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第二天,公孙无远一大早便到“舞剑园”去找妹妹无情,到了后却发现园内无一人,无情已经不在。询问了庄园里的一些下人,才知道,她天才刚亮就出了。公录无远心下暗笑,这妹妹,肯定是跑到薛城去等北伐军归来了。确实,公孙无情昨晚一夜没睡,整夜脑子都乱乱的,大半夜爬起来舞了半天剑,到天快亮时,便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裳,到薛庄去了。当公孙无情到薛城外时,那里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的百姓。人们站在官道两帝,手中拿着鸡蛋和酒水,准备待北伐大军经过时犒劳将士们。

当然,他们来此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见识一下那传说中的“虎威将军”李郃。大约到了正午时间,远方隐约传来轰鸣的蹄声,不久就看到一大队人马缓缓驶了过来。人群立刻骚动了起来,人们争相鼓掌欢呼,迎接凯旋归来的勇士。而排头的那一队夏军将士也个个都昂首挺胸、精神抖擞,一路上这样的阵仗他们见得多了,几乎每经过一个城市村镇都会有大量百姓或自发或由官府组织出来迎接。从风镇入境以来,这些凯旋的将士们已经切身感受到了胜利者的喜悦和荣耀。

若不是各路军巴必须按要求尽快返回各自驻地或上京复拿的话,他们真想到那些城里去快活几天。没看到姑娘们看着夏军将士那崇拜的目光吗,相信只要有机会。这些姑娘都会对他们以身相许的。夏军北伐草原地成功,使得军队和军人在夏国地威信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无情并不与众人挤在路边。而是寻了一棵大树,用轻功飞到了上面,站在高处看着行驶而过的大军,她由传闻中知道李郃得了一只天山对兽作坐骑,必然非常显示眼,一量出现肯定会引起轰动。

但她仍是害怕传言有误,两眼不停地在行进的军列中那些骑于马上的将军间搜索着。不过,一波又一波的部队过去了,她仍是没有等到要等地人,而那些等着看“虎威将军”的百姓也是等得焦急。忽然,北面的百姓中传来一片欢呼声,公孙无情顺声看去,立时秀目一亮——一面绣着“虎”字的大旗赫然出现在行军队伍中,那些围观的百姓都是不约而同地高喊起来“虎威将军!虎威将军!……”这个欢呼声就好像导火索一般。瞬间便让薛城外的百姓们沸腾了。虎营人马出现,身为虎营统将的“虎威将军”肯定也会在其中了,大家都是争相伸长脖子想要先睹这传说中夏军无敌大将地风采。

那边树上公孙无情亦是下意识地紧蹙眉头。紧张地看着虎营的队伍,生怕错过那个人的身影。这样的表情,在以前的公孙大小姐身上。是绝对不会出现的。哐嚓哐嚓的铁甲摩擦声和脚步声,人群的欢呼声,在她的耳中却是那么的摇远,她的眼睛一直都在寻找着一个焦点,寻找着那个心中爱恨难明的人。不过,让等候的百姓们和公孙无情失望的是,直到虎营的人马全部走过,甚至后面鹰骑的队伍也走过后,都没有看到传闻中的“虎威将军”出现。但人们并没有就此散去,因为听前面有见过虎威将军的人说,虎威将军所乘的麒麟巨兽威风非常,寻常战马根本近不得他的身,所以他经过时,身旁都是只有步兵的。

刚刚虎营和鹰骑营中多为骑兵,虎威将军是不是在后面和其他营的步兵一起走呢?于是,人们继续翘首以盼,而公孙无情也只能是心焦地继续向北面眺望着。但是一直等到了黄昏时分,这批撤回国的北伐军全部经过完后,也没见到“虎威将军”,无奈之下,等得肚子饿的百姓们,也只能失望地归城。而公孙无情则是怔怔地站在树上良久,才骑马返家。一路上,公孙无情六神无主,心中也不知是失望、委屈、酸楚,各中感觉都有,几乎全部都是靠着坐骑自己在赶路。

还好那是公孙世家的良驹,自己识得归家的路。为什么他没来?为什么他要让我白白等那么久?他的心中到底有没有我?幽蓝月光之下,从薛城往公孙世家庄园的路上,一个少女骑在马上胡思乱想着。她却是没有想到,此次她到薛城外守候,并不是与李郃约好的,他又何来失约一说?无情的女子一旦动起情来,便是最痴情的。谁能想得到,现在这个路上念情郎的女子,是武林第二美,那个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公孙无情呢?恐怕,连李郃自己也想不到吧。公孙无情到了庄园后,已经是深夜了。

要进庄门时,却发现自己的坐骑有些古怪,身子微颤,好像在害怕着什么,竟不愿往前走了。上来牵马的仆人道:“大小姐,今天这马是进不去庄园了,交给小的吧,绑在外面就好。庄园里的马也都软了腿,出不来了。”公孙无情不解道:“为什么?”那仆人一边牵过她手中的缰绳一边道:“下午咱们庄园来了位大祖宗,咱们的战马都吓得腿软了。对了,那几个人,正是找大小姐的,其中一位就是虎威将军!”公孙无情听得此言,娇躯一震,追问的道:“真的……是他来了?”那仆人道:“大小姐回庄一看便知,他们已经等了很久了呢。

