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山海关。已是卯时。东面的天空中最后一抹红色渐渐消退。离着陈伍约定的决战时间只剩一个时辰。萧麽撒来到刚刚用完早餐的陈伍面前,抱拳道:“大将军,全军都已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城。请大将军下令!”“不急。”陈伍一派悠然的样子。用手巾擦了嘴,又慢条斯理的拿起茶盏,啜了口热茶,以作饭后消食。方才问道:“你辛苦了一夜,难道不困?”萧麽撒挺起胸,道:“昨夜劳而无功,的确有些让人有些累。但一想到马上就有大把的战功等着去取,末将的困意就全没了!”“你倒是有心!”陈伍笑了笑,“再等一等罢,等完颜宗望来了再出城布阵也不迟。

在野地里吹冷风,也不是多舒服的事!等上一个时辰,怕是连扣扳机的气力都没有了!”萧麽撒心领神会,点了点头:“末将知道了。会让儿郎们先回帐中待命!等女真人来了后,再向大将军禀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也越来越高。萧麽撒的报告却始终没有来。在哨兵的望远镜中,女真人的营地处只能看见几支骑兵冲营门进进出出,却无大一点的动静,完全没有要出兵决战的样子。陈伍已经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他透过双层的玻璃窗。望着已经渐渐移向正南方的太阳,自嘲的笑道:“想不到又跟完颜宗望想到一处去了!这天下,果然还是聪明人比蠢人要多。

”虽然说是出兵决战,但两军的据点相距有十里之遥。谁先出来,就要先在湿寒的凛风中多走上几里。若是另一方有意拖延出战时间,先出来的一方士兵转眼就会冻僵了手脚。拖延出战时间,等敌军气势衰竭后再出兵掩杀,最后大获全胜的战例,史书中,这样的记录不胜枚举,陈伍不会上这样的当,同时还打算诓骗女真人一次。但没料到,完颜宗望又与他想到一处去了。陈伍冷笑着,“当真是难得的知己啊!”……………………山海关北十里。金军大营中,完颜阇母不耐烦的举着望远镜,向山海关城方向不停的张望着。

口中不停的念道:“怎么陈伍还没有出来!”“阇母,你就消停一下罢!”说话的是已经被烦得耳朵生茧的完颜斡鲁,“南人本就狡诈多疑,见我们不动,他们当然也不会出来。就像昨夜,陈伍明明约好了今天,却还派兵来偷袭。若不是斡离不也做着同样的打算,说不定我们就要吃个大亏!”“干脆我们先过去算了!”阇母心烦气躁的叫道,“到了关城下,骂上一通,不信陈伍还有脸赖在城里不出来!”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若是陈伍老着面皮不肯出阵,阇母叔叔你想在关城下喝多久冷风?”阇母和斡鲁闻声回头一看。

却是完颜宗望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今次金国决战辽西,天子吴乞买都已经亲征南下,女真的勃极烈们因此也几乎都跟着到了前线。近着山海关的这座大营,主帅是辈份、地位皆高的完颜阇母,副帅是曾任辽南都统的完颜斡鲁,而监军便是完颜宗望。这个大营和附近的两座营寨,近四万大军,也是以三人的部众为主。“斡离不!你到哪里去了?!”完颜阇母冲着宗望嚷嚷道,“陈伍那蛮子好像跟你一个想法,我们不动,他们也不动。这样要拖到什么时候?!”“我去想办法将陈伍逼出……”宗望正说间,却突然弯下腰,捂着嘴猛地咳嗽起来。

他撕心裂肺的咳嗽着,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咳出一般。阇母和斡鲁忙抢上前拍着他的背,好半天,宗望才放下捂着嘴的右手,留在掌心中的鲜红色让人怵目惊心。宗望被扶着坐下,喉咙里好像还带着痰,呼哧呼哧不停的喘息,听这声音就让人觉得有些不妙。“斡离不,你这身子还是多歇一歇罢!有什么事。使唤我们来就可以,你千万别累着!”阇母忧心忡忡的说道。完颜宗望是完颜部中最出色的将领之一,与宗翰齐名,给他打下手,完颜阇母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其实若不是宗翰谦让,去年南侵中原,完颜阇母也不会挂上东路军主帅的头衔。虽然宗望以监军的名义实际掌握了大权,但完颜阇母还是很感动,作为主帅,他能分到的战利品当然是最多的一份,这便是宗望送给他的。所以在勃极烈的会议上,阇母总是站在阿骨打一系这一边——这也是宗望的初衷所在。完颜宗望看着凑到近前的阇母和斡鲁两张关切的脸,勉强笑道:“放心,小病而已,我一时还死不了!”阇母、斡鲁哪有可能放心得下,两人都是眉头紧锁,宗望为国之重臣,他若是有个什么不测,那是大金国和完颜部难以承受的损失。

