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枭辣宠冷妻全文阅读 > 第313章 尾声 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 书名:军枭辣宠冷妻

“对了,夏姐,差点把正事给耽误了。爱睍莼璩”林沐琳坐在折凳上帮忙着打包着宾客们送来的订婚礼物,忽然一拍脑袋,“白姐让我给你带个话。”夏敏端着笔记本核对着记录,嘴里念念有词,听见林沐琳的话,第一反应觉得肯定不是好话。果不其然,林沐琳呵呵的笑道:“白姐说如果结婚你还这么折腾她,等你结婚,她一定会帮你大办三天三夜流水席,请孤儿院和你公司的所有员工一个一个的和你握手来表示祝贺。”夏敏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知道白艾是说到做到的主,想想她们是凌晨两点到的这地方,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梳妆打扮用了近八个小时,做全身护理、画妆、修指甲、戴假发、穿马甲、做造型,白艾一直被人推来攘去,确实挺劳人难免脾气有些暴躁,最后还不得不把五套礼服减少成三套,流程也临时做了改动,想想她们平时上班梳化最长也就三十分钟,没想到同样是化妆换成化妆师就得足足用上三个钟头,所以她逃跑了,宁愿窝在前台充当收礼点货的工作人员。

死活也不敢再进富丽堂皇的化妆间看白艾的脸,因为实在内疚,其次也是怕白艾看到她这个始作俑者,一时心气不顺,决定报复,没想到她还是没能逃过一劫。林沐琳见夏敏皱眉在一边故意的说:“夏姐你有什么中心思想需要我转达的吗?”“没有。”她也不过因为内疚多年积攒到一起所以爆发了,本来和兰思定这么大张旗鼓的大办订婚宴,是出于好意想让白艾留个别样的回忆,但是没想到订婚宴搞的好像国家机密会谈,她也很累的好嘛!“要不我帮你求求情,说不定白姐不看僧面看佛面,收回成命,放你一马。

”夏敏不善的盯着说风凉话的丫头,阴森森的笑道:“林沐琳,别忘了你也有结婚的一天。”林沐琳立刻噤声,不敢再在母老虎口中拔牙,今天她算认识到,有钱是好事,但是太有钱也麻烦。很快良辰吉时到了,正式的订婚宴迫在眼前,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在正厅之中。诚如白艾所说,两家订婚结为亲家,确实只邀请了亲朋好友,兰思定这边除了家人亲戚之外,有几个常年出现在主流媒体上的政治大鳄,兰思定国外的兄弟为了避嫌一个都没有出现。白艾这边也是除了亲戚之外,商业上的合作者一个都没有受到邀请,除了她和林沐琳以外,连孤儿院的小朋友,丁蓉洁、薛晓丽等等她熟悉的人都没有在邀请名单上。

初始她表示过抗议,但是现在身处现场,她才发现兰思定的决定很明智。订婚宴在让人愉悦的轻音乐中开始,兰思定和家人兄弟们带着聘金出现,这些人熟悉又陌生,反正夏敏一个都叫不上名字,只见他身后跟着二十来人还有一个骆方志,两人一组肩抬红箱,箱里装有送进白家的所有东西。一箱礼饼。一箱冬瓜糖。一箱茶叶一箱四色糖礼盒。一箱伴头花、发簪。一箱龙凤烛、排香、祖纸、鞭炮、红丝线。一箱金银首饰,含着金戒指、金项链、金手环、金耳环、银戒指、银牌锁、银腰链。

一箱宝石饰品,包括钻石饰品、红宝石饰品、蓝宝石饰品、祖母绿饰品和碧玺。一箱订制手表、订制套装、订制鞋。一箱洒水礼,也是俗称的现金。一箱酒席礼,归根结底还是现金。一盒媒人礼,装在十分精致的雕花檀木盒中。一群人浩浩荡荡抬着带来的礼物直直朝着礼堂走去,进了屋子,白厚文和沈琳坐在前方。兰思定身后挑担的领头者高喊:“接礼。”一群大小伙子从内堂如鱼贯出,两人一组来到红箱边,担子轻松上手接了挑担颠簸颠簸的又进了内堂。相较于兰家的大排场,白家是完全按照古礼应备办的礼品回礼,不多但是却很精。

