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枭辣宠冷妻全文阅读 > 第313章 尾声 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 书名:军枭辣宠冷妻

“谁说都没用,我不想活了。连宰自己也要听从你们的意见吗?老头的遗嘱上没有这条吧,反正他见不得我好过,我也见得他死的安静,把他的财产都捐献给慈善机构,这个守财奴说不定能气得从地狱再跑回来。”“主席……”镇定的管家,平和的脸色终于有了松动,格纳向来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也是因为他的任性妄为所以差点把命丢了,幸好的是当年白小姐在无意中出手相救让主席捡回一条命,不然哪里有今天“格纳,你的命是我的,我要你在德国保护的人你在死之前保护好,她游学一年这一年你得活着,把我们之间的帐结了,你再去死。

”“我都要死了你还这么的无情?”他以为他已经够冷血了,但是在遇见白艾后他才发现他还没有修炼到位,这个女人看似有礼略微带点冷漠好像无害,但是她的冷血才是由内而外的,她不在乎的人随便玩出什么花样也别想勾起她一点情绪上的波动,真正最伤人的态度,不是狠毒而是全然的漠视。“亲兄弟明算账,你要不还人情,就直接跟我说一声你无法做到信守诺言知恩图报,我会找比你更有能力的人来照顾我想照顾的人。”“谁还能比我有能力。”格纳停下了胡闹,双眼忽明忽暗的看着白艾,只要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名字,他都可以立即抹杀这个名字存在的价值。

白艾弯起嘴角笑了笑,“我?”格纳浑身的杀气如涨气的气球遇见了银针,砰一声爆炸,然后在上空烟消云散,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没办法杀的人就是白艾……因为他还欠她一条命。“你玩我?”格纳牛饮一杯烈酒。“不玩了,说正事?我要你帮我监视一个人。”格纳问:“就是那个即将伤害你妹妹的强奸犯是吗?”“对。”“不如我帮你把人找出来,割下他的头,这样你也能高枕无忧。”格纳故意说的残忍,想看白艾脸上和善的面具会不会有崩溃的一天。“好啊。 ”……“你说真的?我杀了他你不介意。

”格纳反倒惊讶了。“你介意为我杀人吗?”“倒是不介意,那我帮你不他的人头预订上,到时候送货上门怎么样?够贴心吧。”白艾笑眯了眼看了看站在一边犹如化石般的管家:“格纳,我只是个普通的生意人,打打杀杀这种玩笑话,可不要当真。”格纳用视线锁住白艾的一举一动,她刚才的话才不是玩笑话,她眼中的冷是从地狱里升起来的,她确实想让那个叫做龙爷的人死,不过了……是让他合情合理的死。格纳一拍掌不再多问:“好,我就等一年,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在乎的人,不过你回答我个问题。

”“你问。”“一年一年以后你会结婚吗?”“不知道。”“你要是敢在一年以后结婚,我就敢在你的婚礼上剖腹自尽。”他要死也要死的轰轰隆隆,让白艾一辈子都忘不了他,随随便便的死不是他的风格。白艾不如格纳的愿:“为了不让我的婚礼成为你的葬礼,说不定我会提前秘密举行婚礼。”……格纳危险的目光从不同颜色的眼珠内射出:“管家,你不是有婚礼司仪牧师的执照吗?不如我现在把白艾绑起来,你直接给我们主持婚礼,然后我按照遗嘱乖乖的在雪山下呆一辈子,你看这个交换条件怎么样?”“主席这个主意很不错。

”管家兴趣十分盎然,能让格纳这头猛兽听话,那么公会做事也轻松的多。白艾看着他们主仆的互动,笑言:“看来我的人生已经被两个不相干的人决定了,真是荣幸之至,你们可否还记得我的存在,作为新娘我也已经有发言权吧。”管家双手贴在熨烫平顺的裤缝边,眼睛如常的炯炯有神,视线略微向下,诚恳而道:“其实白小姐,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觉得你很适合成为主席夫人。”“她适不适合不是你说了算的。”突兀的男人声音出现在包房之内,不属于格纳也不属于管家。

兰思定的手从格纳的身后无声无息的探出,手指轻勾,顺走了管家腰间扣装隐蔽的手枪,一只手利用巧劲,便将枪拆成了零部件丢在桌上。动作快到让人看不清他手指间的动作,他身穿西装,解开单扣坐在白艾身边,亲昵的在她脸颊上印下一枚吻,然后问道:“中午想吃什么?”白艾笑着将所有视线都给了兰思定:“你想吃什么?”兰思定咬着白艾的耳朵,轻声道:“我想吃你。”她身边有太多狂蜂浪蝶,一会没有他在一边伴随宣示主权,就有人趁虚而入。

