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洪武二年正月十五。辛巳。【西元月23日】应州金城。陆贾骑在马上。手中还拿着一份刚刚从后方传上来的捷报:“宣翼三营已经夺下了蔚州的飞狐口,跟紫荆关的虎翼军联络上了!”飞狐口和紫荆关所在的飞狐、蒲阴两陉,是太行八陉中自北向南数来的第二、第三条,是穿越太行山脉的重要甬道之一。自两陉向东,便是燕山府路的易州。如今飞狐和蒲阴一下,由此一来,太行八陉已经尽数落于,河东的陆贾和燕山的赵武两部,便能通过两条要隘相互联络起来。“就不知道赵威远那里进展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跟完颜宗翰打起来?”陆贾身边,一个亲信参谋笑着说道。

陆贾摇摇头:“这个报上倒没说!不过完颜宗翰的主力应该在奉圣州……也只能在奉圣州!”参谋当然不会质疑陆贾的判断,只要看看地图就能明白,“如果宗翰敢南下救援大同,那他就再也别想回塞外了。赵威远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肯定会将他的后路给封锁。在虎翼军的威胁下,完颜宗翰也要拼尽全力,将麾下全军调去北方,说不定,我们能兵不血刃就拿下大同!”陆贾眯起眼望着前方的黑暗:“就派出去的斥候等回来报个准信了。不过……不管虎翼军在奉圣州打得怎么样,我们都要比他们早一步拿下大同!河东已经被我们所收复,剩下的云中也一样要拿在手中!”陆贾的声音底气十足,他攻克太原甚至只用了一天。

在太原城破之后。陆贾完全没有展开巷战的打算,不想宝贵的战力与围在城内的女真人拼起消耗。放火烧城的手段,洪武朝的军队从来也不缺。破开城池后,依陆贾的命令,士兵们在上风处拆屋引火,风助火势,熊熊烈焰连同完颜银术可在内,将太原城中的人马和建筑物一起烧了个干干净净。元月十一日的夜空被太原城中的大火映得通红,不仅是城中的金军没能跑出来,连住在城中的市民也死伤殆尽。也幸好这一年来,女真人在太原城中肆意但凡对大宋还有一点怀念的百姓都逃了出城,也就那些甘心做女真顺民的汉奸还留在城中,否则顾忌着百姓,陆贾也是不敢如此手辣。

“现在却也方便了,太原城毁于祝融,新的太原城肯定迁回晋阳旧址,而不是留在赵光义定下的位置。”“若不是赵光义太过愚蠢,毁了扼守要隘的晋阳老城,建的新太原不占地利,城垣又是狭仄,去年完颜宗翰想南下,也不会那般容易。”嘲笑了已被赵瑜贬为戾王的赵光义一阵,陆贾抬头望着北方,问道:“快到大同了罢!”参谋顺着陆贾的实现一起望向北面远处:“现在我军刚过了金城。再往前四十里过了桑干河,就云中大同的地界了。”陆贾听着身下马蹄敲击在地面上的踢踏声,清脆而有悦耳。

而夹在马蹄声中,隐隐约约的从前方传来了水流声——不过,这应该是幻听,冻结的桑干河不可能有水流声传出来。但陆贾还是认定他听到了桑干河的声音,他满怀感慨:“自清泰三年,儿皇帝石敬瑭将云中八州与幽燕之地一起割让给契丹,已经一百九十年没有汉家的军队踏足云中!一百九十年,整整一百九十年呐!”他回头对着全军放声吼道:“知道吗!我们将是一百九十年来的第一个!”陆贾的声音在空中飘得很远,撞到了官道东侧的龙首山,又反射了回来。

听着主帅的声音,附近的将士也开始振臂高呼:“我们是第一个!”“我们是第一个!”汉家男儿的吼声之中,一条逶迤的队列,从雁门关北出云中,直向北方大同而去。四天两百里的行程,没有一名士兵掉队。今年的年节,宣翼军和野战军的将士们便是在行军和作战中一晃而过。现在都已经是上元节了,却也没有一人有半句怨言。“快要天黑了!”参谋抬头看了看西方天际,夕阳已经被山尖遮去了一半,再过半个时辰,天就要彻底的黑下去了。“无妨!”陆贾摇了摇头,大笑道:“上元节就要走夜路!……传令全军。

都给我放灯!”行军中,哪里能弄出花灯来点,但发出亮光的东西却还是有的。就在天黑的那一刻,一条火龙出现在龙首山下,沿着官道,蜿蜒曲折,犹如灯火汇聚的河流,奔腾向北,照得天地彤彤似火。洪武二年的上元节,野战二营和三营的将士们却也与南方的百姓们一样,同样是在火光的陪伴中而度过。许多年以后,他们在回忆中,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这个用胜利的火炬妆点起的上元之夜。行走在火光凝聚成的洪流中,“还有两百里!”参谋气宇轩昂的喝着。

