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黑色的长斧在舞动,暗红的鲜血在喷涌,胡人的士兵哀亏怒吼着,夏人的战士咆哮高喊着,一场生死的博斗就在这胡族的王庭前展开。岑禺大汗虽已过五十,但骑于马上仍旧是威风凛凛,指挥若定。王庭的两千多卫军以及许多少年、青年都骑上了马匹,拿起了马刀和弓箭,用他们的鲜血和生命,去捍卫胡族的荣誉与信仰。李郃仍然是一马当先,他的长斧百变仍是势不可挡,他的怀中仍旧抱着胡族少女婧姬。在身边飞舞的鲜血和倒下的尸体中,一路冲向了那巨大的胡族狼头大旗所在的方向。

擒贼先擒王!这是李郃一贯的战斗方式,若胡族的汗王还王庭,若他就在那旗帜下面,那这场战斗就能提前结束。岑禺大汗也发现了那个径直向他冲来的黑甲骑士,也发现了那狂舞的长斧竟无人可敌,他终于是见到了让祥瓒及那些从夏国归来的胡族将士恐惧和失败的虎魔了。他的心突突直跳,背脊阵阵发凉,看着那个虎魔如砍瓜菜般将自己最勇猛的王庭卫军将士一个个轻易地杀死,心中不禁有些胆寒。但他的脸上仍是面无表情,他的眼神信然坚定,他仍然骑马伫立在胡族那面狼头大旗之下。

波塞吉还在不断地劝着岑禺大汗,希望他能快些躲避,在大家的掩护下离开王庭。波塞吉知道,就连在十数万胡军主力中,那虎魔都能横突直撞。无人可挡,更何况他现在身后还有几千夏军骑兵,而王庭却只有寥寥数千士兵可用。他们,是挡不住那个恶魔的,没有人能挡住他。他杀到这里来,是迟早的事。但岑禺大汗却并不理他的苦劝,微微摇着头道:“这里是我们的王庭,我身为胡族的大汗。要走就要带着大家一起走。将我的将士和子民抛下,那我也不配做胡族的大汗了。

”李郃策马而至。长斧左右一挥,两个岑禺大汗的心腹将领胸口立刻被劈开,他们甚至连举起的武器都没击出。就不甘地坠马断了气。波塞吉的额头渗满了冷汗,汗水涔涔而下,模糊了他的眼睛。但他却没有擦。他一手紧握着缰绳,一手紧抓着长锤。他知道,自己必须出击,岑禺大汗的身边已经没有其他将领了。几月前他见识了虎魔的可怕,但没有与其交手,留下了一条性命。现在,虎魔从夏国追到了草原,这场战斗终究是避不了。我终究还是无法逃脱死在那黑色长斧下的命运吗?波塞吉心中想着,身体却已经和坐骑冲了出去,他口中疯狂地嘶喊着,向那冲过了鲜血和尸体的虎魔奔去。

他看了那恶魔怀中女子的容颜,心颤了一下——那不是央回部的小郡主吗?她为什么会坐在那个恶魔的怀中?!不过他永远得不到答案了,和前面的几位胡将一样,他的武器还来不及击出,就被黑色的长斧掠过了头颅。一片黑暗,他甚至还来不及感觉到痛苦,就已经失去了意识,身体因为惯性在马倒打了个旋才重重地落到地上。被砍裂地头颅里流出红白黄三色相间的液体。婧姬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她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前方,两手紧紧地扣在一起。她想要哭泣,但泪水却流不出来,她想要喊叫,但声音却发不出来,她想要挣扎,但身体却没有气力。

在看到王庭的大旗时,她就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鲜血和死亡将会又一次降临到她的族人身上。但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抱着自己的恶习魔用郡把罪恶的长斧将他们杀死,切碎。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着族人兄弟被杀而无能为力?为什么?婧姬看到面前的岑禺大汗,她认得大汗,这是胡族的王,难道那个恶魔要……婧姬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她紧紧抓着李郃的手臂,苦苦哀求着。李郃的左手一紧,就将她牢牢地束缚在了自己的怀中,右手绰着长斧指向岭大汗:“你就是胡人的汗王吗?”岭大汗听不懂李郃的话,也没必要听懂,他缓缓地帛出了自己那把金色的马刀,猛夹马腹,口中怒喝了一声,向李郃冲了过来。

