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回到了扈阳,回到了总督府,回到了自己的小院中,李郃回到了等候他的女人们身边。此时,他正紧皱着眉头站在灵儿的床前,香香、芊芊、青青、月儿等女皆站在一旁。“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李郃看着面白如纸、嘴唇干裂,正处在昏迷状态的灵儿说道。月儿道:“从公子离开灵儿就一直闷闷不乐,也不怎么吃饭,没几天就发起低烧,一直臣卧病在床。时清醒时昏迷,每天只是喝些水,勉强吃些紫妍做的衡粥。”李郃怜惜地抚摸着灵儿消瘦苍白却依旧柔嫩的脸颊,低沉地道:“大夫呢?大夫没开药吗?大夫都是干什么吃的?”青青轻声道:“胡春风开过药了,但是诊不出病因,看似风寒,却非风寒,药只能暂压病情,却不能根治。

总督大人走前,也让人去旁边州府找名医来诊治,但仍是没人能将灵儿治好。”李郃低声骂道:“这群庸医。”说罢站起身,抬手招过李东,道:“去把胡春风找来,三天内没办法让灵儿退烧,我就把他抓去喂猪!”“是。”李东应声而去,这几天,他为李郃办了不少事,已隐隐成了李郃四个随从之首。“李西。”李郃喊道。“小的在。”李西连忙上前。“去给我请名医,省里的请完,就去省外找,只要医术有过人之处的,都给我请来,多少诊金都无所谓,要是不肯来的,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吧?”“小的知道,小的这就去。

”李西也退了下去。李西出去后。房间里立时静了下来。李郃默默地站在床前。望着一脸病容仍在昏迷中的灵儿,眉头紧锁。就连原本最为活泼的怜卿,在这时候也静静地站在众女中。本应该是欢乐喜庆地重聚时,却因为灵儿和婧姬这奇怪地病而变得有些沉重起来。“婧姬怎么样了?”李郃的声音打破了这压抑的沉默。月儿道:“她和灵儿的病情又不一样,精神一直萎靡不振,一天不如一天。吃什么东西,都是没吃多少就开始呕吐。峰体虚弱至极,经常咳嗽咳出血来,虽然没发烧,但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需在床上。

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她一直由天秀和风姨照顾着。”李郃暗叹,这难道是老天爷在警告自己太风流了吗?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让两女出事的。虽然心中这么想,但实际上他却并没多大把握。天灾病祸,最是令人痛恶,却也最令人无可奈何。“走吧,去看看婧姬。”李郃带着众女轻轻出了灵儿的房间,向旁边婧姬和天秀她们住的小院走去。才刚走进小院。李郃便听到一阵似远似近的幽幽歌声。这歌声是用胡语唱地,听起来让他有些熟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不禁让他驻足于房间门外。

静静倾听。众女也停在他的身后,同他一起听着这美妙清脆,却又带着一丝哀伤悲戚的胡歌。李郃想起来了,那是一片茫茫的翠野中,在如银带般披在草原上的河流旁,几个少女欢快歌唱,就如草地上的野花儿一般,清新秀丽,歌声轻轻飘来,像天上地白去,缥缈悠扬。那时候的婧姬,和被她俘虏之后的婧姬,真是截然不同呢。本是一朵娇艳的草原之花,如今却已枯萎近乎凋零。推开了门,跨入屋内,借着窗子照入地阳光,李郃看到床上微睁秀目的婧姬,面容比灵儿还要憔悴许多。

心不由得揪了一下,虽然她只是自己俘虏的女奴,虽然从来也没指望过她心甘情愿地臣服自己。可她毕竟是我的女人啊。李郃心中长叹一声,缓缓走到了床边坐了下去。天秀和风姨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之色,李郃回来,她们是知道的。被病魔折磨的婧姬已憔悴得完全没了先前清秀美丽的模样,眼眶深陷,面色惨白,眯着地两眼仿佛罩着一层水雾,无神地望着屋顶,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却可以肯定,一定是在说胡语。李郃现在自然不会再去计较婧姬不说夏语而说胡语了,温柔地将她额前的几缕黑丝抚顺后,忽然道:“刚刚是你在唱歌吗?”他的眼睛仍望着婧姬,但天秀却知道,他是在问自己。

