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枭辣宠冷妻全文阅读 > 第313章 尾声 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 书名:军枭辣宠冷妻

标志性的黑色隐形客机,是联合国配给于兰思定的专属空中交通工具。可以方便他快速而安全的到达目的地。作为最炙手可热的军事总指挥,他所享受的一切待遇都是理所当然。兰思定坐在窗边闭目养神,静谧的气息环绕周身,小德就在他对面,饱含紧张一直在处理分析费玲达的最终落脚点,在他们的左前方坐着指挥官,端坐的笔挺的他在观察在思考,因为他们前往D国执行任务,却在执行前一刻接到联合国的取消通知,而后兰思定从D国带了一个人上机——也就是小德。

这一切都显得十分诡异,指挥官希望能从兰思定和小德身上看出点端倪,可是他们俩从上机以后就没有任何交流,连眼神交汇都是零,更让人捉摸不透。指挥官双手交握,他皱起眉头想把事情的始末连贯起来,但身边的飞行电话铃声搅乱了他本来就紊乱的思绪。接起电话,是反恐主义委员会的副主席。“长官,反恐副主席的电话。”兰思定这才睁开眼,接过电话。“你好副主席。”“你现在正赶往德国吗?”电话另一头,坐在办公椅上大腹便便的副主席郑重问道。“是的,我现在正在前往。

”“你确定所有消息属实。”兰思定道:“确定,请求接连权限,我会让人把调查结果传过去。”副主席下达指令:“完成任务后把证据带回来,联合国会向D国发出通知,要求当地政府提交国家报告。”“是。”挂断电话兰思定说:“小德,接通联合国内网。”“没问题。”小德切换界面,很快接受到指引信号,将收集的所有证据丢进文件夹里,上传数据,“D国的行动计划,传送。”用手指在额角画下军礼,然后断开网络,他继续干他该干的事情,而兰思定也开始重回假寐的状态。

指挥官心怀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雄心壮志,接着观察兰思定和小德。很快,小德一拍手掌,将电脑推到兰思定的眼前:“老大,费玲达的信号已经找到了。”“说。”“在柏林中央特区的第七的大道一间别墅里,这家别墅的持有人,是卓雅生物研究公司的老板,西寺村。”“查清楚西寺村的账户,基金,近两年来的资金流动,他的家人、配偶、同事还有交往频繁的对象,为什么自由组织的落脚点会在他的别墅,他和自由组织有什么关系。”“明白。”……西寺村,是小德调查的对象,而西寺村的别墅也是白艾解决午饭的地方。

占地宽广的两层别墅有奶白色的基调,黑色的传统斜尖顶,白色竹编推拉门,棕色原木的玄关延伸进屋内。除去客厅和茶室,别墅又呈现另一种风格,后现代化的黑色“白艾,你终于来了。”西寺村身穿西装热情的上前迎接,他身材适中鞠躬为礼。“你好,西寺村先生,好久不见。”白艾伸出手,她不喜欢见面鞠躬这一套,西寺村精神饱满,充满活力和干劲,干瘦的脸上留有修剪平顺的小胡子,他有日本人的优点,也有很多与生俱来的民族缺点。白艾对这个国家虽然没有成见,但是也无法打心底喜欢,因为历史就是历史,他们都有从血脉中延伸出的血性。

“好久不见,白艾你越发动人了。”白艾优雅的姿态在西寺村的眼中堪称完美,他一生见过女人无数,但是难有一个女人能在她这般岁数散发出如此娴雅高贵的气质,她就好像长在竹林溪边滑石上的一朵白菊,那么灵动清新却又有浓郁的花香。白艾接受了西寺村的赞美,回礼道:“谢谢。”西寺村和白艾打完招呼后,笑容亲切的领路:“请跟我来,尝尝我专门为你准备的传统食物,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将会有很多话题畅谈。”西寺村在改良过的房间中为白艾准备了回转寿司,料理师傅身着和服,传输带围绕着坐台转动着。

