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那个恶魔居然想要草原之秀天秀公主嫁给他?!前来和谈的胡人都是一脸的愕然。几个胡人部族的大头领凑在一块商议了起来,觉得直接拒绝夏人好像不行,但答应他们,恐怕所有胡人男子都不会同意将这胡族的女神嫁给那恶魔。商量了一会,最后给了夏军的翻译一个答复。翻译看了眼李郃,对萧寒和林天文道:“胡人说,那天秀公主去天山了,现在不在,能不能换别的条件。”“让他们少来这套,李将军要娶他们的公主,那是看得起他们,是那绣花公主母F尤换垢阏庵掷碛衫赐仆校俊毕艉⒖痰善鹆嗣济?br/>李郃没有说话,抱着双臂对萧寒笑了一下,便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几个胡人,直把他们看得心底打鼓“突突”不停。

“大将军,是天秀公主,不是绣花公主……”那翻译小声地提醒道。萧寒一愣:“李将军要的不是绣花公主吗?”“是天秀……”翻译仍是小声道。“管她什么秀,反正是胡人的公主就对了。”萧寒给李郃回了个“你放心”的眼色,对那翻译道:“你告诉他们,不管这个什么秀公主在哪里,十五天内必须得送来,否则就交出三万少女给我军做女奴!”他吃定了胡人不会同意交出三万少女。果然,翻译一将萧寒的话说给胡人听,那几个胡人头领立刻瞪大了眼睛站起来,直嚷嚷着什么。

“鬼叫什么呢!”翁远啪地往桌子上一拍,吼道。那边胡人一怔。面面相觑了一会,终是悻悻地坐了下去。翻译又道:“胡人说,我们这是强盗的行径。”萧寒闻言笑了,林天文也笑了,翁远、张齐甚至李郃都笑了。“废话。不然他们还以为我们是来救助难民的啊?”翁远吹胡子瞪眼地吼道。他可是被胡人压着打了好多年了,第一次在胡人面前能这么扬眉吐气一回。翻译又将他的话说给了胡人听。胡人都是一脸地为难,最后说是要回去商量商量。“一个公主,至于这么复杂吗?他们的汗王可都在我们手里。

现在他们还能有什么选择么?难不成他们还真想用三万少女抵那个什么秀公主?”萧寒皱眉道。那些胡人回去后,翻译对萧寒道:“胡族的天秀公主是胡族大汗岑与最后一位天山圣女所生,据说美丽无边,善良温柔,是胡人心中的女神,所有胡族男子的梦中情人。影响力未必比岑汗王低呢。”林天文抚须微笑着对李郃道:“李将军见过那位胡族的公主?”李郃摇头:“没见过。我也是听刘先生说起的。”那个夏军的翻译刘先生不禁一脸的尴尬,暗道如果让胡人知道是他把天秀公主的事告诉李郃的话。

肯定会将剁碎了喂老鹰的。翁远过去拍了拍李郃地肩膀笑道:“美女嘛,是男人都爱!李将军正值血气方刚之年,喜欢美色也很正常嘛!你放心,现在胡人的东西和女人,咱们想要什么,那都是一句话的事,就算他们不给,咱们硬抢也能抢!”李郃笑了笑,对翁远道谢。不过他心中却也是早已有了决定,这胡人要是不肯答应,他直接一人一骑一斧冲到胡军营里,将那绣花公主抢回来。若是胡人将她藏了起来,他便开始杀人,直杀到他们将绣花公主乖乖交出来给他做老婆为止。

他李郃想要的女人,难道还有谁敢阻止吗?当晚,林天文和萧寒等几位大将军李郃留在了中军大营叙话。对这个未来夏国官场和军中的新贵,几位老家伙自然都是刻意地拉拢结交。入夜,明月入去,星辰掩光,大草原今日的夜一片黑沉沉的,让在巡逻的夏军士兵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好像将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在虎营的驻地中,李郃的军帐内,婧姬一个人缩在铺榻上,看着账内摇拽的烛光怔怔地发呆。现在两军间的战况已经再清楚不过了,草原的雄鹰终于被来自中原的恶虎给扑落。

