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目全文阅读 > 完本感言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弥煞 书名:天目

天目608:更新时间:2013-10-2623:38:33。 空间乱流中。谁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那瞬间出现的奇异阵法,波及范围之广,一瞬间就将所有的法则主宰们包括陈铭都给笼罩了进去。这阵法一出现,这些法则主宰们便意识到了大事不妙了,但是等到他们正要有所行动的时候,却是恐惧的发现,自己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一下子,恐惧便蔓延了开来,对于动也不动的一千五百多法则主宰来说,此刻的感觉就更待宰的猪羊没什么区别。

与此同时,陈铭也被笼罩在了阵法的范围内,这一点显然有些让他皱眉不满。不过好在这阵法起到的操控效果在他身上作用的并不明显,跟其他那一千五百多个连动一动都困难的法则主宰们比起来,陈铭的情况要好多了,至少他还能动。还能动就行,因为他本来就跑在最前面,是距离阵法的边缘最接近的一个,几乎是在玉玄宗的人出现之前,他就已经跑出了这阵法的笼罩范围,一出这个范围,那种压抑难受的感觉立马就消失不见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玉玄宗的三十多名法则主宰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不由的,陈铭脸色难看的冷哼了一声。

那边玉玄宗一方带头的一名法则主宰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不由皱了皱眉头。“这小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这名法则主宰心里冷笑道。倒不是说他们玉玄宗要卸磨杀驴了,就算要卸磨杀驴。这个时候也犯不上,刚才那纯属意外,也不是他们故意要跟陈铭过不去,陈铭能从阵法内出来,他们倒是惊讶的很,但是也只是以为因为他们没有故意针对陈铭,所以阵法对陈铭起到的效果很低而已,并没有怀疑这一切都是陈铭自身的缘故。身为一名法则主宰,而且还是一名强大的法则主宰,哪怕是在法则主宰这个群体当中。

他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现在被一个法则尊者这等怒视,显然他心里十分的不快,要不是因为大家有个合作关系在中间横着,再加上之前他们却是考虑欠周到才使得陈铭不满的话。他现在早就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懂得尊重强者的小子了。对方那态度自然被陈铭看在了眼里。他不由在心里冷笑着。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对方只是在利用他,当然。陈铭也是在利用他们,说白了就是各拿各的好处,大家互相利用,谁的心里都清楚,但是就是不说而已。对于他们现在这种态度,陈铭显然也早有心理准备了,看到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只不过还是有些失望而已。

毕竟怎么说他曾今也是玉玄宗的弟子,怎么说道玉子这个前辈他还是十分佩服的,要是能跟玉玄宗保持良好的关系的话,他心里也挺乐意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不单单是这个不可能,连他事后能不能拿到第二份好处,都不一定了。陈铭在心里冷笑着,对于这些法则主宰可笑的自尊心感到好笑。不错,强者是用来尊重的,但是那也是建立在互相的一个基础上,哦,你看不起人,好差一点害了陈铭,陈铭还得一声不吭吗?对于这种只会愚昧的以为弱者就一定要尊重强者,不管强者对弱者做了什么的sb,陈铭都懒得多看他几眼,更何况他陈铭还真不是一个弱者,就算是赤手空拳,也好歹比得上法则主宰后期的强者,要是动用天帝塔的话,这家伙还真不是陈铭的对手。

犯不着跟这种人计较!陈铭嗤笑着摇摇头,飞到一边去了。接下来的事情,显然就没他什么事儿了,他要做的,就是看着,看着这件事情结束,然后看看能不能拿到自己的第二份好处,要是拿不到的话,陈铭可不是那么好耍弄的,到时候他自然会让玉玄宗知道耍弄他的后果有多严重。说真的,陈铭的存在,完全打破了九域宇宙内所有法则主宰的认知,在他们的认知当中,法则主宰是不能进入低级域的。但是陈铭虽然不是法则主宰,但是实力却有了,仅仅只是没有参悟两系至高法则而已,按理说,他也不能进入低级域啊!但是他就在低级域内待得好好的,低级域也没有因为他的存在而崩溃掉。

