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会宁。这座混同江边的新城。与大金同时兴起。旧年先帝阿骨打在此立毡帐,人称皇帝寨,其余大金勋臣的帐幕环绕周围,直铺出十里开去,这便是会宁之始。等到如今的皇帝吴乞买登基,仿宋人修宫室,建明德殿、乾元宫,将会宁州升为会宁府,又驱赶奴隶围城筑墙,会宁城也便初具规模。这几年,在大金国中,会宁已有上京的称谓。虽尚未正式册名,但位次已在东京辽阳、西京大同,还有年初被南朝强占去的南京平州等京城之上。按常理,等宫室一旦整修完毕,也就到了册名定都的时候。

不过这些礼法上的事务,如今也没人再有精力去打理。此时此刻。会宁城中一片兵荒马乱,虽不是敌军来袭,但满城乱窜的骑兵,不断摇晃的旗帜,一声接一声的号角。却也跟敌军兵临城下没有多少差别。只因皇帝要亲征!大金国的第二任皇帝从自己的宫室中走了出来,黝黑的面貌、矮胖的身材,乍看上去与南朝的洪武皇帝有几分相像,或者说,与大宋太祖赵匡胤很是相似。在另一个世界,吴乞买的这幅外表,让他是大宋太祖转世的传言深入人心。不过这个创意已给赵瑜先抢了去,吴乞买也就只能委屈的做个常见的黑胖子了。

完颜吴乞买自登基以后,还是第一次穿上盔甲。旧时所用的甲胄已经完全不合身,而新造的盔甲一时还来不及完工,只能将一套鱼鳞重甲解开来披在身上,用皮带勉强绑好。皮带深深得勒进大金皇帝脂肪层中,吴乞买肥胖的身材仿佛被束成了一节节香肠。这一点就与赵瑜完全不同,赵瑜是壮,浑身都是辛苦锻炼出来的肌肉,而吴乞买却是虚胖。作为大金皇帝,都勃极烈,吴乞买的任务是合理分配抢掠来的财货子女,征伐之事自有宗望、宗翰这一等宗室名将处置。

而他不用亲自出阵,光凭身份便能拿到最大的一份战利品。就算是阿骨打在位的时候,吴乞买也多是留在后方署理国政,等着前方的捷报。以用兵能力,他只能算是中等偏下,但眼下的天下局势,已容不得他再留在安全的后方。在侍卫的帮助下,完颜吴乞买辛苦的爬到战马的背上,一番动作。让他坐上马鞍后,不由得喘息起来。而披挂了几十斤重甲的沉甸甸的一坨肉给压着,高大雄壮的天子坐骑,也不满的从鼻子里喷着热气,希希的哀叫。“陛下!”今次要随行出征两名宗室大将,完颜斡鲁、完颜阇母各自驭马靠了过来。

斡鲁瘦了,阇母胖了,不过有一点相同的地方,就是脸上都有着酒色过度的青黑眼圈,眼眶中也是泛着浑黄。而不用照一照从旅顺以千金购来的东海造玻璃镜,吴乞买也知道自己的脸色,与他们是一般模样。南朝的美人,比起五大三粗的女真婆娘强出不啻百倍。会宁城中的女真勋贵们每日沉醉在温柔乡中,身边醇酒美人,早忘记了完颜斜也的下场,全不在意时事变迁——洪武天子的根基日益稳固,大金已危在旦夕。直到前日,完颜蒲家奴的一封求救信,才将他们从醉生梦死中惊醒。

赵武挥军强攻古北口,意图切断西北西南二路与本部的联系。听到这一句,完颜吴乞买几乎要魂飞魄散。完颜宗翰手上的军力差不多是大金国总兵力的四成。一旦中京道失陷,五万多女真铁骑,八万余异族仆从,就成了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的孤岛,随时都可能被南朝的大军所淹没。届时,就算宗翰打算从更北面的上京道绕个圈子回来,也要看占据了中京道的赵武答不答应。幸亏蒲家奴提前预计到现在的情况,才勉强保住古北口没有被南蛮子一举攻占。但蒲家奴的求救信中,已经很明确的表示他根本无力保住古北口,仅仅能拖延一下时间。

战情迫在眉睫,在白山黑水间,与酷烈的天地之威斗争了上千年的女真人,心中的那股子悍勇顿时爆发出来。金国朝堂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官僚拖沓,当吴乞买决定领军亲征,一个个将帅也都站了出来。会宁城远在极北,并不需要担心敌军,留下一千部众守卫,其余六万。同时,以再次南下攻宋的名义,吴起买的招兵令也传遍了左近千里内所有的生女真部落。这些还未完全融合进大金国中的部落,不像南方的熟女真,从上到下并没有多少见识。在他们眼中,部落里会跳大神的萨满就是天底下最有见识最为聪明的人。