白艾和西寺村对面而坐,她将一直提在手中的礼品盒放到桌上:“西寺村先生,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西寺村高兴的接过礼物,然后当面拆开来看,惊喜溢于言表:“这是我们日本的茶具吗?”白艾因为西寺村的认知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茶文化是源于中国,发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唐朝,盛于宋代。中国茶文化糅合了中国儒、道、佛诸派思想,独成一体,是中国文化中的一朵奇葩,芬芳而甘醇。而漆器茶具始于清代,主要产于福建福州一带,她带来的这套茶具和日本半点关系都没有。

“谢谢你白艾,你真是友善而心细。”西寺村表达完谢意以后让人把礼物手下,然后拍拍手开始了午餐,两人一边用餐一边聊了聊国家的金融走势和发展前景。白艾胃不太好,因为吃了生冷的食物渐渐感觉胃有些不舒服,但不能在主人面前表现出来免得折损了西寺村的好意,所以她用餐巾擦了下嘴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西寺村很关注白艾的一举一动,他关心问道:“是食物不合胃口吗?”白艾笑道:“食物很好,我去补个妆。”笑容之下升起防备,西寺村看人看事的眼光确实老道,也难怪他能在异国他乡建立自己的事业王国。

西寺村面有恍然的神情:“是我无礼了,我让人带你去,不用着急。”白艾婉言拒绝道:“没关系,我知道路。”两年前她来过几次这里,路还是能认识的。……失手对于费玲达来说是人生最大的耻辱,不过一个区区的民间组织居然让她着了道,想起来咬牙切齿,就算把敌人挫骨扬灰都不够。费玲达低垂着头任人架着拖行,接受过抗药训练的她早已经清醒,不过是在找合适的机会探查自己到底身在何处,她头上被人笼罩着黑罩子,因为一路颠簸有了松动,忽然因为‘一不小心’掉落,而这关键的时刻她赶紧虚眯的睁开了眼,力求在短时间内掌握所有能掌握的信息。

费玲达?白艾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见走廊尽头丁字交接处被人架拖着很快又消失的费玲达。白艾?显然费玲达也看见了白艾,两人在几秒之间对望一眼,彼此双眸里都是惊讶,怎么可能在这里相遇而且是在这种情况。费玲达赶紧闭上眼睛,继续假装昏迷,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黑头罩子又阻挡了她的视线,而架押她的男人也看见了白艾。白艾反应相当迅速,眨眼间假装崴到了脚,一面蹲下身一边咒骂,把草包美女的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壮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没看出白艾有什么异常后离开,她这才起身踮着脚尖跟了上去。

为什么费玲达会在西寺村的别墅里,虽然以前她们俩人并没有过交谈,但是也见过几次面,白艾相信她的眼神不可能看错人,而且费玲达眼中的惊讶也证实了她的身份。她小心跟进,快速思考,发现根本不了解费玲达的职业后陷入了瓶颈。在七拐八拐后她终于看见费玲达被带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中,正准备撤退,忽然有男人的声音响起差点炸裂了白艾的神经。“小姐,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白艾眼珠转动拉了下衣摆然后回头打招呼:“你好。”男人问:“小姐,你在找什么吗?”“我在找洗手间,这里太大了,让人晕头转向,我鞋跟又坏了真是倒霉,天啊今天为什么什么都不顺利,你可以带我去吗?”朦胧的眼神,善意的笑容,拉低的胸口让男人都无法拒绝。

“好的,美丽的女士,请跟我来。”白艾再次回到洗手间,望着眼前硕大的镜面,没有时间发愁。现在应该怎么办?她能够借用商业力量和各种手段去让竞争对手就范,但是国外的涉黑势力并不是她靠一己之力能够把控住。给兰思定打电话,他现在在出任务,分心只会影响他的安全,再说远水解不了近渴,等兰思定赶到德国,费玲达的尸体都该被风干了。要不给格纳打电话,也不行,她和格纳的关系绝对不能得到公开,西寺村的真正身份还不清楚,没摸清敌人的底细之前是绝对不能自亮底牌。

