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第三十一章征服大宋洪武五十八年腊月二十三。癸未。细雨绵绵。铅灰色的天空笼罩着耶稣撒冷一带的大地,苍凉的旷野,宛如被沉郁的幕布所笼罩。冬季的雨天,有着别样的风情。不过耶稣撒冷的冬雨并不寒冷。王大海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并战斗了一年多,也知道在地中海的东岸,有着不同于家乡的气候。夏日干燥,而冬日多雨,就算此时已是腊月,比起东北老家的千里冰封,白雪皑皑,远西地区则是出奇的温暖,一点也感觉不到冬日应该拥有的冰寒。雨水淋漓,滋润着。

一直以来,存在于耶稣撒冷附近空气中的海水的咸腥味,被持续了数日的降雨所冲淡。此时空气,有着沁人心脾的清爽。今日雨势并不大,淅淅沥沥,顺着王大海身上的油布雨披向下滑落。胯下的战马噗噗的打着响鼻,全身已经全都淋湿了,一层层的雾气从马背上散逸开去,看上去有些热汗淋漓的感觉。王大海低了低头。想擦拭一下爱马的背部。但积在宽阔的帽檐上的雨水,却哗啦一下浇在了战马的脖子上。小吃一惊的坐骑在队列中跳了两跳,惹来了直属上司不快的目光。

王大海赶紧一扯缰绳,俯下身子在坐骑耳边轻声的安慰着。尚未阉割的三岁的阿拉伯小公马,还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容易受惊,也容易冲动。不过王大海有着家学渊源,很快就将这匹高大健壮的上品战马安慰下来。“还是王大哥会服侍马!”就在身边的熊伯达看到了全过程,由衷赞了一句,“换作是俺,怎么也不敢选这种还没阉过的公马!”王大海的同学们,跟熊伯达一样,都聚集在他的身边,多是在低声的聊着天,不过时不时的,他们都会想北方张望一下。

决战就在近前,这时候,有人是在故作镇定,但也有人将即将展开的决战视为建功立业的良机而兴奋着。王大海也是在期盼,如果是江南的少年,若是逢着萧瑟而孤寂的冬雨,也许会分外的多愁善感起来。但王大海感受着从雨披外透进来的湿寒,心头上的一股热血却在不停的涌动,似乎要沸腾起来。一年多来,大宋的远征军已经控制了整个西奈半岛。同时也将耶稣撒冷南方的所有城市和堡垒全数攻占或毁灭。甚至连耶稣撒冷的南方门户,离圣城不到三十里的伯利恒城,在两个月前也成了前敌总指挥部的驻扎地。

远征军中的几个野战营轮番出击,绕过死海。在约旦河的东侧向北,兵锋甚至紧逼到大马士革。将数以十万计的十字军压制在约旦河西岸的狭长地带。而王大海等结束实习期的军校生,在下面的部队中经过了一年的辛苦。与十天前从前线收到召回令。被辛弃疾安排在前敌总指挥部,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护卫队。同时在远征军的参谋部中,他们也担任着着一些琐碎的工作。号角声穿过雨幕的遮掩,从耶稣撒冷所在的北方传来。惊动了每一个在阵列中等待交战的士兵。王大海一下坐直了身子,他的同学们也一起停止了交头接耳,同时将视线投向号角传来的方向。

很快,几名作为斥候的游骑兵从不同方向,冲到了指挥车外。辛弃疾早从车中走出,望了望隐藏在遮天蔽日的雨水中的北方圣城,从游骑兵们的口中得了准确的情报,转身走进了指挥车中。就在数里之外,耶稣撒冷的数道城门此时已经洞开。十数万大军,从耶稣撒冷城内,从城外北侧、西侧的堡垒群中,鱼贯而出。骑士当先跃马冲出,扈从紧跟在后,而配合作战的步兵也毫不犹豫的踏进了即将化为血海的战场。一个时辰的时间,苍灰色的铁甲逐渐铺满了耶稣撒冷城外的每一寸土地,高高挑起的旗帜。

如同一片巨大的树林护翼在圣城之外。红底白十字的盾牌,是十字军的标志,十多万同样的神圣盾牌一齐出现在来袭的恶魔面前,十字军们护卫天主的决心不可动摇。透过渐渐稀落的雨幕,已经能看清不远处列阵的敌军,林立的旗帜上,多彩多姿的贵族徽章,让远征军的将士们看花了眼。王大海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轻声道:“想不到他们真的出来了!”“应该是前几天去劝降的王校尉的功劳!”熊伯达重复着那段让他记忆深刻的劝降词:“‘泰西的蠢货,只会抱着十字架自渎的阉鸡们!我代表仁慈的大宋天子,给你们两个选择,投降还是毁灭!…………好吧,以你们跟猴子没两样的头脑也许听不明白,那我就说的更简单直接一点。