这是为什么呢?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陈铭身体的特殊性。第一点,他曾今在规则之池内泡过澡,这一点是他独一无二的特征,这使得他的身体,在根本上贴近了高高在上的规则,他站在哪里,就是哪里的一部分,当你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一部分的时候,你再强,那也只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加强大的生机,而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毁灭性的灾难。陈铭在低级域的时候甚至有种感觉,自己好像能修复好整个低级域的破败,当然,也仅仅只能修复一部分而已,但是他没有做,主要就是担心修复了一些后,会导致那些法则主宰的出现,到时候要是他们突然发现自己能够进入低级域并且不会对低级域造成什么毁灭性的打击了的话,对陈铭显然没什么好处,所以他没有这么做,至少目前还不能这么做。

第二点,他所走的道路,最终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人形的宇宙,甚至变成一方人形的时空,这是何等逆天之举?人家超越法则主宰的一级的存在,最多也就努努力,创造一个宇宙出来,这还得劳心劳力,动用连他们都会感觉到心痛的财富,而且还得慢慢等上不知道多少纪元才能令宇宙完全成型,最后能得到的好处。仅仅只是令自己在自己的宇宙内获得一种掌控力而已,对于外面的战斗,并无什么特别明显的效果,但是还是有很多超越法则主宰一级的存在这么做了,孜孜不倦的。

陈铭要将自己的身体修炼成一方宇宙,这显然是一条大道,光明正大的大道,并且贴合各个宇宙本身,这又是一种亲近的行为,更那些不断的压制压制再压制的行为不同。陈铭是在抚慰宇宙。而其他人,则是想要用暴力压服宇宙,这能不让宇宙对你反抗嘛!再加上陈铭的至宝眼镜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算是第三点吧。不过这第三点很特殊。因为它没有。但是有了前面两点,陈铭依旧可以在低级域内存在,但是如果没有前面两点。单单只有至宝眼镜的话,他还是可以在低级域内生存。

至宝眼镜起到的效果,是将他完全从这个点上隐藏起来,隐藏的连他所幅散出来的一些次一级的行为方式,都被隐藏了,连宇宙本身都被欺骗了。至宝眼镜用的是欺骗的手段,这也行,因为它层次高嘛,比宇宙还高,那自然能把宇宙给骗了,但是反过来说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陈铭不能老是不给人动手吧?不展现出法则主宰一级的实力吧?一旦他展现出来,哪怕至宝眼镜帮他隐藏了,但是那威力还是存在的,自然会对低级域起到毁灭性的打击,到时候还是会发生他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前面两点的存在,令陈铭十分欣慰,至少这样一来哪怕他全力施为,对低级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陈铭的特殊性他自然不会告诉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他甚至懒得跟他们说半句话半个字,直接跑到一旁去,拿出椅子桌子一些小菜小酒,一副准备好了看戏的样子。这让那些身体被控制,无法动弹的法则主宰们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好嘛!我们在这里受罪,你倒好,竟然拿出吃食吃吃喝喝起来了,还一副如此惬意的样子,这不是摆明了气他们嘛!陈铭是在气他们吗?按陈铭的话说,他犯不着,他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舒服点而已,谁让刚才他被气着了呢,现在可不是要放纵一点给自己一点安慰嘛。

他也懒得管这些人怎么想,反正在陈铭眼里他们已经是死人了,死人的想法,从来都是不重要的。不管等会是死是活,现在他们还活着,所以他们生气,他们愤怒,但是他们却不可奈何,只能干瞪眼。这一下,玉玄宗那些大佬又不乐意了,似乎感觉陈铭抢了他们的戏份,一个个的冲着陈铭这边冷哼了一声,以表示自己的不满。陈铭一瞧,顿时嗤笑了几声。“诸位,还不动手吗?”陈铭朗声说道,那副样子,根本没把这些个法则主宰放在眼里。这三十几个玉玄宗的法则主宰一瞧,顿时气愤不已。