“是的。”天秀的目光则始终放在眼前男子的脸上,她始终都看不透,这个男人的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叫什么名字?”天秀愣了一下,道:“女神曲。”“女神曲?”李郃转过头来看着天秀,“你再唱给我听听。”“现在?”天秀看到他的手从婧姬的额头缓缓抚过脸颊,轻轻摩娑。“对。”歌声轻起,天秀缓缓唱了起来。不能不说,她的声音非常美妙,便是比起青青和芊芊也不逞多让,草原之秀果然名不虚传。屋内众女仿佛听到了草原上流淌的河流中那潺潺水声,仿佛看到了满地绿草随风横倒,牛羊马匹遍地食草,美丽的胡族姑娘快乐地在河边奔跑,赤着的雪白裸足上,精致的银色脚链在阳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

当李郃和众女离开屋子的时候,婧姬已经安详地睡着,既没有咳嗽,也没有在梦中说胡话。这段日子以来,她还是第一次睡得这么好。虽然依旧是憔悴的容颜,但看着她的睡相,却仿佛在大海上漂泊了许久终于得以靠岸、可以好好休息的人。天秀不禁无声地笑了起来,看着婧姬喃喃地道:“原来你也在等着他吗?达娜,这是为什么呢?……”在走廊过道里,众女簇拥着的李郃忽然停下了脚步,似突然想起般说道:“我们不是有天山雪莲吗?那玩意不是能起死回生、百病可治吗?就拿天山雪莲去给婧姬和灵儿服用。

”月儿低声道:“公子,你忘了。提取天山雪莲的制药方法。世间只有极少人会。”李郃一怔,道:“我想起来了。风姨曾经说过,他们天山派有个什么候补圣女,懂得此道,让她去将这圣女找来不就行了?”月儿摇头道:“李家已经将风姨的联络暗号发布到大夏国全境了,但到现在仍未有半点音信,不知是那候补圣女还未看到,还是看到了却赶不过来。”李郃拍了拍额头,回身道:“我记得还有个什么医神、医仙的,以他们的医术。又有天山雪莲做药材,婧姬和灵儿地病应该难不倒他们。

”月儿道:“可医仙离不了万林宗、医神四处云游不知其踪迹,如何找得来?”李郃嘴角微斜:“离不了也得离,找不到也得找,我就不信,在大夏国找便赤脚医生还能难得到李家。”这时芊芊柔声插道:“主子,刚刚小云过来传话,说夫人让主子过去。”“嗯,知道了。”李郃点头应道。华姿跟着李郃回到扈阳李府后,就同姐姐一起被母亲叫去了。虽然在京已举行过一个简单地过门仪式,但正式的大婚前,华姿还是要与李郃分开住。因为也就暂时未能与众女相见了。

想来母亲叫他过去,八成也是为了婚礼的事情,可现在婧姬和灵儿大病在床,让他如何有心思办婚礼?其实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个计划。便是在扈阳大婚时,一口气将众女的婚礼都办了。他的想法不是众女一起在一个婚礼,那样的话对待她们而言太不公平了。而是一个人一场,连办十数场。为他所有的女人举行一样盛大原婚礼,相信那一定是盛况空前,也是史无前例。不过,父母现在还是不知道他的这个想法……“二公子。”李平拿着一个黑色地匣子呈到李郃面前,恭声道:“这是风先生的东西。

”李郃接过匣子,抬手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把看起来质感十足的可折铁扇——正是“铁扇先生”风柳天的招牌武器。李家的高手果然一直保护在风柳三身边,连他当作暗器保命时掷出的铁扇都抢了回来。将铁扇拿到手中,“跨啦”一声打开,又“啪啦”一声合上,再打开,转了一面,望着铁扇上刻着的山水图案,李郃摇了摇头:“这玩意不行,太寒酸了,不够气派。”直接将铁扇又放顺匣子,扔给李平:“放地下室里去,明天把老张叫来,我要他为风先生特制一把气派地铁扇。

”夜幕降临,李郃回到扈阳的第一个晚上,本来欧齐等扈阳的福家公子已经摆好了酒席准备为他接风洗尘,不过因为家中的事情,他并未答应赴约。此时,在总督府李斯洪地书房内,一老一少爷子俩正隔着张茶几默默坐着。“我记得,上一次咱们父子这么静下心坐着说话,是在你组建虎营出征北部战场前。”不知喝了几泡茶,李斯洪才缓缓说道。“孩儿愿聆听父亲教诲。”“呵呵。”李斯洪摆了摆手,“教诲已经谈不上了。仿佛一论据间,你的羽翼就已长全,雄鹰振翅,现在已飞得比为父还高,不再是为父所能管的了了。

