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奇幻城官方网站小说 > 玄幻小说 > 纨绔子弟全文阅读 > 小说推介

奇幻城官方网站

本书类别:玄幻 作者:郝歪 书名:纨绔子弟

“李将军,此事急不得,必须得将各路大军调配好,筹够足够粮草,并安排好行军路线和进攻计划才可以发兵,你还是再忍一忍吧。”翁远笑着道。其他几个大将军也是纷纷让李郃多休息,再忍耐两月,到时北上草原,有得他杀的。这若是其他的将领一直这么吵吵着要北上,萧寒、林天文等人恐怕早就翻脸了,但李郃现在在军中的地位相当特殊。于士兵们心中,他简直就是个不败战神似的传奇人物,是他们精神的依托。这些大将军又都知道他的家世,这次立下这么多战功,回朝后必然会受到大封赏,又有李家做后盾,今后前途不可限量,此时皆不愿轻易得罪他。

李郃思虑了一会,道:“各位将军,彤阳省北面有一关镇,叫风壑镇,是最靠近大草原的夏国城镇,现在尚在胡人的控制中。胡人在我夏国掠夺的金银珠宝和女子工匠都要经由那里运回草原,末将愿带三千轻骑,先往风壑镇,做我北伐大军的前锋。”几个大将军对视了几眼,也觉得现在先拿下风壑镇,为以后大军北上开路,也不错。主帅林天文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吧,便由黎布黎将军率其所部鹰骑军同你一道去风壑镇,记住,攻下风壑镇后只需守好便可,等待大军到来。

”李郃忙道:“是!末将遵命!”很快黎布也接到了命令,他在军营里倒不像李郃憋得那么痛苦,不过有仗可打,倒也挺高兴的,特别是能和李郃并肩作战。让他期待着再来一次华平野那般的血战。他却不知,李郃这回却是决定轻易不再出手,他可不想再让这一身月儿做的铠甲、战袍报废了。现在李郃升为了一军领将,他的虎营也被扩编到了八千人,飞字标营的轻骑已有三千,多是张齐由清临军中的精锐骑兵选出来的。这次要去风壑镇,李郃便是决定只带这三千轻骑。

而黎布也只带三千鹰骑军。以加快奔袭速度。正当李郃与黎布整备完毕,要离营北上时。一队由南方来地骑士却奔进了凉城大营。“请问扈阳李郃李将军的营帐在哪里?”为首的一名骑士对营外的站岗的士兵问道。那士兵自然知道扈阳李郃是谁,如今不仅北伐军,连三省百姓也都知道了这个虎威将军的大名,听得这骑士问起,他忙指着刚走不远的李郃等人道:“李将军奉命前往风壑镇,刚离营,就在前面,刚走不远呢!”那一队骑士忙又上马,快马加鞭赶了上去。“二公子!……二公子!……”正骑于马上同黎布谈笑地李郃忽然听到这熟悉的叫声。

回头应声望去,正见那一队骑士踏尘奔来,为首那名唤着自己“二公子”地,正是扈阳总督府里的一名护卫头领。李郃勒马而停,待那护卫领到面前才道:“王潭,你怎么来了?”那叫王潭的护卫头领从身上解下一个大包袱递上去道:“二公子,这是芊芊姑娘让我们带来给您的。”李郃接过来打开一看。见里面是几件衣服、一封信和一个大盒子。那几件衣服一看手工就知道,肯定是月儿亲手做的,都是春衣。真是想的周到啊!再打开那盒子看了看,里面分了好多格子,都放着一些方便保存不易变质的小点心。

闻那香味,便知是紫妍的手艺。再打开信封,里面有八张信纸,每张信纸上的字迹都不一样,竟是香香、芊芊、紫妍以及姐姐都写了一张。不约而同地,众女在信上都是让李郃多保重身体,吃饱、睡好、穿暖,打仗的时候要注意,一定要平安归来,并诉说了自己的思念之情。感受着信上的浓浓温情,李郃心中感动不已,众女的音容笑貌一一在脑海中浮现。“二公子,夫人也让小的带话。”王潭又道。“我娘说什么?”“夫人让您多保重身体。另外,老爷让小的跟您说,您在军中做得很好,他很满意。