长斧一挥,血光爆起。婧姬闭着眼睛尖叫了起来,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哥哥,自己部话里的兄弟姐妹们,也都被那把可怕的长斧切成了碎片。草原不再是表绿,而成了血红,天空不再湛蓝,而充满了黑雾,天地间不再是平和与美丽,到处是拼杀与争斗。婧姬开始呕吐了起来,但却什么都没呕出来,她今天吃的那一点东西一早就吐光了。岑禺大汗并没被杀死,李郃的一斧将他坐骑的头给砍去了。胡族的大汗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拴起马刀后,还想冲过来,但当他抬起头看到李郃的眼神时,心中所有的斗志却在瞬间淹灭了。

李郃一挥长斧将胡族的狼头大旗倒在地,仰天一声长啸,又将长斧架在岑禺大汗脖子上。战场上的胡人看到大旗倒下,大汗被擒,都是拼命地往李郃这边冲杀过来。虎营将士反被挡在了外围,但胡人也只能是围着李郃,并不敢上前。虎营的将士当然不肯让自己的统将被胡人围着,不断地冲杀着,不一会便同时面的李郃会合了。现在,情况变成了李郃挟着岑禺大汗在虎营士兵一边,而另一边群龙无首的胡军将士不知所措地看着他们。李郃对那岑禺大汗吼道:“让他们放下武器,不然你们一个都休想活命!”不过岑禺大汗并不懂夏语,胡族王庭中现在也没有懂夏语的人。

懂的几个将领,都在刚刚被李郃砍死了。而李郃这边,刚入草原地时候倒是带着三个会胡语的士兵。但是几番征战,他们减员虽极少,那三个会胡请的士兵却恰恰就在阵亡的人中。这下,虎营里上上下下是没一个人懂胡语了。两方人就这么吹胡子瞪眼地对峙了许久。岑禺大汗终于是长叹一声说话了。不过叽里咕噜叽里呱啦廉洁了一通,李郃却是没听懂在说什么,但胡人在一片嘈杂声后,一个个都将手中的武器放了下来。竟是转身面向北方,头仰向天,跪了下去。口中高呼着什么。

岑禺大汗也不管李郃在他身边地长斧,跪在地上,两眼望着苍天。高举双臂,口中念念有词。天空中苍鹰仍在盘旋,去朵依旧雪白。萧寒、林天文、张齐、翁远以及黎远以及黎布带着三十多万大军进入了大原。而李合在挟持着岑禺遇大汗同各草原各部族十数万人马对峙了数天后,终于与大部队会合了。胡人与夏人相比最大的优势便是他们的骑兵。他们那超强的机动力和个人的战斗力,可是当夏人也能在草原上神出鬼没,将骑兵的机动力发挥得比他们还要淋漓尽致的时候,他们便只能是靠人数上的优势来压制夏人了。

但现在,夏军在兵力上和士气上都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们的汗王更是被夏人所擒,胜负己没有悬念。胡人面对如此局面,终于不得不以失败者的身份来与夏军谈合。至此,这次夏国对草原胡族的报复性北伐,还未开始,便已经以夏军的胜利而告终了。剩下来的,已经是讨价还价的谈判阶段,而胡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是根本没有任何讨价地余地的。他们只能是听凭着夏人的安排。此时,在夏军北伐大军营地外。李合与黎布正骑着马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悠闲地散步。“李老弟,真有你的啊,居然带着三千轻骑就在大草原上把胡人的王庭端了,还活捉了他们的大汗!我们这么一大拨人浩浩荡荡开来,却是直接受降了。

