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清晨,胡军营地的一个军帐之内。“秀秀,你已经决定了?”一个一身黑色纱裙,蒙着黑纱的女子轻声问道。帐中只有两人,另一个便是一身雪白裘袍的天秀公主,听得黑纱女子此言,她平静地道:“是的,族人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不能眼看着他们让三万个少女去为我受苦。”令人惊奇的是,天秀和那黑纱女子的对话,竟然是用夏语说的,而且说得非常流利,若她们不是在胡营,简直要让人误以为是两个夏国女子了。黑纱女子走到天秀身后,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胡族和夏族的争斗,与你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你来承担?听风姨的话,咱们回天山去,到时候看谁能奈何得了你!管他什么夏族、胡族,都见鬼去吧!”天秀笑了笑,一瞬间真如温暖的阳光将雪山融化一般,让人暧到了心底。

“风姨,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毕竟是胡族的公主。”“胡族的公主?”被叫做风姨的黑纱女子冷笑道:“你那个什么汗王父亲,除了给你这个毫无用处的公主之位外,又给了你什么?你的母亲当年怎么会……怎么会嫁给那个蛮夫的,唉!他现在呢?他现在不一样去给人当了俘虏?!”天秀听得此言,也不气恼,还是微笑着道:“父汗是深爱着母亲,否则也不会在母亲过世后,一直没有再娶。风姨,正因为父汗也在夏人那边,我才更要去看看,不能让父汗受苦。

他英明一世,到了老年……”“他活该受苦!这战争还不是他先发动的?他要没巴巴地跑去打夏人,夏人又会这么气势汹汹的杀过来吗?”天秀沉默了,风姨长叹了口气,抚着美丽少女的黑丝,轻轻地道:“你从小就这脾气,虽然看起来好像很柔弱温和。可是若决定了要做什么,便是百马千牛也拉不回。唉。风姨现在却还是要再问你一句,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刚从天山回来时,你应该见过那个被他们叫做虎魔的夏军将领是什么样的。他在战场上地可怕,连风姨的心都为之震颤啊!风姨实在不忍心你嫁给这么个残忍嗜杀的恶魔!你每个人都想帮,每个人都想救,你帮得完,救得完吗?像现在,又有谁来帮你,谁来救你?!”“风姨。

每个人都有她的命运,每个生命都有她的轨迹,这便是我的命运,逃不得,脱不得。”“什么命运什么轨迹的,明明就是你这个傻丫头太好心了!你呀,你地心和你娘一样。就像那雪白无暇的天山。唉……既然你已经决定以身侍虎,那需得答应风姨一事。”“风姨,我从小就是你带大地。可以说,你甚至比我的娘亲还亲,你有什么事。我一定答应。”天秀回过头看着风姨道。“我要和你一起去夏国,我决不容许有人欺负你,决不容许。”“风姨……”几个时辰后,一身雪白盛装的天秀公主和仍旧黑纱蒙面的风姨出现在了一众胡族部落头领面前。

几个头领见了眼前这美得连日月都要黯然几分的胡族公主,想到一会就要将她嫁给那个夏族的恶魔,都是心中不忍。单克多忽然道:“等等,我们不能就这样便宜了那虎魔!”旁边的一位头领惊道:“单克多老爷子,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我们心里也都不好受,但是这时候你可千万别乱来啊,我们已经答应了夏人,若是此时反悔,会有灭顶之灾的。”天秀也柔声道:“单克多叔叔,不用为天秀担心,天秀会照顾好自己的。”单克多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天秀,对众头领道:“那个恶魔要娶我们的草原之秀,就让他按草原地规矩来!”“你的意思是……”众头领们一愣。

轰轰的铁蹄声响起,几千夏军铁骑护着李郃和萧寒到了胡营之前,他们是按说好的时间来接天秀公主的。不过,李郃却并没有见到天秀公主,迎接他的,还是那群部落的老头。所有的胡人,无论是谁,见了这个夏族的虎魔,都是多少有些胆寒的。即便是恨他入骨地单克多,也不得不承认,寻遍整个草原,也无法找到一个像他一般勇猛的男儿。若他是草原人的话,必是被所有人膜拜地英雄与战神,若是那样的话,他与天秀公主,倒可算是绝配了。不过……他是夏人。

“天秀公主呢?”萧寒骑于马上居高临下地对一众部落头领道。单克多走出一步道:“天秀是我族的公主,是大草原是灵秀,既然那位将军要娶天秀公主,那么就请按我族的规矩来。”自然,这些话都是由一边的翻译刘先生翻译过来的。萧寒立刻斥道:“什么按你们的规矩来?李将军可是夏人,不是你们胡人,快点儿把天秀公主交出来,少罗嗦!”单克多道:“我所说的规矩,并不是说婚礼,而是迎娶的条件。若那位……将军,不肯答应按胡族的规矩来的话,我们也能理解,毕竟这几个条件不是普通人所能完成的。