是做奴隶!还是下地狱!自己选一个罢!’都被说成这样了,十字军们又怎么能忍耐得住不出城作战!?何况就算十字军脸皮厚,我们也可以去切断阿克港到耶稣撒冷的粮道,不管耶稣撒冷城中的国王们有什么打算,我们总能有办法让他们出城决战。”王大海道:“不过他们还是忍耐了六天,等了冬雨下了三天!才决定出战!”“他们大概还以为只要下雨天,火枪和火炮就没法用了!”唐辉的眼中满是冷嘲,“一年多来,我们没在下雨时动用过一次火炮,就是为了在冬日雨季将他们引出来。

”远征军的参谋部所定下的战略战术,每一步都是为了今天的决战,成功的实施,让参与了其中一部分的唐辉也觉得与有容焉,“只有让十字军自持优势,认为在雨天便会有一战之力,才能将他们顺利的yin*出来。”“现在在耶稣撒冷附近。我军与十字军的实力,是四万对十七万。而去年年底,远征军刚刚全军到齐,在红海港集结的时候,这个比例则是五万对五万。为了让耶稣撒冷城中的国王有着充分的信心。我们可是耐着性子等了整整一年半!”让远征军等候已久的敌人现在正在逐渐接近中,在骑士们的队列之前,率先进入宋军将士们视野的是一面面绣着纹章和十字的旗帜。

熊伯达对泰西贵族的纹章很感兴趣,通过研究俘虏们的口供,他对今日决战的敌人也同样很了解,“黑底白色八角十字是医护骑士团,而白底红十字则是圣殿骑士团……那面用金雀花小枝环绕一面十字盾牌的是英格兰的军队。那面麋鹿十字盾的旗帜,是……”在熊伯达介绍完今次的敌军各部之后,唐辉道,“再多的旗帜也掩盖不了这里只有敌军三分之一兵力的事实。只不过……是最为精锐的三分之一罢了。”自从梵蒂冈的圣战令发出之后,泰西诸国数以万计的军队或渡海,或陆行,日夜兼程的向圣城赶来。

而与耶稣撒冷早有盟约的东罗马和埃及,也都做好了决战的准备。从北方属于东罗马的小亚细亚,到西南方的埃及,地中海东岸的千里之地中,十字军和回教徒、还有东罗马帝国的军队,总共聚集了超过五十万的大军。并不是号称数十万,实则只有十分之一的虚言恫吓。而是实打实的兵力。而与五十万泰西、远西联军正面相抗的宋军,却只有区区五万。不过通过派出偏师,去阻截耶稣撒冷、埃及和东罗马之间的陆上联系,远征军的主力得以与最为精锐的十字军部,在耶稣撒冷城外,进行决定整个战局的决战。

“全歼敌军!一个不留!”这是前敌总指挥部早前下达的作战命令,上面罗列着敌军主将的姓名,熊伯达对照着眼前的旗号,一个个念着,“理查德.安茹,腓特烈一世.霍亨斯陶芬。腓力二世.奥古斯都……东西方习惯全然相反,姓氏也是颠倒。姓在后,名在前。”“如果换用泰西姓名,唐辉那就是辉唐。”唐辉咂了咂嘴,好象是为了化解临战前的紧张情绪,故意在说笑,“还是金糖好吃点。”熊伯达也笑了起来,“那俺的姓名按照泰西的规矩,就是伯达熊了!……世上有这种熊吗?”唐辉笑道:“干脆全都颠倒过来,熊伯达,达伯熊——大白熊!”“别闹了!”王大海皱着眉头,“都这时候了,还开什么玩笑!”王大海的提醒,反而让唐辉的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说起来,还是王大你的名字最好!比我们强多了!”熊伯达随即跟着一起开玩笑道,“王大哥的姓名颠倒过来就是大海王。

气魄非凡!”“你们呐……”王大海摇头指着阵前,“看看清楚!敌人已经来了!”呜呜的号角声。十字军的骑兵已经开始冲锋,雄壮的战马冲破了雨雾。如同离弦长箭直刺宋军方阵。金雀花的旗帜就在箭头处猎猎作响。随着金雀花的旗帜率先启动,德意志、法兰西的骑士们也不甘落后。而耶稣撒冷的圣殿骑士和医护骑士,也同时开始了冲锋。白色十字,红色十字,由十字组成的战线淹没了远征军前方的视野。在历史上,任何一次十字军东征的过程中,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战场中组建过过如此庞大的军团。

总计一万五千名骑士,连同他们的扈从。十七万十字军,摆下了长达三十里的战线。在参加会战的泰西诸王心中,只有四分之一的恶魔军团,不可能抵挡得住如此庞大的军势。就算是极盛期的穆斯林大军,也会在这支天主的护教军前,灰飞烟灭。而远征军一方,与敌军相呼应,沉重的战鼓开始擂响,战线中的气氛,从悠然自得到了严阵以待。浓郁的杀气开始凝聚。经过了一年多的战斗,原本没有经历过多少战事的野战军士兵们。已经成为了惯于出生入死的老兵。“还早着呢!他们十分钟后才能冲过来!”唐辉也是一样的历经风雨,年轻的面庞上,有着风刀霜剑切割出的沟壑。

