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宋帝国征服史全文阅读 > 第13章 西路(五)--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历史 作者:cuslaa 书名:大宋帝国征服史

线前的鹿角栅栏吱吱呀呀地被硬拖开,在冻结的地面t3道黑色的痕迹。(首发)与左企弓同来的两名随从自打开的缝隙中被用力推了出去。他们的脸部和双腕都用细麻布裹得严严实实,但不断渗出的血水,仍把白色的包扎物染得鲜红。被割下来的鼻子、耳朵和双手就用细绳绑在他们的脖子上,一晃一晃,而他们两人也同样用麻绳牢牢的绑在两头瘦驴上――金人使节来时所骑乘的骏马已被郭立和卢克忠笑纳,只还了两头瘦骨伶仃的病驴作为回礼――虽然骑手没了双手无法驭驴,但用竹竿吊在两头蠢驴前的两捆草料,仍引得它们一步步向前跑去。

饥饿的驴子追逐着喷香的草料,在一道道冰坎之间跳跃。随着驴身上下颠簸,黝黑的驴屁股上面的几块白斑也在不停的晃动,十分的引人注目。如果凑近瞧去,那是根本不是什么白斑,而用白垩涂上几行小字,皆是用女真、契丹和汉字三种文字一起书就,其中一头写着大金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名讳,另一头则是大金皇储、谙班勃极烈完颜吴乞买的名字。“郭督,完颜斜也今次真的会再来攻城吗?”指挥台上,卢克忠举着望远镜,看着两头驴子奔向十里外金人的营地,一边问着郭立。

“如果他还想带兵的话!”郭立平静的答道。正使给斩了,从人也都割鼻剁手,就算完颜斜也能忍,他下面的兵将却不能忍。何况,驴屁股后面的那两个名字,让完颜斜也也不敢忍,自己的兄长、主君遭到羞辱,他如何能若无其事?郭立在东海军中向以沉稳著称,赵瑜启用他担任天津总督也是因为他做事稳妥。这几日他辱使斩使,又羞辱金国君臣,自不会是他的脾气性格突生异变,而是另有图谋。当得知误收了伪帝耶律淳留下的那对孤儿寡母之后,郭立便下定决心不择手段来挑起金人的愤怒,以引得他们丧失理智,全力来攻。

他打算用最短的时间,给金人以最大的打击。既然金人和宋人都会把手伸向天津,与其等他们联手,不如先逐个击破。在宋人插手进来之前,用女真人的尸山血海把他们给吓阻。女真乃是夷狄,本是禽兽之属,畏威而不怀德,而宋人,又是欺软怕硬的角色,拿金人作伐,杀得他们不敢再向天津踏足半步,同时把宋人给吓住,让童贯跟大王扯皮去――这就是郭立的算盘。只要能守住天津,就是大功一件,至于其他,郭立才没兴趣考虑!………………啪地一声。完颜斜也狠狠得捏碎了手上地酒杯。

晶莹剔透地玻璃酒杯在右掌中化为碎片。杯中地葡萄酒和完颜斜也地血沥沥而落。染红了雪白地羊毛地毡。怵目惊心。两名劫后余生地随行使节跪伏就在完颜斜也面前哭诉着。没了鼻腔地共鸣。使他们地声音变得十分怪异。从他们身上切割下来地纪念品。铺在中军大帐地正中央。干缩着。像几块因品相不好而卖不出去地腊肉。两头病驴也被牵进帐中。由于挂在它们身前地竹竿和草料太过碍事。在进帐前已经被取走。两头饥饿地驴子正不满地啊呃啊呃地叫着。在直径三四丈地大帐中不停地转着圈。

乱嗅着帐内布置。三番几次把屁股对准了完颜斜也地双眼。完颜斜也不识汉字。对卢克忠一手漂亮地灵飞经无法作出评价;对他二哥命谷神【即完颜希尹】创造出来地本族文字也认不出来;但其中地契丹文。完颜斜也却是认识地。……完颜阿骨打…………完颜吴乞买……见着自家的两位兄长的名讳端端正正的写在驴屁股上,完颜斜也双唇一阵阵的颤动,脸色阵红阵青,如走马灯一样不住变幻。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一声怒喝,呛的一声拔出佩刀,用尽全身气力把两颗驴头硬生生砍了下来。

