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都市小说 > 军枭辣宠冷妻全文阅读 > 第313章 尾声 终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都市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 书名:军枭辣宠冷妻

医院被绿荫重重环绕着,在阳光下树叶和枝干连成一片厚重的阴影,却遮挡不住白艾眼中的数九寒天:“你的一切是什么?建筑在我的痛苦之上的快乐吗?武康路,不要再说你爱我了,你除了你自己谁都不爱,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曾经光鲜亮丽的金领生活还是你的工作,如果是,你应该去找兰思定而不是我。”他们分开这么多年,她变了,武康路也变了,她变的不再以这个男人马首是瞻,不再盲目包容,而他变的越来越丑陋不堪,让人多看一眼都只觉龌蹉。

李菁菁对他的不忠在结婚前,他对李菁菁的报复在结婚后,他们的婚姻是以伤害别人开始的,那么为什么不能保持一开始就已经丑陋的面貌。他的爱里有太多的**,**一旦得不到满足,他性格中的贪婪就会得以展露。武康路急于解释的想用双手拉住白艾:“不是的,都不是,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还爱你。”她在遥不可及的位置上独自矗立着,带着让人无法接近的森严气息。白艾后退一步退出安全距离:“够了,你的爱让我反胃,我和你早就没有关系,我们是陌生人,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他用种种借口把爱情抹黑。“白艾,我亏欠你的让我还你好吗?”武康路用恳求的语气,想再次得到白艾的垂怜,这么多年她一直独身一人,难道不是因为在等他。知道白艾一直单身的是时候,武康路有一份自信和暗暗的得意在心中,但是兰思定出现后,他才知道白艾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重要,他无法忍受她身边有别的男人,即便他已经结婚又离婚,但是白艾才是他心中深藏的那朵蔷薇花。白艾冷语:“你亏欠我什么?”“我欠你一个未来。”“那就欠着,一辈子欠着不用还,因为你还不起。

”她的未来没有武康路三个字的存在空间,他所谓的道歉无非是纠缠的借口。她的祖母病倒的时候他在别的女人床上,她的父亲出了车祸母亲昏迷后苏醒,他不去过问妻子的下落,却在医院门口表白。他就是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让麻烦绊住他追求利益的脚步。过去白艾看不明白所以心疼感觉受伤,但现在她在看过人性的丑陋后,早能深深看透他的本质。白艾和武康路在静谧的医院前院内面对面的对立着,有树、有景、有过路的路人,曾几何时他们在校园中也这样频频相望,不过那时,两人眼神痴缠是对未来的憧憬,而现在……清风拂过乱了发丝也乱了过去的场景,物是人非他们都不再是彼此的将来。

“武康路!”夏敏高调的嗓音打破了能和过去重叠的安静,她看见白艾被武康路拦在路边,整颗心都在灼烧。夏敏快速的靠近,将白艾拉到她的身后,厉声问道:“武康路,你到底想干什么?”“学姐……”武康路嗫喏,面对夏敏不敢造次。夏敏脸色十分难看,对于学姐两个字深恶痛绝,转头对白艾低语,让她到医院旁边的餐厅先点菜。白艾没有任何异议的先行离开,她还有家人需要照顾,夏敏的出现正好能够很好的终结这场闹剧。白艾走了,夏敏横眉冷目的斥责武康路:“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找白艾说什么爱?你看不见白家出了多大的事是不是,你是真的疯了还是跟李菁菁一样连人性都泯灭了。

”“我只是想看看伯父,能为白艾分担一些。”“不用你分担,如果痛苦可以分担,这里有很多人可以帮白艾分担,但是痛苦从来不是可以分担的,你给我立刻滚蛋!”当年白艾生不如死的时候李菁菁寄来了他们的结婚喜帖,那该死的红就像死亡的血能让人窒息,那时候他武康路在哪里?这些年白艾是靠着她自己一个人扛过来,既然多年来她一个人能坚强的走过绝境,那么现在自然不必武康路跑来无事献殷勤,“还有,麻烦你不要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伯父用不着你这种人看,如果你再叫我一声学姐,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夏敏,我没有恶意,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这样的惩罚还不够吗?”夏敏忍无可忍,痛恨充满了眼睛,她终于狠狠的甩了武康路一巴掌,声震动天:“白叔叔躺在病床上还没有苏醒,你居然有心情跟我说工作,我看你根本和李菁菁一模一样,没有半点人性,怎么?你工作没有了是想把失败的原因归咎到白艾的头上吗,我告诉你武康路,你休想,你知不知道白艾的负担有多重?你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口啊!”白叔受伤的事情,白艾的祖父祖母还有沈阿姨的父母都还不知道,因为两边的老人都年事已高,如果知道这个消息肯定经受不住打击。