但是现在大事为先,就姑且让他得意一时,等解决了这件事情,这些法则主宰自然会把枪口对准陈铭。看到这些家伙吃瘪,陈铭心里暗笑,表面上却是见好就收,毕竟这一次他不是来挑衅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的,他是来跟他们合作的,等合作的事情完成了,其他的一切都等这件事情结束后再说。这些法则主宰显然也是这么想的,再次冷哼了一声,并且带头的那名法则主宰也是回了句‘不用你操心’后,便带着自己的这些兄弟落在了阵法之内。这阵法是他们布下的,他们身上都有着阵印,阵印在身,自然不怕阵法的效果,不但如此,在阵法的范围内,他们的实力还会受到增幅,可以说只有好处,完全没有坏处。

陈铭一直暗中观察着这个阵法,以他对玉玄宗的了解,他可不觉得玉玄宗内会有这等实力的存在,能布置出这等档次的阵法。在至宝眼镜之下,这阵法的虚实立即就被陈铭看了个透彻,对他来说着阵法再也没有一丁点的秘密可言了。饶是如此,陈铭自问自己也布置不出这么一个阵法来,不是因为他不懂。相反,单单论这个阵法的话,可以说他比那位创造这个阵法的人还要了解许多,但是他境界不够,根本布置不出来。是的!这阵法是出自一名超越法则主宰一级的强者之手,其中涉及到的时空方面的能力,已经不是法则主宰可以办到的了,所以陈铭就算再明白再了解,也布置不出来。

同时陈铭也发现这阵法并不能自主的吸收外界能量而运行,它消耗的是自身的能量。原因嘛。自然是因为它当初是被当成了一件本命至宝被它的主人炼制出来的,而显然,它的主人已经死了,或者快死了。反正情况不妙。以至于它现在已经处在了半破损状态。威能也只能发挥出一部分,但是对于一件本身是用来对付超越法则主宰一级的强者的阵法来说,就算只剩下了一小部分的威能。对付一群法则主宰还是很容易的。这些陈铭能轻易的看出,但是那些一千五百多法则主宰就没这份能力了,他们根本看不出来,现在真满眼怒火直冒地瞪着那三十几个玉玄宗的法则主宰内。

“想不到玉玄宗底蕴不错啊!”陈铭突然脸色古怪地想道。原来他发现这阵法的阵心,竟然是一件高级法则圣器,这可是高级法则圣器啊,陈铭有一件高级法则圣器,是天帝塔,已经位列高级法则圣器之中的顶端,自然不是眼前这件被当成阵心的高级法则圣器能比的,但是好歹也是高级法则圣器不是。瞧瞧人家上玄宗,怎么说也是统治了整个中级域的存在了,跺一跺脚,都能令整个中级域震上三震的角色,但是人家就没有高级法则圣器,顶天了,也就低级法则圣器而已,而且还不是其中最顶尖的,只能说中上吧。

不但是上玄宗,陈铭估摸着就连太玄宗都不一定拥有高级法则圣器,但是现在,一个已经完全没落了的玉玄宗,竟然就拿出了这么一件,而且还被当成了阵心。这说明什么?一来是说明了阵法重要,能用高级法则圣器当阵心的阵法能不重要嘛!二来嘛,也说明了人家手里还不止这么一件法则圣器呢,甚至还可能不止一件高级法则圣器呢!这一想法一出现在陈铭的脑海里,陈铭自己也被吓的不轻。这玉玄宗,底蕴够深厚的啊!别看人家现在没落了,但是当初人家可是统治整个九域宇宙的一哥啊!人家的祖师,那可是道玉子这一道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就好像陈铭一样,要是他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然后突然有一天一时兴起收几个徒弟弄个宗门出来的话,作为他的徒子徒孙,陈铭能不给点好处吗?也许等到那个时候,陈铭的眼里已经看不上什么法则圣器了,到时候一甩手就是一大把,这就是档次不同了,处在不一样的档次,看待一件事物的眼光和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也许现在的陈铭看到一件高级法则圣器还有点惊讶,但是在过去一百万年?再过去一亿年?甚至再过去一亿纪元呢?到时候他还会惊讶吗?说不定连看一眼都懒得看了。当年的道玉子,虽然不能说看不起高级法则圣器吧,但是他作为当时最强大的一族,人族最天才的一位存在,他手上的法则圣器显然少不了。当年天帝一个人就掌握了数十件高级法则圣器,两件至高法则圣器,那么作为他赞誉有加的道玉子呢?不说至高法则圣器,单单高级法则圣器怎么的也得配备个十七八件的吧。