应该说,从小到大,你也从未被人管住过。”李郃抬起头看着父亲:“父亲,永远是李郃的父亲。”“傻小子,父亲当然还是父亲。”李斯洪笑了起来,道:“你现在可是我们李家的骄傲,以后到了地下为父脸上也有光,好歹生的两个儿子都没给李家丢脸。”李郃垂首,没再说什么,他可不想做什么今后当将李家发扬光大一类的保证,这些担子,还是给大哥背的好,他所要地生活应该是逍遥和快活。“不过,郃儿。这婚礼大事可不能拖。必须得按时间举行。”李斯洪忽然话题一转说道。

李郃摇头:“婧姬和灵儿的病若治不好,孩儿没有心情行婚礼。何况,姿儿已是我们李家的人了,这婚礼早和晚又有什么关系。”李斯洪眉头微皱:“郃儿,为父早就说过,不管你在外面怎么风流,也不管你打算娶多少个妻妄,但有些事情你得以大局为重。如今大夏国的局势,你这婚礼,可不仅仅是一个婚礼而已。再说了,那婧姬,明明就是你从胡人那抢来地俘虏,当丫鬟女奴,玩过就罢了,怎么可当真?还有那天秀公主,你可要谨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别自种隐患,引火上身!”“孩儿知道。

”李郃应付道。“那个灵儿,是从哪里来地?”李斯洪凝眉思索道。“天山……”李郃低声道。“哦对,也是从草原带回来的小丫头。你小子的女人那么多,谁是谁我都快记不清了。那小丫头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却连话还说不好,是什么出身你也不肯说。”李斯洪叹道:“我们家已经够开明的了,并没硬要求你取妻妄要门当户对才可,但你也别是个女的就往家里带啊。你看看你大哥,当年他年轻时在扈阳不也是风流惯了?可最后你还不是只有一个大嫂?”“孩儿知道。

”仍是应付的回答。他心里可不以为然,以他的性格。只要与他有过关系的女子。都只能是她的女人,容不得再让他人染指。像大哥那样,风流是风流了,可那些青楼女子,与大哥发生关系,在他上京后又与别人上床,在李郃看来,无异于是大哥被戴了绿帽,这可是他无法容忍地。“既然知道,那婚期……”“婧姬、灵儿的病不好,我不会办婚礼。”“你……”李斯洪气得胡子都快翘起来了。“父亲,您也帮帮忙,让李家下面的人多用点心,将那个前天山派的候补圣女和医神、医仙什么的尽快找来,治好了婧姬和灵儿,我保证举行婚礼举到你们过瘾。

”李郃将杯中茶喝尽,站起身说道。李斯洪摇头,长叹一口气:“行,你行,你小子我还真管不了了,你自己去说服你母亲吧。”李郃微笑:“父亲放心,母亲那里,我自会去说。如果没有什么事,孩儿先回去了。”“嗯。”李斯洪看着自己的二儿子,忽然露出了一丝似有似无的微笑道:“还有一事,我需要再确定一下。你真的要去自己地封地当两年主官?”李郃微微一愣,看着父亲的眼睛,点头道:“不错,确定。有什么问题吗?父亲。”“嗯,没什么问题。好了,你去吧。

”离开了父亲的书房,李郃并没有立刻回自己的小院,而是转到了火麒麟卧趴地大院子里。按理来说,火麒麟是被李郃以暴力降服后用武力威胁为坐骑的。李郃不在扈阳的这段时间,它完全可以开溜自己跑回天山去,绝对没有人可以拦得住它。但它不仅没有离开,反而一直安静地趴在这个院子中,就如冬眠一般,这让李郃不禁怀疑,这头火麒麟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当李郃踏入院中的那一刹那,一直趴在地上闭目沉睡的火麒麟忽然呼啦一声睁开了眼,四肢撑起了巨大的身躯,发出阵阵压抑低沉的嘶吼声。

