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康元年元月十三,己卯。西元1126年2月6日】卫州门外。六门在架在金人连夜用巨石砌起的炮座上的青铜火炮连续开火。从炮口迸射出的炮弹,横过百步的距离,一头撞向东京城西北角卫州门的包铁城门。虽然金军炮手射击的准确性并不算高,但数斤重的铁球在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之后,呼啸着撞上东京城的砖石城墙,那声势,仍给战场上的人们以巨大的震撼。完颜宗望的视线从炮弹落点回到自己的身边。随行的将领欢欣鼓舞,而宋人送来的人质脸色却是完全相反。

赵琦稍微好一点,他的脸色仅仅是微微白,说不清是被寒风所侵还是看到了火炮的威力。但他身旁的道君皇帝的第九子——康王赵构却如同刷过石灰般的惨白着一张脸,双手紧紧捉着马鞍,浑身都在颤抖着。而更后面的张邦昌更是不堪,竟然张皇失措被炮火声吓得掉下马来,惹得周围的女真将士一阵大笑。只有高明光,站在赵琦马前给他牵着缰绳的京畿房主事,嘴角带着冷冷的讥嘲——高明光当日化妆成亲随跟着赵琦来到金营,一直在赵琦身边服侍着,并没有被驱走,完颜宗望也不至于连个体己人也不给赵琦留下—赵琦离乡为质近十年,对东海军事水平的展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在他的印象里,火炮的样式说不定还停留在与完颜宗望拿出来的货色差不多的水平上。

但高明光不同,就算一直担任京畿房主事,他每年仍要回衢山或是台湾一次进行述职,很清楚东海国如今的火炮水准是如何的强大。金人现在所用的火炮,比起当年东海第一门定型的前装火炮还要差上许多。且不说火药没有定装和炮管没有炮架而只能架在石座上这两点,其工艺水平比起东海最早地火炮也有着难以逾越地差距——幽燕汉人工匠的技术根本不够资格与邓肯这等大匠作相比。而且东海火炮一旦定型后,同一批次的火炮,绝不会造得如金人的这几门火炮一样,有大有小,口径不一。

使用同样大小地炮弹,炮膛内径竟然能相差半寸多,东海火器局若是敢生产出这样的破烂,整个总参谋部都要翻天,就连赵文也免不了要被罚俸。如今东海全军上下早已换装了更加轻便、威力也更加强大的新式熟铁炮,而最早地两门试做品则已经放在武学的操场上做号炮使用,同时几乎所有的青铜炮也都成为了各个营头和舰队里通报时间的工具。然而现在女真人却拿着水平更加拙劣地火炮来欺负宋人,却还在东海面前洋洋自得,高明光怎么也忍不住心中的冷笑。

若是真拿东海与金人较量火炮水平,就算不论威力,只看数量,任何一艘巡海车船上装备的火炮数都比完颜宗望拿出来的还要多上两门,而作为东海水师总旗舰的龙王号,据说经过最新一次的改装后,各型轻重火炮竟然高达一百零八门,单单一艘地火力就足以抵得上三个野战营。更别提第一舰队始终护持在龙王号左右的十二艘一、二级战列舰,加在一起总计近六百门火炮。完颜宗望沾沾自喜地这点破烂货色,在东海面前不值一提。不过高明光并没有放太多心思在金人可以当做笑料地火炮之上。

他很清楚他唯一任务是保护好赵琦。当金虏北归时瞅准时机助其逃离金人地控制。当日赵琦最终应下了出城为质地条件。为防夜长梦多。赵琦反口。大宋君臣连夜将他送进金营。同时为了缓和东海赵瑜可能地愤怒。赵桓让康王赵构和少宰张邦昌陪着赵琦一起上路——完颜宗望要地不仅是赵琦。同时也要求赵桓送上亲王和宰相为人质——比原来地历史上。赵构和张邦昌出使金营。早了六天。被送入金营之后。赵琦很受优待。宗望以胜利自居。也不屑于虐待人质。他地饮食起居。皆是比照女真宗室将领们地等级来安排。

宗望遣来服侍地几名侍女。也是上上之选。同时也就在这几天。完颜宗望还特意举办了几次射猎比赛。精挑细选出来地女真神射手们使出浑身解数。在赵瑜和赵构面前表演各种精彩地箭技。如五连珠、七连珠。百步远射。甚至还有汉家常见地射柳。看到女真人这么卖力地表演。赵琦很给他们面子。不像身边地赵构。总是挂着一张脸一本正经地端坐着。对于高水平地技艺。赵琦并不吝啬给予掌声和喝彩。看到精彩处。他甚至还会掏出几枚东海金钱丢出去作赏赐。就像是平日里去桑家瓦子看杂耍百戏一般。

