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酒楼人多口杂,赵开两人并不敢多加盘问。而那名差人也仅是被派出来找人。对内情并不深悉。无心再等酒菜,会了钞后,赵开和冯康国急急的赶回提举司衙门。到了衙门里,亲眼看到宣抚司转过来的军情急递,两人却稍稍放心下来。白帝城六天前的炮击,不过毁伤了港中的几艘巡江船,死了几个小卒,仅仅是几艘战船的骚扰,并非是大举进攻。可是,两人心中隐隐的担忧却始终没有消退。毕竟现下已是秋收时节。赵瑜免除天下丁税,在他治下,夏税是一文也无,唯有秋粮可收。

如今粮入仓,税入库,也便到了厉兵秣马、磨刀霍霍的时候。在此之前,没人愿意去认真考虑一下赵瑜什么时候会来进攻,因为一旦深思,那便会是满心的绝望。从来都是往好处幻想,只希望洪武伪朝会因为财税不足,而无法展开全面战争。但如今火炮声既然已在白帝城外的江面上响起,赵开。还有建炎朝廷的文武百官们,就不能再逃避现实了。谁也不能肯定,这次炮击究竟是纯粹的骚扰和对赵开处斩奸商的报复,还是大战开始前的序幕。“并没有听说逆贼在夷陵集结重兵的消息,洞庭湖那儿不是还在清剿明教余孽吗?”冯康国望着赵开,希望从赵开那里得到肯定的回答。

而赵开却默然不语。清剿贼寇,说易不易,要是贼人四处流窜,或如躲入洞庭湖这样的深山大泽,想连根剿灭,难如登天。但若说难其实也不难,只要肯下狠手,再配上几个有能力的文官任职地方,施行仁政,一年不要就能让地方安靖下来。就像童贯在江南做的那样——当然他只开了个头,就又被道君皇帝给毁掉了。赵瑜发行的《皇宋新闻》,赵开花了大价钱,每一期都尽量收集到。上面刊载的谕旨、条令以及商情、要闻,对于耳目大半被封锁在蜀中、关西的建炎小朝廷来说,是个甚为重要的情报来源。

而报纸上刊载的消息的正确性,却也能在一两个月后被派出去的探子所证明。在皇宋新闻上,荆湖两路的剿匪战况是捷报频传。盘踞鼎澧二州的明教妖人部众、信徒数十万,水寨遍布洞庭西岸,但赵瑜派出的什么暂编靖安军团,区区八千人众,竟然突进千里,一战之下便将妖人首领钟相给击杀。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不外如是。眼下他们正沿湖清剿残匪,平定荆湖指日可待。赵瑜手上兵强马壮,赵开不会意外这个结果。他本只盼着赵瑜治国能力不足,打下的土地无法顺利治理。

但从眼下看来,赵瑜做得至少不会比道君皇帝差——当然,只要不是商纣王、隋炀帝一流的人物,想做得比道君皇帝更差,也是桩难事——同时还能保证治下的子民不受战乱之苦,这对苦于赵佶二十年来的苛政,以及被贪婪残暴的金虏所屠戮的的百姓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看一看从《皇宋新闻》上所刊载的、各地越来越稳定的盐价和米价,任谁都知道,赵瑜的帝位,是一天比一天坐得更稳。也难怪有传闻说,建炎天子在京兆府的宫里,用巫蛊之术来扎洪武伪帝的小人——这其实也来自皇宋新闻——能不能咒死赵瑜姑且不论,这名声既然已经被传扬到天下人耳中,建炎天子的名望怕是已经糟得不能再糟了!只希望建炎天子用的草人,真的能把建邺府里的那个皇帝给咒死,不然他的皇位也坐不了几天了!赵开长吁一口气,转头对冯康国。

给出一个很牵强的笑容:“且顾着眼前罢!”冯康国神色黯然,连赵开这样的重臣都不愿对未来多做考虑,那辟居一隅的建炎朝廷的前途可想而知。维持着朝廷继续运转的,也仅仅是靠着朝臣们心中的一点忠义,和一丝近乎愚不可及的幻想。也跟着长叹一声,冯康国也不再去想那灰暗的未来,如赵开所言,将心神放回到眼前的事情上来:“转运,须得移文夔州、万州。封锁白帝城被炮击的消息!严禁此事流传入成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冯康国是参与处理过月前那场因兰州失陷,引发交引币值大跌的灾难。

很清楚一句流言,一场恐慌,能给赵开定下的大计造成多大的危害。未雨绸缪、趋吉避凶,将不利的消息彻底封锁,那是理所当然。可赵开却慢慢摇头,“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封锁得越紧,越代表你心虚。”“可此事就发生白帝城上,这可比远在几千里外的兰州,要近上十倍。兰州陷落,蜀人不会担心党项人杀来,但他们能不担心逆贼战船能炮击白帝城,就不能在上溯千里,来炮击成都府吗?”冯康国争辩着。赵开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赵开方才不是也在说吗——且顾着眼前!赵开一张富态的圆脸上,露出了一副憨厚朴实的笑容,“白帝守军,勇毅敢战。

