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科幻小说 > 萝铃的魔力全文阅读 > 树叶,月光,沙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科幻 作者:宋雨清 书名:萝铃的魔力

白房路十一号里,萝铃坐在卧室的床上,问对面站着的月使:“月使,你告诉我,当初你们让露琪亚混入萧龙学院到底是为了什么?”月使拉过身边的椅子坐下,回答萝铃刚才的问题:“就只是为了掌握你们的行踪而已,也顺便让你和露琪亚见上一面。”“就这么简单?没别的目的了吗?”萝铃问。她一点也不相信月使的那套说辞。“我承认,我是隐瞒了一些,但也只是害怕你生气而已。”月使说,“当时到萧龙学院的主要目的就是让露琪亚和你见面,让她输掉赌约。

”萝铃问:“什么赌约?是不是露琪亚口中的那个约定?就是那个她输了就当族长,你们输了就放她走的约定?”月使点头:“是的,最后也让我如愿以偿了。”萝铃有些奇怪:“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在那段时间里和朋友们嬉戏?万一我没有呢?”月使自豪地说:“我当然知道,你的朋友为了不让你沉浸在与儿时玩伴分别的痛苦中,就一定会和你聊天嬉戏;而你为了不让你的朋友为你担心就一定会强颜欢笑,把所有的事都藏在心里。我说得没错吧?”萝铃厌恶地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还有没有别的目的?都给我如实招来!”月使一脸茫然地说:“怎么,族长你不信我?你还希望我有其他的目的吗?如果是这样,我倒是不介意为您编造几个出来。

”“好吧,”萝铃妥协了,“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妈妈被我的外祖母锁起来了?”月使摇了摇头:“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我只知道一小部分:你的妈妈丘子若被人抓走了,救回来后就一直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谁也不认,疯狂地屠杀。还好当时大家合力阻止了她的杀戮,要不然连时川都会被她给杀了。”“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妈妈吗?”萝铃问。她绝对不能让妈妈受这样的苦,妈妈的视线已经模糊了,还是被锁住的话那双眼睛很可能就废了。“我也不知道,这个就只有你自己去探索了。

明天我还要去天外来物,我先走了。你也早点睡吧,其实墨夷家族一点也不坏,那都是被逼的,请你不要记恨。”月使边说边走出了萝铃的房间。萝铃一个人坐在床上静静地思索着:也许我应该回异世界找解救妈妈的办法,可是异世界那么大,我要怎么找呢?要不先去找爷爷他们问一下?嗯,也许他们会知道什么。第二天一早,莫明和莫元就来看望萝铃了,萝铃十分快活,因为她不用去找理由见莫明他们了。莫明说:“萝铃,我听说你回异世界了,在那里过得好吗?”“那里的环境挺不错的,”萝铃笑嘻嘻地说,莫明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不过还是萧龙星球好,毕竟只有这里才有我的亲人与朋友们,爷爷。

”莫明感到一丝的欣慰:“好孩子,看你这样子是没有什么问题。”萝铃问:“那个,爷爷呀,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妈妈在把我送走之后还去了哪里?”莫元伤心地说:“她没有回来了,自从她把你送到地球后就再没有人见过她了。”莫明惊喜地问:“萝铃,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你有子若的消息吗?快告诉我!”萝铃矢口否认了:“不,我不知道妈妈的消息。我只是——只是——只是有些想妈妈了,所以想要找到她。”萝铃也说不上来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总之她就是不想让爷爷知道妈妈的消息。

这一次我要自己的努力!我不想再受保护了,我有这个能力!晚上,所有人都睡了,不过有个例外——萝铃从床上爬了起来。她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经过纪伦的房间时她通过门缝瞧了一眼,纪伦睡得很熟,她继续向前走。最后,她在时川的房门前停下来了,轻轻地敲了敲时川的房门。许久后时川才打开门走了出来,他问:“文茜,你干什么呀!现在已经很晚了!还有,你为什么不直接瞬间转移进来?”萝铃说:“我没进过这个房间,当然就只有敲门了。言归正传吧,表哥,你愿意陪我回异世界吗?”时川说:“怎么这么快?你干嘛不多玩几天再回去?不是还有五天成木才处理完所有事务吗?”萝铃说:“我不是为了蕾汐家族的事,而是为了妈妈,我想找到久之妈妈的方法。