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局面下,宗望如果不支病倒,这一仗怕是要输去一半。一个亲卫突然在这时急匆匆的跑过来,跪倒在地,“禀两位元帅和二太子,北面……北面起火了!”阇母和斡鲁一齐抬头望去,只见北方一二十里外,数道浓烟滚滚升起,如同数条黑龙,乘风腾空,直上云霄。“那是润州罢?!”斡鲁对这一带的地理有些了解。烟柱起的方向不正是润州的位置?“难道……润州已经被斡本打下来了?”问起战事,阇母的声音都在发颤。他的惊讶声未落,大营中已是欢声四起,无数女真战士欢呼雀跃。

认出烟柱方向的士兵所在多有,以女真营寨的布置就算全都烧了起来也不可能出现这样浓烈的烟尘。所以只可能是润州……城塞俨然、难攻不落的润州坚城,竟然在两日间就被攻破,一时间,营中士气大振。“斡离不?!”两人惊喜的回过头来,对宗望叫道。完颜宗望却根本没看那几道烟柱,只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润州!”“那是哪里?”阇母追问道。宗望没有回答。闭起眼,仰头笑着,这是他引陈伍出来的手段。看见润州城火起,不知陈伍还能不能坐得住?!……………………同一时刻。

润州方向的烽烟也落入了守在山海关城头上的官兵们眼中。一名士兵带着急报奔到镇抚司衙门中,在正和耶律大石聊天的陈伍面前,将事情一说。耶律大石的脸色登时就变了,回头惊道:“大将军!”“烟什么颜色?”陈伍气定神闲,没有半点动摇。他不是刚刚被派来北方的大石林牙。陈伍作为辽海镇抚使,对润州的防备情况再清楚不过。以他对润州的了解,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有王贵和杨崇率兵把守,润州城还能如此快速的被攻破。报信的士兵回答的理所当然:“是黑色!”陈伍笑了笑,“那我们与润州约定的烽火又是什么颜色?”报信士兵眼睛亮了。

大声道:“是红色!”陈伍转头对耶律大石咧嘴又是一笑,“完颜宗望是越来越聪明了……”“难道是完颜宗望故意在润州方向上放火,引我军出援?但也可能是女真人已经攻入城中了!烧得是城中的屋舍,而守军来不及燃放求救的烽火。”耶律大石的头脑转动得飞快,稍加思量便想通了陈伍的意思。但他不像陈伍那般对润州有信心——润州毕竟只有三千兵,领军的又是据说是幸进之辈的王贵,在与十倍人数的女真铁骑和数量绝不会少的火炮抗衡中,胜利和失败的机会应该是五五各半才是。

陈伍轻轻松松的笑道:“别急着下定论,很快就有回报!”山海关的关墙从西北处的燕山余脉一直延伸到东南海边,其上用于眺望的高台林立。在其中相隔六七里的几处高台上,此时各有一名士官弯下腰。低头使用着安放在三脚架上的测绘仪。士官们熟练的操作着仪器,将测绘仪的镜头瞄向润州方向上的烟柱。把刻度盘上标出的数字,一一记录到一张纸上,转手交给在身后等候已久的一个士兵。测绘记录很快被传送到关城内镇抚司参谋们的手中,一名三十余岁的中年参谋翻看着几张记录纸,在一张白纸上,列出公式算了一阵,又找出润州和山海关一带的地图对比起来,脸上随即浮出一丝冷笑。

拿起笔,唰唰两下,在地图上一处位置上画了个叉。半刻钟后,中年参谋便将这份地图呈到陈伍手中。“禀大将军,烟起的位置不在润州城内,而是在润州城南三里外的地方。那处并没有草木——润州城外十里内也没有任何树木——如今起火生烟,只会是女真人在捣鬼!”“你确定?!”耶律大石狐疑的问道。隔了三十里地,也不出城查探,只费了半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就能将处在地平线下的烟尘来源从地图上标示出来,实在让耶律大石很难相信。被人怀疑起自己最自傲的才能,参谋出离愤怒,硬邦邦的回道:“润州城距离山海关不过三十多里。

运用最基本的三角测量法。以山海关的关墙为基线,轻而易举地就能判断出烟尘是不是自润州城中燃起——这是专家的判断!”说罢,他躬身一行礼,转身离去。耶律大石有些尴尬,陈伍笑着指着参谋的背影解释道,“那位是我军最出色的绘图专家之一,北方的军事地图许多都是出自他手,又或是他整理后重新绘制。说起地理测绘,他的判断绝不会有错!”“原来如此!”耶律大石点了点头,又赞叹道:“军中果然人才济济,英杰层出不穷!难怪能百战百胜。

