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走出了这片翠竹林,李郃立时觉得豁然开朗起来,一个美丽的清潭就这么静静幽幽地摆在了他的眼前。潭边青草萋萋,百花盛开,淡淡的草香,花香让人为之精神一振。李郃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美景,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宽阔了起来,无边无际,如大地,如天空,如海洋。一只绚丽的七彩蝴蝶扇着翅膀停在了他肩膀上,只闻到一股浓烈的花香味,立刻便有数干上百只蝴蝶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在他的身边扇着翅膀飞舞着。李郃平端手臂张开手掌,那只七彩蝴蝶立刻飞来停在了他的手心上。

“想不到,连一只蝴蝶都有灵性。”李郃看着那七彩蝴蝶笑道,如此美丽的动物,他实在很难想像他们竟是毛毛虫变的。李郃的眼睛忽然眯了起来,猛地一回头,单拳向后击出,但打了一半,拳头就硬生生在空中停住了,因为他的面前,是一个眨着大眼睛的美丽少女。李郃怔怔地看着那个少女,那个小女也静静地看着他。李郃不禁将定格在少女鼻尖前的拳头放了下来,疑惑地打量起面前这美丽的小可人儿。她看起来差不多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材瘦削,只有一到一米五的身高,看来起给人一种小巧玲珑、楚楚可怜的感觉。

她的眼神很纯,真的是如那流淌的溪水一般清澈,看不到一丝的杂质,就像刚出生的婴儿,未被这尘世染上哪怕一点尘埃。她有一头长长的秀发,如黑色的瀑布一般。直垂至大腿。她的头上带着美丽的花环,她的身上是薄薄的轻纱裙,李郃甚至可以看到那两位粉嫩地红豆和胯间的幽深。她光着的小脚丫白皙如天山的雪,她的指头晶莹如最美丽的玉,她的嘴唇如初熟地樱桃一般诱人,她身上的体香比这四散飘荡的花香还要醉心。“你好,你你住在这里吗?“李郃问,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和善友好。

尽量使自己的表情亲切和蔼,这么一个粉雕玉琢、清水芙蓉的少女,谁能不喜欢呢。那少女听到李郃说话,微微低下了头,怯怯地含着下唇,伸手指了指停在他肩膀上的七彩蝴蝶,那模样儿真是可爱至极。李郃看了看那只七彩蝴蝶。只见它掉腾了两个翅膀,飞到少女的秀发上。少女那秀气纤细的手指轻轻抚了抚蝴蝶的身子,脸上露出了一抹甜胜蜜糖的微笑,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看得李郃也禁不住的笑了起来。“这里是哪?还有别人住在这吗?你叫什么名字?李郃又问。

少女还是怯怯地看着李郃,没有说话。那只七彩蝴蝶从少女的头发上又飞到了李郃肩膀。再从他地肩膀,飞到她的头发上,来回往复,好像在做着什么快乐的游戏。难不成是个哑巴?真是可惜了,这么可爱的漂亮又纯洁无暇地女子。李郃心中想着,试探着将手扶上了少女光滑白皙的肩膀。少女的娇躯轻轻颤抖起来,但并没有闪躲,她看着李郃地眼睛。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李郃的手滑上了她的面颊,轻轻摩娑,那滑腻的感觉让他爱不释手。少女忽然一把握住李郃的手。拉着他往另一边的密林中奔去。

少女在前面轻盈地奔跑着,李郃则任由他牵着,紧跟而上。身上的铠甲发出哐嚓哐嚓的摩擦声。看着少女阿娜的身姿,嗅着顺风飘来的体香,感受着手心与她接触的温暖,李郃心中对这她的喜爱更甚了,不知不觉间,心中那强大的占有欲已经让他作出了无论如何将把这少女带在身边的决定。少女拉着李郃到了林间,这是一片奇异的果树林,林中的树都有数十米高,直插天际,树上结满了橘红色的果子,个个都有人脑瓜那么大。少女松开李郃的手,找了一棵树,忽然腾空而已,在旁边树上借力踏了一下,轻盈地飞起了十几米,她的纱裙飞舞,白嫩的娇躯几乎袒露完全,李郃在下面仰头看去,一下看了个精光,心中赞叹着,下身不自觉地就有了反应。