他依然毫不在意的轻松浅笑。继续拿着王大海的姓名在开着无聊的玩笑,“大海王!王大海!……喂,王大!你的名字用草原上的话该怎么说?”王大海的脸如寒霜,一下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我是汉人!”唐辉一愣:“……没人说王大你不是汉人!”看了看面沉如水的王大海,唐辉一下醒悟。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觉得他的这位同学多年的兄弟,对自己有别于他人的身世有些太过在意,“只是问问你怎么说……俺家千年前还是山越呢,如果当时俺家用的语言能流传下来,俺倒也想知道俺的名字到底该怎么念。

”王大海瞥了一眼唐辉,坦然的对视让他知道唐辉没什么恶意。轻叹了口气,王大海皱眉回忆着已经忘却了四五年的母语,“王是汗,大海……大海……大海是……”草原上的胡语,王大海只有在幼时,与父母和兄弟亲友交谈时才会说,而且由于词汇量不敷使用的缘故,还多半夹着汉语。等他上学后,一口怪异的官话,被蒙学里的先生训斥过,被同学嘲笑过。自此,他便努力改正自己的发音,也越来越忌讳提起家世。草原胡语若不是家中父母还在使用,王大海根本就不会也不愿再记得一星半点令他幼年时饱受屈辱的元凶。

喃喃的重复了半天,茫然的记忆中终于出现了一点曙光,王大海脑中灵光一闪,想了起来:“是成吉思!大海是成吉思!”熊伯达歪了歪头:“汗成吉思?这名字可真够怪的!”“姓氏反过来就顺耳了。”唐辉呵呵笑道,思——汗!听起来就够有气魄的!果然是个好名字!”“成吉思汗?汗成吉思?……”出身于北方草原之上,从父辈起便归化汉籍的少年有些迷茫的翻来覆去的念着两个陌生的名词,最终猛然一摇头,右手攥紧了御赐军刀,“不,我是汉人!我叫王大海!要战场立功,海外封国的王大海!”少年紧紧抿起的双唇与声音同样坚定。

在他的面前,勇猛无畏的十字军骑士正在冲锋,数以万计的骑兵就像汹涌奔流的狂潮巨*,身穿白色战袍的十字军骑士,犹如巨*顶端一束束雪白的浪花,铺天盖地的向宋军的预设阵地涌来。细密的雨幕被撕裂扯碎,千军万马的奔驰将地面上的积水踢散溅起,化为一抹云烟,笼罩在大军身边。远征军的中军战鼓的节奏由缓变快,收到命令的炮兵们扯下了炮衣,幽暗深邃的炮口对准了攻来的千军万马,而三万步兵阵列森严,数十个方阵肩并肩的排列。如同一条坚不可摧的堤坝,死死的阻挡在奔驰的铁流之前。

震耳欲聋的蹄声成了战场上唯一的声音,但下一个,火炮的轰鸣如同惊雷,将覆盖在天空中的云翳一下击碎。灿烂的橘色火焰出现在冲锋的十字军阵列中。残肢断臂从火焰中腾起,又在硝烟中落下。无数的骑士被炮火撕成粉碎,但更多的骑手则越过由钢铁组成死亡的火焰,冲击到步兵的阵列之前。在猛烈的炮火中,当汹涌的洪流撞击上堤坝,决定世界命运的一战,终于走向了最**!………………洪武五十八年腊月二十三日,辰时。耶稣撒冷战役开始。参战宋军,四万一千。

十字军,十七万五千。未时,城外野战结束。耶稣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战死。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一世及太子战死。英格兰二王子理查战死。医护骑士团大团长罗格战死。圣殿骑士团大团长杰德勒重伤,法国国王腓力二世及耶稣撒冷王储居伊率领残兵退守城中。腊月二十四日。宋军攻城。同日,城破,宋军入城巷战。腊月二十五日。攻克圣殿山,屠城。耶稣撒冷战役结束。洪武五十九年元月十三日。埃及战役开始。十八日。开罗决战。是日,埃及王萨拉丁退守开罗。十九日。开罗破城,屠。埃及王萨拉丁逃往亚历山大。

二月初八。攻取亚历山大港,萨拉丁战死,屠。埃及战役结束。洪武五十九年五月。宋军一部北上,攻克的黎波里伯国,安条克公国。六月。皮拉姆斯河畔,与东罗马、塞尔柱联军二十万人决战。大破之。八月。攻克君士坦丁堡,城民尽为奴。东罗马帝国灭亡。同月,宋军自君士坦丁堡越过海峡,攻入泰西。洪武六十年元月。世祖武皇帝退位,传位于皇太孙。孝宗皇帝登基,次年改元承平。四月。匈牙利王国灭亡。五月。宋军一部自亚历山大港登船。同月攻克西西里。七月。渡海攻入意大利。八月,攻克罗马,破梵蒂冈。

俘泰西帝及其下主教三百余人。泰西帝国灭亡。承平四年。泰西诸国大部灭亡。同年九月,世祖驾崩。用九:见群龙无首,吉!。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