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第十四章西路(六)大宋洪武十九年三月廿三。甲戌。【西元1144年4月20日】在宁河驿中闷了两天。俗称‘黑风’的沙尘暴终于收止停歇。空气中虽然还有些浮灰在飘荡,但天空已经有阳光投下。互相告别、以尽礼节后,两支队伍各自上路。一路迤逦而行,看厌了祁连山山头上的皑皑白雪,渡过了疏勒河,这一支驼队终于来到了大漠之上。大漠浩瀚如海,一眼望不到边际。大漠之上,一座座弯月状的沙丘一如滔滔海浪。远处,有一点孤烟笔直,直入日中。远离了俗世纷扰,只听得风声嗡鸣。

仰望着天地之寥廓,察觉到自身的渺小。一群未历人世的少年,在这天地之威下,一时失去了言语,但心中的感慨却不由而起。坐在驼峰间,怔怔的看了不知多久,宁易不由得感叹起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早前读此诗时,总觉得太过直白而无意趣,但现在看到真情实景。却是一如诗中。这样丹青圣手都难以描画的景色,竟被十个字给说尽了。王右丞不愧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陈伯铭也对着身边的一名同学笑道:“务观!平日里你不是最喜欢谈诗论句的吗,看到眼前此景,怎么不说话了?”被称为务观的学生身材挺拔,相貌俊秀。

眉宇间英气勃勃,却还带着一股书卷气,一个难得文武双全的少年郎。只是他现在紧抿着嘴,并不理会陈伯铭的搭腔。“务观,还为前日的事生气?”“太过长气可不像个男人了!”务观转过头来,依然板着脸,他虽然不是前日对伊德利斯之言拍案而起的两人,但他回去后也是发了一通的火:“像不像男人无关紧要,是不是忠臣那才是要紧事。铭哥,那夷人冒渎圣君,妄议朝政,怎能这么轻轻放过,甚至置之不理?!”陈伯铭正色道:“因为他有了汉籍!若是夷人,敢在我等妄议朝政,随手杀了也无妨。

但现在他是归化的汉人,怎能因言罪人?太祖皇帝的誓碑,可还在太庙里摆着呢!”“让夷人入我中华,日后必会至患。晋、唐前车可鉴,有女真、党项先例在前,朝堂诸公怎能如此不智。”务观说得痛心疾首。“数人而已,又不是举族内迁。”“但这些夷人入中华后,若是将火炮等机密窃取又该如何?……要是让他们都做了奴工。有哪会有现在的烦心事。”“难道务观你不知奴工之苦?天下的士大夫可是有半数以上在为奴工奔走呼号呢……”“湖塘要清,江河需堰,天下的道路也要修建,哪边不缺人手,不叫奴工来做,难道让百姓们来做。

那些士大夫,只有嘴皮子厉害,干脆请官家下旨让他们出来顶替奴工来服役,看他们还说不说什么仁恕。”陈伯铭差点要笑起来。务观的祖父可是上了元佑党籍的士大夫。其父在旧朝也是做到了朝请大夫,他本人也是自幼读书,准备考文状元的,现在却是在骂着自命为君子的士大夫们。不过务观现在已经与家中没有联络。能一起同去高昌,却是因为他两年前离家出走、自行考上的军学。他的应考推荐书,也还是他本人当街拦着岳飞的车驾,硬是求来的。所以他如今是武臣,而不再是士大夫。

“隋炀帝曾为了像夷人们炫耀,给满城树木妆点上绢花。而前朝也对遣使来贡的外藩赏赐有加,但苦的却都是天下百姓,缴重税,承重赋,除此之外。还要去应役做工。旧年新旧两党的免役、差役之争,让前朝朝堂四分五裂。到最后,免行钱要缴,差役也要去做。这叫外圣而内不王,对外优待,却贱视百姓。如今因着天子的恩德,天下亿兆元元不须再服苦役,免行钱去也不会有了,身丁钱也不用再缴,河清海晏,百姓富足。这才叫外王内圣。”陈伯铭摇头笑道:“真会歪解。