“啪!”忽然一个什么东西掉到了面前,李郃这才从遐想中回过神来,定睛一看,地上正滚着一个橘红色的果实。少女此时已抱着另两个果实轻飘飘地落到了地上,将手中的一个递给李郃,眨了眨眼睛。李郃微微一笑,拿过果实,这些天他一路上全都吃干粮,这回肚子也是有些饿了,但望着手中的果实却并不知道怎么吃,索性就是一嘴咬下去,没想到那汁竟是苦得要命,把他苦得是直吐舌头。“咯咯咯咯”那边少女见状娇笑起来,眉眼弯弯,酒窝圆圆,贝齿光洁,声音如银铃般悦耳。

少女拍了拍李郃的手,示意他看自己做,而后将那果实翻过来,从那与树枝连接的原点处开始剥下去,一下就露出了雪白的果肉。不过那皮意有近三、四厘米厚,难怪李郃咬不开。少女将剥开露出了半个雪白果肉的果子递给李郃,后者接过一口咬下,顿深奥唾淮分泌加速,连肠胃都蠕动起来,这当真是世间美味啊!果肉不仅酢滑可口,而且多汁甜蜜,既可解渴,又能解饿。少女见李郃吃得果汁四溅,脸上都沾了许多,又娇笑了起来,还踮起脚尖用小手儿帮他擦拭。

李郃看着少女粉嫩的红唇,忽然一把将她搂住,深深吻了下去。美丽的眼睛瞬间睁大,纤柔的娇躯因为惊吓而颤抖起来,两只小手下意识地搭在了李郃的脖子上。李郃熟练地吮吸着少女娇嫩的粉唇,舌头在她地贝齿上轻轻地舔舐,而后攻入那湿热的腹地,同那滑腻的丁香追逐纤缠。大手则隔着薄薄的轻纱抚着那光滑的背,抚着她弹性十足的臀。少女也由刚开始的惊吓,慢慢地适应了过来,竟是眨着眼睛与他对吻了起来。许久之后,李郃才缓缓地离开了少女的香唇,而怀中地可人儿,柔弱无骨的娇躯早已瘫软无力,那白里透红的脸颊仿佛熟透的苹果般,粉唇微张,轻喘着气,但眼睛看起来却仍是清澈无比。

李郃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忽然笑了起来,少女也已恢复了力气,轻轻一转身子,就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而后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用自己地小嘴与他的嘴唇碰了一下,似乎在回味刚刚美妙的感觉。李郃刚准备将她搂住,再亲密一番时。她又咯咯娇笑着跳了开来。看着如蝴蝶般飞舞的少女,听着她如百灵鸟般的笑声,李郃不禁奇怪,她的笑声听起来并不像是哑巴啊,为何不与自己说话呢?少女在林间踏树飞舞着,不断向李郃招手,示意他来追自己。李郃笑了笑,脚下用力。

飞奔而上。虽然他不会轻功,但脚下力量之强、速度之快,却也不是少女所能比拟地。不过他并不急于抓住少女。而总是差那么一点点时,在她的娇笑声中让她逃脱。两人就这么在林间追赶嬉戏着,不知不觉。天竟已慢慢黑了下来。李郃抬头看天,吃惊地发现,天空中竟然遍布了星辰还有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有太阳、月亮还有星星,这真的是在天山的山洞中吗?这是不是幻景呢?李郃不禁握紧了少女的少,生怕她也是虚幻的。少女见天黑了下来,便拉着李郃在林间潭边的小路熟悉地飞奔起来,那只七彩蝴蝶自始至终都围着他们两人飞舞,紧跟不弃。

让人奇怪的是,这只蝴蝶,不时看起来飞得同其他蝴蝶没什么两样,但若要快时,竟然可以跟得上疾速飞跃的李郃。少女拉着李郃到了一片乱石间,跑到一块石头上拍了几下,随着一阵咔咔响起,石间竟是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洞内还隐约有光线射出,一道楼梯直直地通入其中。李郃眼睛一亮,这想来就是少女居住的地方了,却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少女回身冲他眨了眨眼,嫣然一笑,便当先走入了洞口。随着少女走入了那地洞,四周立时亮了起来。这是一间巨大的冰室,约可容纳几百人。

