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枭辣宠冷妻全文阅读 > 第313章 尾声 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 书名:军枭辣宠冷妻

“装傻,对你没有好处。79阅.读网”兰思定既然来了就没有轻易打算走,他今晚一定要好好跟陈家林谈谈道德两个字该怎么写。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最终两个人会有一场戏剧的夜晚。陈家林皮笑肉不笑的跟在兰思定的身后:“她既然都是你的女朋友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怎么怕你做的没有我好,最终白艾会选择我?”“我不担心她,我担心你。”“我能有什么事,兰少多虑了。”“我对你有任何想法都不是多虑。”兰思定的话刚刚落音,忽然他眼前的人消失在视线中,只见陈家林扑通坐在地上,一只脚还勾上了纸箱,本来一本正经的对话显得有些搞笑,平日衣冠楚楚的家伙躺在地上扑腾两下,翻不起身干脆躺平。

“你不会是已经喝醉了吧?”兰思定低头俯瞰,看他说话也没有大舌头,思维敏捷的样子还以为只是小酌。陈家林用胳膊挡住双眼,自知丢人:“麻烦你出门把门关上,我没心情送客。”“就这么一瓶?”兰思定踢一踢脚边的酒瓶,本来想过来对战陈家林,但看他那样子,顿时没兴趣跟撒酒疯的人计较。“你喝一瓶给我看看,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是伏特加烈酒中的烈酒不是白开水。兰思定二话不说到冰箱取出一瓶看上去顺眼的酒,开塞仰头,一气呵成,不消几分钟把空瓶子丢在地上,发出闷响,然后走到陈家林身边,傲视群雄一般的眼神中带着不屑:“喝完了,怎么着?”当兵喝酒那都是用碗干的,高纯度的二锅头女儿红都可以当水饮用,何时会畏惧一些装着好看的洋酒。

“我是空腹喝酒。”陈家林开始无赖的找藉口。兰思定双眼眯成了缝,精锐的眼神把坐在地上的酒鬼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还不服输,果然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烂个性。兰思定脾气倒也干脆,直接出了客厅往厨房的方向找去,因为这里的房间格局和白艾家一样,只是调转了个方向,所以厨房不难找。陈家林躺在地上,听见厨房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皱起整张脸,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往厨房跌跌撞撞而去。在门边陈家林问:“你到我厨房来干什么?”兰思定从冰箱里取出食材:“给你做饭。

”……情况发展到这里,已经远离了常人能够理解的范畴,陈家林自己都不相信,兰思定居然穿着他家的围裙在给他做饭。兰思定洗菜、切菜,开火的动作流畅而熟练,火光倒映在他邪恶的眼睛中,他对靠在门边的陈家林冷冷的说道:“老子让你吃饱了再接着喝,到时候别找借口说我欺负你。”陈家林看着窜起半丈高的火焰,还没有丧失理智:“我没打算跟你比酒量。”“我看你是怕了吧,怕了就赶紧滚蛋,别缠着白艾。”“谁说我怕了,我要吃牛排。”头脑晕眩的陈家林开始犯浑。

兰思定锅铲丢锅里:“再啰嗦,我让你吃生牛肉。”有得吃就不错了,还他娘的敢挑。“你做什么,我不吃葱。”呼啦,一把葱被兰思定砸进了铁锅里:“你还有什么不吃的,赶紧说,我好给你煮成一锅。”“我还不吃白艾。”砰,好响一声的关门声,直接一点不客气的砸陈家林的脸上。陈家林被门板拍回地上坐着,他感觉鼻梁有点疼,伸出手摸摸人中的地方,鼻血出来了,嗯,红色的,他还活着……既然活着,应该先到卫生间洗洗鼻子。……“吃饱了没?要是害怕输老子再让你一瓶。

”兰思定看着用卫生纸塞着鼻子,囫囵完一碗米饭和洋葱牛柳的陈家林,忍不住在心底暗骂自己多事,为了拼个输赢居然给这混蛋做饭。“用……不着。”陈家林洗过脸清醒了不少,再吃饱肚子胃也好受的多,换上一身干净衣服,洗衣液的清香气息取代了酒气的萦绕,看兰思定明明灌了一瓶伏特加,却能一点事没有的做饭,他就知道自己的酒量根本不是对手。兰思定气定神闲:“那最好。”从饭厅内,专门存放各种酒类的恒温冰箱内取出若干洋酒,放在黑色桌面上,一流水排开,“你看是要用杯还是要就这么喝。

”陈家林问:“你想用这种方式让我放弃白艾?还是你想把白艾当做我们这场比试的奖品?”兰思定用鼻子哼出瞧不起人的单音节:“别挖坑等我跳了,陈董,小白是我的,你挖墙脚也得看看你是不是能和我旗鼓相当,我就为了证明你哪哪都比不上我,要不等你做好心理准备你来开瓶?”虽然偶尔回笼的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不了男人好战的性格,面对陈家林的挑衅兰思定比谁都嚣张。陈家林也不甘示弱:“不好意思的很,我家没有喝酒的杯子,要不我用瓶,给你拿个咖啡杯,你凑合用。