就算人族没这么大手大脚的分配下来,但是人家道玉子实力可不低,人家不会从魔族手上抢吗?要知道太古时期的魔族可是劫掠了无数个时空了,他们的高级法则圣器会少吗?以永恒魔神的能力,你以为他的运气就比天帝和皇帝差?天帝和皇帝能弄到规则之池这等至宝,人家就不能也弄一个?人类又不是天定的主角,事实上从来没有那一族会是天定主角,也许一个种族在某个时间段是被上天所亲睐的,所有好事都往这个种族身上送。但是等到这个时间段过去了,那么他们也就只是一个曾今受到上天亲睐的种族而已。

记住,是曾今!曾今这两个字的重量可不轻,一下子压下来,差距可就大了。人类亦是如此,在某个时间段曾今是天定主角,但是现在不是了。当年道玉子是人类的希望,但是他不也遇害了嘛,甚至陈铭猜测这个阵法就是道玉子创造的,看看这阵法的摸样。就知道道玉子十有**是真的陨落了。而不是某些人幻想当中在某个地方躲起来养伤什么的。对于这种论点,陈铭向来嗤之以鼻,养什么伤要养这么久啊?你当养猪呐!玩笑,纯粹是陈铭开的小小玩笑而已。 猪自然不能跟道玉子相提并论。

不提道玉子究竟是死是活。反正他当年遇害之前。显然给自己的玉玄宗留下了不少的好处,其中什么阵法啊传承啊法则圣器啊,不要太多哦!要不是玉玄宗自己不争气。加上突然之间失去了主心骨,而太玄宗又突然在背后抽冷刀子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这幅样子。不过说这些都过时了,人家玉玄宗现在要报复了,要崛起了,而现在,这个机会已经放在了他们的面前,就好像一个没穿衣服又刚好吃了烈性春药的美女躺在你的床上一样,上不上,那完全你说了算啊!陈铭这边喝着小酒吃着小菜,一边翘着二郎腿,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看着戏。

至于演员双方,显然不愿意看到这个一看见就生气的家伙,纷纷将他给无视了。无视好啊!陈铭也乐得如此,反正你们只管演戏,他只管看戏,至于后面该发生什么就发生什么吧,他陈铭接着就是了!三十几个法则主宰对一千五百多法则主宰。这是多么大的差距啊!但是现在,三十几人的气场,愣是压得这一千五百多人死死的。不是这一千五百多人弱,事实上他们之中厉害的几个好像长空这样的,一点也不比他们这些人弱上多少,甚至其中除了带头的那个法则主宰特别强以外,三十几人当中也不乏弱者。

当然,这个弱者是指法则主宰范畴内的弱者,比起法则尊者,那还是强出无数条街的。之所以被压得死死的,还不是得怨这个该死的阵法嘛!一想到这个该死的阵法,这些人便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即就将它给毁了。可惜,目前的他们并不具备这种能力,也只能在脑子里想想,暗自爽爽了。“上玄宗太玄宗的各位,你们没想到自己也有今天吧?”玉玄宗带头那个法则主宰一脸得意。不!应该说是一脸的癫狂!他可不就有点癫狂了嘛!论辈分,他是整个玉玄宗第三代内执牛耳的存在,比他辈分高的第二代的前辈,实力没他强,自然尊重他,他当年也是见过道玉子祖师的,抡起关系的话,他师傅还是道玉子的一位徒弟呢,那道玉子就是他师公啊!当年师公出事,他年纪还小,修为还弱,但是他心中的愤怒却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少。