于六日前,击退了夷陵逆贼的偷袭。击沉了战船三艘,射杀贼军数百。如此大功,自当加以褒奖,以励后人。”冯康国一惊之后,脸上也随之显出笑意,兵不厌诈的道理他当然懂。虽同是无奈之举,但比起封锁言路,还是对情报进行扭曲更有效一点,只要逆贼的战船没有突破恭州一线,这谎言就不虞被拆穿——如今情况下,能看到《皇宋新闻》的,蜀中、关中也没几人。“那下官就立刻移文夔州,让白帝城上报今次有功之臣的名单。”“别忘了向成都府报备。”赵开提醒了一句。

他掌管的仅仅是川陕商税,而蜀中军情报递,属于成都府路宣抚使司管辖,赵开这里仅仅是收到抄送。不过朱胜非和张浚在京兆府发文,命成都府行事前必须征求赵开的意见,以保证他能稳定的提供足够的财税。而赵开也并因此而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而是照常与宣抚使司互相通报。他的一系列方略,离不开宣抚使司的助力。“下官明白!”冯康国拱了拱手,其实也不需赵开提醒,他与宣抚使司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怎会忘记这等大事。冯康国告辞转身要走。赵开却突然出言将他留住。

“元通!不要太过忧心!”赵开没头没脑的说着,“河北今年两番遭灾,田地无人打理,绝收是肯定。京畿诸路,也都是误了春播,就算后来补种,能有往年半数的收成。光靠江南一地,也只能勉强将北方和中原的百姓救济下来,而备战的粮草定然不足,想那伪帝,不一定有能力在秋冬之时发兵西来!”冯康国一躬身:“转运放心!下官心中有数!”………………对于赵开所言。赵瑜比他更有切身体会。税簿十月造册,各地军州此时正大批的收购着新粮。而百姓们,也因为需要缴纳银钱作为田赋,而想官府和商人们出售今年的收成。

如今的田赋不再征收实物。所以秋粮是先由百姓粜出,卖出钱后,再来缴税。如此一来,秋税造册时间,至少要比往年迟上半月。经过一个月的紧张计算,建邺行宫中的御书房中,司农寺少卿李迨,正向他和诸位宰辅通报如今的秋粮征购情况。“……今年江南虽算不上风调雨顺,但陛下免除了一应苛捐杂税后,百姓们的生活便宽裕了许多。且无战乱、无酷吏,农人能安心种植,绝不会比旧年要少。江南东西二路的稻谷已经达到预定征购的两百八十万石,两浙则比预期的要多出十万石,有一百七十万石。

而台湾为四十万石,福建是五十五万石,广南东路则是三十万石,都达到或超过了预计的数额,但淮南两路的粮草征购却比预计中都要少,淮南东路少了三成,西路则少了六成,据说是有好几个军州中的库金缺乏,无法完成预定的征购量。”“怎么会这样?”参知政事、行吏部尚书卢克忠很奇怪的问道,“明明这些年来,江南比淮南受到的盘剥多上数倍,若论府库是否充盈,淮南的情况应该比江南要好罢?!”李迨拱了拱手:“相公有所不知!若论府库存帐,江南和淮南其实是一般模样。

道君上皇骄奢淫逸,好为丰亨豫大,又频起征伐,二十年以来,江南和淮南的地方州县,不但府库中空空如也,连常平仓中的积存也早已消耗殆尽。陛下又免了丁税,没了夏税入库。各地都是拿出不钱来收购秋粮。不过江南各路,每座军州中都有三大钱庄的分号存在。就算府库中钱钞不足,也能向分号暂时借款支转,等秋税上来后再行冲抵!可是,淮南两路除了扬州、海州、通州这等靠海沿江的富庶军州,其余州县都少有钱庄分号存在,却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赵瑜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他如今不仅免了天下丁税,还已经下诏免去河北今明两年田赋,同时还包括荆湖两路今年的全数,京畿路、京东、京西四路的半数。也就是说今年他的税赋收入,仅仅只有旧朝时的三分之一。比旧年少了近七成的收入,放在哪个朝代或是国家,都是会朝中无钱可用,最后导致经济崩溃的局面。但赵瑜的金融手段众多,这么些亏空,钱钞方面他可以依靠皇宋楮币局和三大钱庄来透支。可粮食方面他就没办法了,他手上钱钞虽不缺,但若是不能买到粮食,却也是一堆破铜烂铁。

没有粮食,打不了仗,而各地的常平仓中却是叮当作响,能饿死耗子的空旷,全都要靠着没有遭受兵火的江南诸路和淮南来支撑。“海外种植园今年的收成情况如何?”陈正汇突然问道。作为国相,他对于朝中内外大小事务看得比谁都清楚。赵瑜闻言,差点要一拍脑门,他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去年他还下令要铲去一部分甘蔗园,改种水稻。李迨果然说道:“幸亏有海外领地,陛下又未雨绸缪,让种植园的三分之二田地转产谷物。增产的粮食,足有百万石之多。已经及得上旧时江南诸路每年纲运发遣的六分之一了。

