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清晨。县衙后院烧了半夜的大火终于熄灭,灰烬中,丝丝余烟盘旋而上,转眼又被海风吹散。由于有池塘和围墙的阻隔,这场火仅仅烧光了柴房中积存的过冬柴草和几间旧屋,并没有蔓延开来。不过,火虽灭了,县衙中烟气依然甚重,赵瑜便使人搬了几张桌椅到钟鼓楼上,权以此楼作为中枢。这钟鼓楼雄踞县城正中,顺着十字大道,四方城门都视线范围之内。赵瑜一边就着热汤,吃着从县衙里拿出来的糕饼,一边盯着县城内各个方向上的动静。至善和尚旧伤在身,精力不济,找个地方去睡了,而陈五正带着人四处搜捕县丞、县尉和主簿的踪迹,这些人虽然只是知县的僚属,但熟知县中内情,如果跑掉一个,都是麻烦。

赵武带人在城墙上巡逻,赵文则去给下面的兵士张罗早饭。其他几个头领也各有任务在身,所以几张椅子都空着,只有赵瑜孤身一个人坐在楼中。楼梯声响,一个脑袋探了上来。赵瑜循声一看,却是赵文。见赵文回来,赵瑜问道:“早饭都给兄弟们送过去了吗?”“城门、山口还有陈五哥那儿都送去了,兄弟们都赞二郎会体恤人。”赵文笑着答道,他知道赵瑜想听什么。赵瑜点点头,不论是手下兵士的反应,还是赵文的玲珑知心都让他挺满意。他端起碗,突然‘啊’的一声,想起了什么,问道:“文兄弟,你忙了一早上,怕是也没吃吧?且去盛碗热汤过来一起吃好了,这章知县会享受,家里的吃食都是上品,比我去明州府时吃到的还强些。

”赵文应了,就下楼去盛汤。刚下去,却又上来了。赵瑜疑惑的看向他。赵文指指下面,道:“二郎,派去联络大伯的急脚【注1】回来了。”放下碗,赵瑜道:“让他上来吧。”昨夜一举夺城,待擒住知县章渝,赵瑜见大局已定,便遣了急脚出城报信。算时间,差不多就该这时候回来。赵文听命,转身下楼。很快,一个风尘仆仆的精瘦汉子就上来了,眼角有着掩不住的疲惫,但眼睛晶亮,精神看起来极好,一点不像刚走完二十多里地的样子。赵瑜认得此人,正是他派去联络赵橹所率后援船队的急脚。

那急脚见了赵瑜,先行礼问好,然后挺起腰,站得笔直,静待赵瑜问询。赵瑜知此人疲累,指着一张椅子,温言道:“辛苦了,且坐下来说话。”急脚有些犹豫,不敢就坐。虽然只是海盗,但一样规矩森严。有交椅只能是头领,小喽罗哪有坐的位置。“你且坐下,不妨事的。”赵文端了两碗热汤又上楼来,笑着道:“二郎一向不喜自家兄弟太过拘礼。”把其中一碗递给急脚,赵文自己也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急脚接了汤,低头谢过,坐了下来,道:“小的奉命出城后,一路都没有阻碍,半个时辰的样子就到了约定的海滩上。

小的照吩咐点起三堆火,不一刻,二当家就亲自乘小船过来了。”“二叔也来了?!”听到急脚说到‘二当家’,赵瑜有些吃惊。他的二叔,自然是赵橹、至善的结拜兄弟。蔡姓,单名一个禾字,杭州人氏,读过几年书,可惜时运不济,却连个贡生也没考上,仅是个不第秀才【注2】。因误杀了一官宦子弟,出海避难。却被赵橹遇上,遂落了草。后来跟赵橹、至善结拜。由于能写会算,江湖人称‘银笔秀才’。这蔡禾有一独女,唤作蔡婧,却是自幼跟赵瑜定了亲的。按说蔡禾本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从来也没上过阵,一向是守在寨中看家。

这次居然放下寨务跑出来,却是一桩异事。不过心中的疑惑没必要当着外人的面表现出来,赵瑜对着那急脚道:“你继续说。”急脚点头继续:“二当家到后,得知二郎已经打下了县城,极是欢喜。还说等回报大当家,攻打县城的众兄弟必有重赏。然后跟小的换了号牌就回去了。”说完,便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写着‘午四’字样的小木牌,双手呈给赵瑜。这块号牌便是浪港寨中的回执,证明急脚的确是把信送到了。接过号牌,看了两眼确认后,赵瑜再问:“二叔就没说其他的话?”重赏什么的,他可不在意。

