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穿越小说 > 鬼王的嗜血妖妃全文阅读 > 推荐好友文文<鬼妃谋天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穿越 作者:赫蓝冰链 书名:鬼王的嗜血妖妃

柏驹尉仍旧是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和名剑山庄有如此大的仇恨,非要将名剑山庄搅得人心惶惶才开心,看着柏飞凌,这个他一直疼爱的儿子,突然觉得自己对他的了解甚少。“飞凌,太子说你猜到是谁做的了,你说说看。”不是他护着柏飞凌,只因为他那句话没错,自己的夫人武功底子是什么样子他很清楚,飞凌如今这般身子,不是她的对手,能悄无声息的将人从名剑山庄带走,又悄无声息的送回来,这个人武功深不可测。柏飞凌神情淡然,勾着薄唇,好似刚才发生的事都和他无关。

看着柏驹尉冷冷的道:“我先说,只是猜测,不肯定。”随后走到他身边,将他手中的暗器拿了过来,“这个暗器,这个图案,这个样式,你们不觉得很熟悉吗?”所有人都盯着他手中的暗器看了又看,硬是没发现它哪里有什么不对了,就是样式比一般的暗器漂亮了点,没什么不一样的。“飞凌,有话直说。”对那个暗器,柏驹尉的确有种熟悉感,但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看来他们真的忘了,柏飞凌淡笑,做了那种事后还可以将其忘得一干二净的,也只有他名义上所谓的这些家人了。

“七年前的血府独女血依雪大家可还记得?”“那个傻子?”柏飞祺皱起了眉头,不解的看着他,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提到那傻子他心里就不舒服,想起她曾经一天到晚缠着他的情形,他鸡皮疙瘩就掉一地。看着柏飞祺那模样,他觉得好笑,看着自己手中的暗器,他才终于明白,镜舞为什么有那么深的恨意,“你不喜欢所以你没有注意,血依雪平时的装饰里,最喜欢用到这样的花饰,不管是她的头饰、耳环还是项链和手镯,这样的花饰出现在里面是必不可少的。

”他这么一说,大家都一副想起来了的模样,的确,当年年幼的血依雪是最喜欢这个花饰的,这种花饰从不离身,难道……柏驹尉疑惑的看着柏飞凌道:“你是说是血依雪做的?”“不可能!”柏飞祺惊叫出声,“她不可能活着!”那个女人,那么重的伤这么可能活下去。“我打听过了,这枚暗器叫流星镖,出自安阳张铁匠之手,是血依雪私下找他做的。因为当时震惊于血依雪不傻,所以他对这个暗器映像很深刻,当时血依雪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自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做过这个暗器了。

所以,这个世上,唯有血依雪有!”太子将重点提了出来,其实当年他也见过血依雪,表面看上去确实犹如外间传言那般痴傻,但是清澈的眸子,却让他明白,痴傻只是她保护家人的假象,奈何她费劲心思,最后还是没保住家人。柏飞凌点点头,“太子这么一说,便证实了我心中的想法。血依雪,没死!”说不定就是镜舞背后的那个人,那个女子,心思太过缜密了。“她不可能活着!”柏飞祺摇头,坚决不相信她还活着。“你怎么知道她死了?那晚你又不在场!”柏飞祺一听急冲冲地道:“我怎么不在,我明明看着她……”赫然,察觉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连忙双手捂住嘴巴,狠狠的瞪了柏飞凌一眼,臭小子,居然敢套他话。

柏飞凌冷笑,嘲讽的看着他们,“七年前血府的那桩惨案,果然是你们做的。”难怪血府一出事,他们便立马将去过的事实说成没去过,有道是心中有鬼才会如此,看来果真不假。曾经,面对家人和镜舞他犹豫过,是不是真的该为爱情放弃亲情,那时候他问镜舞,镜舞的回答是:若这个家人罪恶多段,罪无可赦,我宁可不要他们!那时候觉得她挺无情的,如今看来,不是她无情,而是这些所谓的家人,真的不值得他留恋!柏驹尉双手放在背后,冷眼看着柏飞凌,“你就这么看你爹的?”背后的双手微微颤抖着,他第一次发现,柏飞凌的冷眼是多么寒冷,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不告诉他,血府的惨案是自己所为的原因了。

当年,血府和名剑山庄交好,两家交往甚密,孩子们也经常往来。血依雪虽痴傻,却也很听话,柏飞凌对她的疼爱胜过对自己亲妹妹的疼爱,有时候他想,也许这桩婚事不该订在飞祺身上,飞凌和她或许才是一对。后来,为了拿笔财富,为了自己的利益,他背叛了血府与楚王合作,谋害了血府一家,连十岁的血依雪也没有放过。“不是我怎么看你,而是事实就是如此,大哥已经说漏了,爹你还要隐瞒吗?”柏飞凌冷眼看着他,眼中没有意思情绪可言,对柏驹尉来说却比怒骂让他更加难受。

终于,柏飞凌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悲愤,对着柏驹尉怒吼道:“爹,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那传言中的财富,你连良心都泯灭了!这些年,你可曾心安?午夜梦回的时候,忆起当时的情景,你可曾后悔过?那个曾经单纯的唤着你叔叔的孩子,那个曾经与你称兄道弟的兄弟,那个曾经救你出水生火热的女子……爹,你可曾想过,你杀掉的,你摧毁的,不单单只是一个家,还有你的亲情、友情和良知!”柏飞凌难过的按着胸口,他无法想象自己这二十几年来究竟是和怎样的一群魔鬼生活在一起,他唤了魔鬼二十几年的爹爹!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总是含着微笑面对所有的人,哪怕世人说她痴傻她也不在意,以她的方式守卫着她的家人,最终却落得家破人亡,她怎能不恨?直到此刻他才明白,镜舞的恨为何如此强烈,他知道,镜舞背后的那个她就是血依雪了。

十岁啊!她究竟是怎样过来的?难怪镜舞会说她们是从地狱的深渊爬回来的!这人间的地狱比死亡更加恐怖!“我累了,先回房了!”柏飞凌沉痛的离开房间,不愿再看他这些魔鬼般的家人。看着柏飞凌凄凉的背影,柏驹尉心中疼痛不已。而他的话也说得没错,这些年,他一直活在良心的谴责中,每每午夜梦回,他就会看见当年血府血流成河的场景,然后惊醒,一夜不眠。可是他不后悔!当年他不做,也会有别人去做,他只不过是识时务了一点,比别人先一步做了这件事,他不后悔!哪怕现在不能得到儿子的谅解,他相信有一天,柏飞凌会明白的!会原谅他的!“爹……”柏飞祺畏惧的看着柏驹尉,他知道,刚才酿成大祸了,二弟在爹的心里,那份量,可是无人可比的!啪!柏驹尉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他脸上,眼中的寒光刺得人生疼。

“你的嘴巴给我闭紧点,若是坏了老子的好事,老子就一刀劈了你!”柏驹尉的话狠辣到了极致,一旁的柏飞雨紧紧拉着柏飞祺的手,看着他脸上红彤彤的巴掌印,她心疼极了。可是在爹爹面前,她不敢表现的那么明,太过了就会让人心生怀疑。柏驹尉朝楚天慕鞠躬道:“老夫家门丑事,让太子看笑话了,尔等这就告退!”说完,瞪着柏飞祺道:“还不抱着你娘走?丢人现眼!”这么多年都忍了,还在乎一个晚上吗!柏飞祺按捺着心中的怒火,将床上的娘亲抱了起来离去!。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穿越小说 鬼王的嗜血妖妃 全文阅读,鬼王的嗜血妖妃最新章节,鬼王的嗜血妖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