雄鹰折翅,只能任人宰割。现在她已经不存回去的念头了,只希望央回部的族人还有父亲、哥哥能够平安无事。今天那个恶魔从早上出去后便没有回来,而她也在这军帐中待了整整一天。一天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外,就是静静地坐着,脑中却什么都没想。婧姬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只能成为那个恶魔淫玩的工具。今后的日子,还会同现在一样吗?今后,还要一直生活在那个恶魔的淫威下吗?如果是这样的生活,那不如死了算了。可……可那些族里的姐妹们怎么办了?婧姬无奈地摇了摇头,她知道,如果她自杀的话,那个恶魔一定会将自己族中的那几位姐妹残忍虐杀的。

生命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意义吗?连死都不能够……两滴清泪由婧姬洁白的脸颊滑落。忽然,帐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紧接着喝骂声连连响起,隐约可听到刀枪碰撞的声音。帐内,婧姬看着蜡烛火焰茫然的眼神变了变,望向了帐帘,心中不禁疑惑,族人不是战败了吗?不是连大汗都被那恶魔生擒了吗?数十万的夏人不是已经把族人的军队包围起来了吗?那……这又是谁在夏军的营地里发生争斗?难道是夏人自己?就在婧姬心中猜测的时候,帐外响起两声闷哼,紧接着帐帘被掀起,闪入一个混身是血地高大汉子,随后又是一个汉子拿着刀跟了进来。

婧姬看着那两人。一脸的难以置信,接着那清丽的脸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用胡语泣声喊出:“大哥,二哥!!……”“妹妹,妹妹!你果然在这!”那两个大汉正是央回部的头领章克多在大儿子达多和二儿子波多。达多大步走到铺榻前。将婧姬抱了起来,关切地上下看着妹妹,却见她一身干净的样子,不禁问道:“那个虎魔有没有欺负你?”一说到“虎魔”。婧姬的娇躯立刻颤了一下,忙开达多,道:“你们快走……你们快……等他回来。他会杀了你们的,快走,快走!……”在门旁的波多一边看着外面。

一边道:“妹妹你放心,那个虎魔今天到夏人的大将军那里去了。今晚不会回来,我们就是看准了机会来救你的!”“你们……你们怎么进的来?”婧姬看到哥哥身上都是血,忙道:“大哥,你受伤了?”达多道:“没事,都是夏人的血。这次咱们央回部地三大高手和锦风部的四大卫士都来了,一定能把你救回去。”虎营的营地与其他北伐大军地营地有些距离,这也给达多等人今晚劫营创造了条件。不过经过了几月血腥拼杀后,虎营将士也个个真如虎狼一般训练有素,岂是等闲,不一会就已经缓过劲来,对偷袭的胡族高手进行刺杀。

就在达多与婧姬说话的当口,他口中的三大高手和四大卫士,已经有三人死在了虎营将士的刀枪之下。“不,我不能走,我若走了,那个恶魔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会杀更多的人……”婧姬含着泪摇头道。达多道:“怕什么?有哥哥们保护你,绝不会再让那虎魔将你带走!父亲想你都快想死了,快,跟大哥回去!”说罢也不理婧姬的挣扎,直接将她扛到了肩上。“走,杀出去!”波多大吼着率先冲出了帐外,达多扛着妹妹紧随而出。帐外已是灯火通明,到处都是喊杀声。

不过远处的北伐军帐也被惊动了,大量夏军士兵向这边蜂拥而来,远远看去,如数条火龙在蠕动。“大哥,把莎平、耶丽她们也带走吧,不然那恶魔回来,一定不会饶过她们的……”婧姬见哥哥执意要把自己带着,只能是哀求他们顺便将族里的姐妹救回去。达多一边跟在波多后面跑着,一边道:“不行……没时间了……我们只救你……其他人管不了了……?就在这时,一声低沉的嘶吼在前面响起,只见一个黑影猛地将波多给扑倒在地。“二哥!!!”“二弟!!!”婧姬与达多的声音同时响起。