笨重的驴头落到地上,从腔口中狂喷出来的鲜血,把半间帐幕化成血海。从头到脚沐浴在血水中,完颜斜也恍若不觉,仍挥刀不止,直把驴身连同那块涂着白垩的一起剁成了一团肉酱,方才气咻咻的罢手。“郭立、卢克忠!”大金国的忽鲁勃极烈把沾满驴肉驴血的宝刀高高举起,在自己的营帐中嘶声叫着:“我要把他两人的脑袋拧下来做尿壶!”对着有着神兵利器的天津,他本起了退缩之心。只打算听左企弓的建议,把宋人拉下水,两家一起把天津解决。依着他二哥阿骨打处理燕京的做法,人口财富归大金,地皮城市归大宋。

虽然早前的六千契丹降军一下子就在天津城外战殁了四成还多,逃回来的也大半带伤,但过了三天,从燕京来的援军已经陆续抵达,他手下的兵力又膨胀到了七万人,其中有两万本部精兵。而且这还是正兵的数量,那些转运粮草、运送军资的十几万民?还没算在内。不过完颜斜也还是决定稍微拖些时间,用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利益。但现在,他实在等不下去了!“击鼓!聚将!”……………………黑压压的人影,难以计数,就算透过望远镜,也只能看见在五里之外,有一片模糊搅动的人海。

不过,女真人的中军大,郭立却不会错过。在人海之中,离着天津防线六里的地方,一面素白大旗高高挑起,不断有骑手以大旗为中心来来往往,看起来金军主帅完颜斜也的确就在那面大旗之下。“比前次靠前了一里多!”郭立喃喃自语。由于在辽南口耳相传的谣言中,东海的火炮威力强大堪比九天神雷,一炮烂数十里,所以金人的前营扎在十里之外,至于完颜斜也的主营则离得更远。而前次完颜斜也出战,他帅旗的位置,是放在八里外――当然,当时完颜斜也本人很可能潜藏在更前面,不过天津守军却没能把他给找出来。

正因金人的营地离得太远,从北来的风中听到他们的出兵号角开始,郭立已经在指挥台上整整等了近两个时辰,才等到了金人大军的到来。回身对着身后的参谋们比了一个手势,东海军的号角也随之响起,进入阵地的脚步声,与前日并无二致。守军从阵地后的一排屋舍中跑出,跑进自己的位置。“郭督!”一个参谋出声道。“说!”“火炮还是装填霰弹吗?”参谋问道。“嗯!……除非完颜斜也走到两里之内。”郭立一直有着用火炮把女真主将一击斩首的打算,不过完颜斜也始终远远避在火炮的有效射程之外,并不给他开炮的机会。

不过金人对火炮毕竟还不了解,就算天津和辽南的炮手平时演练,也都是在夜间对着河中、海中发射,对于火炮真正射程,谅金人也不会有底。虽然现在完颜斜也仍然小心谨慎,但他的位置的确提前了一里多,只要持续下去,让他看着火炮霰弹的几次发射之后,把一百五十步的霰弹有效射程误认为火炮的真正射程,完颜斜也应该会忍不住向前走的。帅旗越接近前线,对士兵的鼓舞就越大,这一点,无论金辽宋夏,还是东海,都是一样。两里!这是天津镇中所有四寸火炮的最佳攻击范围,同时也在三寸炮的射程之内,只要完颜斜也出现,离他最近的两座炮垒中十几门火炮将同时发射,至少能有一半的几率,把下下任的大金皇帝【注1】变成他郭立的胸口上的一枚金星。

又是一阵悠长的号角传来,金人的阵列开始由集中转为分散,如同山颠的积雪突然间崩解下来。一**的骑兵步卒各自转向不同的方向,无数脚步与蹄音,连绵不绝化为一声。郭立从望远镜中,已经很方便地计点出他们的人数。金人应是以万人为一部,现在他看到的有五部之多,分散开来应是各负责其面对的那一段防线,同时开始进攻。而金军主帅的素白大仍停留在原地,稳立不动,在其周围,大约留有三千名骑兵护持。郭立看了一阵女真人分兵布置战线的动作,便转过身子,又往南方的大河上看去。