白艾思来想去,最后发现,看来她只能靠自己去救费玲达了,出去了以后藏起来秘密的联系帮手,希望各路神仙能够保佑她顺利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虽然这里是西寺村的地盘,虽然她手里除了一把象牙枪什么防守的武器都没有,虽然她连一点希望都看不见。白艾心感前途渺茫的回到了用餐房间,看见西寺村正在低头喝清酒,她保持温和的笑容落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能够等待你,是我的荣幸。”西寺村放下酒杯,也在笑,不过笑容显得异样,“白艾,不知道你对商业间谍怎么看。

”白艾心中警铃大作,她知道刚才撞见她的人肯定把她诡异的行为告诉了西寺村,所以他现在在试探她,想知道她是不是认识费玲达。“商业间谍,一种懦弱的职业。”白艾喝口酒,用皱眉的笑容来表示她对商业间谍的讽刺。西寺村举杯,好像寻找到了人生的挚友:“白小姐和我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在商场中只有不敢正面迎战的懦夫,才会想出如此下三滥的手段,不是吗?”“是的。”白艾举杯,轻轻点头,微笑着和西寺村碰杯,然后慢慢的喝酒,她在拖延时间好想到解决费玲达的方法。

西寺村观察白艾的表情:“我最近发现公司出了一名商业间谍。”白艾稍显愕然,表情到位不会显得夸张:“真是糟糕的事情,西寺村先生打算如何处理。”费玲达的样子看上去很不好,眼睛肿了,鼻梁骨断了,嘴唇也外翻流着血,一个商业间谍怎么可能受到私刑,而西寺村如果是一个正当商人的话,他在抓获商业罪犯后又怎么可能不选择报警,而是私自关押。西寺村很为难的说道:“我还在思考,对方是一名年轻女子,我希望能帮助她,不想她因为这件事就断送往后的青春。

”把人打的半死……真是帮的很彻底。白艾没兴趣接受试探,开始引导话题:“西寺村先生,你这里有备用的高跟鞋可以替换吗?”西寺村问:“你的鞋坏了吗?”“是啊,我的鞋跟松了,再走两步路鞋跟或许就断了,实在有些失礼,我可不想出去被人看见我狼狈的样子。”“没问题,让我的秘书为你准备一双适合你气质的高跟鞋。”西寺村叫来了年轻的秘书询问了白艾的鞋码后让他去准备一双新鞋。门口紧接着出现一名肌肉喷张的壮汉,走进来弯下腰在西寺村的耳边轻语几句,然后又离开。

西寺村抱歉笑语:“不好意思白艾,我有位重要的客人需要迎接,你先稍等,挑选到合适的鞋以后,让我的秘书送你出去。”白艾巴不得他赶紧走,体贴道:“你先忙。”西寺村走了,年轻的秘书一会儿之后提了一双高跟鞋回来。白艾故作娇态:“我的脚刚才扭了一下还有点疼,能麻烦你帮我换上吗?”秘书不疑有他,蹲下身去帮白艾换鞋。“乖乖的不要动。”象牙枪终于闪亮登场,白艾抵住秘书的头,轻声而危险的说道。“白小姐,你这是做什么?”白艾挑唇一笑,手摸上了餐桌,拿起金光闪闪的盘子:“让你闭嘴。

”秘书被白艾砸到头破血流的昏迷在地上,白艾赶紧捡了一块碎掉的磁盘,然后提上手包,踩着高跟鞋出门。她悄悄打开门探出头,左右观望一下,发现走廊空空如也没有人,赶紧朝着关押费玲达的房间小跑而去。还好她平时穿习惯了高跟鞋,所以跑起来也无碍,只是一路上发现别墅里到处都空荡荡的没有人,她感觉奇怪。但解决费玲达的事情迫在眉睫,她没有过多的精力去顾虑其他,很快到了房间门口她才停下了脚步。门内是什么情况,白艾不清楚,所以不能贸然开门,试了试旁边的房门,还好是开着的,她打开门闪身进入,然后毫不停留的穿过房间走到阳台上,看看四周,楼外楼里一片静谧,白艾益发感觉不对劲的皱了下眉头,手脚并用的越过阳台,轻轻跳进了关押费玲达的房间。