如今可是有人说如今朝廷勉强能说是内圣外霸,比起王天下,差得很远啊!”内圣外王不仅是儒家做人的标准,也是中原王朝对内对外的行事准则。但自古以来能做到的人和国家一个也没有。而照现在的那些儒生的解释,如今的洪武朝对外人太过苛刻和狠毒,不施仁政,不收人心,并不是王天下,而是霸天下,内圣而外霸。“那是腐儒无知!”务观冷斥道,“如今还是内圣外王,只是目标有别。如今洪武朝并不承认蛮夷之国为藩属,能被大宋视为藩属的国家,只是这些年来得到分封的藩国,这些藩国才是外王的对象。

旧日的大食、回鹘等地的商人,凭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国书,就能成为朝贡大宋的使节。而朝堂为了所谓天朝上国的脸面,还要对那些西域奸商优加回赐,最低的价格也是按照贡品的市值而来。根本不会像沿海的几个市舶司那样。对入港的海货进行低价和买。但现在的朝廷让那些奸诈夷商无缝可钻,根本不接受所谓的贡赋,更不会。商人的事就让商人们去处理,朝廷根本不与那些夷人打交道!这才是天朝上国的作派!”“不过对奴工们以牛马视之,让百姓忘了仁恕之道,还是有碍教化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务观毫不犹豫的说道,“而且对蛮夷无仁恕,也算不上是害!”陈伯铭点着头,陆游陆务观,真是个难得的人才,虽然在军学中还有才学在他之上的学员,但立场正确才是最重要的。‘若能收服,日后定然是个助力。’心中这么暗暗想着。陈伯铭,不,他其实应该叫做赵伯铭。他是洪武皇帝和陈贤妃的亲儿子,有着泗阳郡公爵位的六皇子。除了太子伯安外,赵瑜的几个儿子,都有加入军学的。其中有表露身份的,也有如赵伯铭这样隐姓埋名的。

这是为了日后分封做准备。大宋的分封制度,号称是军功封爵。只有在军中立下功劳才有资格得封藩国。不过自己的儿子,赵瑜也不可能不顾念,除了太子留居东宫以外,其他的儿子都要去军学中镀一层金。虽然不可能让他们实际领兵,但在军学中锻炼一下,顺便找几个得力助手,却也不会影响到太子的地位。那些被分封的将领久在军中,身边都有许多心腹亲信。等到分封时,拿出几个卿、大夫的封爵就能拉拢一大批人做帮手,身边军队、臣子都不会缺。而旧朝。如赵佶、赵桓,本就有忠心的臣子。

虽然在麻逸被封为顺王,却也不缺人手。不过赵瑜的的皇子们,却没有那么好的条件。若是什么也不做,日后就是光身出门。所以赵瑜安排他们入了军学。与他们同班的学员,其实就是他们将来的臣子。日后分封就藩后,这些同学就是他们的心腹将领和大臣。同窗数载的感情,有金石之坚,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反叛。和陈伯铭一样,其他几个入了军学的皇子也都在大力拉拢身边的同学,为日后打下根基。……………………大宋洪武十九年四月十五。丙申。【西元1144年5月19日】自上元节后离开京中。

经过了长达三个多月的行程,史正志和赵伯铭一行人终于平安无事的抵达了陇右行省境内,进入了伊州城【今哈密】中。伊州城是往陇右行省治所高昌而去的必经之路。被靖安军收复还不过十余年,城中的建筑有着很浓的西域特色。前往伊州的道路上商旅络绎不绝,众学员们本想着进城后好好游览一番,观赏一下西域城市特有的人文风情。但进了城后,却发现街巷中人烟寥落,大白天中,在最繁华的街道上,甚至看不到多少人影。“这是怎么回事?伊州不是说有近八万人口吗?”赵伯铭惊讶的问道。

深悉西域内情的史正志笑着解释道:“今天是丙日,是十天一次的比赛日,所以见不到人。”近处的几个学员听到了,一下凑了过来,兴奋得问道:“是足球、马球还是橄榄球?”蹴鞠这样拗口的字词,对于许多刚刚脱离文盲队列的人们实在太过艰难。所以比赛的名称越来越简化,不知何时起就变成足球和橄榄球——橄榄虽是来自西域,但在大宋也不是多稀罕,用糖腌渍过后,街市上也多有贩售,橄榄球的名字就来自于此——这两项赛事与马球比赛一起,成为大宋鼎足而三的最受欢迎的球类运动。