,四壁皆是光滑的冰面,摆有十数个冰台,每个冰台上都有一颗巴掌大的光球,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将室内照亮。但奇怪的是,这冰室内的温度竟不是很低,感觉刚刚好。冰室内显得非常空荡,除了那些冰台和五线冰作的大床外别无他物。四张冰床上都是空的,只有一张上躺着一个女子。李郃看到那女子的样子,不禁有些惊愕,她竟不着一缕,光溜溜地躺在那。少女直接拉着他坐到了一张冰床上,咿咿呀呀地示意他躺在这睡觉。李郃看着那边裸睡的女子,犹豫了一会,抬高声音问道:“你好,在下李郃,请问你是?”“那边的女子没有反应,少女则眨着眼睛奇怪的看着他。

”姑娘,请问这是哪里?“李郃又抬高声音问了几遍,那躺在冰床上的女子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心中不禁疑惑,难道那女子是聋子?如果是这样的话,倒可以解释为什么这少女不聋不哑却不会说话了。李郃指了指那女子,对少女道:“她是谁?”一边说着,一边做着动作,表达自己的疑问。少女看着他,对他做了个睡觉的姿势。李郃知道说不清楚,索性走到那女子躺着的冰床边,近距离看她。那女子看起来好像只有二十多岁,皮肤白嫩光滑,长相美丽清秀,身材凹凸有致。

可是看着她那没有一丝皱纹的脸,心里不知怎么的,又觉得她好像已经四、五十岁,甚至七八十岁了。她地肤色显得有些苍白,身体旁的冰床上隐约写着几个红字,最后一个红字在她的食指旁,似乎是她用血写的。他合看着那些字,默念起来:“天山之脉至尊圣女”许多字都已经很模糊了。他不得不半猜着来看:“遭人陷害呃”又是大片的字看不清楚,只能跳过:“毒百年口不能言目不能视命不该绝留有一女灵儿”再下去又是看不清了,李郃只能根据看懂的几个字将她的意思猜个大概了。

圣女?她像在哪听过来着?李郃挠了挠头想道,看着那面色安详的女子,心中一动,伸手过去探了探她的鼻息,果然一点气息都没有。再一摸她地身体。肌肤却仍有弹性,但冰凉无一丝温度。死了?李郃愕然,又看向也走到床边的少女,暗道;看来这女子是被仇家毒害,变成了瞎子和哑、巴,然后逃到了这里。生下了这个少女,名叫灵儿。如今看来,她已经死去多时了,只是因为这个冰室有着特殊的功能,才保持着她的身体不会腐烂。“灵儿,原来你叫灵儿。”李郃看着那少女笑道。

灵儿仍是疑惑地看着他,眼神清澈如水,那天真。那纯洁,让他心中怜意顿生,看着少女那玲珑凹凸若隐若现的美丽娇躯也没有了兽欲。而只有无尽的爱怜。李郃一把拉起少女灵儿的纤手,奔出了冰室,来到那边张满橘红色果产地树林中。弄了几条树藤,扎成了一个简易的秋千,绑在了两棵大树中间。李郃将灵儿抱到了秋千上,让她两手抓住两边的藤索,在她的惊呼声中一把将秋千推起。不过很快的,惊呼声就变成了咯咯的娇笑声,少女欢快地笑容荡漾在美丽的脸上。

玩子一会秋千后,李郃又抱着她到了那水潭边,两人脱光了衣服跳,潭中嬉戏玩闹。虽然李郃与灵儿都是赤身露体,在水中又频频发生身体接触,亲亲搂搂,接吻不断,但直到两人上岸,李郃还是没有夺了少女的贞操。现在在他的心中,灵儿还是个需要爱护的女孩。他喜欢她的纯真,他要让她快乐,他会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第二天,李郃带着灵儿在四周游荡了许久,发现这个地方的四面都是光滑的冰壁,高不见顶。现在这个地方的情况让他不禁想起前世的一种电器——冰箱。

可是这里面却如春天一般,一点也没有外面天山的严寒。李郃在探完了这一片世外桃源的情况后,终是决定带着灵儿离开这里了。李郃拿了一颗冰室里的明球做照明之用,带着灵儿重新返回了来时地山洞。进入洞中后,有明珠在手,洞内的情形立刻豁然清晰起来。来时是一片黑蒙蒙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李郃会被那突如其来的吼叫声吓跑,现在可以看清东西后,他倒是期待着那不知名的怪特再重新出来,好让他好好教训一番。灵儿握着他的手,紧紧地跟在他身旁,那只从他一出洞就紧随左右的七彩蝴蝶这时也跟了进来。