在玉玄宗,道玉子就是神,唯一的神!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宗内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小人还是君子又或者是伪君子,无论他们平时的人品怎么样,作风怎么样,但是一说起道玉子这个祖师,那是一个个都会忍不住露出无限崇拜神色的,什么翘大拇指,那弱爆了有木有!道玉子就是他们的神,指引了他们前进的方向,给了他们人生的目标,无私的付出,不管是真小人还是伪君子,均是感激无比,将他奉为了心中最至高的存在,哪怕人类一族的骄傲‘天帝’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也没道玉子高。

就这么一个人,竟然遇害了,还极有可能陨落了,整个玉玄宗上上下下数百亿人,只觉得天都要塌了。而事实上,对于他们来说,天还真的就塌了。没几天的时间,他们就被太玄宗联合上玄宗打的退到了低级域内,这片曾经的繁华圣地。此刻因为一场又一场的大战,早已不堪重负,变得伤痕累累,破败的景象,似乎就是在嘲笑着他们一般。不甘、愤怒、无奈……种种负面情绪在玉玄宗幸存的所有人的心里冒出来。他们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他们愤怒于上玄宗的背叛,他们又无奈于自己的实力不足,无法立刻报仇。

怎么办?只能隐忍。“你们知道那种感受吗?你们懂那种痛苦吗?”他歇斯底里地吼叫着,就好像一个气急了的凡人一般,狠狠地一巴掌扇在了为首的一名上玄宗的法则主宰脸上。他们对于上玄宗的恨。事实上已经超过了对于太玄宗的恨。说到底。要不是上玄宗的背叛,他们根本不会输,要不是上玄宗跟太玄宗里应外合,他们怎么可能被太玄宗抽冷刀子?一切的一切。都是上玄宗的背叛引起的。他们为什么背叛?难道他们玉玄宗待他们不好吗?他试问自己玉玄宗当年对上玄宗可一点也不差啊!比起现在的太玄宗拿上玄宗当狗似的使唤。

当年的玉玄宗对上玄宗可好太多了。为什么背叛?还不是为了出头嘛!但是到头来。上玄宗其实也失败了,他们败在了太玄宗的手上,原以为能跟事先说好的那样。跟太玄宗分治天下,但是事实上呢?是这样吗?现在的人谁不知道上玄宗就是太玄宗的一条狗,这算是分治天下吗?所以说上玄宗也败了,败在了他们的当初的领导者手中,他们太过于相信太玄宗了,加上实力上本就不如太玄宗许多,战斗中他们又是对玉玄宗的主力,损失惨重之下,哪里敢不听太玄宗的话。

这一巴掌,愣是把眼前这位法则主宰的几颗牙齿都给打飞了出去,那位法则主宰愣愣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成为法则主宰后还会有人敢抽他的嘴巴子。但是事实显然就是这样,法则主宰又如何?难不成你成了法则主宰,人家比你强大的就不能抽你嘴巴子了?道理不是这样的,这天底下的道理,永远是用拳头来证明的!玉玄宗这位情绪激动的法则主宰一巴掌扇出去后,可以说也发泄了不少心中的怒气,不过这还不够,这还远远不够!“杀,给我统统杀光!”他最终冷冰冰地嘣出了七个字,得到他命令的三十几个法则主宰顿时冷冷地点了点头,脸上均是一副等候多时的表情。

见到玉玄宗的人要直接下杀手,这一千五百多名法则主宰们顿时慌了。特别是其中那些并不属于上玄宗和太玄宗的法则主宰,更是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他们纷纷大声喊叫着,喊叫着自己是无辜的,自己不是上玄宗又或者太玄宗的人,渴望着能被释放。不过他们显然是在白日做梦,玉玄宗的人不傻啊!难道他们是瞎子吗?以为他们是二愣子,真的会放了他们?放虎归山的道理你们以为他们不懂吗?“不错!你们确实不是上玄宗的人,也不是太玄宗的人。 ”那名没有动手的法则主宰就这么冷冷地看着这些人,“但是你们运气不好,你们太贪心,你们跟他们走的太近,所以……你们也要死!”一句也要死,让这些人顿时闭上了嘴巴。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都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月的老怪物了,显然玉玄宗的人是不会给他们活路走了,这个时候与其死之前还像一个弱者一样的开口求饶,还不如挺起胸抬起头来,堂堂正正地死来的光荣。好吧!其实光荣不光荣也就他们自己以为而已,事实上无论是在玉玄宗的人眼中还是在远处的陈铭眼中,他们头顶上只有两个字。 死人!不错,他们就是死人,除了这个代号,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他们根本没兴趣知道,只要知道你很快就会变成死人就可以了。

