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今夜,晚饭后,在太师府的一小院中,李太师,李明夫妇,李郃和他的两个侍女,都围坐在露天的一张石桌旁,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聊天。“爷爷,您不是说今晚要介绍个人给我认识吗?”李郃问道。“嗯,她差不多也该来了。”李太师说着向旁边的一个侍女吩咐了几句,那侍女恭敬地应了一声,便向院外走去。“大哥,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李郃见李明并没有露出疑惑或意外的神色,想来他是认识这个人的。李明微微笑了笑,说了两个字:“美女不过他说这话才刚说完,表情立刻变得痛苦起来,李郃从桌下瞥见,嫂子的纤指正扭着大哥的大腿做旋转动作呢。

”不过,还是夫人更美。“李明强自吞下奔到嘴边的惨叫,转过头去对刘氏诌笑道,而刘氏的手却仍留在他的大腿上,脸上则是若无其事的笑容,还在为李太师介绍着桌上几样她从府上带过来的特色小点心,一副标准好媳妇的模样。是京城的美人吗?爷爷怎么会要介绍京城的美人给我认识?他难道还嫌孙媳妇不够多吗?李郃的心里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当那个“美人”到来的时候,李郃还是禁不住赞叹起来,这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尤物,不管是样貌、身材还是气质,都称得上是绝佳。

虽仍不及香香、芊芊的绝色姿容。却也足以当得起“美女”地称呼。只见那穿着华服地女子在两名同亲姿色不俗地丫环簇拥下走进了院中。在李郃打量她的同时,她的上学也在注意着李郃。“玲珑给太师请安,见过李大人,想必这位就是那为我大夏平定草原胡族立下汗马功劳的李大将军吧?”这女子正是京城名伎楚玲珑,先同李太师和李明行过礼后,她又笑着向李郃福了一福说道。李郃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笑首对她点了点头。心中暗道。原来她便是与青青齐名的“琴仙”楚玲珑,现在他倒是那那日在华凤楼上朝幕白说的话有些理解了,如此美丽又有气质,才艺的美女,男人确实很容易被其吸引。

“玲珑好眼力,这确实是老夫地孙儿李郃,铁郎,这是京城有名的琴仙楚玲珑,你爷爷这些年,若不是能常听得她的琴郑峙略缇投嗬现辽偈炅恕!崩钐γ凶叛酆ξ饺私樯艿馈?br/>李郃闻得此言。心中不禁微感诧异,爷爷不是一直对去世的妈妈念念不忘吗?怎么会勾搭上这么个妙龄美女,京城名伎的?按照爷爷的身份,弄这么一个美女玩玩,也不算什么,可关键是和爷爷的性格不符啊!不过当他见到爷爷看楚玲珑的眼中并无一丝情欲尽是长辈的关怀时。

又觉得事情绝对不是自己想地这么直接。接着便想到爷爷所说的“琴乐”,这楚玲珑号称“琴仙”,想来是在琴艺上有不小地建树,否则爷爷这种自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大夏才子,怎会给予如此高的评价。“早闻虎威将军大名,今日能得一见,真是小女子之幸。”楚玲珑又对李郃礼道。再次看向这李家最为年轻有为地子孙时,她见到了他旁边那两个女子的绝色容颜,心中不由得低声赞叹起来,这世间那么多自认美女的女人,见到这两个女人后,恐怕都枯要自卑到不敢见人了。

而这能让两位如此美貌如天仙般的女子跟着李家二公子,更是让他好奇了。她也没忘了华姿对她的交代——要好好了解一番这小妮子未来的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李郃一切的动作都做得温文尔雅,脸带微笑,礼道:“不敢,在下能得玲珑姑娘赞扬,才是荣幸之至。”李太师笑道:“你们两个,就不用这么互相客道了。玲珑啊,以后这太师府就是你的家,我和明儿、铁郎他们,就是你的亲人。”嫂子也道:“玲珑妹妹,我和李明,也都一直把你当亲妹妹般看待,若是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们。

”不过她却是在“亲妹妹”三字上似有似无地加重了点音,并有意无意地瞥了哥哥李明一眼,后者只能是干干地笑了笑,点头称是。楚玲珑忙向李太师和李明夫妇道谢,眼中满是感动之色,这些年,她确实受了李家太多的照顾,若没有李太师的维护,她恐怕早已成了一般的风尘女子,为男人所玩弄,或是被掳到哪个权贵家中做小妾、被皇帝拉进宫里为禁脔了。又说了几句话后,楚玲珑便要开始献曲了。李明和刘氏都知道弹奏的一定还是那首《雁南飞》,他们同爷爷听过那么多年楚玲珑的琴乐了,还没见他换过曲目的。