一点也不见外。完全没有作为人质地自觉。自然。在这过程中。完颜宗望地脸色是相当地精彩。倒是完颜母大大咧咧。觉得赵琦是个爽快人。过去扯了几句。一来二往。没两天就熟络了起来。不过赵构地表现也不差。就在昨天射赛中。他隔着五十步。连射三矢。中地。这水平。赵琦和高明光自认不如。而完颜宗望看得是眉头大皱。甚至怀起他是假货来。幸好有赵琦在旁作证。确认了他地身份。只是高明光看赵构后来的表情,他应是不想赵琦做这个证的。只要他的身份被怀,说不定会让他回去,再换个人质过来。

高明光的这个猜测其实并没有错,在没有被干扰的历史上,赵构便是因为箭术水平高超而被宗望等人认为是将门之子,而非亲王之尊,将其遣还换了肃王赵枢过来,只可惜赵琦横插一杠,赵构不得不把金营的牢底坐穿。赵琦和赵构的表现没有丢大宋和东海的脸,但他们也不能阻止宗望继续进攻。炮口每一次喷吐火焰,都是在打大宋君臣的脸。赵桓委屈求全,甚至将唯一的助力东海都往死里得罪,为了满足金人的欲壑,搜刮城中百姓家里的金银,没收妓女和戏子的家产,有敢于隐匿转移,甚至要处以军法。

送出城来地二十万两金和四百万两银,就换回了一枚枚呼啸而至地生铁炮弹。“康王,瀛侯!”完颜宗望对着赵构、赵琦得意笑道,“你们猜一猜,我今日午前能否打开东京城的城门?”“大国之求,吾等无不遵从。今我已入营中,犒军之资也已送到,割地之约更已说定,二太子何作此背信之举!?”才十九岁的赵构此时还算年轻,又没有经历世事,依然有着一点初生牛犊的脾气,却反过来质问宗望。宗望没理他,把头转去对上赵琦,笑道:“瀛侯,你说我大金地火炮比起你家东海之物如何?”赵琦立刻没有回答宗望的问题,沉吟了片刻,却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靠得太近了。

”就像在为赵琦地话做注解,一支铁枪从城头上疾速飞来,在宗望的眼底烙下一串黑影,冲进炮兵阵地之中。铁枪连三名毫无防备的炮手的躯体,一头扎进了已冻得板结。三名不幸的炮手串在长达七尺的铁枪上,手舞足蹈的抽搐着,一如和乐楼的生炙鹑般鲜活。宗望的呼吸一滞,“床子弩?!”“正是!”赵琦地声音平静如常,但听在宗望耳中,却带了浓浓的幸灾乐祸地味道。高明光也在暗自窃笑。在火炮出现之前,大宋的床子弩是天下威力最强地远程武器。宗望为了保证射击的精确性,刻意把火炮阵地放在离城墙只有百余步地方。

同时炮手们只顾轰击城门,却不注意压制城头上的火力,虽然用几面盾牌就能防住抛射过来的箭矢,但对于有八牛之称的床子弩来说,这样的防御如同薄纸。隔了半里多地,东京城头上的一众守军已经细小如蚁,但从他们那里传来极有韵律的号子声,高明光都听得清清楚楚,那是宋军正在重新给床子弩重新上弦时喊得口号。方才金人的火炮突然而至,将城中守军打得懵,但等他们反应过来,城头上的床子弩便开始话。虽然宋人仍在使用冷兵器,但金人仿制的热兵器却也没能超越时代,不论从射程还是威力,都不比床子弩强到哪儿去。

现在守军的反击才刚刚开始,等城内的宋人将摆在其他几门的石运过来,金人的炮队还要吃亏。被从天而降重达百余斤的石块砸上一下,就算是青铜火炮也吃不住。如果是东海炮兵,拉起炮车转移阵地方便得很,但金人的火炮重达千斤,又没有炮架车轮,想及时转移根本不可能。在高明光看来,宗望方才没能在第一时间轰开城门,是这一战中最大的失误,如今他们已经再也没机会打破城门。以东京城中的人力,在火炮重新装填的间隙,就足以将门洞用砖石木料堵起,金军炮手装填速度实在太慢了点,多余无谓的动作也太多,一顿饭的功夫,才射了两次,而东海最好的炮兵组,在不用考虑炮膛散热的情况下,前膛火炮能做到一分钟两,而后装的子母快炮,则是一分钟三。

