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西南一夜间换了旗帜,叛军席卷数十上百州镇,成百上千的朝廷命官投降或被杀,陨族人更是大肆残害当地的夏族人,无辜被戮者数以万计,大量夏族人不得不在叛军未达前就携家带口向北逃亡。当然,那些为天琊教叛军提供了帮助和支持的夏族地主、富商得以继续他们的富贵生活。西南变了天,京城却依旧如初,商人们照样买卖,行人们照样说笑,贵族公子小姐们照样风花雪月,除了那仍旧挂在各商铺门口的白布告诉着人们这个国家刚刚死了一位皇帝外,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变化。

对于普通的京城百姓和贵族子弟来说,西南的战事,还离他们很远。一群叛贼而已,就像餐桌上的苍蝇,虽讨厌且影响胃口,却没有什么危险。不过即便是一只苍蝇,也是需要人来赶的。朝议上,按照先前计划好的,萧寒成了三十万平叛大军主帅,翁远任副帅,其他副帅、大将、副将分别由众大臣和两个大帅推举。在北伐胡族人的数次战役中立下大功的李郃、黎布等几名年轻将领,这次却未加入平叛,连带着他们的虎军、鹰骑军亦没有被召入大军。这次南下平叛的主力,除了北伐归来的部分中北部驻军外,就是东北军为主了。

黎布为此事还同萧寒大将军求了许久的情,最终却仍是要带着所部前往朝廷给他分派的地域驻守,未能加入平叛大军前往西南。而李郃则因为要回扈阳举行婚礼,不用南下平叛正乐得清闲,回家做他的侯爷去,他现在的军功恐怕已经不是人能超过的了。于是,当朝廷给李郃在朱雀街的武威侯府建好后,李家的一行人却已经准备南下返回扈阳了。比起他们来时,随行的人还要多了李郃地新夫人华姿和华家陪嫁地一行人。以及那失明的星月公主李飞儿。当然,她跟在李郃身边的身份是楚玲珑送的侍女。

虽然李澌洪和甄氏很奇怪,为什么楚玲珑要送一个瞎子给李郃做侍女,但既然儿子愿意要,他们也懒得多说什么。楚月楼。幽幽的琴乐在那池塘花园间飘荡,似在幽怨地诉说着什么。“他今天走。”鬼姨站在楚玲珑的身后,忽然道。“嗯,昨天他派人来接飞儿的时候说了。”楚玲珑仍在拨弄着琴弦,但琴声却显然出现一丝颤音。“不去送他吗?”鬼姨又道,蒙着黑布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双眼直直地望着前方郁郁葱葱的小林,好像回忆着什么。“走都走了,有什么好送的。”楚玲珑轻描淡写地道,琴音一变,竟是突然换了一曲。

“太师说过,你可以跟他一起回扈阳地。”很光见的,鬼姨居然主动说了这么多话。玲珑沉默了一会,道:“我为什么要去?”过了许久又道:“我走了。谁为为太师弹曲?”鬼姨轻叹了一声,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站,静静地对着满园的花草。看着那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池面,各自沉于各自的心事中。“李家的男人,总是能让女人伤心。”很难让人相信,这幽怨的声音竟是出自一向冷漠的鬼姨之口。“是啊。”楚玲珑下意识地道,话一出口才惊异地抬起头来,却发现鬼姨已经不在身后。

对面她地闺楼屋檐上,一身黑袍的鬼姨坐在上面,从黑袍中漏出的几根乌黑秀发在夏日的暖风中轻轻飘扬。一对眼眸看着远处,就像钻石那么亮,就像泉水那么纯。如果只看这双眼睛,一定以为鬼姨只是个十七、八岁地芳华少女。鬼姨以前一定是个大美女。楚玲珑心里这么想着,又想起了鬼姨刚刚说的那句话——“李家的男人,总是能让女人伤心。”鬼姨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呢?难道……鬼姨的心里也一直默默爱着李家的某个男人?是谁呢?李太师?李总督?李明?亦或是李郃?她开始在脑子里将关于鬼姨不多的信息拼凑起来,希望能找到那黑色面纱下过往故事的蛛丝马迹。