“二飞,在这住得不错吧,嗯?”李郃一脸微笑地走过去,啪地就是一脚往火麒麟屁股踹去:“站那么直做什么?想跟我打架吗?”李郃的一脚岂是好受地,便是火麒麟那刀枪不入的鳞甲也挡不住奔卷而来的疼痛,一下又趴到了地上,就像受了委屈的小猫小狗般“呜呜”出声,两眼满是畏惧。将手放到了散发着丝丝热气的鳞甲上面,抚摸着那棱角分明的曲线,李郃喃喃低声道:“真不愧是圣兽,这皮若是拿来做铠甲,一定也是绝世好甲。”好似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火麒麟浑身簌簌抖了一下。

李郃失笑:“呵呵,不过一件刀枪不入的铠甲,对我而言。并没有多大用处。火麒麟,我记得上辈子的那些神话传说中,都是神仙的坐骑。想不到,这辈子,我竟也能享受神仙的待遇啊。嘿嘿,比奔驰宝巴都要威风,都要快速。”“在天山地那个山洞中你能待那么多年,看来是只耐得住寂寞地圣兽。”李郃又低声说了起来,好似在自言自语,又好似在对火麒麟说话。“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你而言。好像并没什么吸引力嘛。不过今后你恐怕没法再偷懒了,因为我可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

”李郃说罢身体已经一跃而上,骑到了火麒麟的背上:“总有一天,我会骑着你,杀上战场,威震天下的!不过他并不知道,此时月光之下骑于火麒麟背上的他,不仅看上去身躯威武如天神。就连眼睛都映出了奇异的红色,似两团即将喷涌而出的烈火,又似两潭鲜红的血池。“走吧,我们出去逛逛。”婧姬和灵儿的病让刚回扈阳地李郃这一天都心情烦躁。现在忍不住想骑着火麒麟出去吹吹风,松松心了。“吼!!~~”一声震颤大地的吼声响起,火麒麟仰首长啸,微躬前肢,猛地跃起,整个巨大的身躯居然直接跃出了数丈,跃过院墙,落到了扈阳的街道上。

一时间。扈阳城内及数里外虎军大营里的马匹纷纷伏地低嘶,所有牲畜全部俯首于地,如在恭拜着威武的皇帝一般。不过,大飞是个例外。睡梦中的它只是微微张了一眼,瞥了瞥头顶的月亮,抓抓身子,又继续做美梦去了。刚刚地梦中,一只有着漂亮皮毛的母獒犬正深情款款地与他对视呢,一段惊天动地的爱情正在酝酿……虽然,是在梦中。大街上的行人都被吓呆了,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火麒麟已经以风驰电掣地速度,载着李郃奔出了扈阳城。那超快快速带起的旋风,甚至将街边的几个摊子卷飞了起来,好多人的衣服都被刮得七下八下。

“那……那是什么怪物?”一个行人心有余悸地整理着自己被刮乱的衣服颤声道。旁边一人道:“兄台不是扈阳人吧?那是我们扈阳虎威将军的坐骑火麒麟,啧啧,兄台真是好运气啊,可以看到虎威将军骑火麒麟。要知道,除了刚到扈阳时外,这可是他第一次公开骑着火麒麟上街呢。”言语间,竟是颇为自豪。“啊?那就是虎威将军李铁郎?那个大家伙就是火麒麟!果然可怕,可怕……对了,虎威将军这么晚了骑火麒麟要去哪?”那行人看着李郃奔远的方向说道。

旁边的人耸耸肩道:“这我怎么知道,咱们扈阳二公子地脾气,和他的武世一样,没人摸得透。”总督府内。华姿轻抚酥胸从屋子里披着外衣走出,对着仰首望天负责侍侯她的李家丫鬟问道:“出什么事了?刚刚那是什么声音?”那丫鬟见华姿出来,忙行礼恭声道:“少夫人。”听到“少夫人”这三字,华姿的俏脸不知为何竟有些泛红。“那是二飞的吼声,小婢看到它载着一人跃出府去了,可能是二公子骑它出去散步吧。”“二飞?”华姿轻颦秀眉:“那是什么?”“那便是我们二公子的坐骑火麒麟啊。

”丫鬟眨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火麒麟?“华姿想起来了,名震天下的虎威将军,有着一只天山神兽做坐骑。”这么晚了,他出去做什么呢?“未来的李家少夫人也同那丫鬟一样,仰首看天,喃喃自语。心下不由得憧憬起自己和李郃的婚礼来——那时他会否骑着火麒麟呢?。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