不过旁边立刻涌上来的夏军士兵,却让他们无法逼近。那将波多扑倒在地的黑影,正是李郃的獒犬大飞。波多这一倒地,立刻被夏军士兵给押住,动弹不得。央回部和锦风部的高手们只能是护着达多和婧姬且战且退,向外突围。好不容易夺了几匹马,才冲出了虎营营地,但来时的人,现在已剩不到一成了。两个部落族武功最高强的勇士,竟然没有超过五个能逃出来。即便是达多,此时腿上也中了一箭。若不是杨堇等人知道李郃对那胡族少女极为喜爱,恐怕两人都已被射穿了心。

杨堇正准备带着将军上马追赶,古康却拦道:“杨堇,将军吩咐过,他不在的时候,不得擅自出营。”杨堇急道:“现在有人闯营,把将军心爱的女奴给抢走了,能不追吗?”古康道:“现在追也追不上了,小心有诈,反正我们抓了几个活口,等将军回来再做计较。”杨堇狠狠地将马鞭摔到了地上,翻下马一脚踹在已被绑起来的波多肚子上,咒骂道:“他娘的胡人都是没信用的种,居然停战谈判的时候还玩夜袭!看来是还没被打够!”说着又是几拳几脚打在了波多身上。

天渐渐亮了,李郃面色如铁地站在自己地营帐外。杨堇、古康垂首站在一旁,任谁都知道这位虎营的统将现在非常的生气。昨夜虎营被胡人所劫的消息现在已经传遍了夏军和胡军营地,众人都是一片震惊,这种时候,怎么会有胡人胆敢去截那虎魔的营地?萧寒和林天文的震怒不下于李郃。这分明就是对夏军挑畔,天还没亮就命张齐带两万士兵准备对胡营发起进攻。胡军的各部族头领忙出来澄清,昨晚他们营中没有任何异动,绝不是他们的人去闯营劫人地。张齐的大军这才停止了杀戮的脚步。

但之前却已经射了几千枝弩箭到胡营里去了,胡人的伤亡如何,暂时不知。这事就怪了。在这胡族的草原上,居然还有第三方人敢去截夏军的营?萧寒这时才想到要让李郃营里地人将所捉到的俘虏带来询问,不过在这之前。李郃却要先把事搞清楚,是什么人,居然敢闯到他营地里来?!“他们是冲胡姬来的?”李郃的声音冰冷得让人背脊发凉。杨堇道:“是的。末将看他们行动的目的,确实是为了抢婧姬。”“他们要抢婧姬。你们就让他们抢了?”“末将无能!”杨堇和古康都是双膝跪地,头快低到地上了,昨晚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无疑是莫大的耻辱。

“他们多少人?”李郃问。“应该有百来人,被我们击杀八十二人,活捉十二人……”古康的声音越来越低。实际上昨晚虎营的表现已是相当出色了,那些央回族和锦风族的高手每个人光论武艺,都要比杨堇、古康两将还要高强。在这两军休战谈判的时候,若不是虎营还保持着政党的戒备巡逻,若不是他们在有人闯营时谨而不乱,若这是发生在其他军的营地里,恐怕那些胡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婧姬给救走。“把俘虏拉上来。”李郃道,“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羔子敢抢走子的女人!”波多和几央回部族、锦风部族的高手立刻被拉了上来。

李郃一见他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胡人?”古康道:“是胡人,末将也觉得奇怪,胡人这么做,不是自掘坟墓吗?”李郃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明白了,这些肯定是认识婧姬的人,他们来抢婧姬,应该没有通过胡人部族头领的允许。“去把刘先生叫来。”李郃道。杨堇立刻去中军,将翻译刘先生叫了过来。李郃看着正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波多,对刘先生道:“你问他,他们把我的女人弄哪去了?”刘先生忙将李郃的话翻译给波多听,波多闻言立刻破口骂了起来。“他说什么?”李郃眯着眼睛道。