你愿意陪我回异世界吗?”纪伦从拐角处走出来,问:“你们在说什么呀?什么异世界呀?你们要回去吗?”“哪有!”萝铃掩饰,“我只是在和时川讨论蕾汐家族的事,蕾汐家族现在不是在异世界吗?所以啦,我们并不是要回去。”时川也附和道:“你快去睡吧,我们真的不是要离开。萝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的,所以我一定会陪你一起去的。”最后一句话时川说得很小声,只有萝铃能听见。纪伦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快告诉我!你们不许瞒着我!我就是觉得你们一定有事情瞒着我,而且应该不止是我!”时川带着纪伦回到他自己的房间里,一边走还一边解释着刚才的事,他说:“纪伦,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萝铃这的很讨厌异世界!”萝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开始收拾东西。

不论怎样,不管有没有人支持我,我都一定会去救妈妈!时川,如果你不想来就别来了吧,我自己一个人是可以的,萝铃在心里说。时川突然出现在萝铃的眼前,问萝铃:“你真的决定离开了?”萝铃问:“难道我这个样子还不明显吗?”萝铃把手里的一件衣服狠狠地塞进了行李箱里。时川说:“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不会阻挠你,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要知道,你还差一个导游呢!而我就是最佳人选!”萝铃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贴在了桌子上,然后提起包对时川说:“那我们走吧。

”说罢,萝铃就在心中默念“茉莉花之泪·心翼!”她的背后展开了三双巨大的淡紫色的羽翼。与此同时,时川的身后也多了一双羽翼,然后她们互相牵着彼此的手飞出了窗外。这个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有的只是被风吹得撞上了墙壁的窗户,和窗外两个黑色的小点,最后连这两个小点也消失在了漆黑的夜里。“不好了!不好了!萝铃!萝铃她不见了!一大早就不见了!”慕洛在走廊上大声喊着。壹索急忙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慕洛面前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说清楚!”慕洛惊讶地看着壹索的脸,她竟从那脸上看到了焦急和担忧!这还是那个万年不变的冰山壹索吗?慕洛在内心中问起自己来。

壹索意识到了自己情感的泄露,马上恢复万年不变的冰山脸。慕洛也马上意识到了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她急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我今天早上起床后发现萝铃的房门是虚掩着的。我好奇,就走进去看了一眼,结果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壹索二话不说就冲上了二楼,进了萝铃的房间。这里正如慕洛所说的那样,根本就没有人!连衣柜里的衣服都少了不少,而且前几天利夏给萝铃买的小行李箱也不见了。慕洛现在才跑到萝铃房间的门口,她问:“怎么样?有发现什么吗?”壹索没有回答,而是转向盯着桌子上的一张纸条,他拿起来细细地阅读,那上面写着:我走了,请放心,我不会有事,我只是去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只要办好了我就会回来,莫牵挂也莫寻找。

如果需要帮助就叫慕洛去找月使帮忙。落款是萝铃。慕洛问:“那上面写的是什么?萝铃写的吗?”壹索解释起来:“萝铃离开了,去完成她想要完成的事去了。纸条是她留下的,她不想我们担心。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找的萝铃,她太大意,太容易相信人了,会出事的。”纪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门口,他一步一步的走进来,对壹索说:“我知道萝铃去哪儿了,我知道!”慕洛不耐烦地说:“纪伦你卖什么关子,快点说呀!萝铃到底去了哪儿?”纪伦说:“异世界。