对他们来说,南朝就是个可以任意劫掠的肥羊,只要躲着东海军走,来回一趟,就可让举族老小开开心心的过上数个丰年。完颜部的勃极烈们也都看着他们这一点,才大着胆子来诓骗。冲杀在前。消耗敌军的炮灰,什么时候都是少不了的。等到了辽阳,命他们去中京道。不走古北口,从燕山山脉中找其他的路放着他们南下,与南蛮子的大军死拼。成也罢,不成也罢,在各大勃极烈看来,能起到一点骚扰作用便是完成了他们最大的用处。若是在这过程中,南朝的两个镇守北方的大将军只要露出一点破绽,勃极烈们是绝对不会放过。

大金国的生死存亡,国祚存续,就在此一举。无论吴乞买,还是其他女真贵胄,心中都已有了这个认识。大金与大宋的仇怨,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洗清。如今的南朝已经不同于赵佶、赵桓两个软蛋皇帝在位时的大宋,立国以来从无一败的洪武皇帝没有可能在胜势下反而退让一步。完颜部上下绝不会对赵瑜保有幻想。吴乞买想和谈,勃极烈们也想保住如今的安逸富贵。但他们清楚,要想在和平安定中享受荣华富贵,就必须让赵瑜明白,只靠着他手上军力,绝不可能征服女真!完颜阇母在马上向着吴乞买行礼:“陛下!臣的部众都已集结完毕,只等陛下一声令下。

便可直趋南下!”完颜斡鲁也跟上去说道:“陛下,臣也已准备完毕,还请陛下下令!”阇母是吴乞买的亲弟,斡鲁也是阿舍勃极烈,两人身份尊贵,直接唤吴乞买的名字,在女真人的习俗中却也理所当然。不过吴乞买喜欢南朝的这等称呼,而与他同为勃极烈的贵胄们也无所谓在口头上多让一点。吴乞买点了点头,虽然阇母、斡鲁两人都在女人肚皮上折腾了一年,但能力还未衰退,锐气犹在。再一低头。看了看过来送行的长子宗罄。今日全师南下,留守会宁的就是宗罄。

“蒲鲁虎,会宁就交给你了!”完颜宗罄恭声道:“有儿臣在,会宁必不至有失。此去南方,儿臣祝父皇旗开得胜,马到功成!”宗罄善颂善祷,吴乞买听得顺耳。笑了笑,弯下腰贴着宗罄耳朵:“小心那班汉人!!”无论契丹、渤海还是奚人,大金国中所有的异族军队,都会随之南下。但属于汉人的军队几乎没有,汉人臣子善于治国而不擅军事,大都是留在会宁,如今南朝势大,吴乞买担心着他们会不会有人趁机谋叛。宗罄眨了眨眼睛,他身后就是汉臣之首的杨朴,也难怪吴乞买会想起说这些,又刻意了压低声音。

他又是一躬身:“儿臣明白!”一切都交代了,吴乞买踩着马镫站直了身子,提着马缰小小的转了圈子。环视一通聚集在周围、直至会宁城内外的数万族中儿郎。黑压压的一片,看不见头,看不见尾。浩如烟海的军势,就是大金持之立国的根本所在,有他们在身边,又怕得谁来!?长长的青牛号角呜呜的吹响,混入极北雪原刮来的寒风中,将金白色的龙旗高高鼓起。大金皇帝的军旗在凌冽的寒风猎猎飞扬。无数蹄声踏破了白山黑水间的平静,一道洪流滚滚南下,开赴即将爆发的战场!…………中京应天府。

道边的榆柳,如值守森严的守卫,一个个从窗口中闪过。高高的汴河河堤,就在左近不远处,但冬日冻结的河道,也不见春夏时林立的桅杆。赵瑜领军北行,也是过了洪泽湖,到了宿州便下船,改为陆行。舒舒服服的半躺在疾驰的四轮马车中,四周檀香缭绕。温暖如春,赵瑜的双眼半睁半闭,也是昏昏欲睡。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出战了。如果此战顺利将大同、太原收复,无论关西的赵构还是辽东的吴乞买,无法再互相联系,为对方牵制兵力。到了明年,就是一个个逐个击破,一统天下了。

赵瑜身处的马车,由国中最出色大车工匠精心打造。长一丈半,宽也有八尺,高大坚固。轮毂和车轴皆是精钢铸成,由软钢制成减震系统将剧烈的颠簸化为轻轻摇晃。坚实的檀木和钢铁制成车厢骨架和底盘,而车厢厢壁内外都是软木,内外装饰奢华,不过中间却还夹有一层铁板,用来防箭防弹。这辆专用于长途旅行的车辇,不同于四面透风、只用明黄帷幕笼罩的玉辂。车窗一尺见方,镶在上面大块的双侧透明玻璃,将深冬的寒流挡在了车外。这车窗玻璃虽尚带着一点绿色,但晶莹透亮的模样,已经是国中的玻璃作坊最高的成就。

不仅是玻璃,无论是精钢轮毂还是车轴,又或是减震系统内的弹簧,都是代表了大宋最高水准的工业产品。如今,也只有赵瑜才能享受得到。在这辆大车周围,身穿玄色军袍,头戴簪缨钢盔的近卫军骑兵,前后左右牢牢护卫着。不仅赵瑜的座驾,跟随他一起北上的臣子们的车辆,也同样被近卫军所保护。与赵瑜同行的,不仅是计划中的四支野战营的两万大军,还包括了近卫一营。留在南京城中的主力,也只剩近卫二营的三千人。不过还有江南东路的州郡兵护持,倒也不需要担心——无人敢在此时作乱。