刘先生斟酌了下语句,道:“回李将军,他说……那女子不是您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那还能是谁的女人?”李郃说着一脚踹向了波多的膝盖,只听咔嚓声连起,伴随着他的惨叫声,膝盖已是粉碎。李郃一手一个抓住了两胡人的头颅,对刘先生道:“让他们说,不说的话,我一个个把他们都废了!”刘先生背脊冷汗直冒,虽然李郃威胁的不是他,但那强烈的气势,却让他禁不住的心下胆寒起来,虎威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哪知那些胡人听了刘先生翻译过来的话,个个都是破口大骂,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忽然,骂声骤然而停,那几个胡人包括疼得牙齿直打颤的波多在内,都是一脸惊愕,目瞪口呆地看着李郃。只见这个让整个胡族恐惧的虎魔,竟生生将两个胡人的头盖骨给捏成了一把,那两个头颅的样子,就好像两个被捏爆了一半了西红柿一般,可怖至极。李郃松开了手,接过杨堇递上的手绢擦了擦,对刘先生道:“现在再问他们,肯不肯说。”“啊……哦……是……是,李将军……”刘先生已经被吓呆了,被李郃一问,才猛然反应过来。那几个胡人却是够骨硬,李郃杀了五个,弄废了五个,还是没人肯说。

“好,可以!你们不说。我自己也找得到!”李郃寒声道:“把他们都吊起来!”却说达多等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终于是带着婧姬冲出的夏军的包围圈。博吉是锦风部的头领之子,他以前一直暗恋着达多的妹妹也就是现在的婧姬。在从王庭幸存下来的人口中得知婧姬在李郃的手中后。博吉便于波多、达多两兄弟带领两族的高手和勇士私下去将婧姬抢了回来。博吉的身上现在也受了几处刀伤,有一刀致命的在胸口,虽勉强止住了血,却仍是奄奄一息,虚弱至极。不过看到婧姬被救了出来,他还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大哥,你骗我,父亲一定不知道你们这么做。对不对?!你们这么做,是要让族人遭大难的!夏人不会放过我们的!那个恶魔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会有很多人因为昨晚的事情而死,很多人!……”婧姬却并没有因为逃出魔爪而喜悦。达多也沉默了,现在弟弟落到了虎魔的手中,他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派去打探消息的那个手下也回来了:“夏人大军又重新将咱们的部落包围了起来,不过他们好像都没有动手,只是那个虎魔……”“那个虎魔怎么样?”达多急问道,婧姬和博吉也看了过来。

“那个虎魔他好像对波多他们用了刑,他们都被吊在了大旗杆上面……”那手下心有余悸的道。婧姬哭着道:“大哥,我们快回去!那个恶魔他会杀了二哥的,他还会杀很多很多人的……我们不能救这样走了!……”达多犹豫了,现在弟弟落入了虎魔手中,父亲也在部落营地里,还有许多许多的部落士兵,亦正在夏军的刀枪之下。他们之前只以为能偷偷将妹妹救出,不让夏人知道是谁干的,以次瞒天过海。却不想落得现在这个局面,若不回去,真不知会有多少人将为此而丧命。

“唉……”达多长叹一声,终是勒转马头向夏军和胡族部落联军的方向。“不……不……别……别回去……”博吉趴在马上艰难地伸出手看向婧姬说道。婧姬实际上对博吉并没有太大的印象,以前追求她的各部族的年轻男子多了去了,她从未对谁假以颜色,这博吉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博吉昨晚拼死救自己,如今更是丢了半条命,她也是极为感激,见博吉已无法再赶路,便对达多的那名手下道:“你留下来照顾博吉,我和哥哥回去。”看着婧姬那愈行愈远的背影,博吉张开嘴,想要呼唤她,却又一个字都说不了。