有赏给兰家挑礼品小伙子的丰厚红包,有预备好的上好甜茶、甜汤圆和点心。r>轻钢龙骨隔墙内有一屋子已经摆好高档酒席,是待会招待宾客所用。一箱兰思定的西服、衬衫、领带、领带夹、领结。一箱男用订婚戒指、项鍊、帽子、手表、皮带、皮夹。一封染红的牛皮纸袋,里面装着房产证和车钥匙,算是白艾的陪嫁。一盒媒人礼。这些定亲的厚礼在正厅过一遍便放进内堂。兰思定和来客坐定之後,白艾由一有福气的妇人引导出堂,她梳着干净的盘发,耳垂上挂着口衔红宝石的垂尾金凤,身着大红色的鱼尾晚礼旗袍,双肩素裸,蟠龙绕颈服帖在锁骨之上,上好的缎面轻薄细密的勾勒出了她凹凸有致的好身材,整个裙摆坠地布满了金色的手工绣凤。

漂亮精致的脸庞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如此的美让人屏息。不远的地方白厚文和沈琳在微笑,兰平川和高英娥也在微笑,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在微笑祝福,在视线瞩目之下,白艾却能一眼看见人群尽头的兰思定。他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英式西服v型领口、笔挺的垫肩,帖服的西装口袋里一方酒红巾微微露出一角,正好和同色系的细长领带交相辉映,良好的腰身剪裁让原本高大的他更加英姿飒爽。你在前方丰神俊朗,只为了等我探出手掌,看着你笑,我一扫疲惫,我将向前走到你身边,让你牵起我的手,我亦不会再放开你,只愿和你一起完成那千古不变的绝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俗套,但是为了你我愿意落入俗套之中,以后你的好与坏我都接受,因为我爱你。

兰思定看着白艾向她走来,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捏成了拳,因为紧张和喜悦。你在门洞边袅袅婷婷而来,看你眉目如画倾城倾国,捧着甜茶向前来的人一一敬茶,终于到了我的面前,你手持茶壶姿态容雅,好像住家女儿郎接待远方来客,你眉眼之间的红妆似火,燎燃了我的热情,我不再是来客,愿为你驻足在此,再不愿离去过那奔波流浪的日子,看你素手一双为我倒了杯甜茶,我喜悦接过,轻触你的指尖,心跳不由加快好像快要冲出胸膛,那杯茶……很沉手,因为它不仅仅是一杯茶,是你对我的信任,是你将你的一生交付到我手中,所以我一干而尽,将空杯收了起来,以后的你好与坏我都接受,因为我爱你。

兰思定和白艾痴缠相望,魅惑的气流感染在场的所有人,喝茶的年轻人们更是纷纷起哄。“亲一个,亲一个……”笑闹之声幽幽远远,为牧场增添了无尽的喜悦。人声鼎沸,声浪如潮,面对大家的盛情,兰思定自是难却,他伸手拿走了白艾握着手中的茶壶,然后牵起她的手,一番亲昵的动作平息了好事者的叫喊声,也晃悠了她手腕上的金玉镯子,人群安静下来,整个大厅之中只有镯子相撞叮叮当当的脆响声。“白艾,我爱你。”至死不渝。兰思定说完低下了头,在亲人的见证下他拥住了她,深深的吸允缠吻,将人声鼎沸推向又一波**。

这一幕虽然不合规矩礼仪,但是在喜庆的氛围中长辈们也任由年轻人胡闹开来,只有兰平川别开了头,因为他第一次真心的感受到: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不是他们这些过来人可以再插手。热吻之后兰思定单膝跪地,替白艾套上戒指,还是那一枚,本来他打算为她重新换一枚,可她只执意这一枚,所以他依了她,因为这枚戒指有太多回忆。戒指圈住了白艾的无名指,兰平川声明订婚完成,并将他早早准备好的红纸所包的聘金置於桌上,白艾和父母则连红纸一起接捧入堂。