”李郃点了点头,本想也给这里爹娘和众女写封信,却又想到这里临时也找不到笔墨,加之他地字亦是实在拿不出手,便道:“你回去后告诉我爹娘,说我会为了李家的荣誉而战斗的,让他们不必担心。跟芊芊她们说,我一切都好,让她们不必挂念,等平灭了胡人后,我就回去娶她们过门。”王潭笑道:“小地一定将话带到。”待王潭等人走后,黎布凑过来道:“是家里送来的?”“嗯。”李郃将信件放入甲内的战袍中,贴身收好,衣服包好递给旁边的杨堇背着,又打开了那个食盒,看着里面地点心,眼睛直冒光。

“我说,不就是几块点心而已,你用得着那么开心吗?李老弟,我跟你说,我家妹子做的点心那叫一个好吃……”黎布习惯性地又开始夸起他妹妹了。李郃笑了笑,拿起一块点心放入嘴中,一脸的享受,那美妙的味道直由口中酥到了心底,一瞬间仿佛回到了扈阳总督府自己的小院中,回到了众女们身边。“你不是吧……表情那么恶心。”黎布在一边笑道,他可不明白,这些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点心,能有那么好吃?李郃拿起一块点心递过去道:“让你尝尝什么叫人间美味。

”“我不吃,这种喝茶配的点心,都是一个味道,没意思。”黎布摆手拒绝道。李郃道:“一个大男人的,吃块点心都不敢?”黎布受不得激,撇撇嘴接过点心,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只是不喜欢吃罢了。”说着将点心送入口中。酥软的点心一入口。黎布的眼睛立刻直了起来,嘴巴吧唧了两下,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一边嚼还一边赞道:“好……嗯~~不错,好东西啊!”手又伸向了李郃的食盒。李郃把身子一转,嘿嘿笑道:“你不是不喜欢吃吗?不喜欢吃就不要勉强了啊。

”“嘿嘿!李老弟,我说你这是什么点心啊。味道怎么这么好?差点都把我舌头给吞下去了,太好吃了。再来一块……”“这可不行,我可就这么一盒!”“就一块,再来一块!”“就一块啊……喂喂,你说好只拿一块的!”“娘地!不要这么小气,回京城后我请你喝酒!~”“哇!你嘴不是那么大吧,一口四个?!给我留几个吧……”“我把妹妹嫁给你,你把这些都给我了!……”“不是吧,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我连你妹妹都没见过啊!”“我妹妹还值不起这几个点心吗?我告诉你,我妹妹美貌温柔。

知书达理!……呃……怎么没了?啊,杨将军,你背上那包袱我看看……”“喂喂……黎大哥……黎黑鬼!!!那里面是衣服!!”就这么一路说闹玩笑着,李郃与黎布带领着虎营和鹰骑营到了风壑城下。远远的看到虎营中那个大旗上飘扬的硕大“虎”字,风壑城中的胡人就开始骚动起来,不少人甚至准备要由北城门逃跑。虎威将军李无敌的威名早已经传遍了胡营上下,他在胡军中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在夏军中。在夏军里,他是无敌、勇猛地代名,而在胡军中。

他则成了不死、残忍的恶魔。“是虎魔来了,是虎魔!虎魔来了!……”惊慌地胡人在风壑城头惊慌地呼喊着。两营的数千轻骑列在风壑城前,李郃看了黎布一眼。点了点头,提起长斧策马冲向了城门。城上立时射下无数箭矢,李郃手中百变化成了一把巨大的黑伞,护住了他和战马,一路冲到了城门下,百变瞬变,长斧在手,仅一下就将城门劈了开来。风壑城的大城门被李郃一斧砍爆,城外的黎布立刻举起长枪大喝一声,带领着夏军冲杀了过来。胡人本就对李郃充满了恐惧,此时又见他大发神威,皆是心胆俱碎,纷纷夺马而逃。