”“你别后悔。”兰思定低沉的声音如战鼓擂响了冲锋的信号,这场死磕拉开了阵势。……陈家林已经吐过第四回了,还在死撑,地上到处散落近三十颗的酒瓶,兰思定为了解恨,把陈家林家里珍藏的酒全开了,洋酒喝完还有葡萄酒,葡萄酒喝完还有啤酒,啤酒喝完他还能打电话让人送白酒过来,只要陈家林有本事。雪白的墙上挂着的方形时钟,指针正向凌晨三点,千杯不醉的兰思定坐在地上靠着沙发也有了酒醺的意思:“陈家林,你他妈的真是个王八蛋,盖棺定论了的事,你非要出来插上一脚搅和。

”“兰思定,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我认识白艾快六年了,你一出现就抢了我一生的爱,我痛苦的时候,你小子还耀武扬威的样子,让人看了都想揍你。”“哈哈,可惜你打不赢我,软蛋。”“让你说我软蛋。”陈家林把冰桶朝着兰思定的方向踢过去,冰块撒了一地,木质地板上到处是水痕。兰思定问:“感情有先来后到吗?”“没有,但我就是不甘心,我连机会都没有就被三振出局,凭什么,我不甘心你咬我啊?”兰思定扑上去就是一口,他咬了,很痛快。

被咬的很痛苦的陈家林两眼泛红:“你还真咬我?”“你不甘心白艾也是我的了,我俩明天就领证,你一边墙角哭去吧。”“你的怎么呢?我有权利对白艾好,我付出我乐意,她接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我让你付出。”兰思定的拳头雷霆之势飞了出去,可惜准头偏了几寸,强悍的力道被地板一力承受。陈家林躺在地上大笑:“哈哈,没打到,光会用暴力解决问题。”“老子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从来不费心,有本事你...也咬我啊。”陈家林出于报复,真想咬回兰思定,兰思定瞅着机会一拳上去这一次准头正中红心,两个酒疯子扭打成一团。

直到两人的力气告罄,陈家林顶着熊猫眼瘫倒在地上,对兰思定吼道:“你丫别晃了,晃的我头晕。”“老子坐着没有动,你别晃你脑袋世界就平衡了。”兰思定嘴角也是伤口,喝一口酒,疼的龇牙咧嘴。陈家林躺在地上,闭上眼忽然说道:“我不甘心兰思定,你说我要付出了追求了白艾,被拒绝还能想得通,可我什么都没做,我他妈的认识她六年,居然什么都不做,你说的没错,我他妈就是软蛋,不敢靠近她,害怕她拒绝,现在她成你的了我才鼓起勇气,我知道这样不好,但心里有口气堵,堵的干什么都没劲,连活着都提不起劲,你说我能怎么办?”兰思定垂下眼帘,然后干脆的把手里的酒喝完,瓶子丢开再开一瓶说道:“我管你怎么办!”“我要公平竞争,我用六年时间换个公平竞争,你要是男人就接受我的挑战。

”“公平竞争个屁,老子是不是男人还要你来界定,你当老子喝酒喝傻啦。”陈家林听后哈哈大笑,胸口都笑的震动:“他娘的,你果然好酒量,这么都骗不到你。”“你都还有脑子玩手段,老子不能对不起你的用心良苦。”“兰思定,我醉了。”“醉了就睡。”“行。”陈家林说睡就睡,很快细微的鼾声响起,兰思定喝完手中的酒,再开上一瓶,一直到五六点,他喝光剩下的酒从地板上起身,伸展了手臂,看着躺在地上的陈家林皱了皱眉头。“我见过拗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完兰思定拿了地上的外套,大步朝着门边走去,出门的时候他带上了门,走的无声无息。门咔哒一声轻轻关上,陈家林躺在地上,翻了一下腰酸背痛的腰身,睁开眼看着挂着吊灯的天花板,陷入呆愣,他终于知道白艾为什么选择兰思定了,兰思定是非常坚定的男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对白艾有着一片丹心的执着。手臂捂住双眼,感受地板的冰冷,他爱白艾,不比兰思定少,可是时间错过机会就没有了,温暖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放弃白艾……他做不到。……兰思定在白艾家吃完晚饭,收拾好家务,放好带来的葡萄酒,然后赖了一会没有太难缠便决定离开。

白艾正好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只是简单跟兰思定告别,然后到阳台接了电话,是沈琳。“小艾,是妈妈。”“妈,这么晚还没有休息。”“你不是还没睡。”“一会儿就睡。”“这个月月底是你祖母的生日,也没几天了,你爸让你回来一趟。”“好,到时候我下午过去,兰思定也一起。”“真的?”沈琳对兰思定别提多满意了,一听这喜讯喜上眉梢。“恩,昨天他给祖母家送了点东西去。”“那一车的东西是他送的?我说了,还搞得神神秘秘不让送东西的人说,说什么怕你祖母不收,他送那些营养品保养品把你祖母祖父吓一大跳,你问问他有没有什么不吃忌口的东西,别到时候登门做客饿肚子。