李郃带着灵儿直走了一个多时辰,怕她薄嫩的小脚丫被地上的凸石磨伤,便将她背到了背上,大步疾奔起来。洞中的道路越来越宽,洞顶也越来越高,温度亦是越来越低,李郃背上的灵儿不禁感到了些寒意,下意识地将娇躯紧紧贴着他的身体。忽然一阵低沉的嘶吼声传来,李郃心中一紧,停下了脚步,耳朵机警地听着四周的动静。“吼!”一个巨大的身影扑来,李郃忙向后疾蹬,一下退出了七八米,将明珠摆在面前,照亮前方。只见前面赫然立着一头瞪着铜铃大眼、龀着数尺长钢牙的怪兽,那怪兽巨大无比。

高有近三米,身长五六米,身上披满了一怪鳞甲,看起来威武可怖至极。灵儿见那怪兽,吓得惊呼一声,将头埋到了李郃背后,不敢再看。这是什么玩意李郃吞了口唾液,心中也是有些忐忑。这样巨大的怪兽,他可是只在前世的电影中才见过。“吼!”那怪兽甩了甩脖子,又是一声大吼,威风凛凛,好似在抖威风一般。李郃被它吼得心烦,喝骂道:“叫什么呢!叫你妈啊叫!再叫老子揍烂你的嘴!”那怪兽想来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和他对着叫板,一惊竟是呆在了当场。

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又是吼叫咆哮起来,微微俯下身,似乎准备扑将过来。李郃也是火起了,你是怪兽了不起啊?古有武松打虎,今天老子就来个李郃打怪兽,想着便将灵儿放到了地上。将明珠塞到她手中,又将那装着天山雪莲的黑袋挂在她的脖子上,亲了亲她脸颊。灵儿心中害怕,一双眼睛映着明珠的光芒,显得水汪汪的,更是让人怜爱,她紧紧抓着李郃的手摇着头。似乎想拉他往回走。李郃正想着该怎么让灵儿放心的时候,少女忽然惊呼出声,两眼恐惧地看着他的身后。

感到背后袭来的劲风。李郃猛地一转身,大喝一声,直接蹬地而起。用肩膀撞在了那扑来的怪兽下巴上,直接将他撞飞了现去,狠狠砸在了地洞壁上,发出了一声巨响。李郃却稳稳地落到了地上,趁着那怪兽还在眩晕的当儿,冲上去骑在它的脑袋上,挥去大拳就是一通猛捶,直捶得那厚厚的鳞甲吭吭作响。那怪兽乃是食天地灵气而生的灵兽,非比寻常,还从未遇到过天敌,如今被李郃这一通猛捶,连鳞甲都挡不住疼痛,不禁暴光怒非常。爬起来四处冲撞,想将他甩下身来。

李郃一见那怪兽将往灵儿冲去,忙抓住它额前的无甲皮肉狠狠一扭,疼得它立刻就地翻滚起来。李郃这下也是动了真怒,这该死的怪兽突然跑出来挡路不说,还向伤他的灵儿,不揍扁这家伙他就不是李家儿郎。“哇靠你个猪不猪看牛不牛没爹生没娘养地四不像!李郃不边大骂着一边冲着那怪兽一通拳打脚踢,直将它打得嗷嗷直叫,拼命往里躲。李郃一下跳起,揪着怪兽的额头皮肉就带着它的脑袋往墙上直撞:”你再牛啊!你再吼啊!你再威风啊!“”啪!啪!啪!“怪兽的大脑袋就这么被李郃抓着往洞壁上直撞,竟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它本也是神力无比的灵兽了,但强中自有强中手,恶兽自有恶人磨,怪只能怪它这回遇到了李郃,力气居然比它这天地灵兽还要大。李郃现在双臂的肌肉也是块块暴起,青筋直露,体内气力如大江奔涌般连绵不绝,越打力气是越足。而另一边的灵儿此时也由刚开始的害怕和担心,变成了现在的好奇和兴奋,两只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得津津有味起来。那怪兽被李郃砸得是晕头转向、四肢酸疼,终是猛地一声巨吼,狠命挣脱了李郃的大手,一下任他将自己额前的皮肉撕下一块,咆哮着用双爪扑向他。