李郃与黎布早有安排,另一面北门外的数千轻骑奔涌而出,将欲逃的胡人堵了个正着。其实风壑城的胡兵也有四、五千人,数量比虎营和鹰骑营关不差多少,但因为华平野一战,他们是战败方,士气大损,且对李郃有着无比地恐惧之心,所以一见城破,立刻作鸟兽散,根本提不起半点抵抗之心。在华平野的经历,已经让他们对这个杀人恶魔失去了抵抗的信心了。李郃这次并未怎么砍杀,除了到他身边来的外,他并没有刻意去追杀其他胡人,而那些胡人一见他那把标志性的黑色长斧远远地就躲开了,宁死在别人刀下,也不愿去惹那恶魔。

战斗很快结束,只有少数胡人逃脱,其他不是被俘就是被杀。这次活捉的胡人,竟有一千八百之多。黎布笑道:“将这些俘虏送回京城,咱们又是大功一件啊!”李郃对杨堇道:“可有找到被掳掠的女子和金银珠宝?”“回将军,还在找。”杨堇回道。风壑城是大夏国最靠近草原地边关城镇,经常被胡人洗掠。城内的建筑物多以巨大的条石建造,简单朴素,以坚固为主。城中地街道相对于这座城的规模大小而言,应该是相当相当的宽了,几乎与扈阳城地主道一样宽。此时,这条宽大的街道上,到处都流满了鲜血,一条条一滩滩,汩汩流动,就像红色小溪一般。

这些鲜血。多是胡人的,一具具的尸体躺横七竖八地躺在街道上、房屋中。这座城里地百姓早在几月前胡人南侵时就被屠戮一空了,成了胡军南下的中转站和补给处。李郃与黎布几个正骑着马在街道上慢慢踱着步,指挥着士兵搜查城中房屋,古康策马奔了过来,抱拳道:“将军,我们找到了五百多名女子、工匠和一些珠宝金银。”“哦?在哪里。带我去看看。”李郃说着看向古康,奇道:“古康。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受伤了?”面色有些惨白的古康道:“末将没事,只是……唉,将军你去看看吧。

”李郃同黎布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疑惑,众将随着古康到了城中一处看起来像衙门仓库的地方。这里有一排巨大的房屋仓库,屋子四周都是密封的,没有窗子。古康将其中一间屋子地巨大屋门一打开,一股血腥恶臭立刻扑鼻而来。不过众将都是久历沙场血腥的人,并不太在乎,但对屋里有什么东西,却都充满了好奇。当屋门完全打开后,众将都是发出一阵惊呼,连李郃都是张大了嘴,两眼瞪得浑圆。屋里是女子。全部都是女子,更确切地说,全部都是裸体女子。这些女子看相貌便知是夏人。

她们一个个浑身赤裸,躺在屋内潮湿阴暗地地上,身体上伤痕累累。满是污垢,有的被挖去了双眼,有的被割去了肢体,惨不忍睹。其间夹杂着数不尽的粪便和鲜血,不少女子都已死去,有的尸体甚至已经烂得只剩骨架,那些暴露在外的内脏和肌肉上的蛆虫之多,让这些见惯了血腥和尸体的将领都是感到胃部阵阵蠕动。屋里的女子多数都已死,有几个未死的看到李郃他们,眼睛也是空洞而无神,一动不动,躺在旁边的尸体间,任那些蛆虫爬上她们的身体。“这……这是怎么回事?”李郃的声音有些干涩。