枪械的零件零零散散在桌面上,格纳拿起弹夹:“没有子弹?你是谁,我的子弹呢?”兰思定把手摊开,掌中心的金黄色子弹倾倒在空的咖啡杯里,然后将杯子推到格纳面前:“你的。”管家的眼神透露出精光,一闪而过迅速且隐秘,好快的手,一只手能够拆枪卸弹,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估计除了眼前这个中国人再无人能出其右。兰思定这三个字管家听说过,一个亚洲人能在联合国叫上名,没点本事是做不到的,兰思定的传闻不多但却骇人听闻,在维和部队平定战乱的时候,他的心狠手辣是为各国部队所谈论,没有战俘拉出来都是点毙,却从来没有人能将他送上军事法庭,可见此人心思稠密,不怕玩枪的耍狠,就怕当兵的有文化,这种人军政都是好手,文坑不了,武斗不过,管家看兰思定眼神不由流露出戒备,一直都是听说此人的厉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格纳晃悠起咖啡杯,干脆的蜷缩在沙发中,十分不解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把子弹取走的?你会变魔术?”兰思定揽住白艾的肩膀:“以后不要玩枪,我国境内有枪支管械的法律。”他看格纳的眼神好像狩猎的野狼,一点不掩饰他的嗜血,敢觊觎他的女人,都要有把脑袋挂腰上的觉悟。“白艾,这就是你的男人?”嘻嘻哈哈的样子,很好的掩盖了他强大的威慑力,就他刚刚登场露的一手便显现出他的强悍。格纳对兰思定有了很浓的兴趣,男人看男人,眼神和表情都褪去了散漫,变得强硬:“恩,你很帅,能力看上去也不错,有和我一论高下的资本。

”兰思定不做回应,他是来白艾一起吃中午饭的,所以他现在只关心用什么好吃的东西把他的女人喂饱:“我认识一家饭店的老板,把厨房借来给你煲汤。”格纳见兰思定无视他,扭头道:“管家,我决定不死了,我要和他比比谁更厉害,他没死之前你要保证我长命百岁,我的健康体检表你带来了吗?等会我要去做个全身检查。”……管家俯首称是,完全适应格纳的变化无常。白艾随着兰思定准备离场,格纳看着两人相伴甜蜜的样子,磨了磨洁白的牙,忽然大声的说道。

“白艾,要不一三五归他,二四六换我,周末给你公休,你看怎么样?我是个开放的男人,不介意自己的女人有别的亲密关系。”“不怎么样。”兰思定抢答且抢答成功,他身旁台桌上的飞镖在眨眼间弹跳了起来,顺势于空中翻滚半圈,好像长着眼,突然朝着格纳的方向飞扎而去,那速度极快让人连躲的时间都没有,飞镖的镖尖正对格纳的绿色眼珠,带着旋转就快一举扎进他的眼球,只见本来站在一边的管家突然挡在格纳身前,整个镖尖噗嗤一声没入管家的皮肉中,扎在了他的胸口,血瞬间染红了他笔挺的西装,兰思定的话直插管家的神经:“下一次就是子弹了。

”格纳依然靠在沙发中,砸吧下嘴好像危险从来没有靠近,他伸出手拨开管家,一点都不关心管家的伤势,探出脑袋无比真诚的对白艾提议:“要不你跟我睡一晚上,你跟他睡过,我也要。”“格纳这里是中国。”白艾道,顺便拍着兰思定的背,看他喷火的样子,靠着他的身侧用柔情似水安抚他的愤怒。格纳玩的开心:“没关系,我可以帮你改国籍,世界上有母系社会,我让一妻多夫合法,不过我要当你的大老公。”“不要玩火**。”白艾淡淡的警告,别人拿格纳或许莫法,但是她却多的是办法收拾思想怪异的格纳,格纳也明白这一点瑟缩了下脖子表示心中的畏惧。

不过畏惧是畏惧,他连自己的命都敢用来玩,还有什么不敢玩的了:“白艾,我没地方住,要不你让我住你家吧。”说完后,双臂抱着曲起的双腿,准备看兰思定怒火中烧的样子。空气中发出一道细微的声音,咔哒一响那么危险,让常年用枪的管家绷紧了额角的神经,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兰先生,主席是开玩笑的。”管家站的笔直再次挡在格纳的身前。兰思定侧身勾出残忍的笑意:“我可不是开玩笑的。”“白小姐,我向你保证,主席不会再开这样的玩笑了。”白艾笑道:“管家不用这么紧张。

”然后牵起了兰思定的手,柔软的触感让盛怒中的他感觉安定。白艾扬起头,细密的笑容从眼尾晕开:“我想吃海鲜。”兰思定晕眩在白艾的笑容中:“海鲜生冷,给你做汤好不好?”“海鲜汤。”“汤。”“好吧。”白艾心知兰思定的心气不顺,本来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这么便宜了格纳,也是碍于她在场,最终才作罢。兰思定……挺好玩的一个人,格纳没见过对女人有这么强烈占有欲的男人,还是说中国男人都这么在乎自己的女人?女人对于男人只是附属品,即便是白艾,也不过是个吸引人的女人,和漂亮的女人上床是男人原始的兽性,白艾胜在聪明所以相处起来更有意思,仅此而已。