如今正陆续运抵江北各处粮囤,等待取用。”“加了这一百万石还不够?”卢克忠随即问道。加了一百万石海外粮食,今年秋季的粮食征购,已经达到七百万石之多。就算有一百万大军,要想吃空这么多粮食,也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不够。”李迨的头摇得十分的爽快,“各地常平仓都是空的,而河北的数百万饥民,光是免去田赋也不能填饱肚子。总得给他们留下度过来年春荒的粮食。”赵瑜眉头紧皱,“朕记得金虏南下,走的是黄河之西、河北西路的主道。并没有经过河北东路。

用河北东路的收成来救济西路的百姓,难道还不行吗?”黄河在大名府由东西走向,折转向北,直到靠海的沧州才又折回来向东流去。在黄河由南向北流荡的这一段,东面便是河北东路,西面则是河北西路。李迨恭声回应赵瑜的问题:“金人往来中原,两次经过的都是河北西路,河北东路其实情况并不差。但东路多荒滩,真正富庶的州县都聚集在西路。东路出产的那点粮食,也就勉强支撑到年终。”赵瑜完全没料到河北的情况会这么糟,“最少需要给河北饥民们留下多少粮食?!”李迨声音一滞,他手上的资料还没有算到这一步。

“八十万石!”出声的是陈正汇,宰相的眼界还是要比司农少卿高上许多,“河北饥民。不仅他们需要粮食度过明年青黄不接的几个月。威远大将军刚刚带去北上的八万大军,也同样需要四十万石的存粮。”“一百二十万石!”赵瑜心中一惊,但很快便摇头失笑,“帐不是这么算的。赵武的四十万石早有安排,不需要担心。但给河北饥民的八十万石,单是为了弥补途中的损耗,怕是还要加上两成余量。”接替马林溪,担任工部尚书一职的李寿鹏这时突然插话,“若能以工代赈,凭借八十万石的粮食,北京顺天府新城的第一期工程应该不用担心劳力不足了。

”“若能组织得力,那是最好!”赵武领军北上,镇守燕山府路。其驻地正是被陈伍早前焚毁的故辽南京。也即是赵瑜预定的首都。如此要地,当然要跟着将城防修起来。“就这么办!”赵瑜没多做犹豫,河北饥民尽数聚集燕京附近,给他们运送粮食就可以借助黄河和桑干河水道。途中的损耗,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去了八十万石,还剩六百万石。而往年支援东京的纲运,也是这个数字。不过如今东京城中少了十几万皇室、官绅,通过汴河运过去的粮食,也可以减少到两百万石。

”说话的是新任户部尚书赵鼎。他从赵桓时的开封士曹,到赵琦手下做了权知开封府,再升任到赵瑜这里的户部尚书。升官之速,是世间少有。但他的能力却让赵瑜提拔他时,毫不犹豫。“那就四百万石了。”李迨这时扳起了手指头,“这四百万石也不能全数作为军粮。还要补充各地常平仓的缺额。所谓‘无三年之蓄,谓之穷乏’,如今陛下虽抵定乾坤,但各地常平仓,却因道君的荒诞奢侈,而消耗殆尽。若要补充足数,仍要六年方能完成。赵瑜神色不渝,“难道要朕停了一统天下的战事,等上六年不成?!”“军事非臣所知。

但常平一务,乃是国之重事,不可轻忽视之。常平‘以谷贱时增其贾而籴,以利农,谷贵时减贾而粜,’使粮价不因丰年而大跌,不因歉收而大涨,恒为平而已。常平仓储不足,世间就没有抵御灾害的能力,如同黄河没了堤防,洪水一来,必然是泽国千里。”这李迨性格直接,说起话来也是直言犯上,毫无顾忌。赵瑜脸色更加难看,陈正汇见了忙打起圆场,李迨是他所举荐,也深受信重,不能不帮一把:“常平仓不是短期内能储满,也不需如此着急,有半年之存,便已可充用。

真要关注常平一事,还需等天下太平后,再行解决。一统天下,势在必行,却是须臾等不得。”“那开战后,军粮如何解决?”“天下岂会无粮。”陈正汇摇头笑道,“不但各地富豪世家皆有数年储备,连东京城内外,也还有几十万石的积余。而百姓手中,其实还有许多存粮没有拿出来——因为陛下的税赋太轻,他们不需要卖粮缴税。当等到年终或是明年开春时,粮食价涨,他们才会出售。当然,一旦开战,军粮却不能寄希望于此。不过一统天下也不是一蹴而就之事。

西有伪帝,北有女真,皆是大敌。若不再两面出击,先集中兵力解决其中一部,所耗粮草也完全支应得上!”赵瑜沉吟着,陈正汇的意见,是要改既定的战略计划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没想到今年征购的粮草比预计要少,而需要支出的地方又比预计中的要多。如今各地驻军合计已有五十万之众,一年吃掉的粮食数以百万。若是开战,更是加倍的消耗——运输损耗比驻扎时要多得多。以如今的存粮情况,肯定支撑不了两面作战,但若是只选择一面之敌,那该先拿哪家开刀?。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