”公孙无情赶紧入庄,直奔大厅而去。见厅中无人。询问下人才知,他们都在后厅,忙又到了后厅。走过拐廊,在后厅门前,她便听到了哥哥和李郃的说话声,本来急促的脚步忽然便慢了下来,停在了厅门旁。公孙无情现在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刚刚路上还在嗔怪着李郃怎么没在那军列中,现在一回家,却发现他特意亲自到了庄上。想到就要见到那个人,无情心中的复杂可想而知。“无情这么晚还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里面传来李郃地声音。接着是公孙无远的声音响起:“看这天气,也该回来了呀。

”“我去找找她吧。”而后是起身走路的声音。无情听到李郃如此关心自己,今天空等一天的疲累。瞬间一扫而空。“无情?!”就在无情微愣之际,李郃已是走到了门口。公孙无远也跟了上来,疑惑道:“无情?你什么时候回来了?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呢?”无情竟是瞪了哥哥一眼。又看向李郃,发现他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想起自己为了他而特地跑去薛城外空等了一天。脸上就不禁有些发烧,偏偏这时,公孙无远又道:“妹子啊,你看你早上要去薛城等二公子也不跟我说一声,让我这么着急,也让二公子等了那么久。

”“谁……谁去待他了。无情又恨恨地瞪了一眼哥哥,竟是转身跑了。“呃……二公子别见怪,我这妹子就这性格。”公孙无远也不以为意,笑着对李郃道。李郃初到公孙世家庄园,出乎意料地得知公孙无情竟为了等他而专门跑去薛城,不禁有些奇怪,他还以为无情答应嫁给自己,九成九都是出自无奈的,即便对自己有情,也不会有多少,没想到竟然会为了等自己而一大早跑到薛城去,要知道,她一般可是连自己的“舞剑园”都不出的啊。李郃在与公孙无远交谈地过程中,又知道了无情在他不在的日子里,对他的思念和关心,虽然从未说出来,但从她的行动和表现,却可以明显地感觉出来,她是真的牵挂着他了。

刚刚看到公孙无情时,她眼中的惊喜自然也没逃过他的眼睛,现在李郃自然是知道,她如此佛袖而去,只不过因为脸皮薄而已。“这个……二公子,舞剑园的路,你应该知道吧?”公孙无远笑了笑道。李郃会意,抱拳道:“那我就先去了。”说着带上屋内跟出来的灵儿、婧姬、天秀和风姨,还有那只紧跟在他们身边的七彩蝴蝶。“这圣主,也是个风流人啊。”跟在李郃身后几步地风姨低声对天秀道。天秀笑了笑,没有说话。男人风流,若是两情相悦的话,她也没什么意见。

而对于李郃,她现在还是当成一坠入深渊、需要救赎的人,只要他不杀人,不做暴虐地事就行了,却还并不是将他当成自己的丈夫和男人,因此也没什么醋意。或者,她也不会将任何男人当成自己的丈夫,在她的心中,似乎所有人都是需要帮助的人,是她救赎的对象。而婧姬和灵儿则没那么多想法,婧姬的想法很简单,尽量顺从这个恶魔让他放了自己的两个哥哥和其他族人,而灵儿的想法更简单,只要跟着“哥哥”,其他事自然不必去想。李郃带着四女轻车熟路地在公孙世家的大庄园中转着,不一会就到了“舞剑园”。

园中一片昏暗,只有一间房间内传出淡淡的幽光。李郃直接走了上去,推门而入。这个房间正是当初李郃偷窥无情洗澡时坠入的那间,也正是无情的卧室。此时,无情正坐在床边,侧对着李郃。李郃走到床边坐下,扶着她瘦削的粉肩,轻声道:“情情,我特意来看你,你不高兴吗?”公孙无情一听他居然叫自己“情情”,差点笑出声来,脸上意是露出了几首不曾出现过的笑容,这可是一大奇观啊!公孙世家大小姐、武林第二美、冰山美女无情,居然笑了?!这简直就是天山化雪。

长江倒流的奇景啊!不过,李郃却并没有看到她的这个笑容。“谁让你不走大路。绕弯来。”公孙无情低声怨道。大小姐啊,我要与大军分开走,自然只能先绕小路过来了,李郃心中想着,嘴上却是说:“对对,是我不好,不该走大路,让我的宝贝无情、宝贝情儿空等了一天,是我不好!”“谁……等你一天了!”“啊?你不是去薛城外吗?”“是又怎样?”“那不是去等我又是等谁?我去砍了他!”李郃佯怒道。“去吧,砍死某个姓李名郃的恶人。”“哈,你看,承认了吧,还是在等我。