她在阳台边,发现费玲达被绑在椅子上衣衫褴褛十分狼狈,看押的人只有一个,正握着轻机枪在门边走来走去,看样子很焦急,视线也锁定在门上并没有注意费玲达。白艾深吸一口气,躲回了阳台,果然……西寺村不是善茬,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轻手轻脚的靠近费玲达。而费玲达听力甚好,很快发现了白艾。她心底滑过异样,没想到来救她的人居然是白艾。两个女人眼神交汇,白艾靠着书桌后挥舞了下捏着手中已经发热的磁盘碎片,费玲达立刻会意点头。白艾对准方向用力一丢,费玲达只需要摊开手掌就夹住了飞来的瓷片,放进掌心然后反转手掌开始慢慢割手腕上的绳子,一下两下……直到绳子断开。

重获自由的费玲达斯巴达了,她一跃而起,冲向没有防备的壮汉,奋力扑到,两手夹击男人的太阳穴,让他立刻晕头转向。“老娘,这辈子,最他妈,讨厌,男人,撕老娘的,衣服,我操。”费玲达骑在男人身上一个断句一颗拳头,打碎了看守者的满口牙,最后再奉送一脚飞踢,彻底粉碎了男人的下颚骨。终于站起身满意的甩甩拳头:“惹我?想死。”费玲达凶狠残暴的样子让白艾叹为观止。“白艾,谢谢你来救我。”“不用客气,咱们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越快离开越保险。

“不好意思让你看这么血腥的场面。”“还好。”经历过华盛顿的恐怖袭击后她已经有心理建设了。白艾脱掉了高跟鞋,太精致的鞋跟不利于她们逃跑。“你的高跟鞋。”看上去好像很贵很贵的样子,这么丢掉真可惜。“兰思定痛恨我的高跟鞋。”她的鞋柜已经有半壁江山被平底鞋占据了。费玲达点点头说道:“丢的好。”白艾看看手表,准备打开门:“我们有一分钟的时间可以离开。”“你知道这里的地形吗?”“我来过几次,右转两个拐口就是后楼梯,你眼睛伤了一只,跟着我注意后面的情况。

”这里虽然是二楼但是也不低,西寺村的别墅是经过特别设计的,所以想从楼上直接跳下去就要做好断手断脚的准备,费玲达已经受伤不能冒险再跳楼,所以白艾选择了安全且保守的逃跑计划。费玲达忍住伤口的疼痛,打趣白艾的计划草率:“很简洁的计划。”白艾听出了费玲达的深层意思,也玩笑道:“时间太短,不然我可以画张地图带你周游一圈西寺村的城堡,看看他过着怎样奢靡的生活。”费玲达跟在白艾身后笑了,她们俩并没有太过深的交情,她对白艾的了解是冷,没想到原来冰冰凉凉的白艾也会开玩笑。

费玲达道:“你挺幽默的,白艾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表现太冷静,一点都不像新手。”“我是在用说话分散注意力,兰思定曾经说过,在华盛顿那一次。”这不叫幽默,她现在不过是在学习项羽用下棋转移刮骨疗伤的痛苦。面对紧急情况她会心跳加快,紧张,怯弱但是这些情绪并不会扰乱她的思考。费玲达能理解白艾的紧张,连她这种身经百战的人都会在逃亡的一刻紧张,更何况白艾一介女商人。两人贴着墙根或挪或快步,费玲达为了缓解白艾的紧张小声的问:“你知道西寺村是干什么的吗?”“以前不知道,现在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费玲达道:“西寺村表面上制药,背地里却用大资金支持恐怖组织对抗自己的国家,你说他想要什么?”白艾知道西寺村有黑底,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胆子集结恐怖力量,她道:“以强大的资金实力暗中操纵一个国家,他想垂帘听政,不过他忘了变性,或者我们可以帮他。”费玲达惊恐的看着白艾的后脑勺,她刚才是在用说天气好坏的语气决定阉割一个男人吗?“白艾,你说话……恩,一向都是这么直接的吗?”西寺村的野心很大,男人就是这么喜爱幻想成为天下的帝王,他应该受到惩罚,不过剥夺他男性特征,这个想法……真挺骇人的。