如此,我们也不能知道我们的天秀公主究竟是不是嫁给了一位勇士。”萧寒听完刘先生翻译的话,冷笑一声:“就这种低劣的激将法,你们也好意思用?”那边李郃却是眯着眼睛道:“我答应他们,就按他们的规矩来。”萧寒闻言一怔,看向他,道:“李将军,我们不必迁就他们的。”李郃对萧大将军笑了笑,道:“跟他们玩玩也无妨,免得他们真以为咱们夏人无勇士。”他的威名其实早已在实战中就被两族人所认可了,夏人心中他是无敌的战神。胡人心中他是嗜血的魔神,都是一些的可怕和勇猛。

不过以他如今心中却是对这胡族的风俗有些好奇,而且更希望以一个强者地身份将这胡族的公主娶回去,既然他们要搞什么规矩,那便顺着他们来吧,他李郃又有何惧?“好!”单克多在得到了李郃肯定的答复后,立刻道:“要想娶我们的天秀公主。需要过三关,这第一关。便是与我们的胡族勇士对饮!因为天秀公主身份特殊,所以需要灌倒的人也更多。”“喝酒?”李郃撇了撇嘴,翻身下马,道:“喝多少,你们说吧。”“你需要灌倒一百人,才算过得这第一关。

”单克多说着一挥手,身后立刻走出一百名光着膀子地胡族大汉,个个都是对李郃怒目而视,不过李郃只是淡漠地扫了他们一眼。他们就不得不低下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心中皆是暗惊,那目光,当真如锋利地刀刃一般,只看一眼便让人刺刺生疼。“一百人?”萧寒和几位将领听得刘先生翻译过来的话后都是破口大骂:“这怎么可能?一个人喝倒一百个大汉,有没有搞错?!”他们可都是知道草原的酒最是性烈,普通夏人喝个两碗就差不多要倒了,如何能跟这些喝惯了草原烈酒的胡人比?还一次比百人?只有杨堇、古康等虎营的将士都是一脸的笑意。

开玩笑,跟我们李将军比喝酒,那不是蚂蚁同大象比体重、蚯蚓跟青蛙比弹跳吗?“把酒摆上来吧。”李郃满不在乎地道。那边单克多和胡族的人都是心中冷笑。他们弄的这些草原烈酒,可都是一等一的上品,便是胡族男儿喝了也难免要倒。更何况是他一个夏人。在胡族人地心中,夏人就算再能打能杀,他们的酒量也是不如胡人的。一个大长条桌子摆了上来,一排排大碗放了上去,而后一个胡人走上前,拿起一个酒罐将碗倒满,对李郃做了个请的动作,先仰首喝了个干净,亮了底。

李郃冷笑一声,道:“一个一个来太麻烦了,你们干脆说明白,这一百人总共喝多少会倒,我一齐喝完了就是。”刘先生将他的话转译给胡人听后,众胡人都是面面相觑,这虎魔难不成连喝酒也是个魔王?!十几大罐酒摆到了李郃面前,他也不多言,直接拿起一罐就往嘴里灌,咕咚咕咚,竟是一滴都没漏出来。“豪气!!”好坏边萧寒拍着大腿赞道。“将军虎威!!!”身后的一众夏军开始欢呼起来。军中一向如此,最敬武勇、忠义和豪饮者。李郃在三路军时便得了对部下讲义气的名声,武勇更是不必多说,现在连喝酒都是一霸,想让人不佩服他都不行了。

便是这边看得目瞪口呆的胡人,心中也不得不赞叹,这个虎魔当真是厉害,不仅武力强,连喝酒都如此强悍。转眼间,李郃已经饮尽三罐。额头和身子竟是开始冒热汗,这酒确实够烈!“好酒!不错!不错!够劲!够劲!这才他娘的叫酒!”李郃又饮尽一罐后大笑起来,将酒罐往地上一摔,索性脱去身上黑甲,赤着上身,接下来狂饮。在夏国饮了那么多的酒,名色名样,虽能品出其味,却感不到其酒劲,无论喝了多少地酒,从来就不曾喝醉过,甚至连一点酒意都没有。

而这草原的烈酒虽一样无法让他喝醉,那浓烈烫喉的味道,却让他真正感到了饮酒该有地感觉,当真是痛快至极。不一会,李郃已是拿是第十罐酒。此时,胡人这边鸦雀无声,夏人那边则是欢呼雷动。从此之后,李郃在夏国就又有了个外号——酒神。而胡人也对他有了另一个称呼——酒魔。远处,胡军营中一处眺望塔上,天秀和风姨正看着那边人群中痛饮烈酒的李郃。“难得,夏人中竟也有如此豪饮之人。唉,英雄之身,却奈何是恶魔之心!”风姨感叹道。“恶魔之心?”天秀喃喃道:“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恶与善,或者,他也有不为我们所知的一面呢……”风姨凝视着天秀姣美的面容。