不过老天似乎不愿意让玉玄宗这么得意,也许这就是玉玄宗的命吧。上天给了他们报仇的机会,但是这个机会显然是充满了坎坷的。就在他们刚刚动手的一刹那,这片空间乱流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大批人。这些人无一不是法则主宰一级的存在,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同样的衣服,佩戴着同样的兵器。死士!一个词汇立即在众人的脑海当中浮现,而那些上玄宗的人一看到这些人的出现,顿时一个个的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很显然,他们彼此认识,或者说,这些人认识这些可能是死士的存在。

“是暗冥殿的,是暗冥殿的!我们有救了!”这名法则主宰兴奋地都快手舞足蹈了。作为一名法则主宰。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也难为他了。不过人生大起大落,特别是当他们已经取得了如此高的成就的时候,突然而至的大起大落。显然也让这群法则主宰们都失态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已经顾不上失态不失态了。只要能活着。只要能离开这个该死的阵法,别说失态了,就是变成师太他们都愿意啊!眼见这些上玄宗的人情不自禁的挥手呼喊。 玉玄宗的这些人暗道一声不好,显然他们也没有想到事情做到一半会出现这种情况,特别是当他们发现突然出现的一百名法则主宰竟然是上玄宗的人后,他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什么时候上玄宗竟然多出了这股力量?不但是玉玄宗的这些法则主宰满脑子的疑惑,就连其他人此刻也是冒出了同样的想法。不由的,众人纷纷怪异地看了眼上玄宗的那些人,眼神之中似乎带着浓浓的思索之色。“呦!这上玄宗看来很不安分啊!”陈铭那边依旧吃着喝着,完全没有被突然出现的这一百名法则主宰给影响到,特别是他现在还有闲情逸致这样打哈哈,显示出了完全不符合一名法则尊者该有的摸样。 不过现在没人注意他这边,也没人想要注意一个小小的法则尊者。

显然,陈铭的奸计再一次得逞了,装出来的实力再一次让他成功的隐藏在了阴暗面,以至于这些人包括那刚刚出现的一百人都没有注意他的存在。在他们的想法当中,自然是觉得一个小小的法则尊者而已,一根手指就能轻轻松松的碾死了,但是他们也不想想,之前他们是为什么才陷入到这个陷阱当中去的。人啊!无论达到了何种程度,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毛病永远也改不了。不过陈铭也没想让他们去改就是了。 看到上玄宗的人突然出现,并且还是一股隐藏在暗地里,不为人知的特殊力量的时候,陈铭的目光不由扫向周遭的虚空,眼前的至宝眼镜更是幅散出一股探测之力,帮他将方圆数百万光年范围内的一切信息都传到了脑海中。

一幅幅图像出现,很快,陈铭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是隐藏在一片巨大的空间碎片被阴面的一群人,这群人人数一点也不比上玄宗突然出现的这些人要少多少,足足九十五人,无一例外,也都是法则主宰一级的存在,而陈铭还在其中带头的几人身上感觉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 显然,这几个人的实力要超过他很多,这种感觉,是他在玉玄宗那位法则主宰的身上都不曾感受到的。“真够热闹的,不但上玄宗隐藏了实力,连太玄宗也是,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几个家伙身上都带着法则圣器,看来这一次太玄宗的目标不止是我啊!”一开始的事情,针对的就是他一个人,但是对付他一个人需要这样吗?毫不夸张的说,这股力量哪怕是杀上上玄宗,哪怕上玄宗有着隐藏的力量,他们也能全身而退,还能给上玄宗带来巨大的损失呢!这样一股力量用来对付陈铭显然是大材小用了,至少按照陈铭表现在外的实力来说,完完全全就是大材小用了。