萝铃去了异世界,我昨天晚上就听到萝铃在和时川讨论回不回异世界。”壹索命令道:“我去通知金格和千乘,还有马克思,叫他们来帮忙;你们去收拾东西,该带的东西一样都不能落下。”纪伦和慕洛急忙去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东西,壹索冲下楼,命令正在院子里散步的千乘:“你!给我进去!老实呆着,哪儿也别去!”然后便走向了路路通魔法屋。(异世界)时川问正在盲目行走的萝铃:“文茜,我们要到哪里去寻找救治子若姑姑的方法?异世界可以点也不算小。

”萝铃耸了耸肩:“只有一个个地找呗。哦,时川,我们的外祖父呢?干嘛不要他帮忙?”时川说:“不可能的!他一天到晚都在忙,连家都很少回,更别说要他帮忙了,找不找得到他都是个问题!”萝铃有些失落:“还是只有自己找。时川,这个异世界里都有哪些种族?”时川掰着手直数起来,活像一个小孩,他说:“嗯,有脸谱族、树妖族、水族还有白月族、黑月族以及沙族和忆空族。”萝铃问:“离我们最近的是哪个种族?今天就先去那个种族。”时川思索了一下,然后说:“是树妖族!我们先去树妖族!不过白天我们最好只是去拜访一下,晚上再行动。

”萝铃问:“哦,是树妖族呀。不过我们白天为什么只是拜访?而不是直接问?还有,树妖族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种族?”时川说:“树妖族和你们萧龙星球的精灵族相似,但却要比精灵族强大得多。其实树妖族并非是像他的名字一样只有树妖,还有花妖、草妖与精灵。只不过树妖在这些妖精中较强,数量也较多,野心也是最大的。所以就统领了整个族群。大多数的妖精都十分多疑,不轻易相信其他种族的人,甚至连自己族的也不相信,可是他们一旦相信了一个人就会终生信任这个人,不过还是有少数的妖精愿意以诚相待其他的外族人与本族人。

而且白天的树妖族到处都有树妖看守,任何事都不许向外族人透露,不过到了晚上看守的树妖就会少一半,方便我们行动。”萝铃说:“我明白了。时川,你带路,我们得快点去了解情况了!妖精们!我来了!”时川展开翅膀,飞离地面,引领着萝铃向树妖族所在的方向飞去。很快他们就看见了树妖族居住的森林,那里可一点也不比精灵族的精灵之家差。(萧龙星球)该到的人都到其后,壹索问慕洛:“你们当时是如何进异世界的?”幕洛说:“当时我们是从凡帝宫的禁房里的那片树林里进去的,他们告诉了我和萝铃一句咒语,要我和萝铃和他们一起念。

念完后我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扇门,进去以后就是异世界了,听他们说好像不念咒语就进不去。”壹索说:“这应该是一种开门的咒语,你还记不记得那句咒语是怎么念的?”幕洛说:“好像是——哦!我想起来了!是卡不岚里之门·铃木之思!”(异世界)“卡不岚里之门也是他们制作的?不会吧。”萝铃显得有些惊讶。“当然了,”时川说,“他们的建造技术可要比精灵族高上许多,除了他们可就没人制作得出来了。”萝铃感叹:“真不愧是树妖族。

对了,我们是去拜访树妖族的族长吗?”时川拉着萝铃在地面上降落,他捏了捏萝铃的鼻子:“没错!真不愧是我的表妹!”虽然有时川在,但萝铃心中还是有些担心,她问:“可是这里的树妖又不信什么魔力神,而他们的疑心病又那么重,我们有什么资格、有什么办法去拜访他们的族长?”时川说:“这个问题根本就不用担心,只要有你在这个问题就不成问题!要知道,你可是LP排榜上的第一呀!这个LP排榜并不只是有个实力的证明,他的用处可多得不知道有多少。