滔滔大河此时早已是一片冰原,河面上的冰层足足有五六尺厚,从天津这里下河道,向南可以一直走到对岸大宋的沧州。而且由于河水不断流动,冻结起的冰面并不向湖面上的冰层那般光滑如镜,而是粗糙不平,易于行走。女真人不是蠢货,更不会拿着下面的士兵白白来填炮口。上次吃过亏之后,这次来攻,肯定会换个攻城的策略,在郭立和他手下的参谋们的预计中,河上冰面才是今次女真人真正主攻的方向。东海国的所有港边城镇,除了都城基隆,对着港口的一面都是没有城墙,而天津也不会例外。

这主要是东海天下无双的水军实力而造成的结果。在天津镇面对大河的一方,除了一座军堡,并没有其他防御。如果金人从河面上踏冰而来,突入城中难度不会太大。当然,这也是郭立所希望女真人这么想的。自开埠之日起,南京道中来过天津的人数以十万计,完颜斜也手下肯定有为数众多、了解天津内情之人,同时这两日,天津堡中的守军没少在河道上发现金人哨探的身影,虽然他们个个都披着白色的披风,但在望远镜中,布料的白色和冰面的白色实在差别太大,轻而易举的就能分辨的出来。

只要金军真的从冰面上杀来,郭立他安排下去的布置,会给他们送上一场完美的接风宴。“郭督!”这时,在指挥台下守卫的亲兵跑了上来。“说!”“大石林牙求见!”‘他来做什么?’郭立微一沉吟,如果是来示好求战,他可不会答应。那些契丹人都是金人手下的残兵败将,一个个是惊弓之鸟,见了女真旗号便拉稀的怂包,贸然让他们上阵,反而会添乱。至少要等到打退了金人的新一波攻击,再见识几次东海的军威之后,他才会让契丹人上阵助守。心念如电闪,郭立口里却说道:“……请他上来!”……………………耶律大石等在指挥台下。

作为一名将领,尤其是一名与女真人打过多次交道的契丹将领,在女真人来进攻的时候,他是无法在后方安安稳稳的坐着等结果的。在三天前,金人来进攻时,耶律大石是被卢克忠强留在镇中,让他安定手下八百战士的军心。不过前日见识过了东海人的战力,他的手下不再会因为女真来攻而骚动,他也可以放下心事,来到指挥台下。实在话,他很佩服郭立的胆量,随着女真铁骑席卷辽土,敢把完颜斜也不放在眼里的将领,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而今天,当他听说郭立抬手一刀,把左企弓那个叛贼砍死,更是让他心中大快。

若是能与这样的将领并肩作战,耶律大石觉得,他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郁气,应该很快就能一扫而光。不愧是东海王的手下,有血气,有胆气,有骨气,而毫无暮气!这样的将军在契丹军中,耶律大石已经很久没有得见,但在东海军中,却比比皆是。而郭立这样的东海将领,也不仅仅只有匹夫之勇。只看郭立的外表,任谁也想不到他也能文武双全。当前日晚间,耶律大石被请到郭立的书房,看到十几架子的书,摊满桌面的书册和笔墨纸砚,着实是吓了一跳。而当他从卢克忠那里听说郭立甚至写过有关筑城修寨的兵书时,更是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据耶律大石所知,就算以文治昌盛自诩的南朝也没有那个将军有这种水平。而这样的将军,仍然只是一个镇守飞地的中郎将。不愧是东海!只在天津待了三天,耶律大石已经完全确信,只有在东海,他才能实现自己最大的心愿。正想间,刚才上去通报的亲兵跑了下来:“大石林牙,郭督请你上去!”“多谢小哥传话!”耶律大石略一欠身,举步上台。注1:女真的继承习俗是兄终弟及。如阿骨打的位置就是从其兄乌束雅那里继承过来,而其弟吴乞买被任命为相当于皇储的谙班勃极烈,也是因为如此。

等到阿骨打死去,吴乞买即位,完颜斜也便接下了谙班勃极烈的位置。不过他死的早,没那个福气。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历史小说 大宋帝国征服史 全文阅读,大宋帝国征服史最新章节,大宋帝国征服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