直到达多和婧姬消失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他的手臂才无力的垂下,长长的叹了口气,趴在马上没有动作了。达多的手下看了一阵,觉得不对劲,伸手一探,博吉竟已没了气息!婧姬和达多两人向回赶了一半,忽然发现前方奔来数十骑,当先一人,正是提着黑色长斧的李郃,他的旁边则是疾奔如飞的獒犬大飞。原来,李郃竟是让大飞跟着婧姬的气味追了过来。达多本还想抽刀与李郃一战,婧姬却紧紧抓住了他的手:“不要,大哥,你不是他的对手的,千万不要……他会杀了你的!……”眨眼间,李郃已经策马到了面前,见婧姬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他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长斧眼看就要将达多的头颅劈掉。

婧姬忙将身子挡在了大哥的身前,口中用胡语大喊着什么,李郃眼睛一眯,长斧微斜,将达多的右臂砍了下来。“啊——!——”达多惨叫着跌落了马,婧姬也跟着坠了下去,不过娇躯被李郃手中变成了马鞭的百变缠住,提到了他的怀中。这时李郃后面的杨堇和刘先生等人赶了上来。李郃掐着婧姬的脖子,憋了一眼地上疼得直滚的达多,道:“他是谁?”婧姬满脸都是眼泪,口中喃喃的说着什么,李郃对刘先生喝道:“她说什么?”刘先生差点被吓得坠落马去,忙道:“她说……她说……请您放过她的哥哥……大哥……”“哥哥?”李郃眉头一挑:“亲哥哥?”刘先生点头道:“她说的胡语里的哥哥,就是亲哥哥的意思。

”原来不是情郎啊!李郃心底松了口气,虽然他知道婧姬的心肯定不在自己这,但他心中那强烈的占有欲却让他绝对容不得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有任何不清不楚的瓜葛。“那现在就先饶他一命。”李郃松开了婧姬的脖子,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帮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道:“以后他能否活命,就看你的表现了。”说着让刘先生把这句话翻译给婧姬听。婧姬听得此言,看了眼地上的大哥,忙在李郃的脸上亲吻起来。这还是她被李郃强暴后,第一次主动亲吻他。李郃带着婧姬和断了一臂的达多回营后,夏、胡两方这次的危机,也便暂时解除了。

虽然夏军要将这里的胡族部落联军全歼也不是难事,但胡族那布满全草原的聚居地要想消灭,却远没有那么简单。胡人若全部动员完毕,怎么着也能再整个几十万大军出来。将这里的胡族各部头领全部杀死的话,那时两族就真的到了不灭一方不罢休的程度了。这件事情平息之后,胡族的部族头领们又在为天秀公主的事而烦心了。天秀公主早已从天山回来,在王庭被李郃虎营攻陷不久后,她便已到了部落军中。可要将她嫁给李郃,嫁给那个所有草原人心中的恶魔,恐怕草原的男儿们都不会答应吧。

“那能怎么办?难道真的献出三万少女给他们?!”一个胡族头领忿忿地道。“大不了,咱们跟他们拼了!救出大汗!”另一个头领冲动地道。“大家冷静点,咱们这不是在想办法吗?单克多老爷子,以您之见,咱们该怎么办?”一名头领止住了大家的争吵,对央回部落的头领单克多道。单克多这几日头发都白了一半,他的女儿落入了虎魔的手中,他的两个儿子也因私自前往营救而被抓去,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这让这个昔日的草原勇士绝望不已,听到那头领的问话,只是无力的摆了摆手:“你们决定吧……”就在这时,天秀公主从帐外走了进来。

一袭如雪的裘袍下是婀娜如云的身姿,一张清丽的脸庞上是精致绝美的五官,无论是她的容颜还是她的声音,无论是她的举止还是她的气质,都透着一股让人禁不住想要伏地膜拜的高贵。“天秀公主。”众头领纷纷起身问候。天秀回礼之后,道:“各位叔叔伯伯不必再为难了,天秀愿意嫁给那个夏军将领。”“什么?”众头领皆惊,纷纷劝阻起来。天秀只是笑了笑后,柔声对单克多道:“单克多叔叔,我会想办法让达多、波多和达娜回来与您团聚的。”达娜便是婧姬的原名。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