对了,你的吊坠呢?”萝铃问:“吊坠?什么吊坠?哪儿来的?我有过吗?我怎么不知道呢!”时川揉了揉萝铃的头发,解释起来:“你的记性可真是好,吊坠?当然是LP排榜发放的吊坠了!只要有了这个我们就有资格去拜访树妖族的族长。”萝铃急忙取下一直到在脖子上的吊坠,把它捧在手心:“原来这个有这么大的作用呢!我还以为……”时川这时调侃起了萝铃来:“不然你以为是什么?纪念品吗?对于那么粗心你来说这是很有可能。”萝铃想向冲进金格大吼那样去对时川吼,可是她却做不到,就像在天外来物里时川说的那样,她狠不下那个心。

好像她可以伤害全世界、可以对全世界大吼,唯独就是不能对时川这样做。不是他人阻挠,而是她自己不愿意。似乎时川是一个她不能伤害的人,哪怕是冲他发发脾气也是不可以的。时川帮萝铃把吊坠再戴回脖子上,步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到达了树妖族族长的家,其实就是以一颗树身上的树洞作为家,从外面看起来很简陋,但这里却戒备得十分森严,光是前门就有十几个树妖看守,树上更是站满了树妖。时川帮萝铃把吊坠再戴回脖子上,步行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就到达了树妖族族长的家,其实就是以一颗树身上的树洞作为家,从外面看起来很简陋,但这里却戒备得十分森严,光是前门就有十几个树妖看守,树上更是站满了树妖。

这些树妖的脸上都有粗粗的纹路,站在树林里就和树一样。这些树妖士兵见有人来了,便厉声说:“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这可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走!”萝铃亮出了脖子上的吊坠,说:“我们是LP排榜的人!来找你们族长!快放我们进去!”树妖们一看见吊坠马上就让开了一条通道,一名树妖为他们打开了树洞上的门,萝铃和时川走了进去。当走进族长办公室后,就看见背对着门坐的族长转过身,大声地训斥道:“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不是说了让你们在外面好好守着吗?进来干什么?小心我……”族长见来者并非树妖族的人便住了嘴。

萝铃仔细看了族长的面貌,那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纹路也没有。时川问:“哟哟哟,族长,您的面子可真大呀,你要把这位LP排榜的大人怎样?帮你看守房子吗?连LP排榜的人都不能见你吗?”族长一听到“LP排榜”这四个字一下子就跳起来了,他问:“请问你们两位之间谁是?”萝铃的手指抚过吊坠族长也看见了吊坠,萝铃说:“我就是。族长,请问我可以见您吗?”族长惊呼:“排名第一的——竟是这样的一个小姑娘!这不可能吧。”时川问:“怎么不可能?上一届排名第一的不也就只比文茜大上五岁吗?”族长马上恭敬地说:“是,对不起大人,小人刚才冒犯了。

小人名叫叶珂。”萝铃说:“我知道我是第一很不可思议,你不相信是很正常的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自己也不是很相信。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回答我的问题。十五年前你见过一个墨夷家族的女人吗?”叶珂打量起萝铃来,他问:“你找她干什么?难不成您也是墨夷家族的成员?”萝铃断然否认:“不!我当然不是,我是蕾汐家族的成员,并非你说的那个墨夷家族的成员。”叶珂一副回忆的样子,过了一会她说:“什么蕾汐家族?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大人。

”时川说:“那只是一个小家族,族长你当然不知道了。我们这次前来拜访就是为了寻找我们一个朋友的母亲。”“哦,原来是这样。你们可能还又在找一阵子了,因为那个女人我也只见过一面而已。”叶珂说。萝铃向看到了一位故人一般兴喜地看着叶珂,问:“在哪里看见的?她有没有说她要去哪里?”叶珂说:“当时我刚去了见白月族族长,正在回家的路上,结果遇见了那个女人。她并没有和我说什么话,只是匆忙地向白月族的领地走去了。”“嗯,族长,我们了解了。