看着坐古琴前眉眼低垂、娇唇轻含的楚玲珑,李郃心中不禁轻叹,好个楚玲珑,果然是楚楚可怜、小巧玲珑,既被称为“琴仙”,想来这琴艺是绝对差不了的了。不过琴乐声响起后,却是让李郃汗毛一竖——哇靠!居然是古典南曲……!?这古曲南曲,正是清临两省一带古时最为流行的特色曲种,以幽缓为特色。李郃以前在扈阳时听过几次,每次都是听得毛骨悚然,心中直想着这曲拿来到哀乐倒是非常合适。弹奏者的功力越强,这曲就越让他心里发毛。李郃微微瞥了眼旁边,正看见爷爷的眼中似闪着什么光芒,似在怀念,似在追亿,又似在悲伤。

他在眼睛看着楚玲珑,目光却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穿越了几十年回到了那秋风吹瑟的扈阳城内。回到了那喜鹊地鹊桥之上。李郃明白了。这首《雁南飞》一定和过世地奶奶有着什么关系,爷爷这是借曲思人哟。从这首曲子地幽缓程度,他可以判断出,楚玲珑弹奏这首曲子,一定已到了如火纯青的程度。不过,楚玲珑的琴艺越是高超,李郃听得越是无聊。又看了看左右,却见哥哥李听也听得入了神,连嫂子都不再呷醋,沉醉到《雁南飞》的曲境之中。旁边的侍女、仆人也都一个个怔怔地忘着娇美动人的楚玲珑,忘神地听着,连哥哥面前的酒杯空了,都没人注意到。

不过让李郃微微欣慰的是,香香和芊芊的眼中仍是只有他这个主人,一个为他斟酒。一个为他夹菜,注意力都在他的身上。想来跟着他这么多年。她们的审美也都被他同化了不少。又听了一会,李郃不禁感到这时间过得真是缓慢,只昨盯着楚玲珑的俏脸。形容着她眼眉口耳鼻的搭配,耳朵自动忽略着那让他颤抖发毛的曲乐。楚玲珑在弹奏时,一直都刻意地注意着李郃,起先见他目光飘忽不定,一会看东,一会看东,一会看西,一点都没认真在听她的曲子,心中不禁有些不悦,但过了一会,他又突然专注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心中又有些得意起来,她对自己的琴艺可是一向自信地。

不过,这种自信没过多久,就又被李郃给打破了——这家伙,居然靠在他的侍女怀中,睡着了!再注意看了一下,当确定李郃真地睡着了后,楚玲珑心中不由得气愤起来。她自开始于楚月楼献艺以来,听贡的无论男女,哪个不是沉醉在曲乐的意境之中不可自拔,她也因此得到了“琴仙”地称号,哪曾见过有人会听得睡过去的?就算是不懂音律的,也会因她的美色而专注地听曲,又哪有人会在她的面前公然睡觉的?越想越气,越想心越不平,曲乐的幽缓也受到了影响。

李太师最先感觉了出来,眉头微皱,顺着楚玲珑的目光看去,正看到自己的小孙儿闭眼,微张嘴,靠在香香的胸脯上睡觉,不禁苦笑了起来,自己这孙儿还真是不一般啊,连“琴仙”演奏时都能睡着。“咳、咳。”李明也发现了弟弟正在睡觉,忙轻咳了几声,想把李郃唤醒。嫂子看到李郃竟然在京城第一琴艺大师面前睡觉,心中也是觉得好笑,给芊芊使了个眼色,让她把李郃叫醒。这一首《雁南飞》有了个完善的开头,中间却只是差强人意,而末尾更是没了一丝意境,仿佛急着要弹完一般,全没了曲乐该有的幽缓。

不过这时候刚被芊芊低声唤醒的李郃,正好听到这段结尾,却是眼前一亮,微微颔首,就这一段还有那么点节奏感,前面的拿来做哀乐合适,中间的当催眠曲不错,只有这最后的,听起来还有点舒服。若是让楚玲珑知道李郃心中所想,恐怕只能哭笑不得吧。一曲奏罢,李太师仍是赞赏了楚玲珑一番,他知道“琴仙”发挥失常,和自己这宝贝孙儿的表现脱不了干系。不过他倒是也未提李郃在楚玲珑演奏时睡觉这件尴尬的事情。楚玲珑的脸色微微有些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一直低垂着臻首,有问有答,却不多说一句话。

但李郃却是感到她总是不经意地看自己几眼,似嗔似怨,比刚刚听曲时还让他毛骨悚然。又谈了几句后,李太师便让嫂子送楚玲珑去太师府的客房休息。楚玲珑知道,太师今天没让她住在这个小园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而刘氏则知道,太师肯定是有事情要讨论了,这些事情,不是她们妇道人家可以知道的。两人出了小园,楚玲珑仍是微垂着臻首,轻移莲步,默默地走着。刘氏在她身后,却是暗暗低笑,这位京城的琴仙,恐怕不会想到居然有人能在她演奏时睡着。第一次觉得,李郃这小子,真是太可爱了。