“又不是军中,哪人消耗得起铁甲和战马。就是足球!”史正志抬头看了看天色,“如果现在去驿站放下行李,就向城西的球场去,还来得及赶上今天最后的一两场比赛!”“去!去!当然要去!”十几个少年一齐喊道,一下忘却了身上的疲累。这个时代没有后世那样种类繁多的娱乐活动,整个大宋都对这些激烈的比赛活动而疯狂。当大宋的军队出现在哪里,哪里的人们就会爱上同样的运动。去了驿馆卸下了行李,又安顿好坐骑。史正志就带着赵伯铭等人一起往城西的球场赶去。

伊州的球场本是驻军军营的校场,只是在比赛日中兼做球场使用。向看场子的检票员亮出了军衔牌,史正志等人得以免票进入军营中。军营内。偌大的校场中人头涌涌,抬眼看去,可能半城的人都涌了进来。校场中热气蒸腾,有无数人在呐喊。看着拥挤的人群,听着震耳欲聋的噪音,赵伯铭这些少年都有些发楞,他们没想到在远离中土的地方,还会有人对足球这般疯狂。这种情况下,怎么挤进去看比赛。史正志是识途老马,却是胸有成竹。他领着小鸭子们,在人群的缝隙中东绕西绕,绕了一番后,竟然坐到了球场中的指定席中。

在少年们敬佩的目光中,史正志得意得大笑:“我们是大宋军人,到哪里都是有优先权的。这指定席就是专供驻军将士使用。只要表露身份,要做过来很容易。”“安静点,看比赛!”坐在前面的一个士兵不满的回过头来,嚷嚷了一句,又回过头去盯着赛场中。史正志有些尴尬的笑笑,却也不多说废话,与他的学生一起沉浸入不知对手双方姓名的比赛中。比赛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一名球员带着皮球向对方的半场跑去,却不意被人从身后铲翻了在地。他在地上连着滚了几滚,抱着腿惨叫着,血水已经洇了出来,白色的绑腿上红了一块,但裁判却视而不见的跑过去。

众少年看得倒吸一口冷气。要是在京中,这样过火的动作至少一个黄牌警告,运气不好就要红牌出局。参加联赛的各球社选手都是各家的钱树子,这样一脚让人躺下半年三个月,肯定不会被轻易放过。而要想看到更为激烈的比赛,只有戴着防具的橄榄球和马球。不过在高昌这里举行的比赛,却没有中土那么多的顾忌。两队球员下脚重,手段狠。赵伯铭等人坐下还没半小时,就已经有三个球员因伤退场了。“真够疯的!”宁易摇着头。史正志解释道:“那是因为只要在比赛中表现出色,就会被招募入军中!虽是番军,但却有很大机会积功升入汉籍。

只要在军中卖上十年命,出来后最差也是个地主,运气好的,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国之君。如今的天下,还有比当兵吃粮更好的活计吗?哪会不拼命!?”陆游感叹着,“过去是赤佬和贼配军。但如今却是万人追逐,这世道变得可真快。”过去的百多年间被天下人视为贱役的从军,如今在大宋是与进学做官一样让人羡慕。‘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说法,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提起了。现在的陆军分为州郡兵和野战军两个系统。其中州郡兵只有三年服役期,用来镇守本郡,薪资也只有很少的津贴,往往招收的是各地还没有成家的十六到十八岁的年轻人。

其中的大部分会在服役期满后,带着在三年时间内学到的知识离开军队。只有少数在军中表现出色的士兵,才会被推荐入野战军。虽然大宋号称强兵百万,但编制中职业化的野战军加起来只有二十二个营,人数甚至没有超过十万。就算加上四大舰队和海外港口的驻屯军,也不过二十万人。这二十万都是可以在复员后获得一片土地的职业兵,他们的服役期一般长达十年以上,却不会超过二十年,而薪资也都是超过世间平均水准的高薪。有这样的制度yin*,普通的州郡兵都有无数人抢着去,就算不能被推荐到野战军中。