想要钱,县城里面随时都能搜出几万贯来,他现在要得是兵!整座县城现在内外皆敌,就靠一百来人守着,赵瑜心里虚的很。急脚皱眉想了想,很确定地摇头道:“没有。只说了教二郎放心,会按计画行事。”“按计画吗?”赵瑜有些失望,援兵能有十几二十都是好的,不在乎其战斗力,而是他们能增加城内的士气。赵橹的后援船队船只众多,自是不能停泊在本岛附近,而是藏身于本岛东南方,朱家尖的一个港湾中。蔡禾所乘的小船是从海滩边一艘作联络用的渔船上放下来的。

按计画,等这艘联络船回到后援船队的驻泊地,而后,后援船队再从驻泊地赶来支援,其间大约要一天多点的时间。此事赵瑜不是不知,只是首次单独领兵,压力又如此之大,让他心态有些失衡。“……我知道了。”叹了口气,赵瑜点点头,“今天辛苦你了,下去好好歇歇脚吧。”急脚听了,便站起身,行个礼下楼去了。“你看二叔为什么会出来?”看着急脚的脑袋已经沉到了地板下,赵瑜突然道。不现实的奢望且置之脑后,他却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事会让蔡禾作出这样反常的举动。

赵文摇摇头——赵瑜的话自然是问他的,道:“不知道。不过二叔会出来必是有要事,且定是在船队离开衢山岛后才发生的。”呵呵笑了两下,其实这是废话,赵文又道:“而且此事应该还很急,不能等到这仗打完再说;还有一点就是此事不需要多作商议,所以二叔才有空闲来这里等联络。”“说得也是。”赵瑜也是这么推断的,“但就不知究竟是何事。”“是啊。”赵文应着,眉头紧锁,在那儿苦思。赵瑜笑了,走过去拍拍赵文肩膀:“别想太多,很快就会知道的。

”日上三竿,已是辰牌时分。陈五结束了搜捕行动,回到了钟鼓楼上。陈五回来时,楼中只有赵瑜一个头领在留守。赵文被派去清点昌国县库,已经离开了。库房要地,赵瑜自不放心让他人过手。按他的估计,这县库虽不大,但里面的兵器甲胄至少应该能武装两百人,而粮草也应有能支持城中数千张嘴一个月食用的份量。至于钱帛茶药,库中也该不少。确是一注横财。看得陈五上来,赵瑜忙站起身,笑道:“今日多累五哥,快快坐下歇息。”陈五依然是一幅冷冷淡淡的表情,行了礼,却没坐下,沉声道:“二郎,某是来请罪的。

”赵瑜眨眨眼,有些迷惑:“五哥此话怎讲?”“某奉二郎的命,前去搜捕县中大小官吏,住在城中的县丞、主簿、盐监还有几个胥吏、节级都已就擒,却唯独让县尉跑了。”【注3】“只跑了县尉一人?”“正是。其他人都跟那知县一起绑在下面,等二郎发落。”赵瑜哈哈大笑,道:“我当什么大事,不过跑了一个从九品嘛。七品、八品都捉了好几个,少了一个又有何妨?何况又不是一定逃出城了,不定躲在哪个相熟的人家里呢。”陈五摇摇头,道:“那县尉的确是跑出去了。

西面的城墙边有家人亲眼看见县尉从城上用绳子槌了下去。而城墙外的泥地上有厚底官靴的鞋印,壕河对岸也有水迹,看方向是往三姑寨去的。”赵瑜收住笑,皱眉问道:“那家人什么时候看到县尉出城的?”“这钟鼓楼今日没有报时,他们也说不清楚,只说是天刚亮,西面还黑着的时候。大约是卯时中。”赵瑜心中默算,很快就得出结果:“三姑寨离城十五里,算时间,那县尉现在就该到寨中了。”陈五摇头道:“这城西两里就有一个村子,如果县尉够聪明,说不定会去征匹牲口代步。