“李夫人。”前面的楚玲珑忽然放慢了脚步。抬起头问道。刘氏一愣。随即微笑道:“玲珑妹妹,。怎么了?”楚玲珑犹豫了一下,道:“李将军他……是不是,不喜欢听曲乐?”刘氏心中暗笑,嘴上却是说:“不是啊,他挺喜欢音律的,在扈阳府,延东府至今仍流传许多他创作的歌曲呢。玲珑妹妹应该不会没听过《笑红尘》吧?”楚玲珑愣住,是啊,他怎么可能是不喜欢音律的人呢?那……那为什么他会听我地曲乐听得睡着?难道我弹奏的真的那么差吗?也不会啊,李太师在琴艺上的造诣天大夏内也鲜有人及,他都觉得我弹得好,又怎么会差呢?楚玲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归究是李郃今天太累了。

刘氏看到她这副模样,心中真是乐翻了。以前李太师就曾想撮合其与李明在一起,入李家做妾,不过她始终瘵李明的心抓得牢牢的,让他委婉拒绝了爷爷,但从那之后,刘氏对楚玲珑就隐隐产生了敌意。虽然表面上两人都是夫人、妹妹叫得挺亲热,礼数也都很周到。刘氏总觉得楚玲珑那看似温柔的表情下。其实是一副高高在上地高傲面孔。在小园中,除了太师府的老管家外,其他的下人都已被屏退,香香和芊芊也乖巧地先回房为李郃准备洗澡水了。显然,这李家的三个男人,正在商讨着什么要事。

“爷爷,您的意思是,可能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渗入到京城中来?”李明凝着眉问。李太师缓缓点头,淡淡地道:“也不一定只有一股势力,或者是多股势力也未可而知。这些人的武蕊之高,是中原罕见的。更为奇怪的是,根据我们地情报来看,他们没一人在江湖上有名气,可见一直都是处在一种隐居的状态中。这次他们的大量隐秘入京,恐怕所非小。”李郃一听到隐秘地高手,立刻就想到了:“幽冥天”,不过将这个猜想提出来后,李太师去摇头道:“幽冥天一直都在海外小岛,朝廷对其始终都有监视。

他们若要派一两人到中原来,虽不是难事。但想要一次派遣这么多人不被我们发现,是几乎没有可能的。而且,我们有八成的把握可以断定,这次这些人,是从西南十八州来的,很可能是陨族人。”“爷爷,这些人到底有多少啊?都知道他们在哪里不?我们直接把他们都抓来审问一番,不就可以防危杜患了吗?”李郃问。李太师道:“我们已经盯上的,有十一人。但他们已经入京的人,绝对不止这十一人。这些人武功极高,若是现在行动,虽有把握将他们全部拿下,但也必然会打草惊蛇,让更多的人隐匿更深,到时要想再将他们揪出来,恐怕就不容易了。

”李郃不禁奇怪了,他虽然对朝政不甚关心,但这一段时间,对京城李家的势力有多大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在京城里很多羽林定不知道的事情,李家却可以知道,羽林定办不到的事,李家却可以办到。这件事情上,爷爷李太师不仅可以调动李家人的人马,也能完全动用朝廷的力量居然还没办法将这些外来的人控制住,可见这些人的实力有多大了。李郃也道:“这伙人来京城,应该是找皇帝麻烦的吧,咱们干脆不管,坐收渔人之利就可以了。”“不如把这件事交给骁卫去管吧,这种麻烦,咱们没必要揽。

”李明紧皱眉头缓缓点头道:“陨族人……再给南明府递个话,让他们帮忙调查?”李太师摇头:“不行,现在京城的局势相当微妙,各势力处在制约的平衡状态中,一旦这个状态被打破,天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变数。我们不能允许局面超出我们的控制之外。”沉吟了一会,又道:“几日后皇上举行封赏庆功大典,大夏国的权利分配,又将对我们更加有利。这个时候,应该求稳。而且这秋人的来历不清,动身不明,说不准会不会对我们有什么不利举动。明儿,铁郎,这几日你们出入都小心一些,多带点人手,以防不测。

”李明点头应是。李郃则笑道:“他们不来则矣,若是敢来惹我,我就让他们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李太师看着他道:“铁郎,记着,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要自信过了头,需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有铜皮铁骨之身,却也该为身边人的安危考虑。如今你也是成人了,该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李郃闻言不由想起了不会武功的芊芊和家中数女,即便是香香,虽为千年狐妖却也并不是无所不惧的。爷爷说的话确实有礼。小心驶得万年船,要是芊芊她们因为他出了什么事,那时候可就后悔莫及了。

在太师府的大门外,整条朱雀在幽蓝的月光下,显得寂寞而冷清。时不时巡逻而过的值夜羽林定士兵,却一点都没给街道带来一丝人气,反是增添了几分肃杀。夜,似乎总是暗藏着无尽的杀机。与朱雀街隔了三条街的天玄街上,有一间门面不大,装修古朴的老客栈,名叫清月客栈。此时,在这家看似平静普通的客栈地下室中,却有一群人,正酝酿着一个惊天的阴谋。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