陆贾沉声点头:“还有两百里!”……………………奉圣州。两排队列,夹着城门和官道而立。士兵们神色肃穆的将长枪竖起,挺胸收腹,站得如劲松一般笔挺。威远大将军的旗号从队列中缓缓而过,在千万汉家将士的注目下,插上了奉圣州的城头。塞上的劲风吹起了湛蓝色的帅旗。在千万汉儿的欢呼声中,赵武冷着脸踏进女真人在阴山南侧的最后一座重镇。奉圣州的州治如今已经落入大宋手中,被改做永兴的城市,也终于恢复了涿鹿的旧名。关墙之内,再无异族的踪迹,汉家故土,如今也再一次由汉人掌握。

赵武的这一步,日后的青史之上,肯定会被大书特书。但赵武的心情却还是很糟糕。他准备许久,将数以万计的兵马、粮秣还有民伕,都从整个燕山府路乃至辽海和河北调集起来。只想着与完颜宗翰痛痛快快的打上一仗。但他却没料到他心目中的敌人,却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留在奉圣州中的只有一干被抛弃的杂兵。赵武所领导的虎翼军团,用尽全身力气挥出的一拳,却完全打到了空处。赵武此时已收到金主领军南下亲征而惨败于辽西的消息,辽海镇抚司战果辉煌。

但西京道这边的歼敌之功却在宗翰的逃窜后化为泡影。被主子抛弃的奴才们,也就成了赵武发泄怒火的工具。奉圣州城中的万余投靠金虏的汉奸,他们在,但如今却被赵武尽数被卖给了随军而行的东洋商业协会的奴贩们,身价直接充作了军资。在胡虏骚气已被一扫而空的奉圣州城中,为了商讨下一步的行动,赵武召来了麾下的将领和参谋们。“谁也没料到完颜宗翰这么容易就放弃了西京道……”“天下时局本就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惨败在辽西,哪还有可能让,根基被断,”“不知什么时候做个了局。

”“应该要等到开春罢。”参谋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能知进退便是名将!”一个参谋赞着完颜宗翰的决断,“已是孤立无援,完颜宗翰当然要保存实力。”“大将军,完颜宗翰既然跑了,我们就应该先去打野狐岭。”随赵武一起入城的虎翼三军的军团长张帆提议道,“野狐岭一下,完颜宗翰就别想再回来了。日后,我等也可以从此处出塞。”“就由你去做!”赵武同意得很爽快。野狐岭是云中出草原的最后一个关隘。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要想南下。野狐岭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封锁了野狐岭,塞内不用再担心大股的胡虏骑兵了。“不过女真虽走,他们留下的遗害却还有很多。想继续北上,还是要先将云中清理干净才行。”另一个参谋也提议道。“由虎翼二军继续镇守燕山,防备中京道。剩下的虎翼一军和四军让他们一起过来,将西京道打扫一下。”赵武下着命令。如果是一般的将领,占据了敌境后第一步就是招降纳叛——宋时大将出征时往往被赐予几百道空头宣扎,便是为了封官许愿之用——但在赵武现在看来,他的工作却是扫荡残敌。被留在关内的汉军,都是北地汉人,满手沾满了河东百姓的鲜血。

赵武绝不像将他们招募过来做手下。想做的仅仅是把他们俘虏后直接卖掉,让他们赎一赎残害河东百姓的罪孽。“那接下来呢?”一人问道。“就是中京道和上京道!”赵武和他虎翼军现在还不知道姚家父子出兵京畿的消息。在早前的计划中,今年应是将女真人赶尽杀绝,让金国变成历史的一年。而任务的分派也有了眉目,辽东的战局属于陈伍,赵武他肯定插不上手,他的目标只有中京道和上京道,是广达万里的塞外草原,其间散布着无数游牧部族。“我们对塞外的地理并不了解,需要时间去打探,接下来的三个月,应是职方司忙碌的时候了!”……………………锦州。

从南方过来的一列车队艰难的行进在冰天雪地之中。就算官道上的积雪,早被无数军马踩得如青石板一样平滑坚实,但满载着粮草的大车车轮总能将坚硬的冰雪路面,再压出两道深深的车辙来。他们是为刚刚攻下锦州的军队运送军粮的车队。自从元月初二,女真人撤退之后,陈伍便领着几支骑营追在后面北上。连续接战数次,终于在五天前攻下了辽西走廊北侧出口的锦州,获得了一个进出辽东的前进基地。不同于西京道完颜宗翰的鼠窜。事关金国根本的安危,虽然女真人因为粮草短缺已经无力派出大军,但小队的骑兵仍在一刻不停的骚扰在大宋骑军前进的路线上。