但一旦完成服役期复员归乡,海外的各个藩国也都会蜂拥而来将他们好生请去,在那些藩国中分到的土地并不会比野战军的退役士兵少到哪里。同时,秉承旧日的传统,军中都有随军学校,复员的州郡兵在军队里一般都能拿到小学的毕业证书和一定的技术,就算他们不去海外藩国,在家乡找个体面的工作也不难。自从成军以来,北宋的军队从没有遭受过失败,士兵们的战损也微乎其微。低风险,高收入,高保障,高福利,三高一低,比起其他的职业,当兵已经算得上是普通人最好的选择。

高昌的番户对此趋之若鹜也不奇怪。“所以年号叫洪武啊!”坐在前面的一名伊州守军士兵接上了话,他仰起脖子将手上扁酒壶灌了几口,哈出一口酒气,“这日子过得才叫痛快,多亏了当今的赵官家!”赵伯铭笑得很开怀,心中也感到与有容焉。自他今次随队离开北京之后,行走了近万里,见到无数人和事。但凡下层的百姓,少有不说他父皇好话的。免税、免役,天下的百姓是一面倒地支持赵瑜的。而且因为在过去的百多年里,大宋总是处于北方铁骑的威胁之下,赵瑜在北方犁庭扫穴,将蛮族一网打尽,号称‘不使子孙再受胡儿欺’,要‘一劳永逸’,使大宋‘千年无患’。

打开报纸,总能听到远方大军胜利的消息,行走街上,却感觉不到战争带来的损害。娱乐丰富多彩,生活更加富足,百姓们哪能不崇拜和感谢这样的皇帝。倒是士大夫阶层,现在却旗帜分明的分为了两派。一派是早年跟随赵瑜起家,他们是如今国政的利益获得者,都是双手赞成如今的政策,为之鼓吹宣扬。但更多的旧朝士大夫,却不喜这样的变化。军人和商人地位的提高,代表着他们地位的失落。这些在新朝中找不到自己位置的失败者,用着仁和礼来攻击如今朝堂,他们虽然已经失去了许多话语权,但百多年来的积累,让他们仍能在国中掀起了一番浩大的声势,甚至太子身边都有这些人的身影。

虽然赵瑜的政权稳固,支持者形成了稳定的利益阶层。但最大的问题是如今分封太快,许多功臣都离开了朝堂,现在在朝中的底层官僚,有许多都是与旧朝士大夫们互相呼应。而军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到了他们的蛊惑。就如今次带队的史正志史教授,他在西域十数载,走遍了陇右,也曾经在番军中做了军官——就算是番军,也没有一个外籍番人能成为军官,都是底层的士兵——结识下不少异族友人。所以他对视蛮夷如禽兽的观点一向嗤之以鼻,故而对如今的对外政策私下里也多有批评。

赵伯铭觉得有些可惜,他的这位老师的才能卓异,不然也做不了军学的教授,但立场的问题,却让他无法再进上一步。若是史正志在军中宣扬这样的思想,那就不是进步的问题,而是被赶出军队甚至异地编管。下半场的比赛也已经到了尾声,比分踢成了四比四,两队的支持者,在疯狂的为他们的球队助威。而球员们也在为胜利,为一个参加军队的机会而卖力奔跑。看着这些不知疲倦的番人,赵伯铭安了些心。至少在陇右百姓的心目中,这些异族之民也是认同了汉籍与番籍的差别,为了汉籍不惜效死卖命。

赵伯铭回想起在他出来之前,曾听说他的父皇已经准备通过报纸展开一次讨论,用民心来压制蠢蠢欲动的士大夫们,同时,也是向他的皇兄表明态度。他的大哥就是太过心软了,或者说是同情错了方向。虽然并没有跟父皇唱对台戏的念头,但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太子的立场不可能不影响到天下政局的变化。当然了,这对他这个做弟弟的来说却并不是件坏事啊……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了。在结束前,穿着蓝色队服的球队打进了致胜的一球。赵伯铭微笑着,与他的同学们一起站起来,向着胜利者鼓掌致意。

比赛,旅行,时局,未来,一切其实都很好![16K.com]。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