”黎布赞叹道。李郃笑了笑,道:“若没有你们来,胡人也没那容易屈服。对了,风壑城杀俘的事,没有给你添什么麻烦吧?萧将军、林主帅他们有说什么没?”黎布道:“这事呀,你放心,没问题,现在你立了这么大的功,就算杀个十万八万的俘虏,也没人敢唧唧歪歪的。不过,萧将军他们刚到风壑城时,经过那片挂俘虏的林子,到是着实吓了一跳。现在那片林子是一片恶臭冲天,让萧将军下令给一把火烧了。不过他们在刚刚得知你违抗命令私自北上草原时,还是挺生气的,萧将军气得都砸杯子了。

嘿嘿,但现在你就不必担心了,这回大军几乎没费劲就将胡族收服,他们都能沾你的光,谁会脑子锈掉再追究你违抗军令的责任?别人问起来,保证他们一个个都争着说是自己派你北上的!”“解决了胡人,也是该回家的。杀了这么久的人,也杀累了。”李郃望着灰蒙蒙的天,长吁了口气道。“听说你还掳了个胡族少女做女奴啊?”黎布神情暧昧地问道。李郃看着他笑道:“怎么?黎大哥也有兴趣?改明儿我到胡人那边转一圈,替你选几个漂亮的胡妞来。”两国交战,败的一方给胜的一方大量美女金钱是很平常的事。

如今胡族战败,李郃要是看上哪个胡族女子,那都是一句话的事情。“不是不是,我不用。”黎布摆手道。“呃,你不会是打我那婧姬的主意吧?这可不行,兄弟归兄弟,就是女奴我也不能让,这带绿帽的事我可不会做。”黎布差点给自己的口水咽着,笑骂道:“你想哪去了,我可不像你,四处风流!我对女人没什么兴趣,还不如弄几匹好马好刀呢。我是说,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是正常的,喜欢女人也没错。但是这些胡族女子,非我族类,与你恐难同心,玩玩就好,最好是别带太多回去。

”说着放低声音道:“我家那妹子,不喜欢男人太花心。“呃……”李郃汗颜,若是黎布知道他未满十七,家里和各地的未婚妻加起来就已经超过十个了,恐怕就不会再提醒他不要花心了。过了几日,夏军同胡话谈判,李郃身为第一功臣,自然也被叫了去。谈判倒是都由那些大将军和主帅去说,他只是在那边摆个样子而已,不过他每次出现,胡族那边谈判的人都要紧张好一阵,还真有点震慑作用。谈判的内容也很简单,胡人将前不久由夏国抢掠来的金银珠宝和女子工匠返回自是一定的,还要给夏给夏军赔偿大量钱银和牛羊、兽皮,胡族汗王需拟表向夏国皇帝称臣,并率其各部族头领随大军去夏国京师朝拜皇帝。

前面几条都没什么问题,但最后这一条,却是两方人不断争议的。最后商定的结果是,胡族汗王同夏军回京参拜夏国皇帝,但参拜受封完后,必须让他立刻回来。而原本是胡族各部族头领与他同去,现在换成胡族各部族头领的子弟随其同去,到时却并不与汗王岑禺遇一同回来,而是留在夏国学习文化。实际上,就是充作人质。就在两边快达成一致的时候,一直沉默好像在打瞌睡的李合却发话了:“再加一条,把他们那个什么绣花公主嫁给我。”他在同夏军内的翻译聊天过程中得知了胡族大草原有一个草原之秀,是胡族的第一美女,还是汗王岑禺遇的女儿,心中便起了好奇心,想起自己的婧姬长得也算不错,这个什么秀公主,不知道会漂亮到什么程度。

想了想,便干脆让他们把这个什么公主嫁给自己得了。这边萧寒、林天文等人闻言都是汗颜,这小子,还真是不鸣则矣,一鸣惊人啊。不过这次北伐他的功劳最大,今后前途无限光明,这点小事,便迁就他好了,都是没有意见,向翻译示意,可以提要求。于是,翻译将李合的话用胡语说预胡族方面的人听,他知道李合所说的绣花公主指的便是天秀公主,便将绣花改成了天秀。胡族人一听,立时失色。这天秀公主可是草原之秀,他们如何能让这草原上的雪莲花嫁给这么个恶魔?。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