长叹一声:“你就是太善良了,善良得都不懂得恨人。他可是你们胡人的仇敌,他可是将你父亲生擒的人,他可是将你们胡族王庭覆灭于手的人,我为什么从你地眼中看不到对他的痛恨呢?”天秀转过头来看着风姨,轻叹了一口气:“我们,他们。不管是夏人,还是胡人。都是可怜的人。我们都活在老天爷的掌控之下,有着太多的无奈。永不休止的争斗,到头来,所争得的,却只是一片虚无。没有胜利者,有地只是受伤的人。我只希望尽自己地力,让更多的人免受伤害。

”风姨移开了目光,摇了摇头:“你和你的母亲一样,你们都是不属于这个肮脏世界的人。你们。应该是天山上的雪莲,应该是白云上的仙女,不该在这肮脏的地方,不该啊……”“天秀公主!”眺望塔下传来一声呼喊,天秀与风姨看下去,下面站着的是已故的胡族大将军祥瓒的副将阿布拖。天秀跟风姨走了下来,道:“你有事找我吗?阿布拖?”“祥瓒将军死了。”阿布拖低着头道。天秀也是一脸的黯然:“我已经知道了。回来前便有人将祥瓒将军去世的消息告诉了我。

我去他的坟前看过了,那里开满了美丽的花儿,他的灵魂不会寂寞的。”旁边的风姨心中暗叹一声。这个女子啊,对谁都是像对亲人一般,这般悲天悯人,当真像夏国神话中的观音菩萨一般。阿布拖伸手入怀,拿出了一条精致闪亮的银链,道:“这是祥瓒将军从夏国带回来的,他希望能送给你……可是没想到……唉!不知道天秀公主愿不愿意接受?”天秀一脸歉意地柔声道:“祥瓒是我的好朋友,但是这银链我不能收,请阿布拖将军见谅。”在草原上,男子给女子送首饰,便是示爱地意思,若女子收了男子的首饰并带上,那便是定情。

阿布拖叹了口气,他早料到了这个答案,将银链收了起来,对天秀公主行了一礼,道:“请公主保重。”说罢便向胡营入口处那边走去。那边,李郃已经将十几罐酒全部饮尽,除了流了许多汗外,脸不红步不摇,显然没有喝醉。“不错,这酒不错!”李郃擦了擦嘴笑道:“就这酒,再准备五百罐,我要带回去喝!”“五……百罐?”单克多脸上的肌肉颤了颤,道:“这一时哪里去找那多酒……”李郃听得刘先生的翻译后,一挥手道:“那我不管,反正你们得给我准备好来!下一关是什么?别磨蹭!”“下一关,是与百名胡族勇士摔跤。

”单克多这回心中是一点底都没有了,本来以为用酒将这虎魔灌倒,可以让胡人找回点颜面。即便他没被灌倒,也肯定醉得不行了,到时让胡族的勇士们上去,肯定能把他揍翻。却没想到,这家伙喝了十几罐酒,竟然一点都没醉,这么一来,谁还能是他的对手?李郃看向那一百个赤膊的胡族大汉,大笑一声,张开双臂道:“一个一个来多麻烦,你们一起上!”单克多闻言忙道:“先说好,这只是摔跤,不可摔出人命来。”这个虎魔在万军中冲突厮杀都无人可奈何他,更何况是一百人?虽然那百个大汉都是胡族一等一的勇士高手,虽然虎魔现在也是赤手空拳,但其之前留下的名声实在太大,让单克多一点把握都没有。

“废话!”李郃不耐烦地摆了摆了手。一百了胡族大汉怒吼着向李郃冲了过去,李郃双手疾摆,就像在拨空罐子一般,将一个个上两百斤的胡族大汉摔出了数米,直趴在地上哼唧着起不来。眨眼间,已是摔倒了三十几人。“将军虎威!!!”夏军的将士们是看得欢呼雀跃。忽然,李郃暴喝一声,猛地一挥左臂,一踹脚,将七个胡人揍翻了出去,右手却掐着一个大汉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而那大汉的手上,赫然是一把胡族的弯刀。“哼!居然想暗算我?!”李郃的眼中杀机尽露。

虽然刀枪无法伤他,但说好了的摔跤比赛中却有人用刀,不禁让他怒火中烧。“这……不是啊。没有……啊!那是阿布拖!”部族地头领们都是慌了神,一见夏军士兵个个杀气腾腾。李郃更是如震怒的魔神一般,都是赶紧解释,他们并没有准备安排人刺杀他。“阿布拖是祥瓒将军的部下,他这么做,并没有得到我们的授意啊!”单克多解释道。李郃看都不看他,见手中的阿布拖还是死死地瞪着自己,便要用力将其掐死,就在这时一个如清风流水般的声音响起:“请将军手下留情。