一旦城门门洞被砖石封死,那金人就再也不可能从这里进城。就算是东海的重型六寸城防炮也打不穿两丈厚的砖石工事,更别提完颜宗望摆出来的这六门口径乱七八糟的破烂。高明光心中有些纳闷,完颜宗望好歹领军多年,对此不会不知,但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难道还会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没拿出来?就在高明光跟随赵琦入金营前,他收到的最后一条情报,便是大宋京东、京西两路的勤王军正在集结,马忠、范琼等人身边已经汇集了数万人马,很快便将来援,而其他各处的勤王军也在拼命赶来。

以大宋的人口,任意一州都能轻而易举的编选出三五千名战士,且装备俱全,只要以西军为主力,其他勤王军配合,靠人堆都能把金人堆死,留给完颜宗望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完颜宗望现在的确很在意时间,就在火炮不断射击的时候,他多次看向天上的日头,当宋军的反击中,又加上了划着抛物线的石块的时候,他转身对着跟在身边的号手道:“时候差不多了!”等候已久的号手兴奋的扯下腰间的号角,鼓足气力用力吹起,高亢悠长的军号声登时传遍战场。

号声悠悠散尽,下一刻,从战场西南面传来一声号角的回应,紧接着,更远一点的地方也传来同样的号声。一声声的号角渐渐远去,直至微不可闻。完颜宗望把视线投向东京城西水门的方向。他放在卫州门外的火炮仍是虚晃一招。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作为女真名将,宗望不可能不去了解自家最强利器的威力如何。经过多次测试,完颜宗望已经了解到他的火炮对人效果很好,但攻击起城防却差了许多。所以他并没有把破城的希望放在火炮上,他真正的杀手锏现下却在西南面从西水门流入城中的汴河上。

几艘改装过的纲船,正沿着汴河顺流直下。纲船的船身被厚木板刻意加固,又蒙了两层生牛皮,足以抵御城头上的床子弩和石,而船身之外又抹上了一层湿泥,又没有张帆,完全不惧火攻。每一艘纲船都满载着千余斤的火药,只要其中任何一艘在西水门下点燃,就足以把水门那段城墙炸跨。这就是完颜宗望为了攻破东京城特意造出来的杀手锏。随着纲船渐渐逼近,西水门上的守军矢石齐,但落到船上却毫无作用,但守军们也只能用更多的矢石去阻击。虽然他们不清楚金人是玩的什么花样,但看见这几艘纲船改造后的外观,人人皆知大事不妙。

一时箭矢如雨,一支支铁枪深深扎进船板中,一蓬蓬的水柱不断从河面升起,那是石投出的石块所造成的结果。守在船上的金军士兵们在点燃了引线后,便接连跳下了冰冷的汴河。没了水手控制,但已被固定了船舵的几艘纲船,仍在河水的推动下直往西水门冲去。箭矢更急,落石更密,但一切还是无用功。就在纲船撞向西水门的那一刻,几声雷霆般的巨响传遍了五十里的汴京城,东京人在震惊中抬起头来,却看见从西水门的方向腾起了一朵巨大~云。惊雷过后,开封府的西水门已不见踪影,在被乱堵起的汴河旁,无数碎石瓦~铺起了一条通向城中的通衢大道。

尘埃渐渐落定。完颜宗望终于打破平静,仰天一阵状似疯狂的哈哈大笑,直笑得喘不过气来才低下头,深呼吸一口,回身对着已是兴如狂的族人高声喝道:“东京城……破了!!”近万女真铁骑随之振臂高呼,声振云霄。在赵琦无奈的叹息声中,这片大地上战绩最为显赫的骑兵力量,在这场围城战中第一次显露出自己的爪牙。蹄声震颤着大地,数千金国骑兵丢下久攻克的卫州门,绕过东京城的西北角,向被炸开的西水门杀去。宋靖康元年元月十三,金军围城八日后,完颜宗望以河船载火药,炸开西水门,八千女真甲士从破口处趁机杀入,随即占领了开封府的外城城墙,东京遂告沦陷。

同在这一日,道君皇帝一行终于在日落前抵达扬州。隔着宽阔的扬子江水,赵终于松下了一口气,虽然他并不知道东京已经沦陷,但他从这段时间来的战报中已经知道西京陷落的消息。金人兵锋难当,还是早点过江为妙,道君皇帝的心中尽转着继续南逃的念头。但在瓜州渡对面的扬子江中,二十余艘车船正隐藏在江心沙洲的阴影处,陆贾俯身在沙洲北岸的芦苇荡中,举起望远镜看着对面的动静,他的目标已经到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