虽然她并不知道鬼姨地年龄,但猜想下也知道至少比她要大十岁左右。这么看来,李郃和李明是不大可能了,那么,是李太师或是李总督呢?玲珑的心里不停地猜想着,鬼姨那埋在心底的感情,究竟是属于谁?李太师、李总督和李明在感情方面都是以痴情和专一而闻名的,鬼姨的爱应该是因为他们的专一而无结果。那么她自己呢?楚玲珑心下不禁自嘲起来,她对李郃又是什么样的感情?是爱吗?可他们好像并不属于一见钟情,或者她对他,仅仅是因为身为京城第一美女却被这江南第一风流公子所忽视而耿耿于怀吧。

李家的男人确实都很优秀,不管是外貌还是能力。这样的男人,正是女子心目中理想的伴侣。李太师、李总督和李明因为痴情专一而拒绝其他女子的爱,李郃却是因为女人太多而无暇顾及其他女子的感受,同是李家的男人,怎么会是这样的两个极端呢?楚玲珑纳闷地想着。“这一去,何时再来?”望着远处高低交错的京城建筑,楚玲珑忽然有些惆怅起来。李家一行人乖了十三辆大小马车,其中大部分是载着华姿的嫁妆和衣物用品,车队旁边、前后是数十位身披黑甲威风凛凛的骑士,都是虎军的精锐骑兵,另外还有不少太师府派出的高手跟随保护。

李太师、李明以及黎布兄妹和朝廷里一些大臣将他们一直送到了京城大门外。就连腾凌王韩都带着手下亲自来了。不过除了黎布兄妹外,对其他人李郃只是随便几句客套话就打发了,反正他们也不是真心来送行的。“真搞不懂朝廷是怎么搞的,要南下平叛,两个军中最能打的将军却都闲置不用,这是什么道理嘛!”黎英一脸的忿怨。嘟着小嘴。丝毫不理旁边地平叛大军主帅萧寒尴尬地脸色。李郃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介怀,则得到西南战乱的消息时,她就缠着他和黎布,说只要他们两人当上平叛大军的主帅或副帅,她就要跟着出征。

当时李郃就已经知道这次平叛不会有自己了,乐得当个好人,便答应下来,让小妮子高兴了许久。这下他和黎布都不能参加平叛大军,披挂出征当夏朝第一位女将军的美梦破灭的黎英自然有气要撒了。黎布拍着妹妹的肩膀道:“朝廷这么安排自然有其用意,为将。便是朝廷手中的一把利刃,只要听从调遣和命令就行了。”李郃心知这不是他的真心话,和自己不同,黎布是个天生为战争和军队而生的人,他渴望带着自己的军队驰聘沙场,那才是他生命发光地地方。“放心吧,黎大哥,今后我们还会有机会并肩作战的。

”李郃用这话来安慰黎布。心里却不自觉地想着若自己地带兵造反,黎布是为了帮他还是会带兵来剿灭他?黎布轻松地笑道:“嗯,我等着那天。过一段时间我也要前往锦州了,到时正可拐到扈阳去参加你的婚礼。希望来得及。”李郃笑道:“黎大哥,你也该找个人成亲了。你看,小弟已经在你前面,用不了多久,黎英也要嫁人,到时你可就是孤单一人了啊。”黎英闻言嗔道:“你别胡说,谁要嫁啦!要嫁,也不嫁你!”“嗯?我有说是要嫁我了吗?哈哈。是你不打自招迫不及待了吧。

”李郃调笑道。“你……不理你了,哥,我先回去了!”黎英说罢真的翻身上了自己的小红马向京城内驰去。黎布望着妹妹的背影笑笑摇头,回过身来对李郃道:“你放心吧李二虎,我堂堂一个大将军,还怕娶不到老婆?”“我还真有点担心啊,黎老黑。”李郃笑着回敬道。两人相视大笑。“一路保重了,扈阳见。”黎布抱拳道。“扈阳见!”李郃返身上了马车。马车咿呀而动,身后京城那巍峨高大的城墙渐渐缩小,沉入地平线下。李郃不由感慨起来,没想到京城不过数十天,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还件件与自己有关。

回身看向载着飞儿地马车,暗笑了起来,这来了一趟京城,居然拐了个公主回来,也算不虚此行了。宫中因为宣和帝驾崩,争权夺利已是忙不过来了,那夜死的人又那么多,根本没人去在意这被关在冷宫里失踪的盲人公主。就算有人发现想要寻找,也是毫无头绪。怎么能想的到,她会被李郃藏到了楚月楼里呢?一只巨大地彩蝶忽然飞至车窗前停下,让李郃回过神来。“呵,原来是蝶儿啊。”轻轻地抚着蝴蝶娇嫩的身躯和薄翼,李郃轻轻笑道。在京城的这段日子事情接连不断,还真是把小蝶妖给忽略了呢。

又或者是她时常跟在身旁,自己却没有注意。现在看起来,蝶儿已经比刚出天山时大了一半不止,快有两个巴掌合起来那么大了。“她的进境很快,是只很有天赋的蝶妖。”香香在旁边柔声说道。“哦?”李郃看着手上的七彩蝴蝶,道:“那她要多久才会和你一样变成人形呢?”心中还真是有些期待着蝶妖化人后,是什么模样呢。“嗯……这个就说不准了。有主人的乾坤之气相辅,她的修为将会突飞猛进,或许要几年,也或许几天,还是得看她自己。”香香沉吟着说道。

李郃点点头,对静静卧在手背上地蝶儿道:“加油哦。”蝶儿轻煽了两下薄翼,算是对他的回应。离开京城不远,一直留在禁军大营的五百虎军轻骑也过来与他们会合,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往江南开去。在京城时爷爷和父亲就曾与李郃说过。成亲之后,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前往江南或东北的某个大营做大将军,带领数万军队,操练、戌守。或者去哪个省做一省总兵,统御全省兵马。二是去他武威侯的封地潭平镇,当两年悠哉自在的侯爷,可管当地所有收入,有当地一切大小官员地任免权,可在律法地基础上自行制定一些适合当地的法令,也就是潭平镇的最高官员。

直接受命与朝廷,不受州、府、总督的节制。李郃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第二条路。去自己的封地,那简直就跟土皇帝一样,要风便是风,要雨便是雨。虽然在扈阳也是如此,在军亦没人敢对他的作为有异议,但自己的封地毕竟是自己的,在那作威作福感觉可跟其他地方不一样。这一路上。香香与芊芊乘一辆马车,华姿与云琳乘一辆马车,飞儿则和照顾她的丫鬟乘另一辆马车,李郃便只得三辆马车间轮流晃荡。看得李澌洪是大摇其头,直骂这小子败坏门风。不过沉浸在温柔乡中,时间过得倒是挺快,转眼便要到扈阳了。

“将军,有个姓风地人拦路要见您。”这日,李郃正与香香、芊芊在车厢内受抚温存时,杨堇突然轻敲车窗说道。“见我?”李郃将头从香香的香乳间抬起来,打开车窗疑惑地道。他知道,自己的手下若非有要事,是不会在他闭窗与众女调情时来打扰的。若是普通事情,他们也会先找在后面马车中的父亲和母亲。“是的,他说有将军的书信,是将军邀他相见的。”杨堇说着,将一封被拆了数折地信递了过来。李郃拿过信一看,立刻知道这姓风的人是谁了:“带他上前面的马车。

”“是。”杨堇领命而去。这过程中,整个队伍并没丝毫停滞。香香和芊芊立刻开始帮李郃整理衣服,两双纤巧温柔的手很快就让李郃的衣服整整齐齐地着在身上了。“主子,要去见谁呢?”芊芊一边为李郃套上靴子一边问道。“去见我挖来的墙角。”李郃眨眨眼亲了小侍女细嫩的脸蛋一口,笑道。“墙角?”芊芊诧异地道。“哈哈,他叫风柳三,江湖上人称‘铁扇先生’,是我从‘菜篮子公子’那挖来的‘诸葛亮’。香香,你告诉芊芊吧,那次去公孙世家,你也见过他的。

”李郃说着,推开马车门,一下跃起数丈,啪地一声重重地落在了前面的马车顶上。咔嚓一声,车顶就微微笑烈了一道缝。大家对李郃这样的空中飞技表演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的二公子、大将军,每天都要在数辆马车间这么跳跃几十次。即便是最坚固地木头制成的马车顶,也给他跳坏数个了。李郃翻入车厢内,果然看到了端坐着的“铁扇先生”风柳三,不过他的脸色似乎有些发青,一双眼睛愕然地看着李郃。“风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李郃随手关上车门,坐到风柳三的面前说道。

这辆豪华的大马车内现在除了二人外,便只有前面驾车的尤邙了。“二公子,在下胆子小,还请下次别跟在下开这种玩笑了。”风柳三深吸了一口气指了指车顶道。李郃微微一怔,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八成是被自己跃到车顶上发出的声音给吓到了,忙笑道:“风先生受惊了,是在下没注意,呵呵,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李郃不知道,刚刚风柳三被杨堇请上了车,正品着车厢内准备的好茶,自我缓解着一路的亡命奔波,心中想着一会与李郃见面时的说辞时,李郃忽然从天而降,啪啦一声巨响,连车顶都震裂了,直把他惊得茶水喷嘴而出,若不是这车厢内设的是卧榻而非椅子,他恐怕就要跌坐在地了。

到现在一颗心还扑通扑通吊在嗓子眼呢。“风先生,好久不见啊。”李郃一脸微笑地看着风柳三说道。那眼神就像流氓看小姑娘一样。看得我们的铁扇先生那刚刚从嗓子眼滑下的心肝直发毛。李郃现在真是心情大好,挖别人墙角、拉龙别人人才成功的感觉,丝毫不会比泡到别人的老婆差啊,虽然他现在还没泡过有夫之妇。风柳三整了整头绪,道:“自公孙大小姐收剑大会后,确实已是许久不见,二公子风采更胜当初了。这一年多来,风某几乎每天都听得到虎威将军、扈阳二公子的威名和事迹。

”李郃微笑着打量对面地风柳三道:“哪里哪里,风先生过奖了。不过风先生,你看起来倒是……”风柳三此时地形象确实显得有些落魄。不仅头发散乱沾了几根杂草,身上的衣袍也被划破数道,若不是那“铁扇先生”特有的气制裁仍旧丝毫不减,恐怕都要被人误认为是丐帮中人了。风柳三苦笑摇头道:“还不是托二公子之福?”自那次公孙世家一别后,李郃便“看上”了这个有智事宜、、囊之称的“铁扇先生”,于是派人前往挑拨离间、收买拉拢,无所不施、不择手段,使得心胸狭窄的纳兰博对其戒心越来越重。

到了最近这段时间。李郃的声名在大夏国达到峰顶,而李东等人亦抓着机会频繁派人接触风柳三,不管他怎么怒斥,都是三天一大礼。一天一小礼地拿东西往地府里送。再加上收买了纳兰博身旁之人,在其耳边反复进言,使得他最终决定下手将风柳三软禁起来。自然,李东又派人将此消息泄露给风柳三。经过这段时间的冷遇,已经对纳兰世家心灰意懒的风柳三,自然不肯束手就擒,决定前往扈阳投奔李郃。不过纳兰博可不肯让他这么就走了,一路上派了众多高手追杀。

风柳三都是靠着其绝伦的智慧和出奇好的“运气”躲过了一动又一动,如今弄得灰头土脸,自也是难免。“二公子地手下可真是有够无赖的,真没见过这种人,人家不收礼还硬要往人家家里塞,推都推不掉,居然还让轻功高手把银珠宝偷放在我家,如此这般,春夏秋冬每天每夜竟不间断,便是什么明主也该要有疑心了,更何况……”风柳三说到这里忽然叹了口气,没再接下去。李郃却是一脸春风地为他接下去说道:“更何况纳兰博并非明主。风先生,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

风先生有大才,在下是知道的。在我这里,风先生保证可以如鱼入水,如雨得风,大展拳脚。况且……先生号曰‘铁扇’,在下小名‘铁郎’,都有一个铁字,不正是冥冥中自有定数吗?咦?先生的铁扇呢?”风柳三苦笑道:“开溜逃命的时候,当暗器给掷了。”李郃一脸恍然的表情,抬起屁股坐在他的身边,拍拍他肩膀道:“风先生不必伤怀,在下一定为先生再打一把绝世铁扇,保证比以前那把更靓、更酷、更帅气!”李郃知道,李东肯定有派人保护风柳三的,按计划,他一出纳兰家,就有李家地高手将他接回扈阳。

不过看样子,李东他们八成是对他那么久都不肯低头,直到迫不得已了才叛纳兰归李家而心下不爽,故意让他在路上受点子苦,那些他运气绝佳躲过纳兰家追杀的情况,十有八九是李家高手从旁保护。风柳三此时则一边心疼着那伴了自己数十年的铁扇,一边看着旁边笑得仿佛偷到鸡的黄鼠狼般地李郃,心中犹豫不已,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真的会是自己的明主吗?李家这个大夏国的第一世家中,真的能有他风柳三的一席之地吗?他不敢肯定,但至少眼前这李二公子对他的态度,让他心里很舒服,这是在纳兰博那里绝对没有地对待。

瞥见车窗外灿烂的阳光,听着耳边李郃爽朗的笑声,风柳三的嘴角也不自觉地挂上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说不定,未来真的很光明呢。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