每一列北上的辎重车队,从过了润州城北四十里的迁州之后,便能看见一支支女真骑兵小队在周围游荡。他们不时的冲近一点射过几支箭,下一刻又在车队护卫们的反击之前,逃得远远的。“比苍蝇蚊子都麻烦!”车夫不耐烦的声音传到了车顶。“但比苍蝇蚊子好打多了!”周宁趴在大车车顶上回应道。他的身下是一层帆布,而在帆布底下则是一石石用稻草扎得如水桶一般的米包。二三十石的军粮将车厢堆得满满当当,四匹挽马拖着因此而变得死沉的大车,吃力的向北前进。

由三五十人组成的女真骑兵小队就吊在在车尾。周宁向后趴着,手中是一杆枪管比起军中通用的火枪长出近半尺的火枪。他闭起左眼,透过枪身上前后排成一条直线的准星和缺口,用单眼瞄着女真人队列,在心中默算了一下目标敌骑的提前量。食指猛然一扣,砰的一声,白烟瞬间笼罩了车顶。随着枪声响起,游荡在百步外的一名女真铁骑在马上晃了一晃,就一头栽倒了下来。周围的女真人被吓得一哄而散,纷纷逃到更远的地方。一直远到两百步外。他们才心有余悸的止马回头,望着硝烟渐渐消散的车顶。

“第一个?!”车夫问着。“是今天的第一个!”周宁立刻更正道。有没有定语,意思将是两回事。自出润州来,他的战果可不止一个。这全靠了他手中的这柄刚刚配发下来的线膛枪。大宋军中普遍配备的滑膛燧发枪,射程并不弱于弓弩,在实战中,甚至有子弹能飞到两百步外。但护卫辎重车队的火枪手们,却很少在远隔百步的距离上就开枪射击,多是等到女真骑兵接近到三十步之内,能保证准确性了方才开枪。几次下来,女真人都学了乖,都是百八十步外,张开弓用仰角一阵乱射,几百支箭划着弧线,准头虽然可叹,威力也是可笑,但却是让对方无法还手的攻击。

女真人的骚扰小队无一例外都采取了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他们现今也没人再敢跟南朝汉人拼命——但他们怎么没想到,隔着这么远,还有子弹能准确的击中在马上前进的骑兵。周宁可不管女真怎么想,他在车顶上坐了起来,将火药和铅弹再次装入枪口,拿起通条向枪膛里乓乓乓捣着子弹。车夫听着声音,道:“这枪上膛可真麻烦!”周宁摇了摇头,“这线膛枪也就是装子弹麻烦了点,但射程和精度可滑膛枪强了许多。据说日后要在每个都中都编组一个线膛枪队,用来狙击敌军头目。

”“何必这么麻烦!”车夫不屑一顾的说道,“就算以现在的编制,天下虽大,也没有哪国的军队能与我大宋强军相提并论。要这种枪作甚?!”“多一个有用的武器,能让战力提升一分。战场上,多一分战力,胜利也就容易一分。”给爱枪重新上好了子弹,周宁又趴了下来,口中阴阴笑着,“俺倒喜欢这样的线膛枪。隔着几百步,在贼人没看到的地方将他们一个个射杀。看着他们摸不着头脑的样子,这样才叫有趣!”周宁已经做好了再次射击的准备,但尾行的女真骑兵却不肯再向前半步。

就算没有游骑兵来护卫左右,南朝辎重队的战力也是不可轻侮。小队的女真骑兵本也不敢硬拼,都是骚扰为主。方才又被远远射杀了一个同伴,哪还敢再来冒险。周宁在车顶上不满咂着嘴:“这些鸟鞑子,胆子都吓没了!”“都是在尽人事啊……”车夫与周宁搭着话,来往前线和后方的辎重队的耳目往往比低层军官们更加灵通,“如今的情况下谁还会为完颜家拼命,除了完颜部以外的女真人,现在都在想着投效我大宋呢!就像那个南女真曷苏馆部的胡十门,”“照我说,这些蛮夷还是杀光了了事,省得日后给子孙留下麻烦。

”周宁冷哼着,在军中受训数载,汉唐五代的历史故事听了无数,早已不会对四方蛮夷有什么恻隐之心。“哪个不是这么想?大将军也是这么打算的。也就胡十门是个特例罢了!”车夫跟周宁说的开心,也不顾车马。反正拉车的挽马中有一匹老马,会自己跟着前面的车子走,并不需要他费神。两人说着话间,锦州已经遥遥在望,纯白一片的雪原上,就算是地平线上的一抹黑影也是十分的显眼。陪伴了车队行进三十里的女真骑兵终于一哄而散,不再跟进。就在车队往着锦州去的时候。

锦州城的东城城门洞开,骁骑二营从城门奔出。湛蓝色的旗帜上,一匹用银线绣起轮廓的白色骏马扬起了前蹄。简洁的笔触,将骏马的雄壮表露无遗。因着这面旗帜,骁骑二营又有着白马营的称号。万马奔烈,以骁骑二营为首,又有一个营紧追而出,卷起冰雪,直向东而去。辽东广袤千里,可容百万大军纵横奔驰。但在锦州东方,女真人的重要据点只有一个……那便是辽阳!。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