”天秀公主和风姨从胡人中走了出来,胡人头领和士兵纷纷向她行礼。而夏军这边则是发出一阵惊叹——胡人中竟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李郃眉头微挑,看着一袭白色盛装、美如皎洁明月的天秀道:“你就是天秀公主?”“是。”天秀微微点了点头,举手投足间一股自然天成的高贵尽显其间,可是这高贵,却又带着柔和与亲切,让人看了觉得如沐春风般温暖。李郃虽也觉得眼前地天秀确实美丽,看起来感觉也很舒服。但他早见惯了绝世美女,天秀的身体和容貌虽是极品,与香香相比,却还有一些差距,还不至于让他为其颠倒痴迷。

“你会夏语?”李郃眯着眼睛问。“是。”“说得倒挺流利,真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真的胡族公主。不过也不要紧,即便你是假的天秀公主,有这般美貌,我娶回家也不算吃亏了。”天秀看着李郃手中已是奄奄一息的阿布拖道:“请将军看在天秀的面子上放了他。”李郃眯着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你认识他?”“他是我的朋友。”天秀的声音柔和如初。“很遗憾,你还没有权得要求我。”李郃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手微微用劲,场上众人都听到了阿布拖喉间发出地咯咯声。

“我不是要求你,而是请求你,放了我的朋友阿布拖。”“请求我?你请求你的未婚夫放掉要杀他的男人,这让我很不高兴。”“我只是不希望你的手上再沾染鲜血,杀人难道会让你快乐吗?”李郃看着天秀良久,心中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家中众女,又看了眼手中已是憋的整张脸都发紫地阿布拖,笑道:“好吧,那就给我未来的老婆一个面子,不过你求我,也得给出点诚意不是?你过来,在我脸上亲一口,我就放了他。”夏军将士闻言都是鼓嗓起来:“亲一口!亲一口!……”而胡人则是众皆哗然,纷纷看向天秀公主,让他们心目中的草原之秀、梦中情人嫁给这个大仇人、大恶魔已经让他们很难接受了,现在居然要大庭广众之下亲他,这简直就是要当着他们地面将女神玷污啊!这是将他们的梦摔碎在他们面前啊!天秀的表情第一次微微变化,秀眉轻颦,看起来却更加地动人美丽。

风姨拉住了天秀,对她摇了摇头,道:“你没必要为了一个冲动卑贱的阿布拖放弃你的尊严。”天秀却是轻声回道:“人的生命是不公高低贵贱的,一个虚无的尊严可以换得一条生命,放弃又如何?更何况,那个男人,以后将会成为我的丈夫,这并不违反风姨教给我的道德和规矩。”风姨无奈地放开了手,低叹了一声:“你救吧你救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想将那恶魔感化成善人,今后有得你救的!就怕你救人不成,反把自己搭进去了……”天秀在众人屏息凝神的注视下,走到了李郃的身旁,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

瞬间,在场的胡人男子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们仿佛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而夏军的士兵则大声地欢呼了起来,简直比他们自己娶了最漂亮的女子当媳妇还要高兴。天秀近在咫尺的薄唇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让李郃陶醉其间,感受着她的柔软滑嫩在自己脸上轻轻地一触。李郃微微一笑,将手中只剩口气的阿布拖狠狠砸在了地上,立时让他吐出了数口鲜血,浑身抽搐起来。天秀一惊,就要俯身去察看他的伤势,娇躯却被李郃搂到了怀中。见此状况,胡人给纷纷涌了上来,个个对李郃怒目相视,风姨也逼上前来,抽出了一把泛着青光的宝剑。

夏军士兵亦是同时向前,与胡军对峙起来。“你放心,他死不了,不过你不可以照顾他,也不可以看他,否则让我知道了,我会将他撕成碎片。”李郃看着怀中紧蹙秀眉的天秀公主低声说道。天秀看着他的眼睛,道:“你很喜欢杀人吗?”李郃闻着美丽公主口中的幽香,一脸陶醉地道:“我只杀需要杀的人。”“你放开他!”胡人的喊声虽大,但刘先生没有翻译过来,李郃也听不懂,但这声大喝,却是风姨用夏语所说。李郃抬头看去,笑道:“我抱抱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行的?”风姨皱眉道:“你还没过三关,她并不是你的妻子!”李郃放开了天秀公主,大笑起来:“哦?那就说说,这第三关是什么?”单克多赶紧说了几句什么,风姨听后,翻译道:“第三关,便是只身一人上天山采雪莲花!”。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