所以白艾早早就跟军区的各个首长打了电话,希望他们千万要守口如瓶,切莫走漏了风声。武康路被夏敏的巴掌扇偏了头,他知道他失言了,可是话已经说出来就如同覆水难收,今天看来是谈不出什么结果,顶着红肿的脸他垂下眼帘,无力的说道:“夏敏,我并不是要怪谁,我只是想弥补过去的错误。”“弥补错误也需要机会,你有机会吗?你要能早日认清现实是对你自己好,白艾现在的男朋友是兰思定,你工作怎么没有的别怪我不提醒你。”话就此撂下,夏敏不想再看到影响她心情的脸,转身去找白艾。

想想当年她就是被武康路纯良的长相给骗了,消瘦的身材拔尖的样貌,总是干干净净的笑,让人一见感觉如沐春风,没想到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王八蛋,自私自利让人不耻,所以说男人不能光看长相。……病房里,沈琳看着高英娥带来的丰盛食物实在没有胃口,面有难色:“老高,我吃不下去啊。”桌面上的饭菜,她光闻一闻就饱了,嗓子被难受噎住,什么都吃不下去。高英娥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沈琳:“你就是再吃不下去也得多少往胃里填点,吃了饭才能有力气,老白现在还在危险期,你要再倒下去,你让白艾怎么办?你看不见你家丫头都瘦成什么样了,忙前忙后没一点休息的时间,好好吃饭让女儿省点心,我们这些都老了的人还能为子女做什么事啊?唯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免得他们在工作的时候还要分心来照顾我们。

”高英娥说的有理,沈琳无从反驳,雅致的脸庞上有点点愧疚:“那好,我吃,我吃。”为了女儿她也得吃的饱饱的,捏着高英娥递过来的勺子,沈琳有些迟疑,“老高,最近几天你看我们家小艾的情绪是不是不太好啊。”女儿白净的脸上带着明显倦容,沈琳知道白艾心思重,害怕她把李菁菁的事又扛上身,所以也不敢多问。“你家丫头坚强着的,从头到尾都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做事有条理没自乱阵脚,你别瞎操心了把身体养好,老白有小艾照顾着会很快醒过来的。

”高英娥说着宽慰的话安慰沈琳,但是她比谁都担心白艾。没有眼泪、没有悲痛,冷静的应对所有的事情,要别人看来肯定觉得白艾冷血,因为她平静跟死水一般毫无波动,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反而才是大问题啊……“沈阿姨,今天感觉好点了吗?”沈琳正在被高英娥照顾着吃饭,周黑棘穿着白大褂从门外走进来,戴上斯文的黑框平光眼镜,他向来阴森的脸上居然带了点笑容,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让人晃神,好像另一个兰思定就此诞生。沈琳躺在病床上回到:“是小周来了啊!好多了小周,这么多年没见你都成有名的大医生了。

”“一般上班族而已,让沈阿姨笑话了,高阿姨你好,今天也来给沈阿姨送饭。”“我是闲的无聊,顺便锻炼来身体,来,吃水果。”高英娥笑着从床头拿了一颗洗好的苹果准备削皮。周黑棘体内的礼貌因子爆发:“我已经吃过饭了,高阿姨你不要麻烦,我是顺便过来看看两位阿姨,还让你们照顾我那不成添麻烦的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我让护士去准备。”高英娥笑的爽朗道:“瞧你说的,一切都好着的,没有需要没有需要。”沈琳也笑的温温柔柔附和到:“小周你要忙就去忙你的,别打扰了你的工作,本来我都不用住院,是你高阿姨和夏敏丫头非让我留院查看。

”周黑棘点点头,拿起笔在床尾挂着记录本上标记好查床情况后,状似不经意的问道:“白艾和夏敏好像挺熟的。”沈琳笑道:“恩,她俩是好朋友,以前是大学同学,你也知道小艾跳级跳的厉害,性格又硬,没交过什么朋友,也就夏敏那丫头大喇喇的个性能镇的住她。”确实大喇喇,不但大喇喇还很泼辣,周黑棘的视线被楼下正在甩人巴掌的夏敏吸引了,真是想谁谁来,她对于白艾和武康路之间的事情会不会太过热衷了?“头发长起来了,怎么你那智商还是不见长。

”周黑棘站在夏敏的身后用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她已经平顺的发尾,然后放了一杯冲调好的咖啡在她手边。夏敏陪着白艾吃过饭后,正独自一人站在的医院顶层的花园中享受午后的阳光,当她闻到一阵咖啡香从身后飘来,听见轻巧独特的脚步声就知道来的人是周黑棘。“你的措词能力也没什么进步,周三省,你的设计展会在哪里?没办好就敢来见我?”夏敏睨一眼身穿白大褂的周黑棘,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怎么伪装他身上都有股挥散不去的屠夫味道。周黑棘不在意夏敏挑衅的眼光,只道:“白艾在我心目中可不像你以为的软弱,她的事你插手过多,说不定最后结果会适得其反。