文茜,我们走吧,别打扰叶珂族长了。”时川拉着萝铃的手,把萝铃带出了树妖族的领地。离开了树妖族的领地后时川才放手,萝铃问:“我们为什么走到这里又要停下?不是要去白月族吗?”时川说:“你还真以为我们要去拜白月族呀?我的傻表妹!你居然真的相信了那个叫叶珂的树妖族族长!”萝铃问:“不然呢?我们还要再去找那个叶珂吗?万一他说的是真话,万一他真的出了那些就都不知道了呢?”时川说:“异世界里的七个种族之中最善良的就要数白月族了,树妖族就是最狡猾的!哼!树妖族人中族长最为狡猾,他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把他知道的消息透露给我们?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所以我们还不能走,冤枉了白月族可不好。

”萝铃问:“那为什么你刚才不告诉我?偏偏要等到我们离开了树妖族的领地后才告诉我!不然我就可以向那个叶珂问个清楚了!”时川说:“你也真是的,说你笨一还一点也不掩饰,把你的愚蠢都暴露出来了!你还真以为树妖族的领地就是一片简简单单的树林呀!”那些花草树木都是树妖族的人!时川说:“你也真是的,说你笨一还一点也不掩饰,把你的愚蠢都暴露出来了!你还真以为树妖族的领地就是一片简简单单的树林呀!那些都是树妖族的人!她们善于伪装,那些花花草草就是伪装后的结果。

”萝铃拍了拍胸口,说:“好险呀,看来这个树妖族真的值得我们注意一下。那我们现在就先休息一下,等到了晚上在行动。”时川笑嘻嘻地说:“顺便再吃点东西呗,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就没有吃过东西了,还陪你走了那么远,我的肚子叫就饿得抗议了。”萝铃戳着时川的肩膀说:“我就说这一路上怎么老是听见“咕噜咕噜”的怪叫声,原来就是你发出来的!不过我也饿了,先去吃东西好了。”时川拍着xiōng部说:“就包在我身上吧,我一定让你尝尝这异世界的美味。

”萝铃拉住时川问:“对了,我们身上好像都没有钱吧?要拿什么去结账?对了,异世界的吊坠能不能让我们不付钱呢?如果不能那我们还是别去了。”时川说:“这个,好像还真不行。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有钱去吃饭的:只要把你账户里的萧龙数拿去兑换成异世界的钱币就可以了。文茜你那账户里少说也有好几千萧龙数吧?够我们用上一阵子了。”时川拉着萝铃相银行奔去。晚上,萝铃和时川再次去树妖族的领地拜访了,令他们惊讶的是这片森林里的树妖士兵都晕的晕,死的死,伤的伤。

萝铃问:“这,这些都是怎么回事?那些士兵怎么都这样了?”时川拉着萝铃朝族长叶珂的住处跑去:“看来有人一直跟着我们,或者是他们也有事要找族长谈谈。也不知这帮人是敌是友,我们进去看看吧。”萝铃跟着时川向森林深处进发,当他们靠近族长叶珂的住处时,就听见里面传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你刚刚说白天有个女孩来找你,那个女孩找你干什么?你又是怎么答复的?她现在又在哪里?快说!”“那是壹索的声音!他们怎么追到这儿来了?”萝铃不禁失声叫起来,时川赶紧捂住萝铃的嘴巴,示意她小声一点。

另一个声音接着从里面传出来:“金格,我刚刚怎么隐约听到了萝铃的声音?”“那是纪伦的声音。”萝铃小声地告诉时川。金格回答纪伦:“你耳朵是不是有问题?如果萝铃这个时候在这里为什么不出来和我们见面?如果萝铃这个时候在这里那我们还有必要逼问这个族长吗?”时川说:“我知道,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太久,但他们的声音我还是能分辨得出来。”慕洛也发表自己的意见了:“不对吧,刚才我也听到了呢,我们出去看看吧。”时川对萝铃说:“是他们没错了,这些人还是有点本事,居然能找到这里来。