”白艾笑着提醒:“妈,是祖母的生日。”“哎,兰思定第一次来做客,也该了解客人的口味,我多做点菜,有你祖母的你不用操心。”白艾顺从的说道:“好。”“那我挂了,你早点休息,记得问问兰思定有没有忌口的。”她得赶紧想想菜单,免得到时候着急,这个女婿啊可要争气,争取一定把她家女儿搞定才是。“我知道了。”两母女互道晚安然后挂断了电话。沈琳身边的白厚文正假装看着报纸,见她挂了电话立刻责怪的说道:“我让你打电话了吗?”“你别跟我横,你妈生日又不是我妈生日,我叫女儿回家不说你叫的那说谁叫的。

”嘿,脾气越发见涨,白厚文对沈琳横眉怒目一番,不敢发作,谁让他假装车祸骗人害的她晕倒进医院,现在基本处于毫无家庭地位,只要沈琳生气他不看眼神下菜,一天就只能吃白米饭,白厚文见沈琳要走,砸吧下嘴不自然的问:“那个,你刚刚问兰思定有没有忌口的东西是什么意思?他也要来?”“自己问女儿去。”沈琳骄傲的转身上楼,没兴趣当白厚文的传话筒。这晚兰思定和陈家林的争斗,白艾并不知道,隔着两道门隔出两个世界,第二天白艾依旧遵从作息,提早到了公司。

这是她旷工后第一天来公司,昨天的工作行程全部需要外出和合作方洽谈,所以她并没有到公司。“丁秘书,夏敏回来了吗?”经过秘书室白艾顺便问道。丁蓉洁站起身回到:“我给夏经理的助理去过电话,说她一直在巴黎,归期未定。”夏敏前段时间去参加巴黎的室内设计展,听说是周黑棘动用私人关系举办的,这两个人,斗气都斗到外国去了。“恩,把这两天的报纸拿进来。”她没在公司,流言说她要离开万腾,所以肯定相关新闻有见报,白艾需要掌握一下媒介对此事的看法,然后才能衡量商界内各方人士的反应,最后做出正确的应对。

丁蓉洁拿出早已经归纳好的各种财经新闻,包括重点网络的采重,放在臂弯间走进了办公室。在办公室内,白艾一边挂外套一边交代着:“你挑家电视台,定个时间让他们到公司来进行采访。”“白总,你要接受采访?”丁蓉洁吓了好大一跳,白总向来不接受任何公共媒体的访问,第一次松口接受访问,不是报纸、杂志而选择电视台,这么直面的方式好吗?“恩。”这次流言已经出现,兰思定把事情推到这一步,她也应该有点响应,不然任由流言一直流传,没有定论不太好。

“白总,是主流电视台吗?”“对。”“好,我会着手去办。”记录下来丁蓉洁从资料中抽出一份报纸放在桌面上,“白总,你先看看昨天的报纸,头条新闻。”报纸上兰思定和陈东恩的合影十分显眼,看得出兰思定的存在让陈东恩很不舒服,白艾一目十行,基本能了解文章没有多少真实性,无非是说兰思定和陈东恩有矛盾,夸张化的语言好像两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然后配合上图片,倒很有说服力。白艾收回视线:“我知道了,你今天给总部去份人事提案的报告,应该给杜顺志配秘书了。

”“白总,有什么好的提议吗?”“建议总部这次给杜顺志配三名秘书,薛晓丽和王婉婷都不错,还有一名让总部派。”丁蓉洁应允:“我知道了。”...“你这边还有什么问题。”丁蓉洁道:“关于柳朵朵的调任问题陈董已经通过。”白艾问:“杜顺志任职经理有多久呢?”“刚刚一个月。”白艾快速过了一下最近公司的事情,想想柳朵朵的事也差不多了,对丁蓉洁吩咐道:“调任问题先押后,过几天上午九点让柳朵朵来我办公室来。”丁蓉洁记下,接着汇报:“白总,陈氏和普尔科斯已经签订合作,项目在进行中一切都很顺利,杜杜里和多米三天后会来中国,他们希望能和你一起去拜访一下董事长。

”“然后?”“然后杜杜里先生的原话:让那不开眼的老头明白明白白艾不是好欺负的,如果陈氏没有白艾,我们柏帆立刻终止合作方案没商量,大不了赔钱。”杜杜里和多米不愧是白总的拥趸者,表现的非常有义气且流氓气息浓厚。“多米什么意思?”“多米小姐的原话:钱是个什么玩意儿。”白艾笑了笑:“安排好他们的酒店让他们好好休息,我会跟董事长沟通见面的事情,你看我行事录上哪天能抽出晚上的时间?”丁蓉洁用手指快速扫了下手中的平板:“四天后。

”“四天后办一场酒会,当做欢迎杜杜里和多米,到时候你、杜顺志、薛晓丽和王婉婷带上舞伴,一同参加。”------------谢谢891635126的钻石和艾莉的鲜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军枭辣宠冷妻 全文阅读,军枭辣宠冷妻最新章节,军枭辣宠冷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