“这个你可以去问你的老大。”白艾回首叫停,前方有人穿过。被白艾注视费玲达吓了一大跳,等嘈杂过去后她才说:“不用问,他在你身上吃了不少苦头,不过甘之如饴,人性就是喜欢挑战。”挑战说难听点就是犯贱。“记得提醒我前往不要和你成为敌人。”费玲达说完轻笑,还没笑完嘶叫一声。白艾回头关注的问道:“你还好吗?”“肋骨应该裂了,希望它不会断,我可不想自己的肺被自己的肋骨插爆。”“小心点,这么危险的情况你还笑的出来。”“多谢关心,其实你做生意也挺危险的。

”“金钱和黑暗常常挂钩。”“你能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分析正确的局势,白艾,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把情绪和思考剥离开,白艾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句话等我们逃出去了你再说也不迟。”现在西寺村还没有发现费玲达不见,但是刚才的试探表示他已经起了疑心。“你救我对你以后的安全可不太好。”“那要不我再把你送回去,向西寺村表示我的善意。”白艾后退伸手拦住了费玲达,前方有便衣的保镖,他们手贴在裤缝的地方,遇见紧急情况可以快速拔出腰间的枪,怎么忽然这里人变多呢?“算了,你还是救人救到底比较人道,再说了,我是你的头号支持者,我还帮你扒过一次朱婷婷的裙子。

”前方有来人,白艾挥手让费玲达赶紧后退,终于知道为什么朱婷婷那么恨她了。她们沿墙而走,楼里渐渐传来越来越多的脚步声,白艾感觉她们俩好像快被人包围了,这种危机时刻应该怎么办?她和费玲达一起抬头望天,然后一起绝望,电影里不是都有无数横梁可以供逃亡者藏身的吗?为什么这里没有,西寺村这个日本人简直太不尽责了,日本传统房屋必备的横梁他都不修建。白艾和费玲达相视一眼,苦笑连连,就在准备束手就擒的时候。拐角突显一条矫健的身影,将两人拖到了一边,然后三人一同钻进一道开在墙壁上的暗门。

白艾来不及惊呼一只宽厚的大手捂住了她的嘴,温暖熟悉的味道充斥了鼻间,一个久别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白艾双手按压在兰思定强壮的手臂上,眼中满满全是他担忧的神色,紧张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出现了……她的守护神。“为什么我看到你在这儿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太惊讶,连同你那份一起。小白,你在这里干什么?”兰思定越发感觉心脏不够强壮,他的未婚妻为什么总是忽然出现在她不该出现的地方,以此考验他的心脏的强度。

“谈生意。”白艾在这一刻发现兰思定实在是英俊过人,神武潇洒。“和西寺村?!”“国外商人资助不法组织是常态,但是维和部队也开始干涉国际犯罪了吗?还是说你有其他身份我不知道?”他明明在出任务,去宣导和平,现在却“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你的休闲活动挺别开生面。”白艾冷冷的说道。兰思定傻眼,明明是她不听话到处乱跑还擅自做主救了费玲达,居然先发火,她以为她是女超人吗?费玲达这种千年祸害没那么短命用不着她来救,到底谁才该是生气的一方:“你的工作性质让我十分堪忧,你交友的范围不会已经覆盖到南北极了吧?”“我确实有朋友在极地考察团任职。

”“真好,看来我们结婚的时候得租鸟巢来举办了。”“这是求婚?”“看来你很喜欢,我算不算因祸得福。”兰思定想打白艾的屁股。白艾点头:“还不错,至少标新立异。”在被人追杀的时候求婚,估计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能够拥有。“你俩要不要去开房互诉衷肠,老大咱们现在在逃命。”费玲达插嘴道,他们是不是忘了她还身负重伤。兰思定道:“所有出口都被封锁了,后楼梯绝对不是一个最佳选择。”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他们逃也是白逃,不如一起抱团等死。

------------子弹尽力了,没能万更,大家将就吧。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军枭辣宠冷妻 全文阅读,军枭辣宠冷妻最新章节,军枭辣宠冷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