自前日赵瑜决定亲征,赵文和陈正汇为首的文武两班重臣,没有少给他苦谏。尤其是陈正汇,跺脚谏言的时候,连口水喷到赵瑜脸上。但赵瑜却是坚持到底,将南京城招旧例交给太子监国,由陈正汇辅政,自己却带着大半个枢密院和参谋部一起北行。赵瑜是不得不亲自领军。眼下的大宋军事部署,将整个野战军系统全盘散在外围。宣翼军分散在淮南、荆湖,虎翼军被赵武带走,北方军则在陈伍手中,剩下的野战四营再被人统领出去,赵瑜身边可以信重的战力就只剩两个近卫营了。

虽然赵瑜可以确信,他麾下数十万大军没人敢对他刀枪相向。就算有人煽动了帐下部众,但只要他这个皇帝往阵前一站,被鼓动的官兵全都得跪下来山呼万岁。赵瑜有这个自信,汉初刘邦巡幸云梦,韩信虽手中仍握有大军,却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来孤身参拜。开国之君的积威绝不是那些长在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帝能比得上的。可是赵瑜是天性谨慎,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将手中的最后一支机动力量交给臣子来掌握。但此时此刻,若要统领大军,从功绩和资历上能镇得住野战四营的,却只有朱聪一个人选。

赵瑜麾下虽然从不缺乏优秀的指挥官,但方面之臣的数量却屈指可数,有过独立指挥大军经验的将领并不多。赵武算一个、陈伍算一个,郭立、陆贾也都能算上一个。而率领靖安军团在荆湖剿寇的岳飞,能力虽是毋庸置疑,但资历和战绩远远不足,最多只能算四分之一个。至于其他将领,都是跟在主帅身后作战,根本没有统帅大军的经验。说实话,若以战事次数论,自古以来,历朝历代开国,以赵瑜的洪武朝为最少——这也是赵瑜拥有历史经验的结果。靠着对时局走向的完美把握,赵瑜的战略规划让人叹为观止,每次都瞅准时机出兵,以歼灭敌军为最高目标,几次下来,天下大势便集于一身——不过因这个缘故,历练出来的大将,数量却也不会太多。

当然,赵武在南洋的几年征战要排除在外。不然若是将那等武装游行都计算在内,单单他一人,就能占去了洪武朝总战事数量的九成还多。对于朱聪,他自投效以来,为人兢兢业业,办事也是妥当,从无半丝错漏。若赵瑜有什么失政之处,他也会直言不讳的加以谏言。在在都是一个贤臣忠良的样子。但不知为何,赵瑜总是对他提防一手。细细想来,也许是因为都是海寇出身的缘故。残忍、狡诈是海寇们的特点,在海上,与天斗,与海斗,还要与人斗,从无半点仁义可讲。

若是一起搏杀出来的自家兄弟,当然可以信重,但朱聪当年陷了赵武一手,给赵瑜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总是不自觉的加以警惕,兵权也便从未交给他一次。也因此在没有其他可以信重的大将的情况下,赵瑜宁可亲自领军,也不会将兵权交给朱聪来调派。或许这么做会很伤朱聪的心,但赵瑜却绝不会冒这个风险。就像他今次的亲征一样。所谓的亲征,也仅仅是个名义上的说法。到了赵瑜这个地位,当然不可能直接上战场,更不可能插手战术指挥。有完备的参谋体系在,却也没那个必要。

其实赵瑜也只是坐镇于后方,给前线将士鼓鼓劲罢了——毕竟,如今已不是当年那个筚路蓝缕、开创基业的时候。以帝王之尊,领军上阵,只会显得国家制度不全,而无益于君王的名声。赵武将从居庸关而攻,陆贾会从女真人窜出来的井陉反击回去。而赵瑜给野战四营定下的进攻路线,却是走得南方的白陉、太行陉一线。如此一来,就要经过东京。赵瑜便是打算在东京城坐镇,自他登基以来,将东京的治理交给了弟弟赵琦,却只派了吕师囊一部来镇守。他这个洪武皇帝却尚未来过东京一次,太庙在此,招礼法也该来拜祭一下。

更重要的,也是震慑也许还未归心的中原士民。车轮粼粼。两万多精锐在汴河畔的官道上全速疾行。带起的尘土遮天蔽日,将一层黄云镀上天空。不论是赵瑜的近卫军,还是野战军,在没有扩充副营和补充营的情况下,所有的士兵都能坐上马车,靠着配属营中的大车来机动。一日行军接近四个时辰,前进六十到七十里,维持十天不变。这个速度,就算是北方蛮族的骑兵也只能在短时间内胜过。赵瑜半睡半醒之间,一行大军已经绕过了应天府。就在天色将晚,西面漫天红光的时候,一个侍卫轻轻敲响了赵瑜的车窗,“陛下!已经到了开封府地界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