而且事到如今他们一直隐藏在暗地里不出现,哪怕上玄宗的隐藏力量都暴露出来了,他们还是不出现。那么他们的目的就十分明了了。上玄宗!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当然。现在还附带上了玉玄宗的这些法则主宰。玉玄宗的出现,是超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没人想到这个没落了的门派敢对他们动手,就算敢吧,但是他们有这个能耐吗?在这事情发生前,没人相信玉玄宗有这个能耐,唯一有些担心的太玄宗,也没往这方面去想,但是事情大声后,大家才知道自己错了。

不但错了。还错的离谱。人家玉玄宗可不就是有这个能耐嘛!要是没能耐的话,自己现在能是这个下场嘛!好在事情似乎出现了转机,上玄宗的一股隐藏力量突然出现了,叫这些人顿时兴奋不已。无论是上玄宗的还是其他实力的。除开太玄宗的人以外。都兴奋不已。太玄宗的人不兴奋,那也是因为他们想到了既然连上玄宗的人都来了,那么他们宗门的人显然也应该来了。至于为什么现在还不出现,稍微用脑子想一想,他们也就明白了。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不能表现的太兴奋,要不然被传到宗主的耳朵里,这一次就算能活着回去,将来也指不定要被穿多少小鞋呢!正因为有着这样的顾虑,所以他们没有其他人所表现的那么兴奋,事实上那些人也确实兴奋的太早了一点。

虽然说因为人家玉玄宗的人要动手了,为了增加一些乐趣,给了他们行动的能力,但是也仅仅维持在跟普通人一样的程度,想要逃出这个笼罩了上百光年直径的范围的阵法,显然是痴人说梦话,而更悲哀的是,外面的那些人显然也不敢进来。进来干嘛?找死吗?于是乎尴尬的一幕出现了,当这些人兴奋过后,突然发现外面那些上玄宗的人站在那边不动,仔细一想,他们这才想起。感情因为这阵法的原因,人家根本没能力救他们出去啊!想到这里,这些人刚刚在心里燃起来的希望,一瞬间就破灭了。

得!高兴早了。可不就是高兴早了嘛,当他们再看到玉玄宗那些人难看无比的脸色以及手上的杀人凶器后,顿时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吓的跪下来。好吧,其实他们也没这个不堪,只不过一起一落,再起再落搞得他们已经有些神经过敏了,人家只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他们都会浮想联翩,想出一些能够吓到自己的事情出来,简直是自找罪受。不过这个时候还能说他们什么呢?人家都已经这样了,就连陈铭都懒得打击他们了。远处看着戏,陈铭的脸色也平静了下来,放下手中的酒杯,紧接着他连同身前的桌椅瞬间消失在了这片虚空中,就好像他从来都不存在一般。

有心人刚巧发现了这一幕,顿时心头一惊。丫的!原来这陈铭也不简单呐!这个时候他们再傻也不会把陈铭再当成一个法则尊者来看待了。看看人家,什么都没见做,就轻轻松松的消失了,无论你怎么找都找不到,就这份能力,他们就算是拍马也赶不上啊!很多看到这一幕的人不禁在想,要是自己有这本事该多好啊!再联想到之前陈铭也是被这个阵法所笼罩的,想起之前一开始的时候陈铭看向玉玄宗那些人不善的脸色以及其他种种,这些人心里不由冒出了一个惊人的想法。

这陈铭,似乎比他们厉害啊!你看看,不说人家没做什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份本事,单单人家带着他们跑进这个陷阱,那就不可能是法则尊者办得到的,再加上之前被阵法笼罩后他表现出来的本事,这些人只要不是傻子,哪里还会不明白陈铭从头到尾都在扮猪吃老虎啊!而且他成功了,他们这些所谓的老虎现在都被关进了笼子里,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可能性啊!想到这里,这些人也没有感到愤怒,更多的还是感到了一股悲哀从心底里蔓延开来。此刻他们后悔,后悔接上这一份差事,特别是那些跟上玄宗和太玄宗非亲非故的,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自己非要参合进来。

现在好了吧!小命都搭进去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天目 全文阅读,天目最新章节,天目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