苦日子,今天就给我拼命!日后是喝粥吃饭,便要看今日!”众人齐齐低喝,如同平地中卷起一阵闷雷,炸得人耳嗡嗡作响。一百多双眼睛,泛着绿光盯着衢山,如狼,似虎,尽是贪婪!。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