李郃一进大意,被怪兽扑倒在地,但它还来不及高兴得意,这被它扑倒在身下的人类意然就轻而易举地将它给掀飞了起来。‘李郃一从地上爬起来,就冲向那被他掀得四脚朝天的怪兽,冲着它额前的伤口就是一脚,直将它踹得飞出四五米远。“吼”那怪兽这回却是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冲李郃张大了嘴,但嘴刚一张开,吼声刚发出一半,就嘎然而止,竟是又被冲上地李郃踹飞了出去。如此这般,直被踹飞又爬起了四五次,怪兽才找到了当口,在李郃冲上前线大了嘴巴,发出了一声如闷雷般的巨吼。

随着吼声炸响,一股赤红的火焰由怪兽嘴中喷出,正好喷中了迎面而来的李郃身上。“啊——”灵儿吓得惊叫起来,手中的明珠也落到了地上,白色的光芒晃了几下,定格在了怪兽面前。赤焰已灭,怪兽竟是傻在了当场,嘴巴还张得大大的,但却是一动不动,怔怔地看着眼前的李郃。只见他浑身片缕一着,连铠甲都给烧得一干二净,只剩一丝黑灰挂在身上。但他的皮肤、头发却是一点事都没有。“妈,拉,个,逼,的!你这基因突变的杂种!!!”李郃暴怒,光着身子一下跃起数米,猛地一拳往还在发呆的怪兽脑袋上捶去,直接将它手得下巴着地,发出“噶呜”一声惨叫。

李郃直接跨坐在了怪兽的脑袋上,一通猛拳暴揍,直揍得那怪兽的叫声叫“嗷嗷”变成了“呜呜”。它这回是一点不敢反抗了,这便是流氓遇到了土匪,劫道的遇到了杀人的,倒霉到天涯海角了!只能是咬着自己的前爪,趴地上任李郃蹂嗫。揍了半晌,怪兽不再惨叫了,李郃也揍烦了,看到那边灵儿站得酸了已经是坐在地上,一手拿着明珠帮他照明,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好像要睡着了的样子,便停了手,从怪兽脑袋上翻了下来。站到地上后李郃才发现,那怪兽竟是趴地上咬住自己的前爪憋着叫,两个大眼睛都是泪眼汪汪的,看起来倒是有些可怜巴巴,一点都不像之前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的样子。

“哇,不是吧,这么径打,我打得手都酸了还不死?居然还会装可怜!?真是天山之大无奇不有啊!”李郃不禁觉得好笑,正准备带上灵儿继续走,忽然想起昨天自己弄得天山大雪崩,这山下的战马八成是凶多吉少了,想到这,便转头打量起那只怪兽来。那怪兽本来看到李郃转身准备走了,心中松了口气,正准备站起身来,却见那恶魔又回过了头,吓得它赶紧从新趴下,胆寒地看着他。李郃看着看着,眼睛忽然亮了起来,直接走到了那怪兽身边,拍了拍它的脊背,又踢了踢它的屁股,嘴中喃喃自语。

怪兽趴在地上是直往洞壁缩,被李郃那选牲口似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又被他东摸西拍上揪下跺的,整个身体都禁不住地瑟瑟发抖起来。“嗯,这身子板还算不错,勉强废物利用一下应该也成吧。”李郃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上前一脚重重踢在那怪兽屁股上,骂道:“少装死,给我站起来!”“噶呜”,那怪兽一声凄呼,含泪欲滴,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李郃向灵儿招了招手,将她叫到身边抱了起来,又是一脚往那怪兽屁股踹去:“长那么高做什么,趴下!”怪兽欲哭无泪,又敢怒不敢言,只得委委屈屈地趴下,忍李郃抱着灵儿跨了上去。

“太硬了点,不够舒服,勉强凑合了。”李郃在怪兽背脊上左摸摸右捏捏道,而后往那大脑袋上扇了一巴掌:“傻愣着干嘛?走啊!”还好怪兽悟性不低,知道李郃是让他快走的意思,赶紧从地上站起来,在地洞中飞奔起来。“啪!”结果没蹦达几步,脑袋又是挨了一下,李郃的声音响起:“你他娘的不会跑稳一点啊!”那怪兽以为是自己跑太快了,忙降低了速度,结果脑袋又被扇了一巴掌:“慢了慢了,快点快点!”只得又继续加快速度,但一快,身体自然而然就颠簸了起来,一颠簸,脑袋就又挨以巴掌。

这么在地洞里跑了一会后,可怜的怪兽已经是被李郃扇了不下几十巴掌了,不过巴掌没白扇,现在跑起来倒是又快又稳了。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