”“看来周大医生是准备靠转移话题来逃避丢脸的事实啊。”周黑棘没有反驳只喝了口咖啡:“你还真是喜欢管闲事。”“你来管教我管闲事你不是管闲事?”“所以我们现在都很闲。”“看出来了。”“我也看出来了。”周黑棘意态不明的上下打量夏敏。夏敏不喜欢周黑棘的眼神,因为那里好像冰窟下的深海,深不见底给人带来未知的恐惧:“你看出什么呢?”“武康路是你的学弟吧。”“我没有这样的学弟!周大医生的眼神不好不如给自己配副眼镜。”这还需要看?武康路叫她学姐的时候身边到处都是人,能有风声被周黑棘听到,这是情理中的事情。

“其实我是想说,白艾和他在一起是你介绍的吧。”“你……”夏敏一用力捏扁了手中的咖啡杯,瞪视周黑棘暗自揣想他怎么会知道?“我说对了吗?”周黑棘摸摸自己的脖子,还好没有在她手中。“周三省,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她疯了才会喝了他的咖啡,这个时刻让她倒血霉的男人,一出现就准没有好事。“我猜中了事实,你也不需要恼羞成怒。”周黑棘任由自己随意的靠在顶楼的围栏上看夏敏红透的脸。“事实是,我跟你很熟吗?这么喜欢探听别人的事情,你干脆给医院开设个包打听部门好了。

”谁允许他跑来她身边来说三道四。“天台是医院的,医院是我的,你想限制我的行为举止,除非你和我有点什么关系。”一点火就炸毛,夏敏的脾气一次次的刷新武康路的认知,在他生活中还没有遇见过脾气这么没有遮掩的人,白艾的冷淡、兰思定的和善甚至于骆方志的搞怪,每个人都习惯用一些伪装来掩饰自己的内心。“我唯一想的是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警告你以后不要随随便便的靠近我,如果你再跑我跟前来闲晃悠,我会照三餐诅咒你。”周黑棘看着夏敏愤然离去的背影,仿佛自言自语道,对着蓝天白云轻声一句:“庸人自扰。

”白艾和武康路的事是过去的事,过去的事她跟着跳脚不是庸人自扰是什么。……一个星期过去了,白艾在医院整整呆了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公司,以前她的时间永远比别人快一眨眼一天就没有了,活到至今她才感觉到一个星期可以这么的漫长。这一个星期以来,白艾平静的表情下掩盖着时刻备受煎熬的心,她不离不弃的照顾着白厚文,连最在意的工作也抛之脑后,每天在医院忙碌的尽着女儿的孝道,给母亲做饭,跟父亲说话,用尽了所有的精力,一日比一日憔悴,只是这憔悴谁都看不出来。

期间丁蓉洁代表公司来探望过一次,陈家林也带着诚意来表示慰问,甚至普玲珑都打了电话表示关心,武康路没有再出现,兰思定好像又有公务傍身每天只能在医院帮忙一两个小时,医院变得有些热闹,总有一些新增加的熟面孔不看病却到处走动,想来应该是兰思定的作为。这天白艾按照平常到白厚文的病房里打开收音机,里面正播放着他爱听的军事新闻。她接了一盆温水开始擦拭父亲的脸和手掌,忽然手指在在她的手心里动了动。白艾停下了动作:“爸?”她叫了一声。

手指又动了动。白艾安静的按下了床头的呼叫按钮。“醒了,终于醒了。”赶来的护士笑着对白艾说道。“没事了,只需要好好静养。”周黑棘给了一个让大家放心的答案。病房里堆满了人,都是闻讯而来的,有沈琳、夏敏、高英娥和兰平川,还有从军区赶来的战友,大家表示着自己的关怀。白艾把场地让给了这些好心人,在人群的外围她转身离去,好像这一个多星期的照顾和她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人察觉她的离开,直至她走到了医院门口,门边有一个静静等待的身影对她伸出手,将毫无防备的她拉近怀中,用火热围绕着她的感官,用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你不留下来看看白叔?”“我想他不会想见到我的。”“你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人,他会想见你的。”白叔最想见的人也只会是她。白艾将额头抵住兰思定的胸口:“对,我不是妄自菲薄,我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留下来。”“让他能安心静养吧。”与其说是让白厚文静养,不如说是让她自己平静,知道父亲脱离危险期就够了,母亲会好好的照顾他的,而她的并不适合在这种温馨的时刻去给父亲添堵。放下重担的白艾有瞬间的脱力。“你真的不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吗?”为什么她始终不愿意相信白厚文会原谅她,却一再的自责。

“等真正有机会的时候吧。”“那你想去哪?我陪你。”“我想去走走,一个人。”谢谢Mrs。Q的鲜花男女主都被领养了,明天开领养榜,顺便恢复万更。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都市小说 军枭辣宠冷妻 全文阅读,军枭辣宠冷妻最新章节,军枭辣宠冷妻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