此时内堂有人端着红色盘子出来,将兰思定带来的礼饼、冬瓜糖、茶叶和蜡烛拿出一部分装在盘子里然后一并放置在桌上,预示着订婚仪式至此结束,宴席开始。宾客入座,兰思定和长辈一起招呼着,白艾进化妆间换好了稍微方便的礼服,一身白色真丝束腰礼服,好似婚纱,腰间镶满了夺目的钻石,飘逸的裙摆有晕染的紫色牡丹以黄叶承托无比梦幻,兰思定在等着她,手里端着点心,以丰盛酒肴备席招待宾客。宴毕,走至门口时,白厚文给了兰思定一个赏面礼,然后高英娥给了白艾一个赏面礼。

白家把准备礼饼,四色糖、烛炮礼回一半交给媒人带回兰家作为回礼。至于前来的宾客门,每人收到了一个蓝白色的小盒子作为礼物,打开来里面放着施华洛奇的水晶钻,蓝色或者白色,钻下面放着一张可以免费加工打磨的贵宾卡。整场订婚话语不多,儿儿女不需拜别父母而磕头,父母只需简单叮嘱一对新人,未来的日子还长着,要宽容要包容。就在大家以为订婚宴结束的时候,一群人却上前为大家领路,朝另一边的门走去。十里红毯从牧场边延伸而来,直至进入府邸中,高大的士兵笔挺于红毯两侧,礼炮拉响,在空中炸开彩花,只听空气里响起整齐划一的冷刃出鞘声,那么完美,好像百人在抽同一把刀,干净利落刀尖四十五度角斜向上空,军刀架空。

白艾身穿王后婚纱挽着兰思定的手臂走在红毯之上军刀之下,带领着大家朝牧场走去,原来还有一场放松心情的室外庆典等着他们。牧草中有布置好的巧克力喷水池,装着冰淇淋的移动小型冰库,六层的蛋糕,各种颜色味道的蛋白杏仁饼,适合吃完宴席的女士在阳光盛满的牧场里享用下午茶,如果想休息还有有美容、按摩、美甲的服务。而男士们可以骑马、打高尔夫,还有深藏酒窖中的各种美酒,这种红酒杯、白葡萄酒杯、威士忌酒杯、平底杯、香槟杯、玛格丽塔杯、清酒杯、一口酒酒杯、鸡尾酒杯、烧酒玻璃杯、药酒二两杯放在菱形酒架上,一眼望去琳琅满目,更有雪茄香烟相配。

只见两只梳妆打扮过的短尾矮袋鼠,世界上最开心的萌物,笑眯眯的一张脸立在牧场中,它们身上绑着彩带,忽然听闻哨声只见两只小家伙朝相反的方向蹦蹦跳跳而去,在它们身后纯白色的帷幕因此拉开,一群鸽子扑腾的飞上了天,蓝天白云下到处飞翔着美丽的和平鸽,给人们带来了惊喜和喜悦。林沐琳拍拍总设计的肩膀:“这宠物要逆天了,真是不别出心裁不幸福呀!辛苦你了。”总设计在一边摸着心酸且欣慰的眼泪。兰少说了,订婚宴她得一个人搞定,这对她来说比较严苛,不过为了缓解她的压力,只要她能想到的,他保证能做到。

总设计苦恼啊,一个星期之内头发都挠掉了一大半,最后终于让她想到用动物替代人来拉彩带,放鸽子,既标新立异又与众不同,当她把这个她本人都觉得匪夷所思的提案交出来,没想到居然得到了兰少的认同。音乐响了起来,兰思定牵着白艾的手准备踩在草坪上跳开场舞。他带着她翩然着,俯在她耳边轻语:“订婚完了,你得跟我走。”“走去哪?”在找不着北的深山老林之中,难不成他还有什么惊喜给她,刚才她母亲大人还特地进化妆间交代她带新未婚夫回家吃住家饭,看他的样子,明显想甩开长辈,独自逍遥。

“带你去拍婚纱照。”“哪家影楼?”白艾想想也对,他们订婚之后也将面临结婚,结婚之前照婚纱照合情合理“特卡波湖。”“新开的影楼?”白艾迷迷糊糊被兰思定带领着跳交际舞,属于对角线舞步的华尔兹,实在有太多回转,让她头晕,根本没有意识到兰思定说的名字其实是个地名。“新西兰的特卡波。”白艾立刻抬起了头:“真的要去吗?”拍婚纱照真的有必要要跑到国外去吗?。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军枭辣宠冷妻 全文阅读,军枭辣宠冷妻最新章节,军枭辣宠冷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