”这时公孙无情回过了头来,却见李郃身后一个小巧玲珑的可爱少女紧紧依偎着他。而旁边还站着三个美艳如花的女子,脸色立时微变,皱着秀眉道:“她们是谁?”李郃摸了摸下巴。道:“她们三个是我的女奴,而这个嘛……是我的……妹妹。”“女奴?妹妹?”公孙无情当初还并没有发现自己对李郃真的动情时,她对其与芊芊在一块并没有什么醋意。即便有自己也没有察觉,自然不在乎他有多少女人以及自己在他心中是个什么地位了。可是现在却是不同了,无情大小姐已经动心,依其对剑和剑舞的执着,对李郃,自然也会如对自己的剑一般,不容他人染指。

“让她们出去”。无情淡淡地道。李郃看了看有些怯怯的灵儿,吻了吻她的小嘴,缓缓道:“你先和秀姐姐去隔壁好吗?”而后对天秀道:“你带着婧姬和灵儿先到隔壁休息,我记得那房间有两张床的。”天秀点了点头便与婧姬和风姨走出了房间,但灵儿却不肯离开,一直抓着李郃的衣服。自从由那天山山洞中的世外桃源出来后,她就如一只没有依靠的鸟儿,像依靠大树一般依靠着李郃,从来形影不离。李郃无奈,只得俯身抱起她走向隔壁的屋子,却没注意到,看着这一切的公孙无情那难看的脸色。

直在隔壁将灵儿哄睡着后,李郃重新回到公孙无情的房间,不过手上去已经多了一把长剑,正是那由火麒麟屁股拔出来的天仙剑。李郃刚坐回床上,公孙无情便道:“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少女人,从今往后,你不能再与他们发生关系,只能有我一个。”哥哥公孙无远以前就曾跟他说过二公子的“辉煌过去”了,但她当时认为自己这一生只会心系剑舞,而不会对男人动情,所以并不在意,可是现在,却不同了。李郃一愣,道:“这不可能。”“你要她们,还是要我?”“我都要!我说,你这是怎么了?”李郃说着握住了无情的纤手,道:“怎么好好的,说这些啊,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的,当初你也并不在意啊。

”“我现在在意了。”公孙无情挣脱了开来,你强暴了我的身,现在又想强暴我的心。李郃哭笑不得:“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公孙无情今天确实很反常,按照他以往对她的了解,她是不会说那么多话的。今天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却让人可以感觉得到她的情绪有波动了,而不像以前那般,永远都是冷冰冰的,连房事都是如此。公孙无情没有说话,眼睛怔怔地看着桌上的烛光。李郃将手中的天仙剑递到她面前,道:我答应过你,要为你找把绝世好剑的。你看看这把如何?无情的视线被那剑身的红光所吸引,不禁伸手接了过来,天仙剑一入其手,剑身立刻变色,竟是蓝光与金光相互交织,不时还可以看到一丝碧绿闪出,耀眼夺目。

“剑……”公孙无情眼睛立时亮了起来:“好剑!”身子已是飘然而起,在屋间舞起了剑来。李郃靠躺在床边含笑看着,她就如天上的仙女一般,周身彩带翻飞,美丽非凡。舞到快时,那些闪亮的彩带又仿佛万千闪电,让人震憾。甚至隐约可以听到那轰轰雷鸣。剑势再变,又如那奔腾大江之水,汹涌澎湃。“好!好!好!”公孙无情收剑而立,李郃拍手鼓掌。“此剑何名?”公孙无情显然对这把剑很中意。“嗯,就叫公孙情剑吧!“李郃笑道。“公孙情剑?”公孙无情看着手中宝剑喃喃道。

心中却是不免有些苦涩,想起李郃刚刚的反应,显然不可能为了她而舍弃其他女子。或者,她本就应该为剑舞而生、而死,根本不该为什么男人动心。无情啊无情,你既名为无情,便不应有情,无情之剑,应斩尘缘。是谁说过,只有无情的,无情的剑,才能舞出最美的剑舞?公孙无情眼眸倒映着闪亮的剑身,心忽然静了。当晚,李郃自然是在无情的屋中过夜,也自己是与她一战春宵,不过在床上,无情的表现却还是如以前一般,压抑着快感。因为李郃只是转道来看看无情,所以第二天一早,便得离开,去追上大军。

离开前,李郃捧着无情的俏脸道:等我从京城回来,就来娶你,安心等我。“嗯”。无情淡淡地应了一声。不知怎的,李郃忽然觉得,今天的无情,与昨天又有所不同了,仿佛刚有解冻趋向的冰山一下又回复了以往的冰冷。难道是因为他没有答应只爱她一个?不过李郃现在也没法顾那么多了,只能等到由京城回来后,再去哄她。火麒麟的速度非比一般,一天一夜时间与大军所拉下的距离,半天就追了上来。而在公孙世家的庄园内,“舞剑园”幽静如被,公孙无情舞着那把“公孙情剑”也就是天仙剑,在花丛中飞舞,剑,又成了她生活的一切。

但是,情动后,真的可以想收便收的吗?。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