这样算来,也许巡检司的土兵现在已经出来了。”三姑寨是昌国巡检司的驻扎地。而巡检司的工作就是缉捕盗匪,现在昌国县城都被盗匪占了,这渎职的罪名是逃不过的。如果巡检司在收到县尉的求援后,不立刻出兵,夺回县城,那就还会再坐实个‘畏敌避战’的罪名,到时两罪并罚,巡检以及两个都头【注4】的脑袋定是保不住。所以赵瑜、陈五几乎能够确定,只要那县尉到了三姑寨中,巡检司的官军就会立刻出动。“有道理。”赵瑜点头赞同陈五的推测,他想了想,又摇头道:“不对!不论那县尉是否聪明,他肯定都要去村子里走一趟。

”对着陈五投来的疑惑目光,赵瑜解释道:“他可是从壕河里游过去的。全身定然湿透了,要不换身衣裳,大冬天里必会冻死在路上。”陈五徐徐站起,神色变得郑重无比:“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两个时辰了。二郎,下命令吧,我们马上得把守城的东西准备好。”“五哥!”赵瑜抬手,示意陈五再坐下来,“不要急。现在乱不得。给人看出破绽,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要是在巡检司官军进攻的时候,给人背后捅一刀,我们这一百多人绝对挡不住。”“那二郎你说该怎么办?”“攘外必先安内。

城内不乱,凭三姑寨的两百人马一时半会儿也攻不进来。”“怎么安内?”陈五皱眉问道,“我们对城中不熟,不待人动手,我们也不可能知道谁会作乱。”“此事不难。”赵瑜迭起手指道:“自古以来,能挑头作乱的,要么是文武官员,能借朝廷官威;要么是土豪大户,有家丁佃户可用;再来就是豪杰好汉,素有声望的,能聚起一帮兄弟。除此之外,再无他人能反。那些蚁民,能吃饱喝饱便心满意足,让他们领头作反,既没这个胆子,也没那个能力。”赵瑜伸出三根手指,一根指头一根指头往回扳着,“先说那官员,这城中的大小官吏早被五哥你一网打尽,跑得的那个县尉已在城外,再无人领头,却也不用理会;而土豪大户,都是庄户中人,岂会离开田土?就算来城中小住,却也带不了几个家丁,更别说佃户了,这一起,也自是不必多虑;唯一可虑的,便是那市井豪杰,要是在我等和官军对战时,他突然起了个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心,必然会打乱我们的阵脚。

只不过……”“只不过什么?”赵瑜笑道:“只不过这昌国城小人少,像这等能让人为他卖命的豪杰最多不过一两个,却是不难找。”赵瑜的细细剖析让陈五终于放宽了心。他松了口气,道:“那某这就下去问那捉来的胥吏、节级,县中的人物,他们这些地头蛇最清楚不过。”“不要问他们,”赵瑜摆手道:“这些人平日里欺上瞒下,再奸猾不过,五哥若去询问,恐被他们所欺。”陈五眼皮一跳,森然道:“斧头架在颈上,谅他们不敢说谎。”“不必如此。要说熟知城中内情,不是有个更好的人选吗?”陈五闻言,想了一想,突然恍然大悟,“啊!可是三当家?”赵瑜哈哈一笑:“正是三叔。

那观音庙平日里人来人往,香火不断,再加上三年中又跟着原来的住持穿门入户,县中的动静有什么是三叔不知道的?”陈五再次站起身,道:“此事不宜迟。某这就去请三当家。”“还是我去吧,”赵瑜也站了起来,伸手把陈五按回座位,“五哥你也辛苦了一早上,都没歇着。现下正好吃点东西,歇一歇脚。”透过窗棱,越过城门,赵瑜望向西方的地平线,“等到了午后,怕是要忙起来了。”注1:宋代的驿传分为三等:步递,马递,急脚递。急脚递最快,日行四百里。

而后急脚就成了指代快速传递书信者的名词。注2:宋代的秀才不同于明清,只要去州府参加选拔贡生考试的读书人就可以称为秀才。其实仅相当于明清时的童生。注3:宋代在县设置知县、县丞、主簿和尉等职官。而昌国产盐,所以还有盐监。至于胥吏、节级,分别是低级文员、武官,没有品级。注4:巡检司中,巡检以下,每一百土兵,“立都头、副都头、十将、将虞候、承局各一名,押官二人,长行九十三人”。昌国巡检司额兵两百,自然有两个都头。小说城。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