古康将屋门关上,道:“这些都是胡人掳来的夏国女子,比较美貌的都已被送往胡族王庭,风壑城里剩余的几百名女子,都是给城中守军淫玩地。他们将这些女子带去玩虐后,便扔到这里面来,任其自生自灭……这几个大屋子里,都是这样半死半活的女子,只剩两个屋里的女子还未被胡人碰过。”一阵沉默,众人皆是无言,心中却是酸楚。“啊!——”李郃忽然暴吼一声,手中地长斧猛地往地上一砍,“噗”的一声闷响,一道深近一米的大坑出现在了众将眼前。

众将都是被吓了一跳,怔怔地望着沉着脸一副阴寒杀气地李郃。李郃看着眼前的屋子,心中百感交集,他本以为自己够坏了,够狠了,够阴了,够残忍了。杀人如割草,看尸体如看豆腐一般。可当看到眼前的这些景象时,他还是被震惊了,胸口一股恶气憋着无处发泄。“把那些俘虏拉过来!”李郃忽然阴声道。老虎是可怕的,生气的老虎更是可怕百倍千倍,这个时候,便是黎布都不敢说上一句话,李郃就真如九天降临的恶魔一般,威风凛凛,一身杀气。很快,一百名胡军俘虏被拉到了这里来。

他们被绳索绑着,连在了一起,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个拿着黑斧的男人。便是旁边的夏军将领,此时也是噤若寒蝉,古康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带李郃来看这些东西了。李郃阴森森地看着眼前的胡兵,一个一个地看过去,一百个人,同他对了一百次眼神,过了许久,才道:“到了地狱等我,老子就是从地狱来的,到时候回地狱,再砍你们!”他的话胡人们听不懂,他的动作他们更不懂。只见李郃将身上的铠甲一件件除下,脱了战袍,交到了旁边的杨堇手中,只穿着长裤,赤裸着上身,拿起长斧。

夏军将领们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但没有人说话,有的继续看,有的则移开了目光。胡兵俘虏们也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但是他们的哀求没有人理,他们的惨叫很快响起。就像剁豆腐一般,一百个胡兵成了一团豆腐渣,当一身鲜血的李郃回身走过来的时候,所有的夏军将领包括黎布、杨堇和古康在内,都是浑身一颤,打了个激灵。“城外有树林吧?”李郃经过古康身边时冷冷地道。“是……”“还有一千多个俘虏吧?”“一千七百多个……”“全部阉了,砍掉四肢,挖了眼睛,吊树上。

”李郃淡淡地道。“是……”古康觉得自己的喉咙很干,很干。“那些金银珠宝有多少?”“没细数,但应该有不少,至少能值上百万两吧。”“拿出一半,分给那些没被侮辱的女子,派一百人,送她们回家去。”李郃道。“一……一半?”古康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一半。”李郃说完便翻身上了自己的坐骑,对杨堇道:“给我找个住处,准备洗澡水。”直到李郃策马离开后,众将领才长长的吁了口气,不过看到那一地被劈成豆腐脑样的肉骨,想起刚刚的一幕幕,几个将领还是禁不住呕吐起来。

连黎布也是一脸的惨白,心中暗叫他娘的,李老弟实在是有够猛,太猛了,也只有他能镇得住我妹妹了。刚刚李郃气势实在是太强,压得众将连气都喘不过来,更枉论对战俘的处理提什么意见了。“真阉了、剁了、挖了,吊树上?”一个鹰骑军的将领犹豫道。黎布道:“当然。”“可这是违反军律的……”黎布白了他一眼:“那你跟李将军说去。”那将领马上不说话了。不过这项工作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却真是有够困难。一千七百多名战俘,直弄了一天一夜,也才吊上了七百多人,那一片林子都被挂满了。

嫌得麻烦,李郃干脆大手一挥,通通活埋了!于是,剩余的近千战俘得到了解脱,不必挂在树上风干腐烂,得以入土滋养大地。

阅读上一章节 返回本书目录页 阅读下一章节
小说索引:玄幻小说 纨绔子弟 全文阅读,纨绔子弟最新章节,纨绔子弟
阅读提示: