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李郃想起腾凌王上次在先帝的庆功酒宴结束后,确实曾邀请自己去他府上,不过当时自己已虚以委蛇,后来因为皇帝驾崩,此事也就不了了之。现在新皇已经登基,他又邀请自己,八成是想起拉扰之心吧。回想腾凌王过去的种种,李郃心中已经认定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他也不认为自已是什么好人。不过他还是想去会会这个腾凌王,探探这个差点当上太子的王爷的底。若他真是对自已起拉拢之心的话,也可以顺便看看,他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晚上,李郃带上了尤邙、杨堇两人,乘座一辆大马车,在八名虎军骑兵的护卫下,前往腾凌王府赶约。

腾凌王府也在朱雀街,不过与太师府却是一个东一个西,相距甚远。到了王府外,早有人在等候,将李郃等人迎了进去。腾凌王府只是腾凌王在京城的临时住所,所以要比大小和豪华,都远不及太师府。但王府必竟是王府,建筑和装饰间那种皇家特有的贵气,亦是普通人家的豪宅难以拥有的。跟着王府的仆人到了内院的一个开满各种花草的小园后,便见腾凌王韩平远远的便在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前,郎声笑道;“武威候赏脸光临,真是让敝府蓬荜生辉啊!”。李郃亦是笑道:“王爷说笑了,若是王府也是寒合。

那京城岂不都是陋屋?”“呵呵,武威候请。”“呵呵,腾凌王先请。”两个人虚伪的客套着。“这位是‘无影爪’司全樊,是小王的武道师傅。”一进入屋子,腾凌王就为李郃介绍他身后的一个锦衣老者。那佬者一头紫发。皮肤黝黑如墨,眉毛粗浓,竞是绿色,而胡子却是黄色,两个深蓝色的眼睛放着幽光一般。透着一股阴森诡异。司空樊微微向李郃点了点头,便当行过礼了,态度傲慢,好似他才是王爷一般。李郃心中暗骂。面上却是微笑道:“司空师傅不必多礼。”屋内并没有椅子,地上全是柔软的褥垫。

还有几个毛茸茸的枕垫供人坐卧靠躺。李郃与腾凌王相对而卧,中间隔着一张方几。司全樊和杨堇、尤邙分别坐在腾凌王和李郃身后,几个混身上下只着透明轻纱裙的漂亮侍女立刻搬上了两张小几摆在他们面前。看到那侍女隐于轻纱中若隐若现的美妙身躯轻轻扭动,连胸前的红豆和下腹的芳草都依稀可见,尤邙和杨堇郡都忍不住目光留连。李郃看到屋内的装饰华贵舒适,几个侍女亦是美貌清秀化着淡妆,不仅赤着润白的裸足。而且混身只着透明轻纱,身姿曼妙柔美,神态娇羞妩媚。

特别是那那乖羞的表情,分外撩人;屋外小园,百花齐放,在月光下争相斗艳,阵阵花香扑鼻而来,泌人心肺。当真是花前月下,美人美酒,应有尽有。皇家的人,果然是会享受。李郃心中暗道,以后回去也要搞么个小园小屋,小园裁满奇花异草,小屋装修舒适温暖,可以和家里众女在这褥榻上谈天说地、把酒言欢,甚至还可就地行房。鲜花前,明月下,多有情调。腾凌王啪啪拍了拍手,旁边的小门立刻鱼贯而入数名同样只着轻纱的侍女,手上都端着美味的酒菜,恭敬的跪在了小几旁,为几人上菜。

菜并不多,但却都是精致美味菜肴,显然出自大厨之手。“武威候,这道千宝鱼羹可是京城特色名菜,你尝尝看。”腾凌王笑着为李郃推荐道。如此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仅是吃惯了萦妍手艺的李郃见了也不免食指大动。夹了一小口后,不禁叹道;‘不愧是王府的大厨,竞能做出如此美味的菜肴来,不错不错。不能得不承认,这千宝鱼羹做得确实是好,便是比起紫妍的美味佳肴也不差多少。当然,紫妍更了解李郃喜欢的口味,所以若让他评个高低的话,还是自己家里的美厨娘更胜一筹。

“呵呵,小王倒希望能拥有如此大厨,可惜今晚做这些菜的师傅,却是小王宫中请出来的第一御厨司徒大师傅。”腾凌王含笑道。“司徒大师傅?”李郃一愣,还不就是紫妍的爷爷吗?没想到腾凌王为了招待自己,连宫里的御厨都请出来了。李郃不能确定腾凌王是不是知道自己与紫妍的关系,所以故意找紫妍的爷爷来,想暗示什么。便没有再就此多说。不过腾凌王也没再提这个话头,而只是不断的介貂着新端上来的菜肴。尤邙和杨堇还是头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菜肴,几乎每道菜一端上来,他们面前小几上的盘子就会被风卷残云一空,都快将舌头吞下去了。

这这之间,腾凌王殷勤敬酒,李郃也不客气,有敬必喝。比喝酒可是无敌,能醉倒他的还没酿出来呢。也不怕酒里下什么东西,能毒倒他的毒药一样还没造出来。相对而言,两人间的话题可就是寥寥无几了,几乎只有女人一题。说起来,腾凌王韩平也算是一个超级花花公子了,当真算得上是阅女无数。若要比有过关系的女人数量,李郃是绝对比不过他的,但要比所拥有的绝色女子,韩平就只能望李郃脊背了。腾凌王几次似无意间借口问起小碧的事,都社李郃东拉西扯托掉不答,看来这家伙还不知道小碧就是他的未婚妻华姿。

还以为真是侍女什么的,仍报有企图。在这个时代,富贵人家间互蹭侍女是很平常的事。腾凌王见李郃不肯提小碧,又话锋一转,探听起了他的姐姐云琳。更是让他心下冒火,这鸟人到底想拉扰还是想树敌啊?酒足饭饱后,腾凌王又是啪啪拍了几下手掌,十八名身着西域露脐舞装的蒙纱舞姬轻盈的从两边的小门跃入了屋内。两个少女抱着西域的乐器盘坐在角落,拉起了欢快激烈的西域舞曲。十八名舞姬们闻曲起舞,狠狠的摇起了屁股,抖起了胸部。一时间波涛汹涌、臀波荡漾,加上她们身上的饰物鈴铃铛铛的响个不停。

配着曲乐和舞姿,似淫糜的召唤一般。勾人欲望。这些西域舞姬的身材都非常的好。头发乌发亮,柔顺如瀑,纤长如丝;胸部丰满,充满弹性,呼之欲出;腰部柔软,无骨一般,盈盈可握;臀部挺翘娇巧。曲线优美。除了李郃以外,屋内男人都看得如痴如醉,两眼放光。这样别的舞蹈,由这样美丽性感的舞姬演绎,对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的男人而言,无疑是非常新颖和充满诱惑力的。不过在李郃的眼中,眼前这些舞姬虽身材美好,但跳的舞蹈却有些滑稽,只是一个劲的疯狂抖胸部、扭屁股,怎么看怎么像一群小鸭子在跳舞,忍不住笑了起来。

艳儿跳的舞,可比他们的看好多了。这或许又是因为审美观的不同吧,就好像那楚玲珑弹的古曲他欣赏不来一样。腾凌王见状,还以为李郃非常满意,心下暗笑,这些女子都是西域舞姬中的佼佼者,无一不是精挑细选出来严格训练的,他就不信这个风流成名的扈阳二子会不被迷倒。腾凌王暗暗使了个眼色,众舞姬立刻会意了主子的意思,一个接一个扭着腰慢慢摘下了脸上的面秒。众人皆觉眼前一亮,这些舞姬的样貌确实同们的身材很般配,,有的清秀如素菊,有的妖艳如玫瑰,还有清纯如百合,有的妩媚如牡丹。

站在大落地窗前,与窗外的百花交相辉映,柔和的月光洒下,更是让她们看起来逾发的美丽动人。“武威侯,这些都是小王托人由西域精选送来的舞姬,便是皇宫里都找不到这么多、这么漂亮的。西域女子比起中原女子,身材更为丰满性感,你看她们的腰,细得几可一握,你看她们的胸,高耸如云山,你看们的臀,浑圆饱满挺翘滑嫩,无一不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尤物啊。”腾凌王一脸淫笑的凑过头对李郃道:“怎么样?武威侯,你看中了几个,可以叫她们过来陪你喝酒啊。

”李郃脸上笑着,心中却颇有些不以为然。在腾凌王的口中,这些女子就好像桌上的西域水果一般,只是特色的产品而已。显然他并没见过什么才是真正的极品女人,这些舞姬的身材相貌与中原的寻常美女相比,自是略胜一筹,但若青青、紫妍、怜卿等绝色佳人一比的话,就立刻相形见拙了。美女并不仅仅靠的是身材和相貌,气质与内涵一样重要。对于成天在绝色美女间生活的李郃而言,除非是美得无与伦比,否则仅靠相貌身材,已是很难让他着迷了。不过这送上门的便宜,可是不占白不占,他仍是微笑着选了五个舞姬过来围坐在了自己身旁。

腾凌王也选了五人,司空樊、尤邙和杨堇亦一人选了几个舞姬。一时间,房间内娇声燕语不断,五个男人都在身旁的舞姬身上大逞手足口舌之欲。看起来,就好像是花楼里的高级包间一般淫乱。怀中的舞姬因为刚刚激烈的舞蹈,现在仍是一身娇汗,散发着阵阵诱人情欲的体香。“武威侯,这些女子身上的香味,可都是天然的哦。”腾凌王含笑道。“哦?”李郃故作一脸惊讶的道:“这西域的女子,都有如此特异的体质吗?腾凌王道;“她们都是自小被选为舞姬的女子,从小便用特别的药浸泡身体。

使得肌肤柔滑细腻,身体也俱有了这种可催情欲的体香。所以说,她们完全就是为了取悦男人而生的。”他的话其实并没说完,西域舞姬自小被特别的香料和药物浸泡身体,虽得到了让人羡慕的柔滑肌肤和泌人体香。却也因药物中某些成分从开始发育起,就要忍受着欲火焚身的痛苦,等到被允许开苞行房事后,一被撩拔起情欲。便一发不可收拾,如食春药一般。困此,西域舞姬也被人称为‘蚀骨妖女”,常人若不节制。很容易就会被其榨干身体,减寿短命。而西域舞也一向命短。

活过三十岁的极少。对于普通男人而言,西域舞姬无疑是梦想中的极品女人,那体香更是能撩起人的性欲,让人如痴如醉,沉迷温柔乡中不可自拔。但李郃的身边有着人类媚女之极至的月女芊芊,有着同样能散发美妙体香的千年狐妖香香,还有着许多绝色佳人。对这些腾凌王刻意安排来勾引他的女子。并没真起什么兴趣。“怎么武威候如果愿意,可以带你身旁的舞姬到里面的房间里去享受享受。”腾凌王邪笑着道。李郃身旁的舞姬闻言已是娇羞的将臻首埋到了他的怀中,不过他的回答却是出乎众人的意料:“多谢王爷的美意,不过今夜天色已晚。

在下该告辞了。改日再聚。”说罢轻轻放开怀中的舞姬站起了身。正沉醉在西域舞美妙身体中的尤邙和杨堇见李郃起身,愣了一下,也赶紧跟着站了起来,不过他们的下体却仍是挺立如枪。腾凌王大若不解:“武威侯,可是因为小王招待不周?”“王爷的款待非常周到,在下已是受宠若惊。”“可是觉得这些舞姬不合心意?”“这些舞姬皆是女极品,万中无一。”腾凌王皱眉道:“那又是为何急着要走?”李郃区笑道:“呵呵,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王爷若有意,改日自可再聚。

下次便由在下还请王爷,还请一定赏脸。”腾凌王无奈,只得笑道:“好,那本王可等着武威侯的邀请了。”李郃微笑抱拳,向腾凌王告辞;“王爷留步。”回府的马车上。“你们是不是还在想着那些西域舞姬?”李郃淡淡的道。刚刚要离开时,两人还一脸依依不舍的看着陪他们喝酒的几个舞姬.杨堇和尤邙对视一眼,赶忙摇头。李郃笑道:“想就想嘛,男人想女人,正常得很。”顿了一下,又道:“你们若是喜欢西域舞姬,他日我每人送你们十几二十个,保征不比腾凌王的那些差。

倒不是李郃嫌腾凌王的西域舞姬不够漂亮,更不是突然变成了正人君子,而是因为以他那强烈的占有欲,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不管他喜不喜欢,别人愿不愿意,都绝对要留在身边的。戴绿帽子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容其发生。所以上过的女人再被别人上,即便没动感情,他也是不愿意。即使腾凌王肯将这些西域舞姬送于他,但把这些女人留在身边,还得小心提防着,太没意思,不如不碰。而且腾凌王此人绝非善类,以前与他仍走敌友永明,渗女人的身体有没有问题亦走永知。

他自己百毒不侵刀枪不入自然不怕,但尤邙和杨堇可是正常男人,万一着了道,可就麻烦了。深夜,大明宫的密室内。“是不是又和你那些舞姬鬼混了?怎么这么不及时?”刚刚激情过后的乌太后轻嘟着嘴唇埋怨道,那神态表情,就像个二十初头的青春少女一般。那被埋怨的裸身男子,赫然便是不久前才与李郃吃过晚饭的腾凌王韩平。韩平一脸疲惫的道;“什么呀,你也不想想,我可是刚刚睡着就被你派大内高手从被窝里揪起来的。我说母后呀。你要是半夜发春,就在宫里找个人解决嘛,又不是没男人。

孩儿也是人身肉长的,这么下去没多久就要呜呼唉哉了。乌太后轻揪了一下他的下体,嗔道;“本宫就要找你。怎么了?不肯么?”“哪里哪里,孩儿千肯万肯,能得母后宠幸,是十世修来的福分——”韩平苦着脸道。“好了,不逗你了。本宫叫你来。自然是有事要说。“什么事?”乌太后借着密室内柔和的珠光轻抚腾凌王的脸颊道;今天你请李家二小子到府上去了?”母后果然消息灵通啊,这么快就知道了。”腾凌王笑道。“怎么样?你的色诱大计可有成功?”腾凌王无奈摇头道:“不知是传言有误,李郃并没有那么风流好色,还是他看不上我的那些西域舞姬。

今晚竞然在最后时刻说走就走了。”乌太后转笑道:“就你的那些舞姬想要将这小子迷住基本没有可能,他身边可是美女如云。无一不是艳绝于世的大美女,远非你的舞姬所能相比。不过这小子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送到嘴边的美肉怎会不吃?你的那些舞姬不至于差到让他连情欲都提不起来吧。”“我的那些宝贝可都是人间尤物,怎么可能会差!不过话说回来,李郃身边的女人倒真是漂亮。上次我就见过他一个侍女,叫小碧,确实是美——”腾凌王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闭起了眼晴,一脸陶醉。乌太后拧了他肩膀一下,道;“本宫劝你现在最好还是少打那小子女人的主意,据本宫所查得的资料来看,他对他的女人有着非常强烈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可以说他的女人就是他的逆鳞,任何人,哪怕只是起了对他女人不利心思,他都会施以极其可怕的报复。小子心狠手辣,绝对更胜你我。”腾凌王愣住:“那他岂不是早就已经开始记恨于我了?我可是好几次都想当面让他把小碧让给我啊,不管他开出什么条件都行。”“所以本宫劝你现在还是不要再起这样的心思而被他发觉了,若不是你的王爷身份,本宫敢肯定,你早被他整死了。

”乌太后沉了一会又道:“不过本宫记得,他只有三个侍女,虽每个都是绝色美女,足以将你迷得神魂颠倒,但却没有一个叫小碧的呀。”“或者是他新近收的吧,又或者小碧并不是真名。”腾凌王道:“那我不打他女人的主意,我打他姐姐的主意总行了吧。听说李斯洪养女云琳长得亦是美若天仙,我若将她娶到手,对我们以后的计划也是大有益处吧。”“哼,真不知你这腾凌王是怎么当的!若不是你那几个舅舅有本事,这王爵恐怕早就被你几个白眼狼兄弟抢走了。

”乌太后冷哼道。腾凌王不解道:“母后何出此言啊?”“你既然知道那云琳是李斯洪的养女,还美若天仙,怎么就不想想与其朝夕相处的李郃会对她是个什么心思?”这……他们可是姐弟啊。“但没有血缘关系。你不要忘了,本宫跟你说过,这小子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但李家会同意吗?李家可是大夏数一数二的豪门啊,这种事情……”乌太后叹道;“平儿,你还是好好去查查李郃曾经干过的事吧。千万别把他当正人君子看,否则会吃大亏的。这家伙比起他哥哥、父亲和爷爷都要阴狠多了,本宫敢肯定,李家要是让他掌权,九成九会造反。

好在现在还轮不到他掌管李家庞大的势力。”微顿了一下又道:“等弄倒了李家,他的女人,还不是任你采摘,又何必急在这一时。”腾凌王笑了起来:“这李和有郃有意思,听你这么说,我倒是越来越喜欢他了。”“哼,就你样子,将来当了皇帝,如何驾驭得了那些权臣?”“怎么当也比你那废物儿子强吧。”腾凌王撇了嘴道。乌太后闻得此言哼了一声,没有说话。“那这李家。你打算怎么对付?照这样情形下去,他们可是要越座越大了。”沉默了一会,腾凌王问道。“对付李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硬来是没胜算的。

”乌太后翻了个身枕在了腾凌王胸膛上,缓缓说道:“一是从上蚕食。二是从下瓦解,都要慢慢来。”“何解?”“从下瓦解,便是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从他们外围慢慢渗入瓦解,这应该不用多解释吧。只是李家根基极深。这样的事,要想瞒过他们,只能是慢慢来,量机而行。”“那上蚕食呢?”“就是对付李家的几个主要人物了。无非是那四个男人,李霄、李斯洪、李明、李郃其中。又以李霄和李郃最为关键。”“你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两个人吗?暗杀?李宵这老家伙身边高手如云,比皇宫大院的大内高手还多,要杀他,恐怕比杀皇帝还难吧。

而李郃,那家伙不压根就是个‘杀不死’吗?”“是男人,就都有弱点,欲望。便是其根源。”乌太后神密的笑道。“别卖关子了。“金钱、权利、美女,男人的欲望,绕来绕去,也无法逃脱这三样。不过前两样我们意无法给予比他们拥有的更多了,所以,只能让他们自己去争夺。”“去哪争夺?找我们争夺吗?”腾凌王纳闷道。乌太后不满的看了他一眼,道:“说白点,就是挑拨离间。你也不想想,你们皇家子弟间的斗争都成什么了。若不是各皇子间的势力严重不平衡,朝中又有强势的权臣,恐怕内战早就打得不可开交了。

哼哼,不管是皇家还是豪门,权利的争夺,都是在所难免。我们要做的,只是添柴加火而已。”腾凌王点头道:“不错,让他们自相残杀。”“还有美女,女色亦是一大武器。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温柔乡是英雄家总是不变的真理。”“是啊,你就是大夏国的一大神器了。”腾凌王邪笑着将乌太后压在身下,上下其手,没几下就弄得她娇喘低吟声连连不断。“别乱动了,你还想不想听?”乌太后嗔道。“你说吧,我听着呢。”“嗯…你这样,我怎么说?刚刚还一副蔫相,现在倒是生龙活虎起来了。

”“好了,我不动了,你说吧,如何能用美色对付李家的人?李宵那老头估计早就是有心无力了,而李郃身边本就都是绝色美女,岂不是得找个比绝色还绝色的女人去诱惑他?有那样的女人,倒不如先给我享用。”腾凌王说道。乌太后道;“以他们的权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仅以绝色姿容,是不足以打动他们的。特别是八十有余的李宵。像这样的男人,必须得用情字来引他们自己入套。”“情?这怎么越说越复杂了?不过我看那李郃。只要女的够漂亮他就能有情。

”“哼,你小子不是一样。”乌太后不屑道。腾凌王笑道:“我不一样,我对其他女人是只有欲,只有对母后您嘛……嘿嘿,才有情。”“你少跟本宫来这套,等本宫人老珠黄时,你还不一脚把本宫踹走。哼,这世界,男人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好了,母后,反正你的太后的位置谁也抢不走。你就说说,怎么用这‘情’字来对付李霄那老头吧。”乌太后神秘的道:“本宫正在准备中,以后你便知道了,现在说了也没用。”既然这样,我们抓紧时间,春宵苦短——”腾凌王淫笑着嘬上了太后老而弥坚的双峰。

“别……等一下。”“又怎么了?刚刚你不是说还没爽够吗?”“爽你的头!今夜叫你来的正事还没说呢。”“啊?刚刚说了那么多,居然都不是正事…”腾凌王几欲昏厥。“是西南的事。”乌太后肃容道:“这次那批刺杀先帝的刺客,已经确定是西南邪教的人,他们的行动应该是为了配合西南陨族人的造反。皇上已将剿灭天琊邪教的圣旨发往西南南明府诸州,并调动沧州大营前往配合,不过以这次上京的刺客实力来看,西南的事情恐怕不小。果然,今晚本宫收到洪江大营主将的飞鸽传报,西南各州县消息不通,极可能已被乱军攻占。

”“这么快?!”腾凌王惊道。“陨族人这次是有备而来。”“那——那我们赶紧让李郃那小子带兵去平判,他不是带兵最在行吗,想来灭掉西南的反贼,应没问题吧。正好也可削弱他的势力。”“蠢材!”乌太后气急败坏的骂道:“本宫看你真是脑髓都让女人吸光了,怎么这么不开窍!”“……”腾凌王睁大了眼晴,一脸的无辜。“此次战事若大,正好可以多捞些兵权到手里,否则任由李家在军中发展下去,以后兵权就全被他们控制了。西南反贼闹得再大,几十万平判大军过去也能踏平他们了。

这次若组建平判大军,一定不可让李郃加入,可以其要结婚为由,将其打发回扈阳去。主帅就任命潇寒,想来李宵那老家伙也不会有什么意见。”乌太后沉吟道:“你明日就给毛元风去信,让他趁这个机会广征兵,多积粮,便由朝廷发饷养着。再让毛元月想办法去东北军活动一下,多安插些人进去,这次务必尽可能多的控制军队,兵权到手后,要抓牢了。等平灭叛贼,我们在军中就有实力了。”毛元风和毛元月分别是腾凌王的大舅和二舅,都在东北为官,也算得上是一方领主。

乌太后的这一番纸上谈兵倒是把腾凌王韩平唬得一愣一愣的,什么事都按她安排的去做。不过,没过多久,事情的变化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现实的残酷……。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