”萝铃说:“是他们那我们就进去呗,干嘛要在这里傻站着,还想那么多。”时川挡在了要进树洞的萝铃面前,然后说:“先别进去,你不就是不想要他们知道才单独行动的吗?这会儿进去算什么?就算要进去也要等那个叶珂把真相说出来了再进去。”时川挡在了要进树洞的萝铃面前,然后说:“先别进去,你不就是不想要他们知道才单独行动的吗?这会儿进去算什么?就算要进去也要等那个叶珂把真相说出来了再进去。”叶珂支支吾吾地说:“她——她来找——我问——问一个——墨夷家族——人的事。

”壹索问:“那那个墨夷家族人去了哪儿?快说!如果你不说实话,你的性命我就会毫不留情地带走。”叶珂说:“那个人,被——被黑月族的人——带——带走了,我——我什么都说了,请——请你们——放过我吧。”萝铃冲进了树洞里,大声地质问叶珂:“你白天不是说是去了白月族吗!怎么又变了?”纪伦指着萝铃说:“萝铃!原来你真的在这里!我就说我听见了你的声音嘛,金格,看来是你的耳朵有点问题哦。”金格急忙为自己辩解:“其实,其实我也听到了萝铃的声音,只,只不过我没有说出来罢了,我的耳朵可好得很!”壹索冲金格和纪伦大喊:“吵什么吵!都给我闭嘴!萝铃,那家伙白天说了什么?”这时时川也走了进来,他说:“这个老家伙,白天的时候骗我们说子若姑姑去了白月族,我就知道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我就和文茜来这里再问个明白。

”壹索冷冷的问叶珂:“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听实话!”叶珂被吓得不轻,完全没了白天时的威风,他马上跪倒在萝铃的脚下大喊:“对不起,对不起!大人,我不是有心要欺骗您的,我是被逼的!大人,你要相信我呀!这些都是黑月族叫我说的,是他们逼我的,我也没有办法。您一定知道,黑月族比我们树妖族强上太多了,所以他们威胁我帮他们抓住那个墨夷族人,我也是逼不得已呀,不然树妖族就会被毁灭!”壹索说:“这应该是真话,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如果让我发现你有半点隐瞒,我一定会杀了你!滚吧!”叶珂如得大赦,飞一般地逃了出去。

纪伦问:“萝铃,为什么那个人要叫你大人?难不成你在这里某了个一官半职?你可不能留在这里呀!”时川拍拍萝铃的肩膀说:“她多拽呀,LP排榜的第一!谁见了不得喊她一声“大人”呀?”金格感到不可思议,他问:“萝铃你已经上了LP排榜?还是第一!”萝铃得意地说:“那当然了,你呀,就羡慕嫉妒恨去吧!”壹索说:“你们都别说这些没什么意义的话了,先办正事,去黑月族。”虽然壹索这句话的结尾是用的句号,但听在所有人的耳朵里却是感叹号。

金格抱怨:“怎么又要赶路?我们的正事不就是寻找萝铃吗?哎——看来注定了今晚是一个不眠之夜!神啊,我要睡觉!”纪伦走到金格身边提醒了几句:“你就别想着做梦了,小心又被壹索骂。我们还是干好我们该干的事情吧。”萝铃问:“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你们又不知道……”纪伦说:“还好我那天听到了你们一丢丢的谈话内容,否则还真找不到你。”千乘从树丛里跳出来,跑到萝铃的身边用脸蹭萝铃的手,还亲昵地说:“我也有功劳!如果不是我鼻子灵敏,跟着萝铃留下的气息找到这里来,你们能找到萝铃吗?萝铃,你可不能再丢下我了,你看,刚刚你在偷听我都没有揭发你。

”萝铃一边抚摸千乘的头一边说:“嗯,我一定不会再丢下你了,放心吧。”。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科幻小说 萝铃的魔力 全文阅读,萝铃的魔力最新章节,萝铃的魔力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