“管家,为什么我喜欢的女人,这么多人追求,这个兰思定挺厉害,不过被女人绊住脚步可惜了。”管家不予反驳,格纳是个不懂爱情的人,他哪里明白什么叫相濡以沫,那种让两个本来陌生的人生死相随的牵绊太过美好,不是主席这么阴暗自私的男人可以理解,所以他只说到:“说明主席的眼光非凡。”“但是她不喜欢我,我有钱有势有相貌和身材,你说她怎么能够不喜欢我呢?”这个问题让他伤透脑筋。管家无比真诚的回应:“说明白小姐的眼光正常。”格纳横了个白眼过去:“老不死的,真讨厌跟你说话。

”“主席能说话的也只有我了。”格纳身边伺候的人都被他差不多杀光了不是吗?……在去吃饭的路上,兰思定驱车的时候,坐在驾驶座上他问白艾:“为什么找这个一个人?”没有问格纳的来路,也没有问白艾怎么认识这么一个人,因为他知道到时候白艾会告诉他。白艾不打算隐瞒的说道:“因为你身边的人如果牵涉到龙爷这件事里来,以后脱身很难,而且会对你造成影响,格纳是德国人,幽冥这个组织你听说过吗?”一个比黑手党更隐秘更残忍更没有人性的组织,白艾已经打定主意要霍小龙的命,她不会让兰思定因为她而沾上人命,霍小龙现在不比当初,当初他是逃犯,现在他是某重要领导人的禁脔,要他死不再那么单纯而简单,必要的时候肯定要运用非常手段,而格纳就是非常手段的最佳人选。

兰思定因为白艾的关心感觉窝心,幽冥他知道,一个有自己系统和法律的组织,一个独立于国之外的黑色帝国,一个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刚才那年轻的德国人被称为主席,兰思定想不出白艾为什么能和格纳这种黑色成分的人沾边,他不放心:“我的人也能很好的保护林沐琳,不要总是担心我。”“如果霍小龙身后没有那些利害关系,我不会找他。”霍小龙的存在是不正当的,所以白艾决定把这件事交给不正当的人来处理,她不想兰思定因为这件事触怒上层,只有查出霍小龙身后的主事者,兰思定才能将其连根拔起,至于霍小龙这个傀儡,不值得兰思定来动手。

兰思定深深的看了一眼白艾,他的女人呵,果然是座深藏不露的宝藏,当初知道林沐琳是夜影,还是她和夏敏培养出来的,他已经吃惊不小,现在她和一个传说组织的领导者会面,更是拉他作陪,看来他真的走进了她的心。被她全然信任的感觉多么好,兰思定一脚刹车把车停靠在了路边,霸道的拉过白艾然后低下头去索吻。热烈的交缠后,兰思定压在白艾是身上,用滚烫的唇咬住她的耳珠对她耳边喷着灼烈的气息,深切说道:“晚上到你那去。”白艾抬起手露出洁白的手腕勾住兰思定的脖子,点头:“好。

”兰思定嗓子里粗嘎一声不满,再狠狠的吻了下去,真想不顾一切的在车里就要了她,可她下午还有工作,肯定禁不起他的折腾,只能熬到晚上。……万腾“柳朵朵,白总叫你。”“丁秘书,白总叫我有什么事吗?”柳朵朵最近夹着尾巴做人,担惊受怕的熬过两个月,以为天下太平的时候正想松口气,却还是接到了催命符一样的电话。整个人坐在座位上非常不自在,对于副总办公室有一种莫名的恐惧。丁蓉洁在电话里用公式化的语气说道:“什么事白艾会告诉你,请你马上到办公室来。

”柳朵朵以为白总忙起来就万事大吉天下太平了,那是因为白总要扶杜顺志上位,所以才没有时间收拾这些小鱼小虾,现在时间充裕是时候该杀鸡儆猴。柳朵朵惴惴不安的走进办公室,推开门油然一股寒意从脚心窜上头,她看着坐在办公桌后办公的白艾,小心的叫道:“白总,你找我有事?”“柳朵朵,你输了。”白艾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柳朵朵虚与委蛇的客气,直接说道。“白总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她就是打死不承认,看白艾能拿她怎么办,当时用项目打赌不过是口头相约,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两个月,只要她不承认,白艾也不能空口白牙就想把她调走。

“那倒是,翻脸不认账是大部分女人的通病,我也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反应,所以很遗憾,这是你的调令,我向总部进行申请后已经得到批准,你将会在两天后到甘孜阿坝州的分公司接手总经理职位,为其两年三个月,希望你不要辜负公司的委任,好好将自己的聪明学识在分公司发扬光大。”白艾将手边一份材料推了出去,柳朵朵颤抖着手将材料翻开,上面的每个字都揪住她的心肺,让她喘不过气来。------------谢谢大家的,子弹在外地每次只有发文的时候能上来,看到大家的鼓励真的很感动。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军枭辣宠冷妻 全文阅读,军枭辣宠冷妻最新章节,军枭辣宠冷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