”“这也是陛下一手建立起来的功劳。”陈伍将功绩推给赵瑜,又唤来一名亲兵,下令道:“将此事通传军中,不要让下面的儿郎妄加猜疑。”耶律大石笑了起来:“完颜宗望是用尽了计策,但却没一个能让我军上当。女真人真是已经黔驴技穷了。不知接下来大将军打算怎么打,是不是继续死守关城?!”陈伍摇摇头,道:“十万大军的消耗。不是那么容易能补充得上的。长途转运,粮秣损耗常常在一半以上。如果说女真人原来的存粮,能吃到六月秋收,那现在他们因为出兵的消耗,甚至等不到春天。

如果不能在一个月之内结束战争,或是从我们手中夺取足够多的补给,吴起买的十万女真大军都要成为饿殍。内事即是如此,对外也玩不出多少花样。完颜宗望肯定要急着进攻,今天不来,明天必然要来!多拖一天,就是千石粮秣的损耗,我们拖得起,女真人拖不起!”陈伍将女真人的窘境分析得透彻入骨,耶律大石听得连连点头,正要说话,却听见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火炮的轰鸣声。很快,一人过来禀报:“启禀大将军,女真人方才派了一队人马来城下骂阵!说润州已陷,我关城也是转眼必落。

让大将军快快自缚出降,方可免去一死!萧镇守听着恼火,便命城上大炮开火!现在已经炸死了好几个!”“告诉萧麽撒,手不要落得太重,留下几个活口,让他们带话回去!”陈伍听报,随手便将桌案上的地图一折,丢给亲兵,“将这地图射下去,让完颜宗望自己看看!”……………………金军大营。一页长一尺,宽八寸的纸片,被完颜宗望拿在手中。纸页上泛着淡蓝,质地挺括,折痕宛然。完颜宗望瞪着眼睛死死盯着纸页,双手不停的抖着。“斡离不?!”完颜阇母盯着完颜宗望的脸色,生怕他是突然发了病。

“吹号!出战!”完颜宗望猛然站起,大声叫着。但他久坐之后突然站起,眼前便是一黑,身子一晃,差点就要摔倒。完颜阇母和完颜斡鲁忙上前扶住,问道:“斡离不,究竟怎么了?!”完颜宗望将手中的纸页交给完颜阇母,叹气道,“没想到还是骗不过陈伍!”完颜阇母疑惑的低头看着递到手中的纸页,上面尽是条条划划,又有许多是弯弯曲曲的线条,还有一堆的汉字,密密麻麻的。完颜阇母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能认出从关城中射出来的箭书上究竟画得是什么。

完颜斡鲁探着头看过来,盯着纸页看了几眼,惊道:“这不是地图吗?”“地图?”完颜阇母的脸上尽是茫然,“陈伍送地图来作甚?!”“没错!这上面写着呢!”斡鲁说着,指了指纸页最上方的一排小字。他不像阇母是个大字不识文盲,汉字的书籍,他都能通读。“是哪里的地图?”斡鲁埋头在地图上寻找记号,很快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名:“润州!”他指着一个内外双层的圆圈。顺着润州,沿着用黑线表示的官道向南,斡鲁的手指停在一条锯齿状的长线上,长线与官道交汇处,又有一个方形的标志,上面写着几个字:“山海关。

果然是这里的地图!”“这个叉是什么意思?”完颜阇母指着离润州南面一点的一个交叉符号,问道。完颜斡鲁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两人便同时回头望着完颜宗望,将地图摊在宗望眼前,“斡离不,这里有什么东西?”完颜宗望本看着阇母、斡鲁查看着地图,也没心思说话,现在听问,才叹道:“那是我下令燃放烽火的地方!……位置一点也不差!本想着隔了三十多里,都沉到了地底下,不可能分辨的出来,但想不到陈伍竟然还能一眼看破!”完颜阇母和完颜斡鲁两名元帅一下安静下来,从烽烟升起到陈伍从关城上射出地图,不过一个时辰还不到,根本不可能派出哨探来回往返。

而且改名作山海关的榆关又被大军堵在南面。远隔数万大军,相距三十多里,还能准确的将烽火燃放的地点标出,难道陈伍真有千里眼不成——他们手上都有望远镜,很清楚就算望远镜也看不到地平线下的东西。阇母、斡鲁两人脸色难看,而宗望却振奋起来,抓起地图往地上一丢:“既然这样,就干干脆脆的打一场好了!”“若陈伍不出阵,又该怎么办?!”斡鲁问道。“带齐炸药包,陈伍若不出阵,我们就直接攻城!”完颜宗望咕哝着骂了一句,道:“真是的,竟然被一封约战书牵着鼻子走。

我们本来计划的不就是直接攻下榆关吗?!管他陈伍做什么,拼死去攻就是了!”阇母和斡鲁对视一眼,心中的锐气也被鼓动起来。阇母长声笑道:“本就该如此,想太多没好处!”完颜斡鲁一握拳头,高声宣言:“就跟陈伍拼出个胜负来!”。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